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开眼》

17·鲜活的小鸟

作者:川端康成

非但阿岛对正春的父亲采取了那种会面方式,而且,甚至礼子也要他设身处地为初枝着想,因此,正春遭到了父亲的严厉训斥。

父亲的愤怒异常疯狂。其中包含着不能单单认为是儿子恋爱,仿佛是自己的愿望遭到践踏,过去的罪过被揭露似的狼狈。

看上去他突然衰老,在旁人眼中甚感可怜。

骂礼子的话语中也充满了刻骨憎恨。

毕竟未脱口说出礼子是阿岛之女,但礼子已经对其冷冰冰的态度感到毛骨悚然。她已变得十分意气用事。

姐姐房子见父亲勃然大怒,如同往常一样,笑着说:

“爸爸您也太死心眼了。礼子那不合拍的正义感,也许以为是那姑娘对母亲表示孝顺,如果她提出只要不答应正春结婚,自己就不结婚的无理要求,不如将计就计,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礼子这孩子表面上显得很聪明,心里却没什么主见。因此,她与伯爵的婚礼若能早日举行,反而有好处。正春他结婚,反正要等到大学毕业之后。是三四年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呢……”

对这种极平常的主意,子爵心里也觉得的确有理,可他却又说:

“不过,礼子是那个女人的女儿,而且还对我讲那种话,你想想看,哪能对谎言也轻易点头?”

“嗳,爸爸。礼子会认真地考虑那种事吗?”

正春离开大学宿舍回到家。

较之父亲的愤怒,他更不忍心看到的是母亲忧心忡忡的样子。

虽一开始就有那种心理准备,可实际上障碍一挡在面前,思念初枝的纯情就反倒憋得愈发难受,然而,却不能下定决心踏上不顾一切地向前迈进的道路。

随着为初枝感到良心受谴责之痛苦的加剧,空想也就变得愈发美妙。

当从礼子口中得知初枝独自一人来到有田家时,首先也是自己的懦弱受到了责备。他怀着对初枝祈祷般的心情谢罪。

“哎,怎能让那样的姑娘独自出门。”

他对自己的窝囊感到懊悔。

起初正春以为:由于初枝也懂得两人的恋爱靠不住,无法静心等待才突然跑出来的。

正春为初枝的痴情所感动,对身为男人的自己深感羞愧。

然而,连做梦也没想过已紧紧拴在一起的两人竟会分离。

他现在还是那个仍身着高中旧制服去见初枝的正春。照理已该穿上大学新制服让她看一看,却感到不好意思。

连对礼子也无法坦率地说出“我去见初枝”这句话,便悄悄地溜出家门。

跟初枝一见面,看到的是她皮肤干巴巴的,在向阳处几乎要倒下。初枝那身躯的空壳里,只剩下一种莫名其妙的胆怯。

“怎么会这样痛苦呢?”

心想那是由于无法承受对恋爱的担心。

他垂下头,嘴里却讲出了见外的话。

这样,初枝的反应是毫无喜悦的过分冷淡。

正春对爱情的良心就如今的初枝而言,早已成为无缘的独角戏。

初枝从躯体深处痛苦地涌上来的是一种盲目的难受。

正春认为自己给初枝播下痛苦的种子,这固然不错,在初枝看来,有正春在这里才是痛苦。她只想逃避开。

犹如被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所诱惑,她忽然跑了出来,可与他并肩而行却只能觉得痛苦,仿佛感到只有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两人才能真正地互相挨着。那是隐隐约约的可悲的惟一依靠。

“让你一个人受苦,对不起。”

在树阴的长凳上,正春想要握住初枝的手,初枝惊愕地躲开身子。

正春诧异地环顾四周。

“很安静吧,在市内竟有这样的地方,真令人惊奇。”

昔日庭院的景致一如往昔,树木茂密。

在深处的德川将军庙里筑巢的鸟儿,展开白色的翅膀正在飞翔,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里竟无行人踪迹。

四周一片静谧,主楼施工的声音也渗入了郁郁葱葱的绿叶之中。

“能见到你太好啦。只要能见面……”

说着正春慾拥抱初枝肩膀,初枝又一次躲开身子。

而且,她哭了起来。

可是,好像害怕什么似的,突然又止住哭泣。

正春心里有些纳闷,问:

“到底怎么了?”

“我,已经……”

初枝嗓子哽咽。

“我,已经和……”

无论如何,后面的话也讲不出口。

“让我回去,我要去遥远的地方。”

“对。真想一起去远方。”

“不对,您今天来干什么的?”

初枝突然顶撞他。

正春吓了一跳。

“什么来干什么的?来见你,怎么说来干什么的?一离开你身边,我不是只想见到你吗?”

初枝好像连那话也没听见,面无表情地说:

“一切都不行了。我已经……都变成了这模样啦。”

这是一种不让正春接近的执拗的声音。

正春感到有点出乎意料。

感到在初枝身上出现了异变。

接着,正春就像要战胜自己的不安,突然用激烈的口吻说道:

“你什么也没变,哪里都没变。不是就这样活生生地坐在这里吗?”

于是,初枝这个有棱有角的活人,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灵。

“怎么会变!你不就这样坐在我眼前吗?”

“不。”

初枝摇头。

“已经不在,确实不在了。”

“什么,你瞧!”

说着,正春猛扑上去,抱住她。

“这是什么?你的身体,是我的人,你瞧,在这里……”

接着,正春仿佛要确认初枝的存在,使劲儿摇晃她。

“这不是你吗?”

“不一样,已经,不一样了。”

初枝摇头否定。

“什么地方,怎么不一样?”

然而,当他一接触到初枝的脖子,冷汗沾满了他的胳膊。

初枝浑身发抖,她猛地拨拉掉正春的手。

“请您,什么也不要再说……”

“我什么话也不说。不管你发生什么事,什么都不说,可是,一见到你,简直就像是我让你受苦似的。”

“嗯。”

初枝点点头,抓住长凳靠背抽泣。

“对不起。”

正春感到初枝已完全关闭了自己身体的所有窗口。

自己的心灵无法与她相通。

“你到底是因为悲伤而哭还是因为厌恶我而哭,弄不懂啊。”

正春焦躁不安。

初枝悲伤得心痛如绞,深处尚有显然冷静的地方,正春的声音传到那里也犹如与己无关。

初枝感到奇怪:自己已说到那种程度,可为何正春还不明白。

她忽然意识到也许是为安慰自己,他才故意佯装不知,这样一来,她觉得自己实在太卑鄙,不能再沉默了。

“我……不能再见您。只想单独呆一会儿。”

“你变心了?”

“嗯。”

“那,来干什么的?独自跑到东京。”

“不知道。逃出来的。”

“逃出来?是妈妈叫你跟我断的吧。”

“不,矢岛先生……”

“矢岛先生?矢岛他怎么了?”

“他来过。”

初枝发出了刺耳的哭声。

正春仿佛突然遭到抛弃,面色苍白。

令人无法置信。

正春做梦也未想到过,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男人会把初枝视为女人。他甚至是那样粗心大意,只在心里爱她。

在自己几乎要消失的一瞬间,出于强烈的愤慨,他突然猛揍初枝。

初枝如同一块湿布软弱无力地倒在长凳前面。

哭声也倏忽停止。

正春目瞪口呆。

缓过劲儿来一想,自己只不过口头上承诺同初枝结婚,置她于长野不管不问,自己又为她干了些什么呢?

难道不是让初枝独自受苦吗?

倘若没有跟自己的关系,姑娘也就不会有视她为女人的男人。

“啊,完蛋了!”

他后悔不迭。

初次接吻时,从温室逃出来摔倒在地的初枝也是这副模样。

初枝脸朝下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闻到了春天泥土的芳香,她眯缝着眼睛,只见长凳下面开着青苔花。这是多么小巧的花啊。

被正春一揍,郁积在心中的痛苦大概找到了发泄的机会,以女人特有的一种羞耻心,猛地想要统统发泄出来。

一知道他已完全失望后,她的心情便平静下来。

她觉得自己太卑鄙,而另一方面正春却很高洁。对现在的初枝来说这是一种安慰。

“什么事也没有,是我不好。”

过了一会儿,正春这样嘟哝。

好像确实什么事也没有。

在鲜花盛开的风和日丽的大白天,一点也找不到初枝已变得那样的实际感受。

由于无法捉摸的失望,年轻的心尽在徒劳地跳动。

“什么事也没有,什么事也没有。”

正春对自己自言自语。

除了安慰初枝,现已别无他策。

“是你妈妈不好吧。”

初枝惊愕地抬起头。

“妈妈?跟妈妈没关系。”

“可是,你妈妈不在你身边吗?”

“妈妈她什么也不知道。她很痛苦。”

“你才痛苦呢。再也不要回长野去了。初枝,你单独能住公寓这种地方吗?待会儿我去见礼子,跟她商量商量。”

说着说着,正春胸中又燃起新的怒火。

初枝受过矢岛伯爵的侮辱,可怎能又让初枝和自己一起去见自己的妹妹呢?

一想起受屈辱,见初枝身体并无特别变化的迹象,这样躺在自己的眼前,不禁产生一种莫名的憎恶。

“你准备趴到什么时候!不成体统。”

初枝吓得一哆嗦爬起来朝对面站着。

“小姐?”

初枝压低声音呼唤。

“就是死也不能再去见小姐!”

“可是,因为礼子与矢岛有过婚约,所以我要跟她讲,你别吱声。如果礼子嫁给他的话,这种……”

正春声音发颤。

“啊!”

初枝几乎要摔倒,拼命叫喊:

“小姐她……小姐她……”

“不,别为那种事发火。婚事这样一来也就告吹了。那反而对礼子有好处,礼子很喜欢你,就像喜欢妹妹似的。”

“小姐是我姐姐。”

初枝眼前发黑。

“对啊,你们两个人难道不能变成真正的姐妹那样吗?”

“不。是我真正的姐姐。”

“所以嘛……”

“不对。小姐她是我妈妈生的孩子。”

“唔?”

正春目瞪口呆。

从树木中间的长凳上往博物馆大门方向眺望的朝子,无意中转身朝美术馆方向一望,吃惊得几乎要站起来。

和一个男人一起从那正面大门走下来的好像是礼子。

朝子从长凳上起身走过去。

朝子是第一次看到礼子身穿和服盛装,远远望去一眼就认出来是她。

从台阶中间笔直走下来那得意洋洋的派头像她,最富特色的还是她向男人微微颔首时,肩部以上的动作。

礼子像是在跟同行者告别。

“在回家途中想不想顺便去我们家。”

朝子想起是锁了家门出来的。

那男人好像让车在等,他强迫礼子与自己同行。

朝子既然已走出树阴下,来到草坪中间的路上,无论如何已无法再躲避。

礼子一看清是朝子,便突然离开男人身旁。

朝子加快脚步迎上前去。

“怎么看都觉得像您。虽然您身穿和服,还是第一次看见……”

礼子回头瞅了一眼自己的身姿,忽然随便问了一句:

“初枝呢?”

“嗯。”

朝子吞吞吐吐地说。

“什么呀?说请暂时不要去打扰她,你哥哥说的,因此我才没去看她的。”

“嗯。”

礼子突然改变语调说:

“那一位就是矢岛。刚才在里面见到的。一位朋友的哥哥在展出旅欧作品,应朋友之邀我来看展出的,说矢岛是他在伦敦的老相识。”

礼子心想,朝子肯定会从有田那里听说填有关伯爵的事,便笑着对她说:

“我的朋友见我被矢岛逮住,她便逃跑了。就那样想来欺辱我哟。”

然而,有田未曾对妹妹谈起过礼子的婚事,所以朝子听不太明白,却也清楚礼子是在为自己跟这个男人呆在一起而辩解,便说:

“对不起。关于初枝的事想跟您商量商量,能否抽空儿来我家一趟?”

“好的,我正准备过一会儿去看看呢。”

朝子正在为是否把正春来了的事毫不隐瞒地说出来而犹豫不决。

“作为我来说,对初枝能住在我们那里,感到很高兴,但是,听说在这以前,您曾对我哥说过请把她交给你管。”

“曾想教她各种知识,是个挺可爱的人吧。”

“是的。长野的她妈妈来了一封信,说要来接她回去,不知怎么回事?”

“是我哥哥的恋人呀。您听说过?”

受到礼子坦率的话语的感染,朝子也大胆地说:

“其实,您哥哥刚才来了。”

“哦?”

“可是,他俩的神情都不对头。十分担心就跟到了这里。”

“现在到哪儿去了?”

“进了那边的博物馆。”

“博物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7·鲜活的小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女开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