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开眼》

11·雪中公园

作者:川端康成

有田到大门口迎接,礼子原以为他会马上就拉住自己的手,而他却只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说:

“啊,你来了!”

“我刚送初枝回来。”

“是吗?”

“哥哥说他同初枝订婚了。”

礼子兴致勃勃地说,但有田却默不作声地向楼上走去。

“你不感到吃惊吗?”

“我都被你哥哥批评了啊!他不是很担心么,说如果初枝住在我这儿,会玷污她的优点的。初枝自己也说怕学习,真是漂亮话……”

有田将头伸到陶瓷的火盆上,笨拙地吹着炭火。

“让我来吧!”

“不用,我多年住公寓,升火盆还是挺拿手的。”

炭灰都落到礼子的膝盖上了。

礼子很兴奋。她不时产生一种冲动,想要伸手摸一下有田那落着炭灰的头发。

“听说你在研究橡胶?”

她觉得很可笑。

“是啊!我只是帮别人一点忙。不过,说起橡胶,现在各个国家都红了眼似的,苏联也正秘密地在全世界寻找。有可能成为橡胶原料的植物,据说只发现四种,由于气候原因,不知是否能在苏联生长。没有橡胶,潜水艇和飞机都无法生产,包括军舰,每个房间的门都是用橡胶制作防水装置的。所以,在战时工业中,橡胶占三成或更多的比例。代用品之类的东西虽然已经研制出来,但人工橡胶还没有试制成功。”

有田抬起头来。

“橡胶的研究还有奖金,所以大家都在拼命地竞争。关于废橡胶的再生方法也在进行着各种研究。”

礼子一面重新摆放着火盆里的木炭,一面问道:

“听说你在研制给军舰涂的油漆什么的,还获得了专利呢!”

“啊,是耐火材料,不是油漆。是一种用来保护锅炉的涂料。军舰的锅炉是用耐火砖制造的,不过因为火力太强,耐火砖也有可能出现裂纹。锅炉耐火砖的周围是铁板,在耐火砖和铁板之间留有一个空隙。但是如果火从耐火砖的裂缝中漏出来,就会使铁板熔化,引起火灾。所以,在航海过程中,当耐火砖还很坚固时,就得更换锅炉。耐火砖价格昂贵,需要几千元。一艘舰上有好几个锅炉,费用相当庞大,于是我便想出一个使耐火砖更加耐用的方法。那就是耐火涂料。算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发明,只是将四种葯混合在一起,随着温度的升高,这四种葯一个个地熔解,就像平时吃的黄酱一样。假设在一定的温度下,第一种葯开始熔解,包在耐火砖的表面,使它得到保护。温度再继续升高,第二种葯又可以防火,接着是第三、第四种。就这样在耐火砖上包上一层类似耐火玻璃的东西。耐火砖一旦出现裂纹,熔解了的葯自然会将它们堵上。”

礼子点点头。

“这种涂料不仅用于军舰的锅炉、商船,还有工厂的锅炉也可以使用。原料都很便宜,我想重要建筑物也可以涂上它,用于防火。”

“那么,这项专利你是怎样处理的?是不是被村濑家的我姐夫骗去了?”

“啊!”

有田只是毫不介意地笑着:

“村濑还求我研制另一种涂料,也是船上用的。无论是军舰,还是轮船,一旦出海,就会沾上许多牡蛎,当驶进船坞时,要除去这些牡蛎,是非常麻烦的。他一直在考虑会不会有一种能清除牡蛎的涂葯,进口货倒是有,只有这样……”

说着,他用手比划着:

“一小桶就需要几百元,那东西用起来可是不得了,而且还不太有效。”

“这项清除牡蛎的发明也完成了么?”

“哎,有点眉目,不过,也还得慢慢来,要把它涂到铁板上,沉入可能有牡蛎的海里,没有一两年时间是不能见分晓的。这种实验又不能在研究室里进行。”

“如果成功了,可以在全世界出售吧?”

“这只是一种设想,如果能成为专利,就……耐火材料倒是下了许多工夫,也有信心。现在村濑正在为我向国外申请专利。他还说要创办一个专门生产这种涂料的公司,正在东奔西走地筹集资金哪!”

“是成立新的公司吗?”

“他好像有这个打算。村濑在现在这个公司里,地位相当高,不过,创办一个新公司,自己成为公司的主人,岂不更有意思!”

“他倒是有意思了,可你怎么办呢?”

“他说他想接受我的专利。”

“你不能卖给他,千万不能卖给他呀!”

礼子仿佛是在央求有田似的摇着头,这反而使有田吃了一惊。

“噢!不过,最初我并没有想申请专利,只是想将这项权利提供给海军也可以。因为村濑不厌其烦地同我谈,所以我就交给他了。又不是武器,即使外国人知道了它的生产方法,我看也无妨。”

“不过,我觉得这项专利到任何时候都应该归你自己所有,不该交给村濑姐夫的!”

这时,礼子突然产生一丝疑念。村濑总是认为有田与房子之间有不正常的关系,并以同房子离婚相威胁,房子也纠缠有田,似乎很爱他。而这一切,是否是企图利用有田的发明才能,由夫妻二人合谋策划的圈套呢?而有田是否如同被蜘蛛网缠住似的,使专利的权益全被剥夺了呢?

“你自己不能生产吗?”

“我吗?你是说由我自己办公司吗?”

“是呀!既然是那样有价值的专利,我想会有许多人肯出钱的。”

有田坦率地笑着说:

“那么,礼子就设法凑点钱给我吧!”

“可以呀!让我找找着。说实在的,学校里有不少同学是资本家的小姐,让他们同家里说说,说不定还真能成呢!”

有田越发笑起来了。

“连村濑为了筹款也费了不少心血啊!”

“那是因为我姐夫在企业界没有信用的缘故,他是一个喜欢捣鬼骗人的企业家。他不是正在诓骗你,企图骗取你的专利吗?公司陷于困境,同你的发明无关呀!是他人不好的缘故。”

“礼子既然有这样一番抱负,你就来当女社长,咱们大干一番吧?”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啊!”

礼子似乎在认真地幻想着事业,眼睛显得愈发明亮。

“只要海军肯买,那也是一项很有把握的事业啊!”

礼子颇为自信,坚定地说。

所有的军舰锅炉都用上有田的耐火涂料,还有轮船、工厂,以及建筑物等,不久就要推广到全世界。

“那种涂料是什么颜色的?”

“黄色最耐火,如果用黑色会显得很脏,所以还是黄色好些。”

礼子眼前仿佛已经浮现出无数涂成黄色的汽缸和建筑物。

“你不想让使用你发明的涂料的船只,航行在全世界的海洋里吗?”

“当然想啊!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礼子会成为一个涂料商啊!”

“为什么?你没有这种慾望吗?不想赚钱吗?”

“当然希望,但是即使将专利转让给村濑,我也可以得到一笔钱。它足可以使我在五年、甚至十年间,毫无后顾之忧地把自己关进研究室里。”

“你已经拿到这笔钱了么?”

“还没有,因为村濑创办公司,正需要钱,至于我这方面,等他有了一定利润之后再说不迟。”

“那可不成,稀里糊涂的,你又要上当受骗。如果转让,他就必须给你一定的权利股,使你足以能成为公司的董事,我去替你谈判。话又说回来,如果自己不生产,究竟太没劲。”

有田吃惊地望着礼子说:

“连权利股什么的你都懂啊?但是,我可当不成涂料商噢。人类中的每个人都有他各自的才能和天赋。我虽然想到了耐火涂料,但未必就有生产和销售它的本领。再说,搞涂料又不是我的专业,只不过是在工作间歇时,像写一首俳句或和歌似的想出来的。你可以到专利局去一下,或是读一本有关发明的杂志看看,申请专利权或新产品专利的,每一年何止千万。这些发明也同人类一样,需要碰运气。一项好的发明,未必就能在社会上得到推广,使发明者发财。当然,特别出色的大发明又另当别论了。像发明家所梦想的那样能获得利润的,也不过是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对于我来说,比起董事室来,研究室坐着会更舒服些!”

“不过,正由于它是适应时代潮流的军需工业,总不至于亏损吧!只要海军肯用,就很不得了啊。”

“会怎么样呢?不过,如果用上它,无疑会节约经费,而且会防止某些事故的发生。当我在参观军舰时,曾想实在太浪费了,我要试着做点研究,就这样开始着手这项工作的。全世界在战争科学这个领域里,越来越进行着拼死的竞争,所以军部和科学工作者之间的交往也越来越多。军部也进入我们这方面来,许多优秀的科学工作者也到军部那方面去。”

“你也在研究战争科学吗?”

“不,科学就其本质或结论而言,我想它的正道,绝对不是为战争服务。但是,譬如说,军备一方面是为了维护和平,但同时也在挑起战争。研究战争科学的目的虽然是为了减少军费,使士兵避开危险。而眼前的实际情况却是使军费不断增加,使战争变得更加残酷,简直是在研究杀人。正因为如此,所以有些优秀的科学工作者,往往成为研究工作的牺牲品。”

“是吗?你呢?”

礼子皱起眉头。有田突然带有几分凄寂地笑着说:

“你问我吗?如果失恋了,我也要为战争科学献出自己的生命。”

“失恋?为什么?喂,我不是在这里吗?就在这里,我不许你说这种话!”

礼子被有田拥入怀里。

有田送礼子回家,走在黄昏中的公园里,雪花飘落在脚下,但尚无需撑伞。

礼子边听着来自上野车站方面的声音边说:

“初枝乘坐的火车恐怕也落雪了吧?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正进入信州?”

“可能已经到了轻井泽或小诸一带了。”

“她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故乡的雪山啊!”

“是啊!”

“哎呀,正是夜间,她怎么能看见呢?”

礼子朗声说道,她为自己的心不在焉感到可笑。

“我亲自送她回信州该有多好!在刺骨的寒风中,她会惊奇地发现映入她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丽。如果呆在她身边,我也一定会心情愉快,就好像自己的眼睛也复明了似的。”

礼子的这番话,无疑是在寻求宣泄激情的对象。她以一种无比伤感的类似旅愁的心情说:

“真想上哪儿旅行啊!”

有田默不作声。

“我真羡慕初枝啊!我希望你也能使我的眼睛复明,我也是盲人。如果有那样一双眼睛该有多好,让积存在心中的一切,都从这双眼睛里流失得一干二净。从此以后,再映入眼帘的全都是真实的东西。”

这时,有田真想说,你如果在爱我,那么,你现在的眼睛就近似你所说的那种眼睛。但他没有说出口来,却问道:

“你所说的全都是真实的东西,那是……”

“希望你能骗我说,这就是真实的,这就足够了。”

“有时我想,最受骗的难道不是我们吗?可以说,有些科学上的发现,也是受大自然的欺骗。现在的科学论者太喜欢出风头,摆出一副人生的一切问题自己都可以解决的架势。”

礼子觉得他为什么如此迟钝,为什么一点都不能理解自己的心情。

“那么,你到我家里来,说要同房子姐姐结婚,那是被什么蒙骗了呢?”

“是我迂腐的道德。”

“迂腐?可不是道德,而是迂腐的感情。我更喜欢后者。”

礼子说这句话时,对姐姐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嫉妒。

或许在姐姐身上存在着一种秘密,它可以轻而易举地抓住像有田这种男人的弱点,使他盲目地燃起激情。礼子突然想起房子那温柔润泽的魅力,仿佛有切身之感。

就连初枝也会使爱她的人感到温暖与安宁。

或许只有自己,穿着满身带刺的铠甲,在里面拼命地挣扎,等待着有人会用枪刺穿它。想到这里,礼子不禁生起气来。

“上次我来时,这里的猛兽吼得可真吓人啊!”

有田默默望着动物园的墙。

“今天倒是很安静。”

礼子好像为睡在墙内的那些动物的野性的不满而感到悲哀。

礼子这种若有所失的心情也感染了有田,但他却漫不经心地说:

“你哥哥同初枝的婚事将会怎样呢?”

“我自有安排。”

礼子斩钉截铁地说。

有田惊讶地回过头去。

“上次你说过,要让他们的恋情不以悲剧而告终。”

“是啊!我认为像初枝这样的女孩,既很容易伤感,但又很容易接受他人的安慰。”

“不过,你曾开玩笑说让我娶初枝,这种玩笑我想不会使初枝得到安慰吧!”

“噢,是那一次!那是我突发奇想。今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1·雪中公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女开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