《after innocence》

第07章

作者:brendajoyce

艾德驾车停在塞佛里大饭店的门口。在侧面有两辆马车在等着乘客下车。前面马车的马匹被汽车轰隆的引擎声吓到,不安地掀着马蹄。艾德悠闲地坐在汽车的皮椅里,等待轮到他的汽车停靠在饭店前。

他抓着真皮方向盘,视而不见地看着前方,仍无法相信自己刚刚做的事——及他想要做的事。

有那么一刻,他全忘了他的原则、他的善意。他忘了莎菲对他是太过年轻纯洁了。他所能想到的只有吻她。那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的确,编着两条厚辫子、身上的衣服沾满油彩的莎菲非常迷人。毫无疑问地她会引起男人的兴趣。但对已经习惯美女投怀的他?更何况他对女人的兴趣一向只基于互相的慾望?

然而那份吸引力真实地存在。这一点道理也没有。但话说回来,他也从没有遇过像她一样的女人。她是如此地独特,清新可喜。她在绘画上的天赋及执着更深深地挑起了他的好奇心。她曾告诉他她对绘画非常热情,然而他在艾小姐的画里并没有看到热情。但他相信那份热情是存在的。像她那样勇于挑战世俗的规范,决意终身不嫁、卖画维生的女人绝对有的是热情。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被她的独特、独立及矛盾吸引住了。他确定在平静外表下的莎菲有着许多是人们不了解的。

毫无疑问的,莎菲需要被唤醒。但他真正能够胜任这个任务?他能点燃她这座小火山,让她忘记她曾经把自己视为怪人及跛子?他能让她明白到她有多么独特?他能带她体会多彩多姿的人生,唤醒她女性的热情——并不至于毁了她?

这些念头令他吃了一惊。截至目前,艾德的意图并不包括了做爱。他想象男人亲吻女人一样地亲吻她。如果他能在亲吻后离开,那就不会有问题。事实上,欧莎菲的生命里正是欠缺几个火辣辣的吻。那会唤起她的女性特质,使得她想过一般女性的生活。

他敢吗?在诱惑这方面,艾德经验老到,但他的经验里从不曾包括点到为止、纯洁无私的诱惑。他怀疑在这样的游戏里,他能够控制得住自己。

前头的马车开走了。艾德换档移向前,一身光鲜制服的门房过来引导他开到停车处。艾德停好车子,锁上门,清楚地察觉到他正热切地期待和莎菲的下一次会面。这真的一点也不象他。

艾德进到了塞佛里的大厅,走到柜台取他的信。他注意到一名高大黝黑的男子在看着他,但没有多留意。他还在想着莎菲。他打算下次载她去戴尔明克餐厅用餐,之后再去兜风。

他拿着一叠信,转身要走回自己的房间,突然间被人撞了一下。他的信洒了满地。

“抱歉,”撞他的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道。“来,我来帮你。”

那人低头拾信。艾德注意到他就是稍早看着他的男人。他站起来,把信递还给他。他和艾德一般高,但比他年长约十几岁。他露出笑容,但眼神犀利。

艾德望着那对不寻常的金眸。“我认识你吗?”

“我不认为。”那人微笑道。

艾德却很肯定他看过那个男人的眼睛,在某处碰过他。他露出个笑容。“谢谢你,先生。”他纳闷这个男人是否偷了他一封信。他在等南非德贝尔公司的来信,除此之外没有什么重要的信。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任何事。”那名男子慵懒地道,但他的眼神是冰冷的。丢下这一句话,他转身走开了。

艾德看着这名男子离去的背影。该死!他究竟是谁?他要些什么?

欧杰克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房间。他的脚步声重重地踏在大理石地板上。这幢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华宅刚刚建好、装潢好,现在屋子里一个仆人都没有,但很快就会有了。

欧杰克停在窗边,眺望着波光粼粼的哈德逊河。他不知道他回到纽约定居的决定是否正确。即使已事隔多年,他不认为会有人认得出他。现在他的名字是韩杰雷,是叱咤商场的国际大亨,然而只要有人认出他是已死去的欧杰克,他的一切会再次化为乌有。他绝对不愿意再回英国的监狱——他不认为他能够再次逃走。

但他是如此地想念他的女儿。他想要待在可以就近看到她的地方,而不是只能看到他雇的侦探为他偷拍的照片,或是数年偷偷回来看她一次。莎菲和珊娜认为他已经死了,在那次的逃狱行动中被射杀了。他几乎不记得自己在冲天的烈焰里和被射杀的狱友掉换名牌。隔天他在伦敦的报纸上看到自己的死讯。他甚至参加了他的葬礼——悼念代他埋在墓地里的狱友,也是哀悼年轻的欧杰克的死,因为他再也没有复活过来。

韩杰雷是个成功的生意人,不是由爱尔兰来的建筑工人。欧杰克娶了第五街的梅珊娜,为了她及女儿力争上游,最后由建筑工人成为老板,跻身名流。但他年轻时所做的事并没有放过他,尽管他已经由爱尔兰逃到了纽约。有人认出了他是被英国通缉在案的欧杰克——他甚至蠢得没有想到改名换姓。一通密告使得他失去一切。他逃离纽约,最后被捕成为阶下囚。

逃离英国后,他先到了澳洲。他原本打算等到稳定下来后,接他的妻子到澳洲同住。然而珊娜以闪电般的速度再嫁,成为了雷杰明的妻子。当时他在澳洲拥有的只是一小块农场,无法和雷杰明相比。但就算他现在已经功成名就,富可故国,他仍无法和他的女儿相认。

在莎菲心中,她父亲已经死了。对英国来说,他是名罪犯及叛国者。如果她看到了他,她大概会吓得尖叫、逃跑。任何有教养的女士都会这样。他不在乎珊娜——反正她已经是雷夫人了。但他不要他的女儿受到伤害。莎菲应该得到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她最不需要的是一位已死的罪犯父亲重新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他只能秘密地在她身边守护着她。只能如此。

莎菲背抵着墙,打量着她刚完成的画。东方的天空已浮现鱼肚白,她整夜没有合过眼,甚至没有吃喝,只是疯狂用作画。现在狄艾德自画布上看着她,潇洒风流、栩栩如生。莎菲突然地软倒在地板上。

她已经筋疲力竭,但这绝对是她所曾完成过最好的作品。艾德慵懒优雅地走在沙地及天空之间,手插在淡色长裤的口袋里,外套敞开,微转头看着她。这幅画她采用了淡色调,刻意让背景模糊不清,详尽地刻画艾德本人,特别是他的脸庞。

她双手抱膝,认真地瞧着这幅画。画中的狄艾德是幽雅、性感的,全身散发着智慧、自信及男性魅力,像头黑色的豹。她知道自己完美地捕捉了他的神韵。

画里的蓝眸回望她,充满着她不全然了解的承诺。老天,她是那么想要了解他的承诺!

莎菲重重叹了口气。她疯了才在这里胡思乱想。狄艾德眼里的承诺对女人来说只意味着堕落及毁灭。然而那会是多么美妙、狂喜的堕落呀!莎菲的身躯轻颤,不由自主地想着。

莎菲想起他和思蕊在一起时的样子。他灼热需索的chún,强而有力地冲刺进入她体内。她的脸庞胀得通红,在她的想象里,她似乎取代了思蕊的位置。

而且她无法忘了下午的一个吻,以及他灼热的男性贴着她小腹的感觉。

莎菲拥紧自己。虽燃她已筋疲力竭,但睡眠是不可能的。她的身躯从不曾如此地兴奋,每处神经末梢都敏锐悸动。她知道那是慾望——女性的慾望。

老天,她怎么会变得这个样子的?不久前她还对男人全然无知,她的热情全投注在绘画。而且她毫不怀疑这幅画只是其中的第一幅。

她想起他声称他们是朋友。莎菲并没有纯真到不知道男人常把他们的情妇称为朋友。而且他吻了她。是否珊娜说对了?他的目的是诱惑她——使她成为他的爱人?

她闭上眼睛,气息粗重。如果那真的是他想要的,她胆敢成为他的爱人吗?

莎菲和古太太一起坐在台阶上。她累得整天没办法做任何事。但完成了艾德的画后,她又太兴奋得无法人睡。她决定到第三街完成她的世态画——令比利大为懊恼。她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完成她的画,等到珊娜由新堡回来,她就不可能再来这里了。

莎菲的身躯一僵。她首先听到了汽车引擎声及尖锐的轮胎声。她睁大了眼睛。一辆黑色的汽车转过转角。它的喇吸直响,吓得行人及马车纷纷走避。汽车猛地煞住在雷家的马车旁边,差点撞到了它。

莎菲没有动。艾德直接由车里跳出来,甚至没用到门。他大步走向她,表情严厉。“我无法想象你跑到这种地方来画画。”

莎菲倒抽了口气——不是因为他的怒气,而是因为他的穿着。他穿的和海滩的那天一样——和她画里的一样。淡色的外套微皱敞开,领带歪了,黑发被风吹乱。他是如此地男性;看着他,莎菲体内起了深深的反应。

她听见她身边的古太太道:“是难呀?”

艾德对她一勾手指。“过来,莎菲。”

莎菲不由自主地照做。她从未应付过这样的怒气。“你为什么在这里?”

“应该由我问你吧?”

莎菲这才省悟她是被逮到了。“我在画面,”她道,想象着最糟的情况。艾德会告诉珊娜,珊娜则会狂怒不已。“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有一整个城市可以画,”艾德道,不回答她的问题,他的蓝眸持住了她的。“老天,你一定要挑这种地方?”

她的身躯一僵。“这种地方没什么不对的。”他的汽车已经吸引力不少人过来围观,还有男孩绕着车子跑。

“没有?”他的语音粗哽。“我想你知道这是个出租地方,莎菲。”

“我当然知道。这也是我在这里的原因,”她对他绽开个太过甜美的笑。“我想这不关你的事,狄先生。”

他睁大了眼睛。莎菲也有些惊讶于自己的表现。她从不曾和人争吵过——更何况是和一位如此英俊的男人。

“我已经把你的事揽在身上,亲爱的。”他道,凝视着她。

莎菲无法别开目光。他的用辞、语气及太过大胆的目光令她招架不住。莎菲的脸庞胀红,呼吸困难。珊娜识的对。他想要她成为他的爱人。他的目的是诱惑。

明白这一点,莎菲无法回答。

艾德叹了口气。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画上。他朝她抛去一个谜般的目光,大步走向画。

莎菲的身躯紧绷。尽管她一再地告诉自己她不在乎,事实是她非常在乎他对她的画的看法。突然间莎菲很害怕他会爆笑出声,说她是一名古怪的跛子。

他自画前抬起头,两人之间隔着画架。“它和艾小姐的画非常不同。”

“是的。”

他垂下视线,打量着那幅油画。

莎菲紧握着双手。“你……喜欢吗?”

他抬起头。“是的,我很喜欢。”但他的眼神显得困惑,眉头拧了起来。

“怎么了?”她问,无法相信他真的喜欢它。

“我对你的判断错误。”他道。

莎菲僵在原地,不确定他的话是恭维或是批评。他离开画,来到她面前。“昨天我说你有绘画天分是对的,但我一直认为还欠缺了什么。”

莎菲没有回答,目光胶着住他的。“现在我知道欠缺的是什么了,”他的蓝眸里闪着光,指着画架上的画。“因为它就在那里面。”

莎菲低语:“是什么?”

他笑了。“热情、力量。这幅画有力量。我看着画上的那些女人感动得想哭。”

莎菲说不出话来。

“不要再说自己古怪,”他道。”你不古怪,只是才华洋溢。”

莎菲的心狂跳,眼眶涌上了泪水。“不,我不是的。你过奖了。”她低语,感觉像在一个神奇的梦境里。

他抛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不睬她的否认。“珊娜知道你画这类画吗?”艾德突然问。

莎菲稍微回复了镇静。“不,她不会喜欢的。”

“你说的对”他道。“管他的!”

莎菲咬着下chún,无法言语。

艾德明了。“你并没有被允许来这里,对不对?”

“没有,”她道,迎上他的目光。“你会告诉她?”

“不会。”

她松了口气。“谢谢你。”她柔声道。

他突然抬起头,视线定住了她。“我想你欠我个人情——而我现在要讨回它。”

莎菲僵在原地。艾德走向她,修长的手指托起她的面颊。她睁大了眼睛,无法相信。他要现在吻她?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他会像亲吻思蕊一样狂野地吻她?这就是他要她还的人情?

莎菲随即明白是她误解他了。

因为他没有吻她。引诱并不是他的意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