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日记》

06 歌咏大会

作者:川端康成

“直美,你在生什么气啊?是因为我吗?”清子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重新翻阅着已经读完的书,悄悄地问道。

“为什么那么说?”

刚才一直沉默不语,只是凝望着庭院一角的直美,这才如梦初醒似地变得和颜悦色了。

“因为直美一句话也不说,一直沉默着。”

“我不是向来都不大爱讲话吗?”

“不过,你的表情和平常比起来,有些可怕呐。”

“哎,清子真是讨厌。”

直美笑了,暗自思忖到:人的心理活动毕竟会多少暴露在脸上的。

在学校里,自从发生了那一次的“匿名信事件”以后,直美就疏远了班上的同学。

一想到班上存在着写那种恶意纸条的人,直美不禁觉得似乎整个班上的人都变成了自己的敌人。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一周左右。

或许是那种烦躁的心绪在清子面前也暴露了出来吧。

一旦被清子察觉到了什么,直美反而会卸下包袱,恨不得让清子成为自己的同盟,好把积淤心中的一切都吐露出来,让对方一起来分担自己的烦恼。

“喂,清子,你们班有多少人?”

“定员是50人,但因为有退学和转学的人,所以实际人数是46人。”

“你和她们都处得融洽吗?”

“嗯,”清子有些诧异地望着直美,说道,“当然其中也有我讨厌的家伙,尽管彼此之间也不曾发生过什么事,但不知怎么的,一看到她们的脸就让我讨厌。”

“是啊是啊,’我想那也是理所当然的。所谓和每个人都友好相处,和每个人都成为好朋友的那种人,我想不过是天方夜谭罢了。即使不是天方夜谭,至少那种人我也是不喜欢的。对于讨厌的人,我的脸上总是旗帜鲜明地露出厌恶的表情。”

直美趁势发表了一大通言论。她那一反常态的偏激态度使清子大吃了一惊。

“发生了什么事吗?这可不大像平时的直美呐。”

“嗯,是的。”直美有些害羞地说道,“或许是可以说发生了点事情吧。在我们班,居然有人作出卑劣无耻的行径呐。正因为不知道是谁干的,所以我才更是觉得遗憾。要是知道是谁干的了,那我反倒一点儿也不会在乎了……”

“到底是怎么啦?”

“我好像对你说起过那个腿脚不便的可怜的绫子吧……我曾经在放学回家时送过她一次。可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在我的课桌里塞进了一封措辞讨厌的信,说什么不得绕道而行,不要强迫他人亲近等等。”

“是匿名信吗?”

“当然是啰。”直美抬起头来说道,“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龌龊,所以我毫不在乎,但一想到居然有人写那种匿名信来故意激怒我,并以此为乐,我就禁不住愤慨无比。她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那种事是很讨厌呐。——不过,你对我撒气又有什么用呢?”清子笑着说道,“绫子她长得很漂亮吧?”

“是的,虽说算不上漂亮得耀眼夺目,但显得聪明伶俐,洋溢着少女的韵味……”

一旦赞美起绫子来,直美的脸颊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热变烫,仿佛绫子就在眼前一样……

“没准你们班上还有人想和绫子成为朋友吧?”

“也许吧……”

冷不防被清子这么一说,直美的心顿时扑通了一下。

“如果是那样的话,不是挺好吗?因为我又没有一个人独占绫子。”

“不过,这一点是很微妙的。被人抢先成了朋友,心里一定憋得慌吧,所以,才会把气撒在直美身上的。”清子一副万事精通的得意神情,说道,“肯定是那样的。因为除此之外,找不到发泄怨恨的办法,所以才不惜做出那种缺德事来看直美的笑话。”

“是吗?真是个可怜虫。如果她能光明正大地向我发起进攻,不是很好吗?肯定是个懦弱的胆小鬼。”

“是的,没错。所以呀,直美就不要把整个班的同学都视作敌人,其实,你应该同情那个人才对……因为直美是赢家呗。能够摆出高姿态,其实是一种幸福呐。”

“可幸福总是与竞争、搏斗相伴在一起。”

“是的。在人酣然入睡之时,幸福是绝不会从天而降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倒也罢了。”或许是下定了决心与一切困难斗争到底吧,直美又恢复了住日的快活,与清子一道开始复习功课了。

在全校的人都翘首以待的歌咏大会的那一天……

每个教室的窗帘都洗得纤尘不染,校园的杂草也清除得一干二净……整个学校是那么清爽整洁,井然有序,仿佛是在尽情地享受着夏日的时光……

这一天除了举行歌咏大会,还有家长会,所以,学生们更是兴高采烈,容光焕发。

惟有那些平时成绩欠佳的学生,或是在家里任性撒泼的学生,对这一天的到来不免忐忑不安。

因为老师和母亲们或许会凑在一起议论自己的不是。对于经常挨骂的人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森,你家里来人了吗?”

“来了。”

“谁来的?”

每当这种时候,最让直美痛心疾首的是自己没有母亲。看见同学们和自己的母亲兴高采烈地坐在老师旁边交谈,直美甚至会觉得她们是故意在自己面前炫耀似的。

“我们家吗?我们家是姐姐来的。”

今年又是英子姐姐专门回来代替母亲出席家长会,这让直美感到无比欣慰。

英子姐姐已经出嫁了,所以直美以为,今年姐姐不会来出席自己的家长会,从而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是,直美在歌咏大会上的独唱,还有绫子的独唱,她无论如何都想让姐姐听到,所以,她给姐姐发了封邀请信。没想到姐姐立刻寄来了要出席家长会的回信。

真是个好姐姐,而且永远都是直美的姐姐,还是直美的母亲

在学校的接待处坐着礼仪老师和四五个高年级的学生。她们有的扎着鲜花彩带给家长当向导,有的把家长们带到学校的礼堂里。瞧她们煞有介事的模样,似乎兴趣盎然。

直美她们老老实实地在各自的教室里静静地等待着轮到自己上场表演。

不过,要是某个人的母亲到教室里来找她,那么,那个同学就会眉飞色舞地走出教室,陪着母亲在校园里四处溜达。

一年级a班的演唱刚好结束了。接下来该轮到绫子她们班了。而且还有绫子的独唱。

直美巴不得英子姐姐早点到来,焦灼地在教室里进进出出。

这时,一个从盥洗间回来的同学告诉她:

“森,刚才你姐姐来了呐。好引人注目啊,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哇,是真的吗?”

直美兴奋得一个箭步跑了出去。

英子姐姐还在接待处那儿。她被高年级的同学簇拥着,正要进礼堂去。

姐姐穿着一件凉爽的碎花罗衣,还系了一条丝织的筒带。烫过的头发高高地向上拢起,还抹上了生发香水,就像从前人们用水把头发打湿后梳得光亮光亮似的,显得清爽而亮丽。

是一个多么清纯而又俊俏的年轻太太的典型形象啊。

“姐姐——”

直美在回廊的荫凉处追上了姐姐。

“哇,还没轮到阿直唱歌吧?”

“再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太好了,我终于赶上了。”

“嗯。不过,下一个就是绫子出场了,就是不久前我给你讲过的那个绫子。你就好好瞧瞧她吧。”

“好的,那我就好好看和好好听吧。”

“然后,你再到教室里来。”

“去教室里干吗?”

“我要让大家看看我的姐姐有多漂亮。”

“哎,阿直,我可不愿意那么做。”

“可她们全都炫耀自己的母亲呐。”

英子姐姐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又温柔地点了点头,说道:

“好的,完了我就去。”

说完,她就像是遭到了等在一旁的高年级学生们的绑架了一样被簇拥着走进了礼堂。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之中,绫子出现在舞台上。看见她拄着拐杖的身影,场内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而后则响起了比刚才更热烈的掌声。

直美的心儿咚咚直跳,紧张得不敢再呆在那儿。她想回到教室去,于是放低了脚步声。这时,一个漂亮的女人被高年级同学急匆匆地带进了礼堂里。

她那安详的眼神和纤细的腰身让人不由得联想到绫子。于是直美停下了脚步。

或许她就是绫子的母亲吧。

“妈妈!”

直美真想大叫一声,但她却忍住了,只是目不转睛地目送着她的背影。仅仅如此,也让直美的眼睛一阵发热,盈满了泪水。

“森,今天俨然是一场母亲展示会呐。”一个同学一边对直美说道,一边好奇地观注着母亲们一个个款款走进礼堂。

不久,轮到高年级的学生们唱歌了。于是,接待处变得空空荡荡的了。直美这才坐在那儿,用视线追随着那些年轻或年迈的母亲们。

尽管名叫家长会,但却很少有父亲或哥哥前来出席,几乎是清一色的母亲。因为是女子学校,所以就更是如此了吧。或许应该更名为“母亲会”才准确吧。

偶尔也有一、两个父亲或哥哥出席,可他们的脸上分明流露着害臊的神情。

“哇,那一位母亲多漂亮啊。”有人在轻声嘀咕道。直美寻着声音望去,只见刚才那个高雅的妇女正和绫子并肩而行。

“哦,果然如此。”

直美为自己预感的准确性而兴奋不已。她把这看作是自己深谙绫子的证据……

“快把目光转向这里吧!”直美在心里呼唤道。当她定睛望去时。绫子正回过头来看着她。

绫子的双颊涨得通红,脸上挂着微笑,向着直美这边走了过来。

“原来你在这儿呀!喂,我母亲说想见见你……”

“真的?这下我可紧张了。”

临到节骨眼儿上,直美反倒缩手缩脚地有些畏葸了。然而绫子却不顾这些,用手招呼母亲过来。

母亲微笑着,慈祥地睁大了浓眉下的凤眼,向直美行了个礼。

直美手足无措地也还了个礼。

“绫子经常承蒙你照顾,真是太感谢了。”说着,母亲又亲切地行了个礼。

直美满脸通红,一直低着头。

“妈妈,老是那样一个劲儿地鞠躬行礼,多无聊啊。”绫子一下子笑了起来,“瞧,人家直美也很为难呐。”

“下一次,请上我们家来玩吧。绫子因为脚的关系,没有什么朋友,成天都关在家里。”绫子的母亲平静地说道。然后她又看着绫子的脸说道,“不过,多亏了你,这阵子她精神好多了,还常常谈起你呐。”

听到这儿,直美感到一阵由衷的喜悦。可绫子却像一个被人揭穿了秘密的孩子一般,恨不得用手捂住母亲的嘴巴……

班上的同学有些吃惊,又有些羡慕地看着她们,被眼前的这一幕深深打动了心弦。

正在这时,一个同学吧嗒吧嗒地跑了过来,说道:

“刚才歌咏大会已经结束了,客人们马上就要往这边过来了,所以老师吩咐大家千万不要出现失误。”

不一会儿,母亲们扇着扇子,往回廊方向走来了。

那些早就认识的熟人们停下脚步相互寒暄着,而那些初次见面的人,只要小孩是同一个班级的学生,也会亲热地聚在一起,谈论着孩子们的事情。

她们交谈得那么热烈那么愉快,仿佛真正高兴的倒是这些母亲们……

学生们多少有些惴惴不安,害怕自己的缺点被母亲张扬出去,所以在一旁严密监视着母亲的言行。

“直美,你姐姐是其中最出色的佼佼者,称得上是压倒群芳……”

“哎,才没那回事呐。”

“高年级同学一片哗然,全都跟在她背后到处转呐。”

听了这话,直美也吃了一惊,忙问道:

“姐姐现在在哪儿?”

“好像在找你……”

站在一旁听着她们说话的绫子,两眼闪着光问道:

“哇,你姐姐来了?”

“嗯。过一会我再把她介绍给你。”

“那太好了。”

绫子的母亲和直美她们就像是被涌动的人潮推搡着一样向前走去。这时,直美看见姐姐出现在对面的走廊上。

“喂,对不起,请让一下。”直美拨开面前的人墙,走到了英子姐姐的身旁。

“哎,我到处找你呐。你的歌唱得不错。”

直美一副无暇谈论唱歌的样子,抢过话头说道:

“喂,姐姐,绫子的母亲也来了。刚才她还向我寒暄了一番,让我着实为难了一阵子。所以,我想拜托姐姐还她一个更恭敬的鞠躬礼……”

“真是个讨厌鬼,连鞠躬礼都不会吗?”

“不是,只是鞠躬鞠得过了头。”

“如果是那样,又有什么不好呢?”

“她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呐。”

直美把姐姐拽到了理科室的前面,只见绫子她们正在那儿等着。

于是,就像初次见面的人那样彼此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6 歌咏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花的日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