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短篇集》

建校纪念日

作者:川端康成

每日每天,学校往返

浸润文化,直到今天

回顾以往,岁岁年年

希望得赏,目的实现

建校之日,永远纪念

如果你们大家学过《普通小学唱歌》教科书六年级课本,一定知道这个歌。这就是那课本第十课“建校纪念日”这首歌。

正子她们的小学校当然也有校歌。这样,建校纪念日这天,全校孩子就唱校歌。

但是六年级学生恰好从唱歌教科书上学过“建校纪念日”这首歌,所以,纪念日这天只好由六级学生们单独唱这首歌了。

今天唱歌的钟点要唱:

值得庆贺的今天的纪念日,

歌词表明为了迎接愉快的日子,正子她们就是练习这首歌。

正好练到:

庆祝纪念日的那一天

歌词第二遍的开头,大家无不热心高唱的时候:

“啊!”

“啊!”

“啊!”

歌声中出现了这种小小的惊叹声。

“啊,挺可爱呢!”

“不知道能不能抓着它!”

不仅夹杂着惊叹声,甚至于出现了这类窃窃私语,以致姑娘们把头一致扭向窗户那边。

歌声零乱,教室里嘈杂声四起,须回老师也大惑不解了。

“认真地唱嘛!怎么啦?”

在这种场合坚定不移的是必须带头说些什么,这历来是夏子的老毛病。只要有这么一个淘气包,她那俏皮话就够听的了。

“老师,有来参观的了……”

“嗯?”

老师朝门口望望,只见那门依旧关着。

走廊也没有脚步声。

“老师,不是那边儿,是来自窗户,是个可爱的小鸟。”

她这么一说,都笑了,但是停在窗框上的小鸟似乎无所畏惧,而且好像也不打算飞走。

不仅如此,而且歪着个聪明的小脑袋,好像打算从姑娘们之中找出一个人来。

“养熟了的山雀。是谁家养的鸟跑出来啦。”

老师微笑着轻轻举步靠近窗户,正要悄悄举手,那小鸟扑楞一下飞去了。

“啊,糟糕!”

以为老师准把它抓住,屏声静气瞪眼瞧着的姑娘们,立刻泄了气,但是,那小鸟却不是逃往窗处,反而飞进教室了。

而且,谁也没想到,钢琴响了。

大概是山雀正好落在钢琴键上。

它不过是和麻雀一般大的小鸟而已。但是钢琴键却很敏感,小鸟落在键上,就像小拇指摸了它一下。

但是,从山雀的角度来说,它落下的同时,脚轻轻地往下沉了,以致发出轻微的响声,所以它又立刻跳了起来,况且还难免打滑,这样它就吃了一惊。慌慌张张地再捣脚,钢琴竟不又响了?踩五脚六脚,在键子上走动起,每一脚都响一下,结果就出现了3、4、5、6、7这样莫名其妙的小鸟音乐,这可以说,实实在在的可爱吧。

“啊,妙得很,弹钢琴的小鸟。”

“乐师先生,我们唱‘建校纪念日’的时候就请你伴奏吧。”

如此这般地你一言我一语,姑娘们把自己唱的歌也忘了,甚至于对这小音乐家鼓掌喝彩,闹腾个没完没了。

照这样下去,根本上不了课。

但是,老师不仅不生气,反而和姑娘们一起看着那小鸟。

“老师!”

正子大声喊了一举起了手。

“老师!是我家的山雀。我把它送回家行么?”

“啊,是你家的?那就把窗子关上,巧妙地把它抓住才行啊!”

“不用!老师,它自己会回去。”

大家看着正子,不再作声。正子好像害臊似地脸也红了。

“赶快把它送回去多好!”

老师这么说了,正子便大步朝钢琴走去。

山雀刚才站在窗户上,一定是在寻找正子吧。

它好不容易看见它的主人,所以高兴得掮了掮翅膀之后落在正子的肩头,立刻又用它的尖嘴叨住正子刘海的头发梢往下揪。简直就像婴儿放心地跟母亲撒娇一般。

“好啦,小山雀!”

正子一抬起右手,山雀立刻就站在她的食指上,她举着手送它到窗户前,把手伸向窗外说:

“小山雀先回去!”

她这么一说,那山雀仿佛听懂她的话,振翅起飞而去。

“它自己就会回去么?从前只听说过山崖很聪明,这还是头一回看到它熟到这个程度哪。”

老师十分佩服似地望着飞去的山雀这么说。

“各位同学,好啦,山雀的故事,休息的时间再聊吧。练习的时间只有两三次了。好,从第二部分的最初开始吧。”

说完就坐在钢琴前。

纪念之日,我等庆祝

年年来此,我等聚首

莘莘学子,同窗之友

同时同进,同侪同俦

大概是山雀的可爱使姑娘们的歌声增加了精神。但是唱歌的时间一完立刻就沸腾了。

仿佛等候多时一般,姑娘们争先恐后地攀着正子的肩头,或者盯着她的面孔,或者拉住她的手让她面向自己,七嘴八舌地说:

“太让人眼馋啦!哪儿买的?”

“怎么就把它调教得那么熟?”

“山雀能耍好多种把戏吧?”

“鸟也是有聪明的和呆头呆脑的?”

一大群人同一时刻向她提出一大堆问题,结果是正子被弄得手足无措,她忙说:

“从山里捡来的小雏养大的。反正啊,三言两语也说不完。从它小的时候就好好照顾它,长大就和人亲近了。”

她因为太高兴,就把小山雀有什么本领,以及如仅提高这些本领,信口开河地大聊特聊了一通。然后她说,这事啊,在建校纪念日之前先严守秘密,那样,到时候才能让大家大吃一惊呢。这时她想起那天她要表演这个拿手节目,不由得脸上浮现微笑。当她漫不经心地朝对面一望,只见滑梯背荫处藏着一个正在哭泣的姑娘。

原来她是常常脱离开大家的芳子。

正子是个对待山雀也倍加爱护的姑娘,所以她看到眼前这幅光景,便立刻跑了过去。

“为什么哭呢?”

“我没哭啊!”

芳子受到安慰,可是正子的安慰反倒使她恼火似的,表现出很不痛快。因为芳子脾性如此乖张,所以她才常常脱离大家吧。

“你不是还在擦眼泪么?”

“眼睛进了尘土啦。”

“撒谎!那脸部表情和眼睛疼的表情不一样。“奴,有什么难过的事?跟我说呀!我正子绝对不跟别人乱说乱讲!”

正子真心实意的态度,使芳子为之动心,她说:

“建校纪念日的学艺会成立了,天天咨询啦,练习啦,挺热闹的。可是谁也不找我参加他们的组。”

说完似乎又伤起心来。芳子此时显得一点也不乖僻,她也不管正子就在眼前瞧着她呢,竟然抽抽搭搭地哭起来。

“这么回事?就这些?”

正子此刻是满腔的同情。她说:

“没事儿,你就放心吧。我让夏子参加到我们组里。呶,我的主意不错吧。”

太出乎芳子的意料,非常高兴,可是刚过一小会儿她就严肃地盯着正子的面孔,此刻偏巧下一堂课理科的钟点到了,铃声响起,所以正子说:

“以后再说,纪念日之前严守秘密,对谁也不提,行吧?”

芳子以前伤心的眼泪,此时变成感谢的眼泪,瞪着一双明朗的大眼直率地点点头

你们大家都非常清楚,不论哪个学校,也不论哪个年级的哪个班,一定有夏子这样的人,以及芳子这样的人。

蝴蝶飞了,校工运来理科或地理的标本,总是夏子第一个跑出去。游戏这堂课,听到的似乎只有夏子一个人的大嗓门。成绩也不是全优,所以也就并不怎么受尊敬,但是大家都喜欢她,如果有什么有趣的事,立刻就会有人想起:

“啊,夏子是怎么回事儿?夏子如果不在,就觉得没啥意思呢。”

学艺会什么的,夏子一出现在台上,只是看见了她那形象,大家就莫名其妙地高兴,鼓掌喝采。因为人缘特别好,所以。

“建校纪念日的学艺会和我搭帮吧。”

提出这样要求的多着呢。但是,

“不行啊,我已经和正子约定啦!?”

夏子在六年级的女生里朋友最多,她的许多朋友之中,最要好的是正子。

但是,芳子是个什么姑娘呢?说她和夏子完全相反,你立刻就会全明白了。

比如,大家正闹得十分热烈,芳子进来了,决不是芳子有什么不好,也不是大家耍什么坏点子,可是大家热闹的谈话一定停顿下来,断一阵子之后才接下去。

芳子比夏子学习成绩好,操行也是优,可她就是有难以言喻的不容易亲近的寂寞感。

正子对芳子十分同情,曾说过要当芳子的伙伴,但是她和夏子曾有约在先,所以今天和往常一样,也是手拉着手亲亲热热地从学校往回走,

“正子有希望夏子小姐容忍的事情。”

“概不容忍。”

“哎呀,可我还什么都没说呀!”

“你要说什么虽然不知道,可是听了就一定容忍,所以不听之前先怒形于色给你看。”

她的话完全是合乎夏子性格的语言。

“真奇怪,你正子那么一脸严肃地对夏子我道歉。”

“可是,夏子,一定发火呢。”

“夏子特别喜欢发火。快说吧。”

“虽然约定在纪念日的学艺会上一起登台,可是我正子和别的姑娘搭伴不行么?”

“哎呀!”

夏子主要不是生气而是特别心烦,注视着正子的面孔,过了一阵激烈地摇头,她说:

“没这么干的,讨厌。我夏子绝对不给予容忍。吵到底。”

“可是……”

“说讨厌就是讨厌。从一年级的时候就关系那么好,不是什么都一起行动么?笔盒啦,毛线衣啦,不是整齐一致的么?既然这样,到了快毕业的时候,如果在学艺会上却散了伙,大家一定会以为两个人关系糟糕了。另人怎么想我夏子满不在乎,可这次的学艺会,是学校毕业之后两个人回忆的种子啊。”

“我正子也这么想。”

“你这奇怪的正子,既然想了,为什么不照想的去做?正子老兄!是我夏子什么地方惹你生气啦?”

“你那么想,让人讨厌。那么再加一个人,让芳子作我们的伙伴行不?”

“芳子?芳子?让芳子作我们的伙伴?”

夏子真的吓了一跳,就像认真解开难解之谜一样,同样的话重复了几遍。

“啊,对啦,我夏子明白啦!”

她说完认真地点点头,表示同意同意,有力地握住正子的手,她说:

“所以我夏子喜欢你正子嘛。真亲切呀。伟大!和我夏子不同。因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就生了气。请原谅。”

“啊……高兴!把芳子也拉进来作我们的伙伴?”

“嗯,夏子没关系。把夏子的正子借给可怜的芳子。可是,如果学艺会上三个人上台,也并不表明正子也罢,夏子也罢,平素和芳子的关系都很好,看起来还是芳子一个人像个受排挤的人。既然这样,我夏子不参加倒好。没关系,想跟我夏子相好的女孩别处有的是,要多少有多少。”

夏子说着说着眼泪就要流出来了。像夏子这样的姑娘,尽管争强好胜,爱撒娇,看起来轻佻,可是心却是炽热的,而且直率。

看起来芳子的事肯定要操心,所以正子说:

“可是,如果不让芳子赶快和山雀先熟悉了,那怎么行啊?照你这样,以后就不到芳子家去叫她啦?”

好像夏子比正子更起劲儿。

“不要紧,唱纪念日之歌的时候,我和你正子紧挨着,我用我夏子出了名的大嗓门儿让大家吓一跳。

今天的纪念日,可庆复可贺

即使纪念百度与千度

不摇不动,基础稳又因

我们的学校,和时间同步

通行大道简直成了唱歌的教室,她们踏着轻快的拍子,边走边唱,一直唱到芳子家门前。

大概是听到了方才在学校刚刚练习过的“建校纪念日”之歌吧?芳子从她家跑了出来,一看原来是成绩最好的正子,同人缘最佳的夏子,两人一同前来,似乎有些发慌。

但是夏子对于这种情况一向满不在乎,突然用命令似的口气说:

“芳子,我们是来找你的。去正子家,不快着点儿可不行啊。”

这完全出乎芳子的意料,因此,她非常高兴,忙忙活活准备动身,可是她又说:

“可是我在看着弟弟哪。我如果走了,这孩子就太冷清啦。”

芳子母亲三年前去世了。她父亲每天要到铁路工地上去干活。芳子那种莫名其妙地使人们不愿接近的阴森森的性格,一定是这种家庭环境造成的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建校纪念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川端康成短篇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