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之路》

第二节

作者:川端康成

惠子学会滑雪是在高中三年级,以后每年都和伙伴去滑雪。

虽然有些伙伴因为有了恋人或者结了婚不再来了,还有的是生病没法来,但是由于某种联系每次都有新的成员参加。所以,每次去滑雪总有五六个人,多的时候要有七八个人。

平时大家并没什么联系,可一到了滑雪季节,伙伴就会打电话、写信互相联系,最后定下一同出行的时间。

费用是由各人负担。携带的食品则要大家分头购买,谁买什么靠抽签来定。

有时候,她们在东京过完圣诞节后就去,一直在山上呆到除夕夜。有时候,就在除夕夜走,在山上度过新年的头三天。

滑雪的朋友们相聚是件幸福的事儿,即使在分别之时仍可给每个人留下欢欣。

惠子今年的心情就是要去与青春告别。

自从莫夫向惠子的母亲表示要和惠子结婚的意思以后,婚事便迅速地筹办起来。面对母亲们的企图,惠子感到的是陈腐、是小题大做。这使她感到心情很为沉重。

她觉得自己不仅是投入到真山的怀抱中,而且是要“嫁到真山的家里”。

她产生了一种犹豫与不安,就像是在准备跳越没有桥的河流。

难道每个人都要有这种情感体验?

时装模特不能再做了。结婚仪式要是穿洋装,那结婚宴席就要换上和服……

真山的母亲提出了许多要求。宫子一项一项地都答应下来,转告给自己的女儿。

惠子对工作并没有什么留恋。她也喜欢漂亮的和服。但是,这一切都是作为条件强加给自己的。这使她感受到真山母亲的压力。

英夫对自己的母亲极为顺从。而宫子最近又突然开始特别照顾真山。这一切使惠子感到心烦意乱。

英夫的爱是可信的。可自己为什么还要对这些小事过分计较呢?

“也许是因为自己要更为任性……”惠子有时也曾这样想。

平时不善言谈的父亲也玩笑地说:

“惠子定了婚后,是不是有点儿歇斯底里啊。就像刚断了奶的孩子似的。”

“这倒是。要离开家了嘛,就想好好闹闹。”惠子表面上若无其事地反驳着父亲,可心里却伤心得很。

父亲和母亲都是好人,家里也算个富裕家庭。可是他们却都显得十分孤寂。特别是母亲,她好像总是在压制着内心的不满。

惠子一旦要结婚了,便立刻体验到女人的恐惧。

今年是她被邀去滑雪中的最高兴的一次。在皑皑白雪中疾速滑行,那种心情该多么爽快啊。

母亲也劝阻她,英夫也显得不悦。但是,惠子仍然固执己见:“就这最后一次。我一定得去。”

火车仍像往年那样,坐新宿发车的最后一班车,而且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

惠子要去涩谷的街上去买抽签分配给她的随身携带的食品,还有新鲜的黄油。在她看来,这要比在家里看刚刚染好的和服重要得多。

和服上染的是梅。可是婚礼在樱花季节过后才举行。那时穿,就显得有些赶不上季节。

“妈妈是不是准备让自己穿着它去真山家拜年呢?”

藏蓝色的长裤,苏格兰格子呢的外套,毛线帽子,惠子一副可以马上登上火车成行的打扮。她迎着扑面而来的风,向坡下走去。

在车站前的广场,当她随着人流按照信号灯的指示正要过马路的时候,后面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凭着那柔和的感觉,惠子知道来人是英夫。

“刚才给你去电话,你妈说你去买滑雪用品了。所以,我就来送送你。”

“我还有话要对你说。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不用你送嘛。”

“为什么?”

“不好。送人走后你会觉得无聊的。而且我也会觉得心里沉重。”

惠子没有再说什么。

商店街里正在岁末大甩卖。他们两个人在人流中被拥挤着向前走去。

惠子走进一家摆着舶来的化妆品、食品的小店,买了些杏干儿、巧克力、水果糖。然后,又拐进一条小胡同,在一家有些下町味道的点心铺买了糯米酥、年糕脆、甜纳豆,还有冰糖。

看到惠子的购物袋里东西越来越多,英夫问道:

“几个人去啊?”

“今年去得多。七个人。”

“全是女的?”

“也有三个男的。”

英夫的脸上露出责怪的神色。两个人又沉默不语了。

“在这么拥挤的人群里走,怎么说话呀。”说着,英夫把惠子带进了一家挂着灯笼的小木屋式的店铺里。灯笼上用小字写着“俄国大菜”。

店里十分暖和。两个人在角落的座位上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莫夫要了饭菜之后,显得有些不悦地说:

“真没意思。”

“什么没意思?”

“你也太直了。事儿已经定了,可你却一点儿也不着急。你也得多少为我想想啊。”

“我想了。”

“你要是为我想了,那就别去。这三四天,你和我不认识的人去我不知道的地方,我受不了。现在再说这个,我知道你要说我太任性了。可我否是。”

莫夫话语中饱含着深情。

惠子虽然觉得对方有些咄咄逼人,但心里仍然感到一些温馨。

“对不起,我就去这一次。让我去吧。去的真的都是滑雪的朋友。这次从山上下来后,大家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见面的。”

英夫一直默不作声,不停地摆弄着手上的火柴。

“我要是说就不让你去呢……”

“那怎么成。你没有理由不让我去。”

“你不是个普通的小姐。你有许多东西。你又要服装表演,又要滑雪……”

“最不想听到的、令人极为不悦的话竟然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惠子想。

她难受极了,垂下了眼帘。

30号,直子终于退了烧。但是,她仍然没有食慾。千加子为她端来了一碗打了一个鸡蛋的米粥。这简单的饭食似乎在告诉她家里是何等忙乱。

直子想喝些果汁。她觉得这样会清爽一些。她连续喊了几句,但她的声音被宫子忙乱的脚步声淹没了。宫子一边发着牢騒,一边在屋里忙这忙那。

去滑雪的惠子还没有回来。

或许她今天晚上就会上车,明天就会到家,到家后,马上就要洗澡,洗头,去美容院,上街买东西,随心所慾地度过除夕日。

惠子要是在家,家里的气氛就会轻松欢快。

“太我行我素了。”

家里的人谁都这样看惠子。但是,谁都很自然地宽容她。

对这样的姐姐,直子从懂事起就有着微微的嫉妒和羡慕。直子不由得感叹道:虽说是姐妹,可性格秉性竟会如此不同。

不过,她们仍是亲密无间的姐妹。

恢复期的困乏使直子不知不觉之中又进入了梦乡。

好像是在做梦。

直子觉得自己在和母亲交谈,又觉得自己是在旁边听母亲和千加子谈话。

“什么大年三十,什么元旦,其实和平时的今天、明天没什么两样。”

“是啊。我年轻的时候,也这么想过。不过,慢慢地也就把这日子认定是大年三十、元旦了,就像是在迎接全新的、鲜活的、纯白的客人,也就想把屋里屋外、把身上穿的全部清扫干净了。”

“纯白的客人?……”

她重复着母亲的话,又道:

“渐渐地,我们也要变成妈妈这样吗?能变成这样吗?会完全变成这样吗?”

“每个人都不会一样的。都是女人嘛……”

“……”

直子觉得宫子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突然变得十分清晰了。

“还在睡吗?睡得真好。感觉好些吗?”

“我觉得刚才在和您说话来的。看来,我还是睡着了。”

宫子站在那里,怀里抱着花瓶。花瓶里插着三朵郁金香。

“听说插花的师傅也得流感了,在家休息呢。”

直子以为花店送花来了。

“明天我就能起来了,也就能插花了。”

“花儿,你别急。人家给咱插好了,说是放在壁龛上的,可以放几天呢。”

“谁帮助插的?”

“你师傅的儿子来了……”

“光介先生?”

直子低声用力地说出了光介的名字,似乎是在证实自己内心的惊讶。

直子感到十分意外。她没想到光介会对插花也有兴趣。

能替师傅来插花,可见他的技术非同一般、颇为自信。这使直子更觉惊讶。

“这儿得让惠子好好收拾收拾……”宫子说着叹了一口气,把花瓶放在满是灰尘的茶几上。

“是穿的西装吗?”直子问。

“什么?你是说那位先生穿的衣服啊。大概是穿的久留米碎花染的套装吧,我也说不准。当时我忙忙叨叨的,惠子又扭了脚脖子,让英夫给送了回来……”

“真的?我姐和真山先生一块儿去的?”

“说是你姐在车站用公用电话找到的英夫,让他去接的。刚才,他在客厅和光介一块喝茶,这才知道他们俩从小就认识。他们还说呢,没想到在这儿会见面。”

“听说他们是亲戚?”

“好像是。这郁金香就是他送给你的,表示一下慰问。”

“……”

“咱们还没去给你师傅送年末礼物呢。明天得送去,连着去道个谢。”

“算了吧。我师傅也知道我病倒了……到拜年的时候再说吧。”

宫子走出屋后,直子马上从床上悄悄下来。

发热的时候,出了好几身汗。每出一次汗,直子都要换身衣服。现在她穿的是印染着菖蒲的大花图案的睡衣。她在睡衣上套上棉袍,又穿上彩色平绒的袜子,然后来到和式客厅。

直子走起路来觉得脚步不稳。

客厅里很有些新年的气氛。收拾得整齐干净的壁龛上挂着新年的字画,摆放着“镜饼”①,微微发光的暗色装饰架上放着角形的蓝色花盆,里面播放着松树,配置着水仙和寒菊。这盆插花显得干练严酷。

①大小两块叠在一起的圆形年糕,新年时摆用。

不知为什么,直子不敢靠近它,便又轻轻地拉上了纸门。

没有见到光介,这使刚刚病好的直子感到一阵心悸。

客厅
  由于雪光的映晒,惠子显得稍稍有些消瘦。不过,却增添了不同往日的魅力。

已经定婚,婚事马上要办了,可惠子却仍然要像往年那样和英夫不熟悉的人们去滑雪。对惠子这一举动,英夫很为不满,也十分不安。可今天惠子却从车站打来了电话,英夫的不满与不安也就一下子消失了。

英夫开着奔驰,来到了新宿站,走进傍晚脏乱、浮躁的候车室。在候车室的角落里,英夫看到了无精打采坐在那里的惠子。

“怎么样?痛吗?”

惠子身上的连衣帽、围巾,还有与之相配的连指手套的那鲜艳的毛线颜色,在莫夫看来都显得天真可爱。

“好不容易算挪到这儿了。坐出租车回去还得让人家扶着。我可不乐意。”

下山的时候,坐火车的时候,你一定扶着别人走的。难道到了东京,除了英夫别人就不成了吗?

英夫觉得那些将脚部扭伤的惠子扔在车站上,自顾自回去的人们真有些冷酷薄情。或许是惠子把他们赶走的,坚持自己等英夫?

莫夫搀扶着惠子,并为她提着旅行袋和滑雪用具。

他们顺路来到柔道练习场,请专门看扭伤、跌伤的人帮助做了治疗。据说这伤用不着去拍x光片。

在惠子的家里,英夫碰上了幼时的伙伴光介。这使他颇感意外。

送走光介,宫子有意无意地向英夫问道:

“是你表兄,还是什么亲戚?”

“不是。我母亲和矢母小姨是表姐妹。”

“那不还是表兄弟吗?”

“不过,光介和我没有血缘关系。”

英夫说道。他觉得自己的话语中有着不必要的冷漠。

光介和英夫都是独子,家里的宝贝。光介比英夫大3岁。小时候,母亲经常领着他们互相走动,一块儿嬉要。从那时起,顽皮的英夫就和沉默寡言、女孩子一般的光介玩不到一起。

光介很受父母的宠爱,但他所受的教育也同样严格。光介是个勤奋好学的孩子,在学校的成绩也很出色。

“你也多少向光介学学……”家里总是提起光介,以此来激起英夫孩子般的竞争心。但同时,这也使莫夫渐渐疏远了光介。

光介的父亲去世的时候,英夫还是小学低年级学生。光介的母亲再婚的时候,他已经上了中学。

到那时,他们就完全没有了来往。莫夫对家里人谈到的光介他们的消息也不太在意了。

光介的母亲再婚后,一切并不顺利。后来,便和她第二任丈夫分手了。离婚后,她开始教授插花和茶道。不过,在英夫眼里,似乎从很久以前,姨妈就在过着这种生活。

光介是要来的孩子,出生不明。当时,英夫在某种机会知道了这点。这是他小的时候不知道的事情。

上大学以后,他们一度曾恢复了交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中之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