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短篇集》

学校之花

作者:川端康成

扎着红色围嘴儿的地藏菩萨——每当千花子在女子学校的宿舍里怀念起海边的故乡 时,率先浮现在脑海里的总是那尊石雕的地藏菩萨。

千花子已经彻底地变成了一个东京少女,但居然还对海岬岩石下的地藏菩萨恋恋不 舍,这似乎与如今的她多少有些格格不入。

“那地藏菩萨其实不懂规矩,竟然扎着五个甚至七个围嘴儿。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救 葯的婴儿哪。”

“那不就跟千花子差不离儿吗?”

伙伴们接过话头巧妙地奚落着千花子。每当千花子开口说话时,总是像婴儿一般, 涎水差一点儿就要从嘴巴里流了出来,那模样显得可爱极了。即使在已经成为女子学校 学生的今天,她的嘴chún依旧是那么娇嫩水灵,仿佛刚刚吮吸过母亲的rǔ汁一般。与千花 子的嘴chún相比,那些用口红涂抹过的嘴chún,不啻矫揉造作的人工花朵。

每当看见千花子的嘴chún,高年级的学姐自不用说,就连同是一年级的学友也恨不得 当上千花子的母亲或是姐姐。

清水也是其中的一员。

在去年游玩过的沙丘上

怀念曾一起游玩的伙伴

令早又造访这沙丘

却只闻凄凉的涛声浪语

是忘记了那时的山盟海誓

还是那个人已经悄然逝去。

千花子顾不得歌词的悲切,一边琅琅地吟唱着,一边卷起校服的衣袖,拾掇着行李。

“千花子,千花子!”

“哎,你在哪儿叫我呀?”

就在千花子站起身来的那一瞬间,一脚踏进了旁边的柳条包里,如同跨栏时踩空了 脚一样,冷不防跌倒在了地上。要知道,明天起就是暑假了,忙着收抬回家的行李,她 哪有工夫来仔细观察脚下的情形呢?

“千花子,你能到院于城来一下吗?”清水站在窗外喊道。

“哎哟,我都痛得走不动了。”

看见室友的行李像夜市上的旧货摊一样被自己掀翻得满地都是,千花子一边揉搓着 受伤的小腿,一边“咯咯咯”地笑个不止,室友攥紧拳头使劲地戳着她的后背,连声责 备道:

“你这样可不好。真的,多失礼啊,千花子。”

“哎,你别用那副可怕的眼神盯住我好不好?”

“瞧,人家清水多可怜啊?”

为什么说清水很可怜呢?千花子有些困惑不解。不过说来也是——窗外的藤架下, 清水那张灰暗的面孔是那么严肃,仿佛差一点就要哭了起来。而千花子的脸上却洒满了 灿烂亮丽的笑容,两者之间形成了太大的反差。没准室友正是在这一点上责备着千花子 的不是吧。

千花子蹙着眉头,紧抿着嘴chún,走到了院子里,可就像是被谁搔着了口腔里的笑神 经似的,微笑源源不断地向外涌流着,脸颊上还浮现出一对可爱的酒窝来。清水低着头, 踱了一会儿步,然后说道:

“是那些想许愿的人给千花子的地藏菩萨扎上围嘴儿的吧?”

“嗯。”

“如果许愿的话,地藏菩萨会什么都听吗?”

“我又不是地藏菩萨,那些事我怎么会知道呢?”

“可千花子不是一直都相信,他会帮助你实现所有的愿望吗?”

“嗯,小孩子都是那么想的呀。”

“真是可爱。像我这样的大孩子,一旦开始思考各种讨厌的事情,或许就不再灵验 了吧?”

“不过,听说过于贪婪的愿望是不可能兑现的。”

“是吗?可我的愿望却很有点贪婪哪。看来还是算了吧。原本……”

“哇,葫芦花都开了呢。”千花子兴奋得似乎把清水说的话都忘在了脑后。

“你别摘那些花。那些花怎么着都无关紧要。即使这学校里一朵花儿也没有,可我 还是觉得校园里开满了鲜花,只要让我看到千花子……”

千花子的脸倏然间变得一片鲜红。她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海边的沙丘上现在也该有花儿开放了吧。”

在去年游”玩过的沙丘上

怀念曾一起游玩的伙伴

不知不觉之间,她的心已经飞向了故乡的大海。

千花子把一朵白色的葫芦花衔在嘴边,俨然像是在吹奏着童话中的喇叭一样。

清水“啊”地轻轻叹息了一声,痴迷地望着千花子,说道:

“像千花子这样的女孩,也有悲伤的时候吗?”

(哇,她居然把我当小孩看待!)千花子不由得板起了面孔,说道:

“千花子也是人呗。”

说着,她松开了抿着的嘴chún。于是葫芦花掉在了地上。

“你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听见你一副小大人的口吻,我反倒更觉得你可爱了。”

所谓的小大人,不正是清水自己吗?要知道清水也不过才三年级,和千花子只相差 两岁罢了。

“要是有一天连千花子也愁眉苦脸的话,那整个学校一定会黯然无光吧……每当我 们大伙儿因为某种原缘故而感到悲伤寂寞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呼唤千花子的名字呢。你 明白吗?在我们眼里,千花子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孩子。是我们大伙儿百般珍视的宝物呢, 常常是学校里最悲伤的人才有权利得到千花子的安慰。而眼下那个人就是我。很可能我 读完这学期就要辍学了。或许这就是我们的告别仪式吧。”

“真的?!”

“哎,都是我不好。到了秋天,第二学期开始之后,大伙儿肯定会凑在一起说我的 坏话。到时候,至少千花子一个人得站在我一边。即使不为我辩解也行,但至少你得同 情我。要是我也……”清水握住千花子的手说道,“有个像千花子一样温柔的妹妹,我 想,或许我就不会变成像今天这样的坏孩子了。”

清子的手微微颤料着,冰凉冰凉的。千花子感到有一种可悲的东西正浸润着自己的 身体。

“我也曾经有过一个妹妹。”

“是吗?还在上小学吗?”

“到底在哪儿,我也不知道。甚至连她的模样我也记不得了。”

“哇,为什么?”

“现在我不能说。到时候再告诉你吧。”

“嗯。”千花子默默地咽下了那涌上喉咙的眼泪般的东西。“尽管我一点也不明白, 不过,要是千花子做了清水的妹妹,那么,清水就可以不中途辍学了吗?”

“谢谢你,千花子,你那么说让我太高兴了。”清水提高嗓门激动地说道。她紧紧 地搂住了千花子的肩膀。但突然间又像是吃了一惊似的使劲摇着头,说道,“我是不会 向地藏菩萨提出那种非分的请求的。说真的,千花子还是别和我这样的坏孩子交朋友的 好。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请求地藏菩萨。本来打算拜托千花子的,现在就让千花子的 地藏菩萨来代替千花子接受我的祈求吧。”

“哎呀,你说得那么复杂,就像是出了一道谜语似的,难懂死了。”

“你直接去问地藏菩萨吧。他不是对别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也能了如指掌吗?所以, 我把这个带来,打算送给地藏菩萨……”

看见清水从口袋中掏出来的东西,千花子惊讶地说道:

“哇,这不是毛线织的围嘴儿吗?好滑稽哟,要知道,毛线织的围嘴儿和地藏菩萨 一点儿也不相称呢。”

“是吗?这是我从昨天起赶织出来的,室友还问我,是不是送给家里婴儿的礼物哪。 她还说,眼下正是夏天,用那玩艺儿恐怕太热了吧。”

“地藏菩萨也肯定很热吧。大家都是用红色的棉布来做呢。如果给他扎上毛线的围 嘴儿那他不就变成了西洋的地藏菩萨吗?”

“咦,西洋也有地藏菩萨?!”清子这才爽朗地笑了起来,说道,“喂,刚才是千 花子在房间里哼着歌曲吧?所谓去年一起游玩的伙伴,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全都是些男孩子。他们是海滨夏令营的学生呢。说实话,如果是在女子学校里, 大家都会把我当妹妹对待的,所以没劲透了。可和那些男孩子在一起,我也能耍要大姐 姐的威风了。”

校园里,白杨树的树梢迎风摇曳着。那声音在千花子听来,就像是大海夜晚的涛声。 她是那么迫不及待地期盼着明天的到来,仿佛要彻底忘掉清水那些不乏凄凉的话语似的。

一回到故乡的海边,她便立即把清水的毛线围嘴儿系在了地藏菩萨的胸前。

“地藏菩萨,这个人有件事要拜托您哪。也许是请您帮助她找到失踪的妹妹吧,也 可能是想让我成为她的妹妹。尽管她做出了某些不好的事情,但求求您不要让她中途辍 学。其中的原委,她不愿意对我明说。但地藏菩萨是能够未卜先知的,对吧?求您好好 保佑她。”

千花子抚摸着地藏菩萨那光溜溜的秃头嗫嚅道。突然她转念想到,自己把地藏菩萨 当小孩对待,或许他就不会满足自己的愿望了,于是马上摆出一本正经的面孔,向地藏 菩萨行了个礼。

海滨夏令营的那帮捣蛋鬼涌到海边来,比千花子晚了一周左右,其中两个像是孩子 王的少年名叫行雄。8月中旬的某一天,他对千花子说道:

“千花子,你能不能带我去看戏呢?”

“不行,晚上你们出不来吧?会挨老师骂的。”

“可我会悄悄溜出来的。”

“哇,行雄也变坏了,去年还是个好孩子哪。”

“要知道,戏里有一个可怜的小演员呢。她是在演出时使唤鸽子的少女。我要把她 救出来。”

行雄两眼放着光芒,憋足了劲儿,以致于整个身体都在瑟瑟发抖,看见他这个样子, 千花子忙问道:

“您和那女孩已成了好朋友吧?”

千花子的心中蓦然间掠过了一抹酸楚的情愫:或许自己的这个伙伴已经被那个鸽子 少女抢走了……

尽管千花子的父亲出生在这海滨的小镇上,但两三年前他们家已经举家搬迁到了东 京。如今,这世代相传的房屋只是被当作别墅在使用。千花子也是在读到高年级时随父 母转学到东京的小学的。那所小学决定在暑假时举办海滨夏令营,便拜托千花子的父亲 在他故乡的小镇上物色了一栋相当不错的房子。

因此,海滨夏令营的孩子们全都是与千花子同一所学校的学生,但来的尽是高年级 的有识男生,全然见不着女生的踪影。到去年为止,千花子每个暑假都是和男孩子们打 成一片在海边尽情玩耍,以致于引来了不少人羡慕的目光。可今年她已升入了女子中学, 所以,那些少年全都是千花子以前小学的学弟了,无论千花子的嘴chún多么像刚刚吮吸过 母亲的rǔ计一般娇媚可爱,但她毕竟是那些少年的学姐,因此尽可以大耍威风。

在东京那所用钢筋混凝土新近建成的小学里,上课时用的也是一种新式的电铃,而 在海滨夏令营里,用的却是那种过去由勤杂工一边在走廊上走过一边摇晃得“叮(口当)” 作响的老式摇铃。即使是要把那些与波涛嬉戏着的男孩召集到陆地上,也靠的是摇响铃 声。所以,每个人都争着把摇铃带到海边去,有时候甚至互不相让,发生争端,怪不得 千花子要摆出一副大姐大的架式发号施令,想来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为了便于老师进行监督和看护,不让那些精力过剩的男孩独自游向深水区域,或是 万一溺水时,能够让人一目了然,每个少年的头顶上都佩戴着清一色的红帽子。

“瞧,那帽子和地藏菩萨的围嘴儿用的是同一种布料呢。”千花子向行雄打趣道。

“什么地藏菩萨,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千花子真是个乡巴佬!”

“你真可笑,要知道,即使在东京,地藏菩萨也多的是呢。哪有说自己不知道地藏 菩萨来耀武扬威的。还是让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吧。”

行雄正在用沙子堆砌一匹比实物还大的马,听千花子那么一说,顾不得浑身沾满了 砂粒,霍地站起身来说道:

“好的,那就走吧。”

“不久前行雄的脚掌受了伤,对不对?”

“是啊,那是和伙伴们比赛看谁第一个爬上跳台时受的伤,早晨我们起得可早哪, 5点钟就爬了起来。谁要是睡懒觉的话,那个做饭的大娘就会在你的耳边把铃摇得噹啷 噹啷直响。这样一来,没有哪一个不是飞身起床的,然后立即跑到海边锻炼,而这时, 四处的公鸡刚开始打鸣哪,每次从千花子的家旁边通过时,看见那扇门总是关着的,所 以,我们都笑着说:‘千花子真是个懒虫!’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你撒谎!”

“才不是哪。到了海边后,我们开始做体操,还能看见白色的海鸟在眼前飞来飞去, 而朝阳正是从那儿的海岬上冉冉升起的。”

“其实,地藏菩萨正是在那海岬的岩石下面呢。”

“我们一做完体操,就在沙滩上画上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学校之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川端康成短篇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