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日记》

11 病中的姐姐

作者:川端康成

冬天到了。只是传来了英子姐姐感冒了的消息。倘若是在往年,早该到了商量买圣诞礼物的时候,可今年姐姐一直呆在辻堂,一次也没有到东京来过。

直美琢磨着反正自己寒假要去看姐姐的,所以,也就没有好好给姐姐写信。

学校里也流行开了感冒。一到初冬时节就率先患上感冒的,大多是那些平时就经常缺席的学生。

大家聚集在阳光充足的地方或是背风的建筑物后面,想方设法来暖和身体。

其中还有些人摆出一副旁若无人的架势,在操场上来回奔跑,累得个满头大汗。

正是在这样的冬天里的某一天……

直美夹杂在那帮在操场上晒太阳的人群中,七嘴八舌地猜测着考试的题目。这时,绫子一副严肃的表情从对面走了过来。

通常当直美和班上的伙伴在一起时,绫子从不会靠近她的身边,而只是腼腆地从旁边默默走过。可此刻她却像忘记了人们的视线一样径直走过来说道:

“森,你家来了电话,刚好我去办公室有事听见了……”

绫子忧心忡忡地注视着直美的脸。

直美的心怦怦直跳,撒腿往办公室跑去。

在这种情况下,班上的伙伴常常会半带嘲弄的口吻嘀咕道“会是什么电话呢”,可今天大伙儿全都一声不吭,只是在一旁凝神谛听着。

少女们那特有的敏感心灵,已经预感到了某种不祥的东西——或许是第六感在起作用吧。

直美一跑进办公室,就有人告诉她道:

“哦,是森啊,刚才你家里打来了电话,说家中出了点急事,让你早点回去。”

“出了急事?说了是什么事没有?”

“哎,那倒没有细问……不过好像挺着急的。”值班的浅井老师生硬地说道。

直美匆匆地行过礼表示了感谢。这时上地理课的钟声又敲响了。

直美的脑子里塞满了关于电话的事情,懵里懵懂地走进了教室。

——或许出了什么悲伤的事情吧。

眼下不可能发生什么高兴的事,总觉得是出了什么悲伤的事情。

在老师到来之前,直美便做好了回家的准备。这时老师拿着一张偌大的地图走了进来。不等老帅开始上课前的寒暄,直美便走上讲台,告诉老师家里来了电话。老师点了点头。

直美匆匆地走出了教室,一边走路一边把外套穿在身上。她禁不住责怪道:电车今天为什么如此缓慢?

一到家里,阿松就迎了出来,把直美一下子紧紧抱住。

“哎,说是刚才从辻堂的家中传来了消息,所以,婆家打来了电话……”

“婆家?”直美反问道,但马上就恍然大悟了,“那么,姐姐她怎么啦?”

“好像情况有点不妙,说是想见上一面。”

“和我见面吗?姐姐是那么说的?”

阿松点着头,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凡此情景,直美懊恼地说道:

“别那样。阿松,快做准备!”

莫非英子姐姐已经危在旦夕了吗”——直美的心一下子攥紧了,整个身体也打起了寒颤。

从身体的底部油然升腾起一股寒气。她穿上夹克衫,把别人送来的三个梨子包起来,急匆匆地赶往车站。这和上次出发时的愉快情景不是有着天壤之别吗?

途中停靠的车站,还有沿线路过的景物,全都变成了阻止她早点见到英子姐姐的障碍。

只要留下辻堂这一个车站,就已经足够了。

刚一穿过姐姐的家门,就看见一辆估摸是大夫乘坐的汽车从里面驶了出来。

房子里弥漫着一股消毒葯品的气味。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屋子,看见姐夫一个人呆在客厅里。

“啊,是直美呀!你来得真快。让你受惊了……不过她已经好转了。昨天夜里可吓人哪。”

直美默默地点着头,问道:

“姐姐现在在睡觉吗?”

“不,可能已经醒了……”姐夫一副严肃的表情望着直美,说道,“不过,病室里很冷哪。因为窗户全都打开着,又没有生火……”

“不能和她说太多的话吧?”

“嗯。”

“姐姐的身体变得这么糟糕,为什么不写信告诉我呢?”她埋怨道。

“事出很突然呢。或许是因为感冒吧,所以引发了肺炎……在此之前,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病……”

听着姐夫的辩解,直美为自己没有来探望姐姐而满腹愧疚。

“那么,只要感冒好了,就能恢复健康吧。或许我可以寒假再来陪她。”

“到时候你就来吧。如果感冒能治愈就好了,只是……”姐夫忧心忡忡地说道。

他的话语里索绕着一种不安的回音……直美不敢再问了。病室里太过安静了,以致于直美只能在外面坐着一动也不动,倾耳谛听着四周的动静。她想;要是姐姐能早点感觉到我的到来就好了。

只好等姐姐来叫我了——直美的心一片凄凉。

过了一会儿,护士出来了。

“噢,欢迎你来。”

护士对直美寒暄了一句,然后向姐夫报告姐姐的病情。

“今天烧也退了很多。刚才医生来的时候降到了37.8度。好多了,也有点食慾了。”

“是吗?”姐夫的脸上闪过了一抹亮色,“那么,请告诉她,我会奖赏她的。”

姐夫望着直美,脸上终于露出了平时的那种微笑。

然后他拿着插满鲜花的花瓶和直美一起走进了病室,问道:

“怎么样?”

姐姐睁着一双大眼睛点了点头。从她的眼神中姐夫似乎已经明白了很多很多。但直美却觉得还不满足。

英子姐姐戴着一个白色的口罩。

漂亮的羽绒被子显得格外耀眼,而其余的一切都是雪白的颜色。在直美眼里,这儿笼罩着一种太像病室的苍凉气氛。只要看看姐姐的面孔,就会顿时百感交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姐那近于透明的苍白面孔……那苍白的颜色让人联想到生命的脆弱……

真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尽管已经潮润了,但却清澈得令人发怵。

那眼睛里映照出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双映照出无数直美所不知道的东西的眼睛……

看来病室里已经换气完毕,只见门窗又被严实地关闭了起来,电炉也在轻轻地燃烧着。

“学校什么时候放假?”姐姐低声地问直美。

“23号开始……放假后,我可以来这儿玩吧?”

姐姐默默地点点头。

“所以,在我来之前你一定要康复哟,不然多无聊啊。”

姐姐依旧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真的?”

“嗯。”

直美甚至想把这种脆弱的约定也当作一种强有力的支柱。

说完这几句话以后,直美和姐夫又得走出病室了。

傍晚时分,姐夫的父亲也到了。

直美仿佛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似的,主动地介绍起姐姐的情况来了。

姐夫也精神大振,说道:

“总之,明天去神社拜拜神吧。那样一来,就会没事了吧。”

几个人在一起用了晚餐。

尽管姐姐不在身边有些无聊,但直美相信,新年的时候姐姐一定能列席像今天这样的欢乐晚餐。这种信念竟让直美食慾大振。

在同一时间里,姐姐也躺在病室中喝着杨和稀粥。晚饭后,把病室与客厅之间的隔扇一拉开,就能从这边看到姐姐的病床了

……而时针已经指向了8点。

姐夫的父亲一边看着表,一边说道:

“英子,我还会再来的。你就打起精神,好好养病吧。”

“姐姐,在我寒假来这儿之前,我每天都会给你写信的。”

英子姐姐向大家点头示意。

她从病床上凄楚地目送着直美和公公离开。

回到学校里一见到绫子,直美就马上讲到了姐姐的病情。

“当然我真是担心极了,不过……”

“是啊。要是我母亲知道了你姐姐的病情,也肯定会大吃一惊吧。”

“所以,我要每天都写信给她。还要把绫子的事儿也写上去。”

“真的?!”绫子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也转告她,绫子希望她多多保重。”

“我打算写一封漂亮的信……”直美微笑着说道,“可眼下我正犯愁哪,因为今天有历史课的考试,而我昨天什么也没有复习成……”

与绫子分手后,她跑到了一个谁也不会光顾的角落里,开始专心致志地背课本,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第三节课是作文课,由学生自由命题。直美打算写一篇《病中的姐姐》。

昨天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还有关于姐姐的种种回忆,想诉诸笔墨的东西是那么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怎么也不够,甚至于连削铅笔的时间也是匆匆忙忙的。

“写好了吗?”老师问道。

“还没有。”

老师的问话和同学们的回答仿佛是从梦境中传到了直美的耳朵里。

“那么,写完了的人请举手!”

大约有一半左右的人举起了手来。

“没写完的人请举手!”

本来理应举起手来的另一半学生却面面相觑,议论着什么。

写了一半还算是不错的,瞧那些讨厌写作文的人,没什么好写的,所以一直没有动笔。

“不会写的人总是不会写。其实,写不了那么好也无所谓。有时正因为害怕写不好,所以才更是无从下手。”老师一边审视着那些没有写完的人,一边说道,“把自己感觉到的东西,看到的东西,用毫不虚伪的心情真实地写出来就行了。长与短都不关紧要。”

不少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把头埋得低低的,觉得事情远不像老师所说的那样简单。

“那么,已经写好的人请交给我吧。没写好的人就作为作业继续做吧。”

“哎,回到家里,就能写得更好了。”有些人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直美把整理好的稿笺纸交到了老师面前。

老师戴着粗框的圆形眼镜,一副阴郁的表情,正慢慢地擦掉写在黑板上的字迹。

学生们一来到走廊上,就有人说道:

“好啊,森写作文总是第一名。你说,怎么样才能写得好呢?”

“因为我并不想写得很好,所以才……”

“真讨厌,立刻就学起老师的样子来了……”

“虽说我作文写得很蹩脚,但今天的历史考试自我感觉不错哟。”

“真的?”

“不过,昨天的理科却考栽了。我的成绩总是忽好忽坏的,真是恼火。”

“哇,昨天考理科了吗?”直美追问道。

“是啊。你昨天提前回家了,怎么啦?”

“有事吗?”

“嗯”

“森真讨厌,还瞒着我们……”

尽管如此,直美并不想把姐姐的事告诉别人。

“干吗那么问人家呢?好冷啊,我们跑步玩吧。”

于是,五六个人一起开始了捉鬼游戏。但直美牵挂着姐姐的病情,所以,老是往办公室那边瞧,担心今天会不会又有电话突然挂来。

考试结束了,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与众不同,还沉浸在悲痛之中……

一回到家里,隔壁的清子就来玩了。

“直美,你呆呆地在想什么呀?考试很忙吧?”

“哇,清子,我正准备去你那儿告诉你哪……你不想在我给姐姐的信上也写点什么吗?”

“想啊。”

“那就马上写吧。”

“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只是想问候一下她。据说她近来情况不太好。”

直美不忍心把姐姐病重的事告诉别人,所以,尽量装出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

“你就写点有趣的事情吧,反正我是每天都写的。写得太长的话,姐姐读起来很容易疲倦,所以,就只写美妙的事情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应该写得像诗一样美丽……”

“是啊,不过也别太矫揉造作了。”

说着说着,清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说道:

“我家有一套漂亮的彩色明信片哪,是外国的,特别可爱。”

“可以用吗?”

“当然,因为是寄给英子姐姐哪。我这就去拿来。”

清子踏着干枯的草坪跑了出去。

   姐姐,你怎么样了?这明信片上的画会让你联想到

 美丽的幸福吧。它是清子送给你的。姐夫是否已经外出

 了?想想看,你都想吃些什么吧。

                       直美

   英子姐姐,那边冬日的阳光一定很温暖吧。从今天

 起,在以后的一周里我会每天都给你寄去不同的明信

 片。祝你多多保重。

                       清子

两个人一起到附近的邮筒里发出了给英子姐姐的明信片。

“没多久就是新年了。”

“是啊,不过新年时,那种能够拍羽毛毽的天气却很少哪。”

“常常刮大风。”

“你的毽子板是贴画的那一种吗?”

“不,是绳拴的那一种。”

“说起毽子板,还是重一点儿的好。”

“是啊,贴画的那种未免太轻了。”

“我们就跟从前的那些小姑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1 病中的姐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花的日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