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叔叔的小屋》

第四十四章

作者:比彻·斯托夫人

乔治·希尔比给母亲写了一封短信报告自己的归期,纸上只有寥寥数行字。他几次想写出老朋友逝世的情景,却总是忍不住泪水盈眶,哽咽难书,最终只好撕碎信纸,擦干泪水,寻一个去处使自己镇定心神。

这一天希尔比宅院里上下欢腾,热闹异常,等待着为少爷乔治接风洗尘。

希尔比太太从容地坐在厅堂里,壁炉里燃着核桃木生成的火焰,火苗飞舞,驱散了晚秋的凉气。暮色苍茫,屋子里喜洋洋的一袭暖意。晚餐桌上杯盘锃亮,整齐有致,在餐桌旁忙忙碌碌的人正是我们的朋友克鲁伊大婶。

她穿着镂花的新衣裙,围着雪白的围裙,头上高高地顶着浆得笔挺的头巾,她黝黑的面孔上洋溢着兴高采烈的笑意。克鲁伊时不时地调整桌上摆好的杯盘,迟迟不肯离去。看得出来,她只是想借此时机留下来与太太谈几句话。

“哦,这样摆怎么样?看上去不错吧?”她说,“我把少爷的座位放在靠炉火的地方,他总是喜欢暖和的位子。呀,糟啦,萨莉没把最好的茶壶摆出来,就是圣诞节时少爷送给太太的那个新茶壶,我去拿出来吧。对了,少爷来信了吧?”

“我接到信了,克鲁伊,他说回家来再详细谈谈。”

“少爷就是这个脾气,什么事都要亲自宣布。我还记得他这脾性。我真弄不懂,白人的耐性怎么那样好,写信又累、又慢,却偏要把所有的事都写下来!”

希尔比太太笑了。

“老头子一定认不出我们那两个儿子和女孩了,哦,波莉长成了大姑娘,又活泼,又善良!她也到主宅来了,正在厨房里看烙饼呢。今天我烙的饼是老头子从前最喜欢吃的,他离开家的那天早晨吃的就是这种饼!”

听了这话,太太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心里沉重得无以复加。接到乔治的来信后她一直担心不已,怕儿子只言片语的背后有什么不好的消息等待着她们。

克鲁伊急切地问:“太太,你把钱拿回来了吗?”

“取回来了。”

“我要把自己在‘高家店铺’挣的钱给老头子看看。老板对我说:‘克鲁伊,你要是多留一段时间该有多好啊!’我回答他:‘老爷,多谢你了,我也很乐意在这里工作,可我的老头子要回来了,再说我也舍不得我家太太。她不愿意再和我分开啦。’琼斯老板真是好人,太太。”

克鲁伊固执地要太太帮她把自己挣的钱存起来,让汤姆看看她是多么能干。太太为了让她喜悦,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这个要求。

“汤姆一定不认识波莉了,唉!他走了五年啦!波莉那时刚刚能站稳,还不大会走路呢。她总是跌跌撞撞地,惹得老头子很欢喜。唉!”

车轮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了。

“乔治少爷回来了!”克鲁伊猛地扑到窗前。

希尔比太太跑到楼道入口处,投进了儿子的怀抱。暮色深沉,克鲁伊好不焦急,连连向夜色中寻找着。

“可怜的克鲁伊婶婶!”乔治握住她黝黑粗大的手掌,悲哀地说:“即使倾家荡产,我也会把汤姆赎回来的,可是他已经离开我们了,去了天堂。”

太太悲痛地叫了一声,克鲁伊却没有哭,也没有说话。

大家走进餐厅里,克鲁伊的钱仍然摊放在桌子上。

克鲁伊拿起钱,双手不停地颤抖着,她把钱放在太太手里,说:“我不想再看到这些钱,也不想再听别人说起它们。我早就知道,被卖到种植园里去,迟早会死的呀!”

克鲁伊转身向外面走去,她的背影看上去骄傲而且顽强。太太追上去拉住她的手,把她按在椅子上,自己也坐在她旁边。

“克鲁伊,你好命苦!”她说。

克鲁伊把头倚在太太的肩上,开始抽泣起来:“太太,别怪我,我的心碎了啊!”

“我知道,”太太满脸是泪水,“我虽然不能安慰你,可基督能够抚慰你的伤痛,他总是医好伤心人的痛苦。”

没有人说话,人们都悲哀地哭泣。乔治坐在克鲁伊身边,握着她的手,叙述了汤姆逝世的情景。他满怀深情,言辞扼要,把汤姆临死前的话转述给大家。

一个月以后的一天上午,希尔比庄园的全部仆役都聚集在上房的厅堂里,听少爷讲话。

令人意外的是,他手里竟然拿着许多契约书,庄园中每一个奴隶的自由证书都在契约书里。每个人都哭泣着、欢喜地叫喊着,乔治念着他们的名字,把证书发到每个人手中。

可是许多人拥在他身边恳求着,不愿离去,他们神色忧虑,甚至要把证书还给少爷。

“少爷,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很自由,什么都不缺。我们不想离开少爷、太太,也不愿离开庄园里其他人啊。”

“朋友们,”等人们渐渐安静下来,乔治说,“你们可以不离开我,庄园里仍然需要许多人来工作,主宅里也需要佣人。可是你们现在都是自由人,按我们的约定,我为你们的劳动付报酬。还有一点益处是,一旦我负债,或者我死去——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你们不会被别人抓去做奴隶。以后我会接管庄园的全部生计,我要教你们学知识,教你们学习怎样行使自己作为自由者的权利,我希望大家努力学习和工作,真正对这些知识感兴趣。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一定诚信待人,教导你们学习。朋友们,为你们获得的自由感谢上帝吧!”

一位受人尊敬的、头发灰白、双目已经失明的黑人老者站起身来,把颤抖的双手,举向天空,高声道:“感谢基督!”他们都跪在地上听老人唱感恩诗。这诗声发自肺腑,摧人心折。与之相比,以悠扬的琴声、钟声和炮声为衬托的赞美诗,也不能具备如此强烈的感染力!

他们又站起来身来,有个黑人唱出一首卫理公会的赞美诗,他的附录部分有两句歌词是:

“自由的时刻已经来到,

获得求赎的罪人啊,快快回家吧!”

正当人们互相贺喜时,乔治说:“你们还记得善良的老汤姆叔叔吗?”

乔治叙述了汤姆临逝世时的情景,向人们转述了汤姆对他们的爱心和告别语。他又说道:

“朋友们,我在他的坟墓前向上帝保证:我不会再让家里有一个黑奴,我会想尽办法使奴隶们获得自由,没有人会由于我的意图而离妻别子,飘零异地,像汤姆那样客死他乡。所以当你们激情欢悦的时候,不要忘了汤姆,因为这一切都归功于他那善良的心啊。请照顾他的妻儿来报答他的深情厚谊吧。当你们看到汤姆叔叔的小屋时,要把它看成一块纪念碑,纪念他诚信、忠厚、笃信基督的精神。希望他的精神指引你们去努力、沿循着他的步伐前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汤姆叔叔的小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