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之路》

第七节

作者:川端康成

替姐姐会客

街上风很大,又赶上连休人多,尘土四处飞扬。千加子从涩谷坐上汽车时已经1点了。

千加子在日比谷下了汽车。这时,她心里仍在担心光介是否还在等着。当她走进日活会馆时,发现光介正从地上的台阶往上走。

光介比在惠子的婚礼时晒黑了,显得很健康。不过,他的那双眼睛仍如以前,放射着灼人的美丽的光。于加子停住脚步,心里怦怦直跳。

光介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千加子,走到千加子眼前才发现了她。光介脸上显出惊奇的神色。

“……我姐她今天来不了这里。”千加子说得很快。

“嗯?”

“我姐姐来不了,所以……”

“你是来告诉我这个的?”

“对。”

光介望着千加子,显出不解的神情。

“她病了?……”

“不是。我姐和我母亲去旅行了。我打电话跟她说了您来了快信……”

“那……”光介停顿了一下,说:

“其实也用不着的。”

光介眼神柔和且带羞涩,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但这微笑顷刻之间又被那不苟言笑的神情所替代。

看到光介美丽的神情在这瞬间的变化,千加子心里一阵发紧。她仿佛感到光介在怨恨她多管闲事。

千加子跟在光介的后面,垂头丧气地走出了日活会馆。走到有乐町,光介仍然是沉默不语。这使千加子有些无所适队。

“那我就告辞了。”

“是嘛。”光介只说了这么一句。

狂风从千加子的后面吹来。千加子的头发被风吹得散乱地贴在脸上、脖颈上。在风的推动下,千加子晃晃悠悠地远离光介而去。

他为什么这样呢?

千加子心情十分不悦。自己要是个男的,这时,自己肯定要亲切地对对方表示感谢,然后再请人家喝杯茶的。可他这个人却……

他是美。但是,却太冷漠、太严肃。直子姐还是别再对他关心为好。

千加子走进百货公司,来到四层的女服柜台,挑选起风衣来。此时,她的内心才算平静下来。风衣花去了她四千三百日元。

千加子准备去地下的食品部看看,便来到了电梯旁。站了一会儿,看到电梯每次都是挤得满满当当的,她只好从楼梯走了下去。地下商场更是人山人海,而且充溢着酸甜的食品的气味。千加子买了火腿,做沙拉的干净蔬菜,还有虾仁。同时又选了一罐速溶的雀巢咖啡。

走出百货公司,千加子想,现在回去和父亲喝咖啡,还是应该买点西点才好。于是,她又向新桥方向走去。

“竹岛。”

在首饰店前,千加子听到有人叫她。随即,三个高中的朋友围到她的身边。

她们有一个穿着和服,另两个穿着套装。但都同样是浓施粉黛,千加子好像遇到了新的朋友一般。她们毕业之后还没有见过面。不过,细想起来,她们也才刚刚毕业两个月。

“5月末,川上就要结婚了。是我们当中的第一个。我们就是来给她买贺礼的。竹岛,你要不要也算一份儿?”有一个人问。

“算我一份儿。你们准备买什么?”

“想给她买一条漂亮的睡裙。”

“听说不能买陶瓷器。”

“那闹表、电饭锅呢?”

“分量太重了。太实用,就没气氛了。小镜子呢……镜子也容易碎,也不行。”

她们站在那儿说话的时候,不时被人流撞来拥去,有时险些跌倒。

“还没定下来呢。我们正说要去那家叫‘多久实’的卖工艺品的商店呢。你也去吧。”穿着深蓝色套装的田村三代子说,千加子和三代子并肩走着。

三代子学习成绩很好。不过,上学的时候,她和千加子的关系并不算特别好。

“竹岛,你姐姐是不是在三友银行上班?”三代子问。

“嗯。”

“我说呢,我一直琢磨着她就是。可是,你们长得不太像,而且我们又不是一个科的,所以也就没有打过招呼。那是你姐?她生病了吗?”

她问的和光介一样。千加子想。

“她最近有些累,请了几天假。”

姐姐陪母亲去旅行的事当然不能对她说。

“三代子,你也在三友银行上班?我一点也不知道。”

千加子将视线移向了她的三个朋友,仿佛要重新观察一下三个朋友的变化似的。

小雨

早晨出门时没有带伞,下午回来时下起了小雨。千加子冒着濛濛细雨,小跑着返回到家中。已经4点多了。按说妈妈和直子已经回来了。

“我妈呢?”刚进门,千加子就问道。

母亲正坐在起居室里,喝着茶。妈妈好像刚刚洗完头发。蜷曲的头发使母亲显得十分年轻。

“让你守家,辛苦了。你爸他怎么样?”母亲问。

千加子微笑着看了看母亲。母亲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似的。

“那是矶部温泉的薄饼吧?”

“对。你最爱吃,是吧?这是从大车窗口买的。”

千加子拿起一片盼望已久的矿泉薄饼,问:

“我姐呢?”

“刚才我们一块儿刚洗完澡。在她自己屋里吧。”母亲答道。

千加子从门外喊了一声。

“姐,你回来了。”

可没有人回答。

千加子正要开门,直子厉声问道:

“你看了我的快信了?!”

“快信嘛。”

“不管是不是快信,你都不该打开别人的信。”

“对不起。可这信是在你出门旅行时来的。”

“我不在家,你就偷看我的信,这也太……”

“偷看?”

“不是偷看是什么?”

“那可是光介先生的快信啊。”

“光介先生的快信,你就该看?!”直子的脸上阴沉沉的。

“那信上写着他要见你。我想要是打电话告诉了你,你说不定会回来的。”

“……”

“电话可又不太清楚。”

“我可不愿意让你多心。你来的电话我也听不懂。你就不能说得再清楚些。”

“我觉得我说得挺清楚的。”

“看了别人的信,是不是害怕了。打了那么个没头没尾的电话。”

这当姐姐的,心眼也太恶了。千加子心里想。可她又不能把刚才的事藏起来不说。

“我觉得不能老让人家等,所以就去通知他,说你去旅行了。”

“嗨,你这孩子真烦人。你去了?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直子洗完澡,刚刚开始化妆,还没有涂口红。望着她那刺人的目光,千加子心里有些害怕。

“我觉得让人家老等着多可怜啊,所以才去的嘛。”

“他又不是在等你。你也不好好想想。”

“可是……我也是去银座顺便路过嘛。”

直子正在系淡蓝色的尼龙女衫的扣子。她的手势显得很不灵活。

一会儿,直子又缓和了一下口气问:

“他都说了些什么?”千加子觉得直子语气的缓和是因为她想起了光介的面影。

“什么也没说……”

“什么也没说?多少也要说一句的吧。”

“没说。”

千加子想起光介当时的冷漠表情,又懊恼起来。

“和他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是告诉他你去旅行了。”

“真的?”

“不信,你写封信问问去嘛。”

“又多管闲事。”

“这是你说的。”

“那封快信也没写地址啊。”

“我要是问一下就好了。关键的事儿,我倒给忘了。”

直子笑也没笑。千加子看到直子这个样子,就转开了光介的话题,说:

“田村三代子是我的同班同学。她说她和你在一个地方工作。刚才我们在银座碰见了。”

“是吗?”直子显得十分惊讶。

“千加子,你没跟田村小姐说些多余的话吧?”

“她问咱们是姐妹吗,我说是啊。就这些。”千加子也像个使性子的孩子一样,反问道:

“这也不成?!”

“听说田村这个人是我们科长的侄女。马上就该公司职员旅行了。要是我请假出去旅行的事儿被人知道,就糟了。”

“我没多说,就说你累了请了几天假嘛。你这个人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的,真够烦人的。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的事儿,我是一概不管了。”千加子说着,走出了屋门。

直子觉得口红没有涂好,又对着镜子呆呆地发起愣来。

千加子打去的长途电话很不清楚。直子只听清了光介寄来了快信。这使她满心喜悦,和母亲从旅行地赶了回来。但是,看到被打开了的快信,直子一下子火冒三丈。当然,她知道千加子这样做并不是出自恶意或好奇心。

不过,自己的重要秘密被人家看到了,这仍然使她产生了强烈的不悦和羞辱感。

自己和光介之间曾有过所谓的“秘密”吗?直子并不清楚。但是,千加子打开了光介的快信,这一事件却似乎让她看到了存在于自己内心的这一秘密。

而且,光介没有写他的住址这本身对直子来讲就是一个难以琢磨的谜。这反而对直子产生了一种诱惑。

“他知道我要去,当然就不需要写地址了。肯定是这样的,他没写地址的原因就在这儿。不过,也许他觉得我要是不去,他也就不必再写地址了。”

修整院子

这是个傍晚,一个狂暴雷雨袭来的傍晚。虽然还没有到雷雨季节,但这提前而至的雷雨却似乎明确地告示人们,新的季节就要来临。

宫子从轻井泽带回来一棵龙胆草,种在院子里。狂暴的雷雨一来,这棵小草一时不见了踪影。但是,不知什么时候,龙胆草又伸展开它那毛茸茸的叶子,挺直起它的干茎,显得生气十足。

附近的神社正值夏季节日。那里开办了一个盆栽市场。高秋下班归来、出门散步时,总会买来些开着花的芍葯、还未开花的桂花树,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花草。等到星期天,他就蹲在院子里,专心地摆弄起这些花花草草。

高秋一干就是一整天。这使宫子惊讶不已,没想到丈夫竟然还有这种性情。

天色变暗时,宫子来到院里叫高秋吃饭。原以为丈夫只是为了排遣一下内心的郁闷,玩玩而已,没想到院子收拾得规规矩矩、井然有序。

宫子又像往常一样,左手插在衣带里面,站立在旧貌换新颜的院子中。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对丈夫的变化一下子高兴不起来。

“邮箱那儿也变样了吧?”高秋显得很高兴。

“这棣棠也是你从那边移过来的?”

“对。”

邮箱前种着勾枝搭叶、枝叶繁茂的连翘和棣棠。每逢雨日,打着伞就没办法取出邮件。所以,衣服下摆总弄得湿淋淋的。这成了竹岛一家人长期头疼的一件事儿。每到下雨时,大家都说该把那树枝砍下去,却一直没人动手去做。

类似的事在这家里还有好几件。宫子觉得这种事儿哪家也是会有的,因此也并不在意。而且,不下雨的时候,那些雨天碍手碍脚的树又为家里平添几分风情。

可是今天,奋力改造院落的高秋却一下子把它给解决了。棣棠,分了几棵,被移栽到沿廊的落水管处。连翘被安排在邻家的厕所旁,遮挡住了这个不洁的地方。

在改变院子的同时,高秋无疑也在竭力地改变着自己的感情生活。

不过,宫子本身却难以从心底发生改变。她在历数丈夫性格的缺陷时,也发现了自己性格上的短处。她觉得自己可以做女儿的母亲,但却做不了高秋的妻子。可是,这“妻子”又是什么呢?

也许还是早些老了为好。

送走丈夫、女儿们,干完每天同样的家务,每天的10点或者11点便成了宫子倍感孤独的时间。她心里总是没着没落的。于是,她就来到院子里,或者拔掉不断生长的杂草,或者为高秋没有看到的菊花分根移栽。一个人,她也懒得吃午饭。有时午饭要拖到两点多才吃。

今天,她在给玫瑰清除蚜虫时,发现一只美丽得惊人的大蛾子一动不动地趴在玫瑰上。宫子十分害怕,便走到远处。

“等他回来让他拿走。”宫子这时想到了自己的丈夫,站在那里不由得笑了。

门开了。宫子觉得那开门的声响十分熟悉、十分亲切。宫子转过脸去,原来是惠子。惠子穿着件淡蓝色的新衣服。宫子第一次见到惠子穿着自己不熟悉的衣服。

“请花匠来了?”惠子问。

“没有,是你爸干的。”

“我爸?他这是怎么啦?”

“你这个宝贝闺女不在了,心里太寂寞了吧。”宫子故意说是惠子的原因,可惠子却不理会。

“大不一样了。真漂亮啊。”

惠子站在阳光下,显得柔顺得有些憨直。望着惠子,宫子脸上浮现出微笑。

“来,进屋吧。”

宫子走进屋,洗着手。这时,她突然觉得肚子饿了。

“惠子,你吃午饭了吗?”

“我想吃寿司,最好是带青菜、鱼虾,别有腥味的。”

“你打个电话。我也要你那种。”

“毛豆还没熟吧。我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中之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