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日记》

09 新 学 期

作者:川端康成

三个姑娘拖着被海水打湿了的身体向女仆身边飞奔过去。

“哎,夫人好像贵体欠安哪。给她量了量体温,居然高达38.5度。”

“真的?!”

三个人一起向家里跑去。桃子一边跑,一边念叨道:

“怎么搞的呢?”

直美突然对自己刚才在英子姐姐面前要性子感到一阵难过。正好这时候清子又说了一句:

“直美,是不是因为你在姐姐面前太任性了。才惹得她……”

直美的脸色陡然间变得一片煞白。

“你乱说!没准是因为姐夫的缘故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倒好了。”桃子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她们屏住呼吸从庭院里走进了屋子,只见客厅的角落上铺着一张床,姐姐身上盖着一床浅蓝色的麻纱被子。她的脸朝着墙壁的方向。

“怎么啦?”

“突然就这个样子了吗?”

她们来不及换下泳装便冲到姐姐身边,关切地询问道。

“只是心头有点难受,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你正发烧哪,还是叫医生来吧。”

“不至于严重到那种地步呐。”

“不行。姐姐,还是请医生看看吧……”

直美百感交集地注视着英子姐姐躺着的样子,对女佣说道:

“阿姨,你到后面那家人去打听一下情况,赶快叫个医生来。另外,我们还是给姐夫发封电报吧。”

直美突然间像个大人似地发号施令。

姐姐用手拉住她,说道:

“讨厌,谁叫你那么小题大做的。反正他明天就要来了。”

“可是,还是稍稍吓哥哥一跳为好哪。”桃子也表示赞同。

然后,她们三个人匆匆地洗了个澡,马上换好了衣服。清子负责往院子里洒水,直美负责收拾客厅和驱赶姐姐床边的苍蝇。

桃子则负责准备下午的点心。

一旦姐姐不能起来忙活,整个家里仿佛陡然间变得昏天黑地了似的……

大家的心中都是一片悲凉,如同美丽的花儿蓦然凋落了一般

望着姐姐躺在床上的苍白面孔,直美不禁忐忑不安地嗫嚅道:

“喂,姐姐没事吧?”

“没事的,只是有点累了,可能是大热天中了暑。”

“会不会是被直美气着了?”

“哪里的话。”姐姐望着真美,说道,“不过,你多少有一点儿那种想法也无妨……”

“不是的。刚才我们三个已经认定,都是姐夫的过错。”

“是吗?”姐姐笑着说道,“姐夫因为爽约,被你们骂得个狗血喷头……喂,我想喝点水。”

直美跑到厨房里,把冰镇了的麦茶倒在杯子里端给了姐姐。

桃子一边数着数,一边烤蛋奶烘饼。

不一会儿,姐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三个少女来到隔壁的小房间里静静地吃完了点心。

然后开始了自习。

暑假的日子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必须得把作业大体检查一遍。

清子计划的图画已经完成了,只有作文尚未完成。直美则剩下习字没有做完,而桃子作文和图画都没有完成。

“不过,像今年暑假这样大家一起生活,就能发现自己的缺点。这真是大有好处。”

“是啊,而且也增加了自信。”

“三个人共同拥有一个回忆,事后回想起来该多么愉快啊。”

“要是姐姐真的没事就好了。因为她无论做什么都一声不吭地忍耐着,所以反倒不好。”

“以前就一直是这个样子呗。她绝不把自己的痛苦告诉别人……不过,读了她的《花的日记》,才发觉其中很多地方正好记述着她的那种心情哪。”

“是吗?真想看一看。”

于是,三个少女开始翻阅起刚刚整理一新的《花的日记》了。

x月x日

紫苑花开了。这是已故母亲所钟爱的一种花。

早晨,带着剪下的鲜花去学校。

有人已经先于我在教室里插上了一束大雨花。因为那花过于漂亮,所以我没敢把紫苑花拿出来,只是把它放在了杂务室里。但班上的h说紫苑花很漂亮,索性把它带到教室里插在了大丽花的旁边。

上修身课的老师一下子就把目光停留在了紫苑花上,说道:

“这是与秋天这个季节十分协调的花儿,闻起来真香。”

听他那么一说,我真是高兴得不得了。

课间休息时,k走到花瓶那儿,问道:

“这花是谁带来的?”

说着,她把紫苑花紧紧地捏在手中,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连忙说道:

“是我带来的。”

于是她说,紫苑花和大丽花太不协调,插在一起有碍观瞻。而我马上明白了她捉弄我的原因。

听人说,k非常爱慕我的姐姐,但却因为我而失去了她,所以k一直对我耿耿于怀……

我默默地接过了紫苑花,又拿回到杂务室。

尽管我觉得很可惜,但我还是认为:对于大丽花的美丽而言,紫苑花并非什么敌人。

读到这里,桃子感叹道:

“哎,姐姐真能忍耐啊……要是有人敢对我那么做,我一定会再拿一个花瓶来,放在旁边与她争个高下。”

“是的,姐姐也未免过于克己了。”

正当她们在隔壁房间各抒己见时,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是中暑了。不过,肺叶好像也有点问题。”据说来的是北条最负盛名的大夫,他在姐姐面前若无其事地说道。然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奔赴另一个患者的家里去了。

对于医生的这一诊断,三个少女都吃了一惊,英子姐姐无精打采地含泪看着直美,说道:

“在这种地方生了病,真是对不起。不过用不着担心。我想很快就会好的。”

说完,她又把头掉向了另一边。

直美依稀地记得,母亲过世的原因似乎也是呼吸系统的疾病。随着年岁的增长,更是印证了那种记忆的确切性。因此,英子姐姐眼下轻微的病症也在她的心海中掀起了可怕的波澜。

那天晚上,她们就在姐姐的病床周围陪着姐姐,一会儿玩扑克牌的21点和31点,一会儿又用扑克牌算命占卜。姐姐的气色还算差强人意。

“你们已经做好暑假作业了吗?”

“嗯,已经大致做好了。”

“一个个脸上也晒得黝黑黝黑的了,看来啥时回东京都不要紧了吧。”

“哎呀,我才不干哪。姐姐怎么一下子变得多虑了呢?”

“倒不是那样,只是……”

“我要给哥哥说,让姐姐这阵子一个人好好休养一下……要知道,东京的家又宽又大,客人也多,再加上爸爸妈妈又很古板顽固,姐姐回去会吃不消的。”桃子若有所思地说道。

“哇,桃子,瞧你说的。那些事算不了什么的。”英子被桃子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反驳道。

“可桃子说的也有道理。”直美也在一旁帮腔。

“不过,留在北条的话,我们会再来玩的,只是有点不方便罢了。”

“哎,与其说你们是为病人着想,还不如说那才是真正的目的吧?”姐姐笑着说道,

“我想是两者兼而有之吧。如果是在逗子或镰仓,那么就只有坐省线电车,多没意思啊,如果是在片濑或辻堂附近,那就可以乘坐东海道线吧。而且离东京又近,去探望姐姐也很方便。”

“到底谁要住在片懒或辻堂呀?”

姐姐觉得怪滑稽的,忍不住笑了起来。于是桃子闭口不语了。大家开始换睡衣准备就寝。

第二天,三个少女沿着朝霞满天的美丽街道,前往车站迎接姐夫。

不久,头班火车便到站了。只见身穿麻纱西服的姐夫双手拿着礼物,脖子上挂着相机,微笑着从站台上走了出来。

看见他转动着眼睛,四处搜寻着什么的样子,直美连忙解释道:

“姐姐有点发烧,现在正卧床休息哪。”

姐夫惊奇地问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真讨厌,连信也不写一封……”

“昨天才开始的。因为姐夫昨天食言没有来,她一下子大失所望,结果就突然累倒了。”

“请医生看过了吗?”

“是的,不过,总觉得那医生靠不住。”桃子说着,有些担忧地走到哥哥身边,说道,“他还当着姐姐的面大声地说,姐姐的肺尖有点问题,害得姐姐都有点悲观了。”

听着听着,姐夫脸上的表情变得严峻起来了,说了声“总之,我们快走吧”,就马上在车站前面叫了一辆车。

汽车驶过花店前面时,姐夫从汽车的副手座上走下车去,请花店的人当场扎好了一束粉红色的康乃馨和凤尾草花。

汽车很快抵达了别墅的大门口。令人吃惊的是,姐姐已经在那儿迎候姐夫了。她穿着麻纱的和服,还整齐地扎着腰带。

“已经起床了呀?”

“起来也没事吗?”直美有些不满地望着姐姐。

“今天早晨没怎么发烧了……或许只是中了点暑吧。”姐姐若无其事地说道,还忙着帮姐夫又是拿单衣,又是收拾西服。

三个少女目不转睛地看着姐姐的一举一动,被她的端庄惊呆了。

“应该躺着才是,可却……”

“还不是想让姐夫放心,以为这个样子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是没劲儿透了。”

“西服之类的东西,让哥哥自己收拾不行吗?”

三个少女一边嘟嘟哝哝地发着牢騒,一边打开了姐夫带来的礼品包。

“直美你瞧,里面该是有一张手绢吧。特意叫人绣了名字在上面,所以拖晚了。”姐夫说道。

这是给姐姐的礼物。而送给桃子、直美和清子的则是三个一模一样的钱包。

“俗话说,给人钱包时一定得把钱放在里面,所以,我就捐一点儿吧。”

说着,姐夫给她们的钱包里分别塞进了三个50分的银币。

“我也捐献一点吧,作为她们三个为我干了活儿的奖赏。”

这一次是姐姐在她们的钱包里又塞进了两个50分的银币。

然后开始了热闹而欢乐的早餐。

吃着饭后的甜点,姐夫和大家商量道:

“大家这就一起回东京去,怎么样?光凭这儿医生的诊断,让人很难放心哪。或许本来什么事都没有,医生反而口无遮拦地说了些多余的话……”

“不过,本来应该还在这儿呆上10天的。”

“那倒没什么。我们也想早点讨个放心呢。”桃子在一旁插嘴道。

“是啊。但不管怎么说,得把你们的姐姐带到某个悠闲舒适的地方去。”

直美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深感姐夫是一个大好人。从前总觉得是他从自己身边抢走了英子姐姐,因此很难由衷地与他亲近。

吃完早饭,大家都躺下休息了。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姐姐也愿意卧床休息。

明天就返回东京——事情就这样突然地决定了。女佣开始收拾行李了,而直美她们则开始整理起学校的作业来了。

直美打算给绫子写暑假里的最后一封信,便一个人跑进了背后的松树林中。没想到清子也抱着写生簿跟了过来。

“我想画天剑花哪……这样一来,《花的日记》中的鲜花写生就算大致完成了。”

“你都画了些什么花呀?”

“有山茶花、紫罗兰、海芋花、康乃馨、桔梗、紫苑、珍珠绣线菊、野菊、天剑……”

“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倘若姐姐喜欢的是大丽花或者向日葵的话,恐怕就不会生病了吧。”

“不过,她要是去辻堂一带温暖而宁静的地方休养,就会很快康复吧。是的,那儿的海岸边生长着好多好多的珊瑚菜,可以用来做生鱼片的配菜,还发出特别好闻的香味哪。”

“哇,我好喜欢。”

她们正说着时,桃子也来到了庭院里。

“一提起分别,一切的一切都蒙上了感伤的色彩,包括眼前这条北条的街道。”

“是啊,我们还是一起来唱首歌吧。”

   我的灵魂日夜渴慕的姐姐

   你是那么美丽动人

   我该怎样把你赞颂

   是把你比作山上的樱花

   还是谷间的百合

   啊,你是我烦恼时的安慰

     你是我寂寞时的朋友

   ……

美丽的歌声回旋在杉树林的上空,经久不息。

   我已经回到了东京的家里。一想到再过两三天我们

 就能重逢,真有一种急不可待的感觉。你来自海滨,而

 我来自山中。让我们彼此带给对方好多有趣的话题吧。

   你送给我的梅丽,我也一起带去了,姥姥还特意用

 旧丝绸给它做了一套被褥哪。

   或许是因为夏天都过得太悠闲吧,我的身体长胖了

 许多,皮肤也晒黑了不少,让前来接我的母亲大吃了一

 惊。

   不过,我想,一旦新学期来临,我又会因种种心事

 而消瘦下来吧。我有时甚至想,还不如干脆辍学,去到

 祥和的乡村种植花草,饲养鸡群,把自己腿脚不便的痛

 苦抛在脑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9 新 学 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花的日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