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08章

作者:brendajoyce

淑女是不喝酒的,只能在晚餐时偶尔浅啜几口葡萄酒。她们绝不会在午餐时品味法国美酒。莎菲看着一身白制服的侍者将酒倒在她的酒杯里。她婉拒了。“我不能。”

艾德隔着小桌子对她微笑,笑容大胆亲昵。“你不能说不——我不能。”

莎菲看着他,随即低下头打量四周。她感觉像置身在梦境里,竟然无法相信发生的一切。戴尔明克里坐满了华服的女士及他们英俊的男伴,但她的男伴是在座的人当中最出色、最迷人的。

莎菲仍无法相信她现在就在著名的戴尔明克,而且是和狄艾德这样出众的男人。这一天来发生的一切似乎极不真实。艾德看够过她全部的作品。他不但赞赏她的画,还认为它们出色——他也认为她出色。

而后他吻了她——狂野热情的吻,就象他吻思蕊时。她曾私心梦想过他那样地吻她,而这个吻比她所曾梦想的都更热情美好。

毫无疑问地,他是名花花公子。珊娜说得对。他的意图是诱惑她——而莎菲非常想要当他的牺牲者。

莎菲沉默地对艾德点点头,接过酒杯。她看着侍者倒酒。

艾德咧开个笑容,露出深深的酒窝。“这才是我的莎菲。”

莎菲抬起头,身躯轻颤,满怀着期望、兴奋及热情,但她不能爱上他——绝对不能。她不是傻瓜。他们的韵事会是璀璨美妙的,尽管比起他认识的其他女人,她并不完美,而且没有经验。但平庸、跛脚、古怪的她可以和阳刚的狄艾德来上这么一段韵事,已经远超过她对生命的期望。她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持续太久,并随时为结束做好心理准备,但至少她去了解热情与爱。

莎菲很快地啜了一口白酒。它像丝料般滑过了她的舌尖。

“好吗?”艾德问。

“美味极了。”莎菲坦承。

艾德接着点了一顿他们一百年也吃不完的豪毕大餐。莎菲趁着他点餐的时候打量着四周。他们坐在窗边的座位,面对着车水马龙的第五街及绿意盎然的麦迪逊广场。这是个温暖的夏日午后,阳光灿烂,天空万里无云。餐厅内的女士衣着鲜艳,满身珠宝,男士则穿着灰、黑色的套装,成了强烈的对比。桌上的银器餐具与头顶的水晶吊灯相映成辉,洁白的桌巾上插着瓶娇嫩慾滴、五彩缤纷的天堂鸟。

“谁有办法全部吃下这东西?”莎菲在侍者离开后问。“更重要的是谁能喝这么多酒?”

“我们不必把东西都用完,”艾德道。“我希望一切对你是最完美的。”

她顿了一下,紧张地把玩着刀叉。而后她的视线迎上他的。“已经很完美了,艾德。”她低语道。他的目光是如此地热切,她别开目光,啜了一口酒。她的脉搏加快。明显地由她的工作室开始的诱惑一直持续着。她应该感到紧张的。无疑地,艾德是个温柔体贴、技巧高超的爱人。他会在午餐后带她到某个私密的地方吗?她的心一团紊乱。

“你为什么反对婚姻?”艾德问。

莎菲几乎掉了餐布。“什么?”

他重复再问一次。

莎菲吃了一惊。“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很奇怪。”

“为什么?我们初见面,你就宣称你无意结婚,”艾德的眼神温暖,带着笑意。“那才奇怪。”

莎菲望着他温暖的蓝眸,微微放松了一下。她记得一见面曾这么对他说过。老天,她真不知道她怎么会对一名陌生人说这种话,或是他为何在此刻提起。“艾德,需要我提醒你并没有追求者敲我家的大门吗?”

他的表情变得严肃,倚身向前。“那么你打算当一辈子的老处女,只因为你认为你不能吸引追求者?”

莎菲的脸庞胀红。“不只是那样。”

“是吗?”

“是的。我全心投入我的工作。你知道的,没有男人会高兴他的妻子在工作室里一整天——甚至一整夜。妻子被认为要主持家务,教养孩子。”

“那么你对孩子没有兴趣了?”

莎菲僵住。“我不会有孩子,艾德,因为我不会结婚。”

“你从不曾怀疑过这样的人生好吗?”

莎菲抬起下颚,拒绝承认她当然怀疑过。她也曾渴望过其他女人轻易拥有的家及小孩,但那只是镜花水月。“不。”

他凝视着她。她看出他并不相信她,并吓坏了。但她不可能告诉他如果她能够找到爱情,并且被爱,她就会抛开她终身不嫁的誓言。

“也许有一天你会改变心意,”艾德终于缓缓地道,目光仍然探询着她。“等到你遇到合适的男人。”

莎菲强迫自己不要畏缩,别开目光。但我已经遇到了合适的男人。莎菲震惊、沮丧不已。她害怕自己已经爱上他了,但那是绝对不可以发生的。

“为什么你的眼里有着泪光?”艾德柔声问,他的手覆住她的。

她挣开他的手。“我的眼里进了灰尘。艾德,这个话题太可笑了,我没有追求者,也永远不会有。不会有男人想要娶我,而且我们两人都清楚得很。”

“不,莎菲,”艾德道。“也许你认为如此,但我不相信。”

莎菲生气了。“你是在鼓励我进入婚姻市场?”

“我认为有一天你应该——在你准备好时。”

莎菲反击了。“我会愿意结婚,艾德——等到你愿意时。”

他的身躯一僵。莎菲感到一阵野蛮的满足。“既然你把我的私事当成是你的事,你就不能怪我多管闲事。”

他的笑容极不情愿,嘴角轻扯。“我深受感动。”她假装无辜地张大眼睛。“算了,艾德,坦白吧!我们都知道你现在游戏人间,但你终有一天会结婚吧?所有的男人都会想要有个女人为他们管家,生小孩。”

艾德的笑容逝去。“这个男人不。”

轮到莎菲吃了一惊。“你是认真的?”

他阴沉地点点头。

“为什么?”他修长的手指抚弄着杯缘。“我看过太多了,莎菲。生命是座玫瑰花园,甚至连玫瑰都很少。”

“多么愤世嫉俗的说法。”他的语气讥诮。“如果你知道有多少已婚妇人和我调情,试图引诱我上他们的床,你会震惊不已。”

“的确是有不贞的已婚妇人,但不贞的丈夫更多。”

“是的,但我早已发现忠贞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是不存在的。”

她惊喘出声。“我相信是你夸张了。你想说你不结婚是因为害怕你妻子会对你不贞?”

“不幸地,我并没有夸张。我不相信爱情!我看过的只有慾望。是的,我无法忍受我的妻子不贞。我的价值观似乎有些老式,但最重要的,我无法忍受自己堕落成为那些不贞的丈夫之一,而那是我结婚后一定会发生的事。”

莎菲沉默了。艾德不是十分浪漫的人,就是个愤世嫉俗的人——也或者是两者的综合。

他们留下来喝咖啡。餐厅已几乎空了……但他们并不急着离开。

“今天实在太美好了,艾德。”莎菲道。她喝了不少的酒。酒消弭了她稍早的紧张,取代的是蠢蠢慾动的甜美期望。

“我很高兴,”他温柔地凝视着她。“莎菲,你曾经试着卖掉你的作品吗?”

莎菲吃了一惊。“没有。”

“为什么没有?”艾德的语气状似不经意,但他的眼神却不然。“你没有想过吗?”

“我当然想过。我一直想当个职业画家。但——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认为你早已经准备好了。”

莎菲没有开口,双手在桌下握紧。

“我可以打听哪些画商比较有名。”

莎菲的身躯颤抖。她知道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我知道最有名的画商。”

“你在害怕。”

“是的。”

“你不必的。无疑地,拒绝会是你的生命的一部分。再伟大的艺术家早年都曾吃过闭门羹。”

他说得对。但她还是有些犹豫。“我不知道。”

“我去找画商来,”艾德坚定地道。“我认为你不应该再逃避下去了,莎菲,”他顿了一下。“画你想画的东西;不要再拘束自己。卖你的作品,冒被拒绝的危险。穿漂亮的衣服,梳漂亮的发型,参加社交聚会及茶会。让男人见到真正的你。”

莎菲惊喘出声。

他笑看着她。

“我的衣服与男人和我的画有什么关系?”她问,愤怒得全身发抖。

“有很大的关系,我想。”他平淡地道。

“不。”她的语气坚定,但却制止不了身躯的颤抖。他的提议太过诱人了。事实上,她感觉一点也不像自己了。似乎她不再是个跛脚、平庸的怪人,而是年轻、美丽的女孩。她想象穿着亮丽的礼服,在聚会里被一群仰慕者包围——而且艾德也在其中。

莎菲强推开自己荒谬的想法。“我没有逃避任何事。”

“没有?”他问,明显地不相信她。

莎非直视着他的目光,拒绝去想他可能是对的。“如果我是在逃避,我许久以前就会逃离开你了,艾德。”

艾德迎上她的挑战。他的眼神炽热。“你无法逃离开我,莎菲—无论你怎么尝试。”

他的语气是纯然的男性侵略。“你……威胁我?”

“不,我是你的支持者,莎菲。永远不要忘了这一点。”

她的身躯一阵战栗。

“如果你不冒险,你永远不会成功。”艾德附加道。

她吓了一跳。她想着成为他的爱人所冒的险。那会使她成为女人,并彻底地改变了她的人生。

他的手握紧她的。“你是个大胆的冒险家,莎菲,一直都是。现在你必须冒险踏出生命中的另外一大步。”

泪水涌上了眼眶。从没有人曾经这样赞美她。“好吧!”

他满意地微笑,背靠着椅背,十足的男性、优雅及满足的化身,背景是奢华的戴尔明克餐厅。

突然她很想画这样的他,非常地想。她忘了羞怯及恐惧,脱口而出。“你能够帮我个大忙吗,艾德?”

他打量着她。“当然可以。”

她的心狂跳。“你可以当我的模特儿吗?”她问。

莎菲的全身充满了兴奋,几乎等不及艾德来临了。她的工作室在数个小时前就准备好了。她在面对花园的窗前摆了张桌子。桌上覆着白色亚麻布餐巾,插着一瓶五颜六色、娇艳慾滴的天堂鸟。漂亮的镶金边瓷器、水晶酒杯及银器在桌上熠熠生辉。桌边的缎面椅子是艾德的座位。一切的布置模拟着戴尔明克餐厅。

敲门声令莎菲吓了一跳。莫太太探头过来。“莎菲,你有访客。”她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莎菲知道管家及金森都认为艾德是她的追求者,并为此高兴不已。莎菲试过纠正他们的误解,但他们坚持艾德崇拜她,最后她只有放弃。

莎非的心跳漏了一拍。艾德来早了。他预定一个小时后到的。是否他也和她一样高兴这次的合作?她抚平头发,轻快地道:“请狄先生进来。”

“来的不是狄先生,莎菲,是另一位绅士访客,”莫太太明显地乐坏了。“是麦亨利先生。他在绿沙龙,”管家皱起眉头。“我希望我不必告诉他你身体不适?”

莎菲大吃一惊。麦亨利在这里做什么?她怎么也猜不出来。“不,我去见他。”莎菲道,跟着莫太太离开工作室,走向绿沙龙。无论亨利的来意为何,他应该可以在艾德来之前打发他走。

亨利站在沙龙的正中央,手插在宽大的裤袋里,显得很不安。他的黑色西装并不适合他,太过宽大了。他看见莎菲,脸庞胀红。“希望我没有造成你的不便。”他道。

“当然没有,”莎菲强挤出笑容。“日安,麦先生。你好吗?”

“很好,谢谢,”他的脸更红了。“我必须说,今天的你非常美丽,欧小姐。”

莎菲微笑点头,心里并不以为然。一如以往,她只穿了件简单的白色衬衫、蓝色长裙,头发绑成一条大辫子。她示意两人坐下。“我已经吩咐金森送点心来。”她道。

“谢谢你,”他显得更加局促不安了。“回到城里数个星期来,我一直想造访你,但我有几位客户,忙得实在无法分身。”

“恭喜,那是件好事。”莎菲真诚地道,但心里仍惊讶不巳。他真的来拜访她?

他高兴地笑了。“的确是,但它也有其缺点。它使得我无法来看你。”

莎菲眨了眨眼,在座位中坐直。

亨利脸一直红到耳根。他紧握着膝盖上的双手。

沙龙里一片岑寂。莎菲太过震惊得无法想出礼貌的谈话,直到金森端着点心及热咖啡出现。莎菲接过咖啡壶,为两人倒了咖啡,并终于回复镇静。“你的办公室在哪里?”她递给他咖啡时问。

他迅速地回答,明显地松了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