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日记》

12 结 局

作者:川端康成

新年一过完,学生们的眉头就一下子锁紧了。她们迎来了一年中接受最后审判的一个学期……

开始显得短小的外套和校服,还有几经缀补的鞋子。大家默默忍受着,从不抱怨。

这是因为她们的内心中充满了希望:只要迎来了春天,迎来了那草木吐出新芽的四月的晴空,那么,一切都将和新学期一道换上崭新的容颜。

痛苦的考试,数九寒天里的孜孜求学,无一不是为了那即将造访的春天做好准备……

班上的头号秀才为了不把桂冠让给别人,而名列第五的人则为了赶上第三名,每个少女都为了各自的目的而倾注了全部的心血。

“森,如果我像你那样成绩全优的话,可能就会对学习失去兴趣吧。”

“怎么会呢?你为什么那么说?”

“因为啥也不做也照样得满分呗。更何况再怎么用功,不是也没法更好了吗?”放学后值日做清洁时,一个同学对直美这样说道。

直美正在记值班日志。她停下手中的笔,瞪大眼睛望着那个同学的脸,说道:

“你真会损人,居然说什么啥也不做也照样得满分。会有那种好事吗?就现在这样子,我也是竭尽全力才争取到的呀。要想提高成绩,只要努力,谁都能做到的,可是想把提高了的成绩一直保持下去,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可是,成绩好的人打一开始就成绩好呗。所以,成绩不好的人不管后来多么用功也赶不上了呀。”

“才不是那么回事哪。成绩好与不好,并不是打一开始就注定了的,而是在一个很长的时间内因努力的多少逐步形成的。”

“我呀,想在最后一年毕业时成为全班的代表,或许办不到吧?”

听见别人坦率地谈起自己遥远的希望,直美觉得十分有趣,鼓励道:

“能办到的。我预祝你成功!”

“那么,首先得战胜森,对吧?噢,这太难了。”

一起值日的那帮同学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道:

“那我们就当证人吧!”

“请吧。”直美也微笑着说道,“不过,我也不会甘心输给别人哪。”

“大家都光明正大地公平竞争吧。”

“哎,事实上还剩3年零2个月哪。”

“一场漫长的战斗……”

她们一边说着,一边把桌椅重新摆放整齐。

“喂,这花儿怎么办?”一个人指着倚墙而立的花瓶中的水仙说道。只见那水仙花已经打蔫了。

“是啊,扔掉算了吧。”

“可是,教室里一点儿花也没有,不是死气沉沉的吗?”

“我明早就带来。”直美说道。

“是吗?那就这么办吧。”

于是,她们把花瓶也清洗得一干二净,还把教室里的每一个地方都用抹布擦拭得一尘不染。

直美暗自打定主意:明天带梅花和油菜花来。

梅花嘛,就从自家院子里的梅树上折一枝好了。因为光线充足的枝头上早已绽放出黄色的花朵了。

可油菜花呢?那就去花店买吧!——一看见那黄灿灿的花儿,教室里的同学们就会联想起春天的原野吧。

因冻疮而红肿的手在戴手套时,有一种紧绷绷的感觉。直美有些酸楚地思忖到:如果英子姐姐康复了的话,就能给我织一双温暖而厚实的手套吧。可此刻她却只能戴着紧绷绷的小手套,走出了校门。姐姐和直美相互约定冬天的礼物,还是在圣诞节之前哪……

可是,圣诞节早已过去了,新年也过去了,又迎来了第三学期,那些约定却依旧没有兑现。平时,即便是再微不足道的琐事,姐姐也肯定会信守诺言的。如今她既不是忘了,也不是偷懒,而是可恶的疾病阻止了她履行诺言。

当直美去探望她时,她总是说: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为你织。毛线早就买来了,才刚刚开始织了手腕的那一部分。”

“没事的,姐姐。”

“我真想早点送给阿直一双又温暖又漂亮的手套哪。”姐姐对手套的事一直念念不忘。

一想到这些,一阵悲哀便顿时攫住了直美的心。

她想用别的事情来排遣积滞在心中的悲哀,正好这时,她看见公共汽车里又上来了两个貌似兄弟的西洋男孩。他们只穿了一件夹克衫,没有穿大衣,精神抖擞地从短裤下面露出一双健壮的大腿。

而自己却穿着大衣和厚厚的长袜,还戴着手套,将整个身体严实地包裹了起来。与那两个男孩相比,直美不禁感到无地自容。

……手套已经不需要了,因为一点儿也不冷。不久又将是阳光明媚的春天。而姐姐能够康复如初,才是送给直美的最好礼物

她想给姐姐写这样一封信。

在下车之前,直美一直全神贯注地思考和修改着这封信上的语句……

打新年以来,住在辻堂的姐夫不时来拜访父亲。等两个人简短地说过话以后,姐夫又马上回去了。

“哇,是直美呀!个头又长高了一大截,人也蛮精神的。”

“因为饭菜好吃得不得了。一到冬天,总觉得自己就会像小鸡一样长胖。”

“那好啊。如果有时间,我真想带直美去滑雪哪。”

“那敢情好。下次去吧。”

“说起下次,要是你姐姐也康复了的话,就能大家一块儿去了。”

“对呀,下次见着姐姐时我要对她说,因为要一起去滑雪,你就快点好吧……”

“要是一听说去滑雪,你姐姐的病就痊愈了的话,那该多好啊!”

“一定会那样的。”直美肯定地说道。看见姐夫在姐姐生病以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想给他加把劲儿。

“那么,下次再到辻堂来吧。不过,不能和姐姐一起玩有点儿无聊吧。”

“没那回事。要是下次我去之前,姐姐已经能离开病床坐到椅子上的话,那就好了。”

“嗯,等天气转暖之后……”

和直美聊了一阵之后,姐夫看了看手表,又匆匆地回去了。

姐姐的病到底怎么样了呢?每当姐夫回去以后,直美就更是担心得不得了。她无法承受那种揪心的感觉,总是到清子那儿去倾诉。

“清子。”

“哇,昨天和前天我们俩都没见成面哪。”

“是啊,好久不见了。”

随即两个人都扑哧地笑出了声。

对于她们俩来说,哪怕一天不见面,也是鲜有的事情。

“辻堂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

“是吗?那样倒说明还好吧。”

“这我可不知道。”说着,直美早已是泪眼婆娑了。

“直美不去探望吗?”

“嗯,说是和谁都不大见面。我前一次去,还是在新年的时候哪。我在姐姐旁边呆了一个小时,但却只说了三句话。”

“情况有那么糟糕吗?”

“才没有哪。”直美又连忙矢口否认道。她暗自想,要是姐姐的病情真有那么糟糕,那可就……

“脸色什么的,还挺不错哪。因为一直卧床休息,也不显得特别消瘦,就跟平常的姐姐没什么两样,让人禁不住直犯嘀咕:她那个样子怎么会生病呢?还不如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和我一起去采摘鲜花呢。或许那样很快就能康复了。”

“是啊,我也觉得,睡得太多反而容易生病哪。”

直美和清子与其说是感受到了那侵蚀着姐姐身体的病魔的可怕,不如说是对姐姐卧床不起感到忧心忡忡。

“所以,我盼着天气早点变暖,那么,紫罗兰花和蒲公英花就会遍地开放了。那样一来,哇……”直美睁大了眼睛,向清子使了个眼色,问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清子也马上点了点头,说道:

“我明白。就是把英子姐姐带到那个叫作“姐姐的椅子”的地方去,对吧?”

“是的,那样一来,我想她的病就会好的吧。”

“那么,我们必须得祈求春天女神快点降临。”

“好的,我们一起祈求吧!”

直美和清子并排着仰望天空,合掌祈祷道:

  春天的小河哗啦啦地流

  岸边的紫罗兰和莲花

  芳香扑鼻,色彩娇柔

  仿佛在轻声低语道

  花儿快开,花儿快开

两个少女齐声唱起了春之歌。

在学校里,作为冬季锻炼的内容之一,每天早晨都在礼堂里进行静坐。

在全校起立的朝会之后,大家双目紧闭,静心而坐,在5分钟之内进入到万念皆空的境地。

其中不少人根本谈不上万念皆空,相反唤起了所有的记忆,忽而背诵考试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忽而乐滋滋地设想着本周星期天去看新闻电影的情景,抑或没法忘记昨天的口角,暗自想报复对方一下。总之,在这5分钟的时间里,整个学校寂静得就连掉下一根针也能听到响声,真是奇妙得很。

有时这种静坐会长达10分钟之久。这是根据修身课老师的情绪来决定的。而学生们只能战战兢兢地坐在那里,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来观察四周的动静。

其他的老师也和学生们一样紧闭双目,静心而坐。惟有修身课老师瞪大了双眼,监督着大家。

“总之,闭目仅仅是统一精神的一种手段,其实并不一定真正有紧闭双目的必要性,只要自己的精神不为外界所动,那么,无论是睁着眼睛,还是身体直立,都能迅速进入那种境界。不过,大家眼下还不具备那种修养,所以,一旦睁开眼睛,就会看见外界的东西,而一看见外界的东西,就会产生种种心结。这是万万不可的。即使睁开眼睛看见外界的东西,也不为之动心,这就是修养的力量。”

既然修身老师在这样训话,想必他自己正好体现了那种境界吧。

谁知与他的训导相反,即便是不得要领的学生在静坐中间睁开眼睛东张西望,也会马上被他当场发现。这时,他就说全校还没有达到精神的统一,因而需要延长静坐时间。学生们并不喜欢静坐,因为又冷又枯燥。但只要闭上眼睛,自己做过的种种事情就会栩栩如生地重现在记忆的荧屏上,倒也不无乐趣。有时候本想再静静地思考思考,谁知却传来了“静坐结束”的号令,让人好不惋惜。

当大家依次退出礼堂走向教室时,绫子她们班总是排着队从直美她们面前走过。只有在这时候,直美才有机会和绫子聊上几句:

“今天早展你看上去好精神啊。”

“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哪。”

“回家时等我一起走吧!”

“我也有话对你讲。”

她们就是这样匆匆地说上只言片语,彼此传递着眼神,然后便各奔东西了。

操场上有不少手拿教科书的学生。

“我呀,代数总是没把握。”

“代数这东西,如果打一开始没有搞懂的话,那么,到最后也还是稀里糊涂的。”

“不光是代数,理科都一样。”

“明天有地理课吧。地理课和历史课只要能背下来,就能得满分。历史课该不会有什么应用题吧。”

“是啊,惟独数字光靠背功是行不通的。如果没有真正弄懂,就不可能对它进行思考和推理。一般说来,人的思考能力总是至关重要的。”

“是啊,囫囵吞枣可不行。”

“可一旦提起玩耍的主意,却是要多少就有多少哪。”

“擅长写作文的,或许是脑瓜子灵的人吧。”

“不过,考试倒也蛮有趣的。”

“哇,你还说那种话哪。成绩好的人就是大不相同。”

直美对同学们的种种议论置之不理,因为今天一大早就出了一件让她深感不安的事情。

在上学的途中,看见汽车开了过来,直美急匆匆地就想上去。正在这时,她头上的帽子竟被风刮跑了,可能是橡皮筋断了吧。到了学校后,她解开鞋带正要换成室内拖鞋时,鞋带又“噗哧”一声断掉了。

她的心里涌起了一种讨厌的预感,过了好久还耷拉着脑袋闷声不响地思考着。

……或许是姐姐……她拼命地遏制着这种不祥的念头,心中布满了愁云。第三节课时,她在操场上与绫子不期而遇。

“直美,你怎么啦?”

“没什么。”

“那倒好……”绫子的目光一直驻留在直美的脸上,“不久前你借给我的那本书真是很有趣哪。”

“那本《格林童话》我在小学时就读了,但不久前又重读了一次,依旧是兴趣盎然。”

“是啊,所谓的好书,无论读多少遍都不嫌多。书里经常出现小小人,对吧?既有丑恶的小小人,也有善良的小小人,他们还治好了公主的病哪。要是有人能像小小人那样治好英子姐姐的病该多好啊。”

“前阵子姐姐说想吃冰淇淋哪。于是姐夫就给她买了。”

“那她还喜欢吃什么东西呢?”

“姐姐喜欢吃的东西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有什么办法呢?无论多么喜欢吃的东西她现在都吃不下哪。病魔真是讨厌。”

“所以,得不心不要生病了。”

“前阵子,我给她送去了赤坂的千代木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2 结 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