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叔叔的小屋》

第三章

作者:比彻·斯托夫人

希尔比太太出门拜访朋友去了。望着渐渐远去的马车,艾莉查无精打采地站在门廊上。这时,有人从后面走来,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她转回身,两眼顿时发出多彩的光辉,美丽的笑容浮现于脸上。

“真是你吗?乔治,你把我吓了一跳。我真是太高兴了!太太出门拜访朋友去了,晚上前不会回来。我们快到我那个小房间吧,我们可以有一段愉快的时光。”

她拉着乔治走进门廊对面那间小房间,平时,她总在那儿做针线活,这样她可以听见女主人的呼唤。

“你能来我真高兴,快来看一看我们的孩子,乔治,你为什么不高兴呢?”孩子紧抓住母亲的长裙羞涩地站在那儿,从卷发下偷偷地看着父亲。“你看他多么漂亮,不是吗?”艾莉查拨弄着孩子头上的卷发,吻了他一下说。

“我只希望自己没有出世,也没有生下这个孩子。”乔治惨然说道。

听完这句话,艾莉查既惊讶又恐惧。她哭着把头靠在丈夫宽阔的肩膀上。

“艾莉查,你真是太可怜了,我真不敢让你再伤心。”乔治爱怜地说,“如果当时你没有认识我,那你就不会这样不幸了。”

“哟,乔治,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还是要有什么可怕的事要发生?从我们相识到现在,我们不是活得挺幸福吗?”

“亲爱的,确实很幸福。”乔治把自己的孩子抱到膝上,看着孩子那明亮的双眸,抚弄着他那柔软的卷发。

“艾莉查,你是我所见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也是最好的,你看,我们的孩子长得多么像你。但是当时我们如果没有见面就好了。”

“乔治,你为什么还要这样说呢?”

“事实是这样的,我们除了痛苦以外,还拥有什么呢!我这辈子是那样的苦,就像黄连一样。我的生气已经被煎熬殆尽。现在我干的是苦命的活,我是那样穷,不会有什么前途的。你跟着我不会有什么好报,我只会带给你霉运。我们一直在努力做事,学东西,想做个有用的人,但这有什么用呢?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真不如死了算了。”

“乔治,你这样说真是罪过,我知道你不能在工厂工作,所以心里难受,你又遇到一个狠心的主人,但你还是要忍耐,说不定以后会有什么……”

“忍耐,难道我还不够忍耐吗?”他打断她说道,“自从他无缘无故把我从那个待我好的人的工厂带回以后,我说过什么吗?说实话,我把自己挣的钱全都上交给他了。那个工厂的人,哪一个不夸我的活做得好呢!”

“真是太可怕了,但他终究是你的主人啊。”艾莉查说。

“谁赋予他这种权力让他做我的主人?我不时地考虑着这个问题。他是人,我也是人,他凭什么要骑在我的头上,况且他还不如我。无论是经商还是管理庄园,我都比他行,我比他认识的字多,书写也比他漂亮,而所有这些我都不欠他什么,因为我是自学的。尽管他对我是那样的残忍,但我还是学会了这些本领。他存心不把人当人看待,他凭什么让我为他做牛做马?他凭什么不让我充分发挥我所学到的本领,为什么他不能容忍我干得比他好呢?他故意把最脏、最重、最下等的活派给我去做,因为他想借此凌辱我,他说他要让我屈服。”

“啊,我以前从没听你说过这样的话,乔治,你吓着我了,我知道你很愤懣,这我理解,但为了我和哈里,你千万不要做可怕的事情。不管你做什么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

“我一直是三思而后行的,我一直忍耐着,但现在看来情况越来越糟。我的身体已经快难以承受了。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侮辱、折磨我的机会。我只想在干好活的同时读书,静下来学点东西,但他加在我身上的重担会随我的能力的增加而加重。他说我被鬼魂附体了,他要把它抓出来。除非我讲错了,否则他不喜欢的事情迟早会发生。”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亲爱的。”艾莉查悲伤地问。

“昨天,当我往车上装石头时,站在车旁边的小主人用鞭子使劲地抽打着,这使得那匹马受到了惊吓。我温和地劝他不要抽了,但他却不听我的话。我再次求他,他却转回身用鞭子抽打我。我抓住了他的手,他就大声喊叫起来,先是用脚踢我,然后就跑去告诉他父亲我打了他。主人听了非常生气,声称要教训我一顿,让我明白他是主人。他把我绑在树上,用柳条狠劲抽了我几下,而他的儿子也按照父亲的吩咐使劲抽打我,直到他感到累了时为止。我一定要出这口气的,否则我誓不为人。”他脸色非常阴沉,两眼中那愤怒的火焰着实吓了他的妻子一跳。“我只想搞明白是谁赋予他做主人的权利的。”

“我想我要服从我的主人的安排,”艾莉查惨然说道,“否则,我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基督徒。”

“这话对你来说当然有一定的道理。他们给你吃的穿的,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疼爱你,给了你良好的教育,他们认为你是他们家庭的一部分。但我的主人呢?他常对我拳脚相加;让我呆在一边不理睬我,这已是我能得到的最好的待遇了。他们收留了我,但我也为此付出了超过百倍的代价。难道我还欠他们什么吗?我现在已经是不能再忍耐下去了。是的,不能再忍受了。”乔治握紧双拳,瞪着眼睛说道。

艾莉查没有说话,全身颤抖,她从未见丈夫这样愤怒。面对丈夫的愤怒,她的伦理观念顿时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你还记得卡洛吗?就是你送给我的那只小狗。”乔治接着说,“晚上,它和我一起睡,白天跟在我的后面跑,它是我唯一的安慰,它看着我时的眼神,就像它懂得我内心的痛苦与欢乐似的。有一天,主人碰见我拿门旁的剩饭喂卡洛,他就责怪我用他的东西喂狗,并说如果每个黑奴都养狗,他就会破产的,于是他逼我在卡洛的脖子上挂上石头扔到水塘中去。”

“乔治,你扔了吗?”

“我没有那样做,但主人把它扔进去了。而且他还伙同汤姆向濒死的小狗扔石头。卡洛,它是那样的可怜,它的眼中满是悲伤的神色,好像奇怪于我为什么不帮助它。为此,我还被主人抽了一顿鞭子,但我不在乎。我迟早会让主人明白鞭子是驯服不了我的。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的,他就等着瞧吧。”

“啊,乔治,那你打算做什么呢?千万别做坏事啊。只要我们对上帝虔诚,多做善事,上帝会帮助我们的。”

“艾莉查,我和你是两种人,我不信仰上帝,因为我心中充满了痛苦,上帝为什么要把事情搞成这样呢?”

“乔治,我们一定要相信上帝。太太常说,当我们无路可走时,上帝也正在想办法解救我们。”

“这些话让那些乘车、坐沙发的人说当然很容易,但如果他们处于我的地位,我想他们也不会想得那么简单了。我也向往做些善事,但我胸中的怒火现在难以平息。如果你是我,你也会受不了的,你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如果我告诉你我所受的罪,你会受不了的。”

“还有其它事情吗?”

“噢,最近主人一直说自己很傻,因为他让我在那么远的地方娶妻生子。他还说希尔比先生和他的家族非常傲慢,在他面前趾高气扬,他恨死他们了,而我现在也变得傲慢了。他还说要禁止我再来找你,让我在他的庄园娶妻生子。以前他还只是说说,但昨天他却明白地告诉我,我必须娶密娜,跟她一起生活,否则就要卖我到河那边去。”

“我们不是结婚了吗?我们不是也像白人一样由牧师证婚了吗?”艾莉查天真地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奴隶是不允许结婚的吗?这个国家的法律不允许奴隶结婚,如果他们决心分开我们,我是没办法留下你的。所以我才会说如果我没有出生,没有遇到你就好了,如果可怜的哈里没有出世,那该多好啊,那样的话这一切不幸就不会降临到他头上了。”

“我的主人可是心肠很好的。”

“但谁能料到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主人会死的,那时我们的哈里可能会被卖给别人,谁知道买他的是什么人呢!他是那样聪明漂亮,但这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呢?艾莉查,孩子越是机灵得讨人喜欢,那你的痛苦就会越深,你会因为他太值钱而失去他的。”

丈夫的话沉重地打在她的心头,那个奴隶贩子的身影好像又来到了她的面前。她面色苍白,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好像受到了一记猛击似的,神色非常紧张,并不时朝门廊外看去。孩子正骑着希尔比先生的手杖愉快地玩着,后来因为不想听父母谈论没有吸引力的话题而到别处去玩了。艾莉查本想告诉丈夫自己心中所担心的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不能再让他担心了,可怜的他已经承担了太多的重担,”她想,“再说那不一定会真的发生,我相信女主人是不会欺骗我的。”

“亲爱的艾莉查,就这样吧,你一定要坚持,我走了,再见。”丈夫的声音是那样的凄惨。

“乔治,你要走到哪儿去?”

“加拿大,”他回答道,接着他又挺直身子说,“在那边,我会想法赎回你们的。这是我们所拥有的唯一希望。你的主人心肠好,我想他会允许我把你和孩子都买走的。我会做到的,愿上帝保佑。”

“你如果被抓住怎么办?那太可怕了。”

“不会发生这种事的,艾莉查。如果得不到自由,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他们把我抓回去的。”

“你可不要做傻事啊!”

“我没必要做傻事,他们会很快杀死我的,但他们要想让我活着过河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乔治,你要当心。为了我别做坏事,也别做傻事,也不要杀死人。这真是太诱惑人了,但千万不要——你是要走的,但要小心行事,愿上帝保佑你。”

“好吧,艾莉查,你听一听我的计划。主人突然决定派我送给居住于一英里外的西门斯先生一封信。我想他知道我会到这儿来告诉你这件事的。他会非常高兴我这样做,因为这会激怒希尔比先生——他一直这样称呼他。我要赶回庄园,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听其自然。我已经做了些准备,大约一周以后的某一天,我会出现在失踪名单中。所以,艾莉查,为我祷告吧,或许你的祷告会被上帝听到。”

“噢,乔治,请相信上帝吧,为自己祈祷,这样你就不会做坏事了。”

“好的,再见吧。”乔治说。他紧握着艾莉查的双手,深情地注视着她的双眸,但他却没有动。他们只是静静地站着,然后悄然话别,他们哭泣着,痛哭着。他们是那样的舍不得分离,就像蛛网一样难以割断。这一对小夫妻就这样分别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汤姆叔叔的小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