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开眼》

03·爱的萌发

作者:川端康成

那是一位奇怪的客人。

礼子好像一只受惊的猛兽冲撞铁笼的门一样从电话间里冲了出来,妈妈对她讲了那位客人的事。

虽然听到礼子那像是不问情由地责骂父亲的声音,可是来到礼子身旁,却故意没说她爸爸的事。

“礼子,你从房子姐姐那儿听到过一个叫有田什么的人的事吗?”

“我不知道啊。”

“因为事情很奇怪,所以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敲诈呢。有这样突然由本人来提出这种事的人吗?”

“什么本人啊?”

“嗯,这很奇怪。简单地说,据说是村濑君因为嫉妒那个叫有田的人而提出离婚……”

“是吗?”

光顾着生气而忘记一切的礼子没听清妈妈所讲的话。

爸爸的愚蠢声音与女人的耳语声仍留在耳畔,她真想把那样的耳朵揪下来扔掉。好像连旅馆房间里的不洁净的气味都通过电话听筒传了过来,沾到自己身上了一样,礼子怒火中烧。

妈妈已习惯了礼子这样,所以毫不介意地继续说下去。

“是什么意图呢?我们还没有从村濑君那儿、从房子那儿听到一句有关那种事情的话,可这时他本人却突然露面了……还是来房子的娘家。真搞不懂如今的年轻人做的事。”

“年轻吗?”

“是个年轻人。因为听他的话还有条理,所以不是疯子什么的,不过……他说虽然村濑君怀疑他,但他绝对问心无愧,请咱们有个精神准备。可能他是怕村濑君会把他的事当作离婚的借口,所以事先来提醒我们注意吧。”

“哼,是认真的吗?”

“是一本正经的,到此为止还可以,但是后来就更怪了。……他说,万一要是因为我的缘故而离婚了的话,那么让我同村濑夫人结婚也行。他说让他结婚也可以呀。”

“哟,有意思。”

礼子一副才听到妈妈的话的神情。

“打电话叫姐姐来怎么样?”

“来这儿?但是房子从没讲过这种事啊……而且,他连条件都附上了。说他也可以接受孩子。”

“妈妈您是怎么回答的呢?”

“总不至于回答说谢谢吧。如果真提起离婚的事,那么这位来辩解也是可以理解的。可首先,突然听到这些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那位先生一定很喜欢姐姐。”

她们边说边在走廊里走着。这时,花梨的气味从苹果筐里散发出来。

礼子的胸腔里吸满了强烈的花梨气味,她像苏醒过来似的说:

“我去见见那位先生,妈妈。”

花梨的气味甚至飘到了水果店前的马路上,所以礼子买了三四个,放入苹果筐里。

礼子一闻到那很像榅桲的浓烈的芳香,从父亲的电话里感受到的那种肮脏的气味便顷刻消失了。

“我去见见那位先生。”

礼子又一次说道。

看着只闻到水果的香气就突然神情快活起来的礼子,妈妈总觉得这孩子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她说:

“你还是不见他为好。这可和那种半开玩笑似的事不一样啊。”

“可是,因为妈妈您好像根本不了解那位先生……”

“是啊。但你不该见什么不知根底的人。”

“我太了解他的德行了。他可能是因为太喜欢姐姐了,所以脑筋有点儿怪。”

礼子满不在乎地说着,从水果筐里取出一个花梨。

“把它放进衣柜里,气味好极了……还有啊,听说爸爸马上就回来。”

“那么,礼子你就不用去见他了。不管怎样,让他等你爸爸回来……”

“马上就回去,这是爸爸的口头语啊。同爸爸相比,我一定更能理解那位先生的话。”

“你说更能理解?礼子,你打算说什么呢?要是说出一些太出人意料的话,那事后可就麻烦了。”

“可要是对方离奇古怪,那我也没办法啊。”

“不好好问一下房子有关那个叫做有田什么的人的事,我们可不能不经意地讲什么话啊。因为也不知道哪儿有什么好计。”

“唉呀!听妈妈讲这样的话真是可怜。您思虑得再周到也没有什么大用处啊。”

妈妈凄凉地苦笑着。

“是因为我劝阻,你才想见他的吗?”

“嗯,是的。”

礼子两只手握着花梨,出了餐厅。

妈妈叫住了她:

“喂,不考虑一下我的话可不行。因为礼子你现在也是千金小姐了,那个叫做有田的人可能还会散布一些多余的话。”

“嗯。”

礼子点点头,毫不客气地返回来,她一边将花梨亮到妈妈眼前,一边说:

“好味儿,是香喷喷的一直冲到脑袋里面的浓烈味儿。就该这样生活,妈妈,即使只有这种心情也好……”

随后,礼子回到自己房间,换上一身华美原西服连衣裙。她照镜子看了看耳朵周围是否被火车的煤烟弄脏,又在那儿戴上一个花形头饰。

她将黄色的花梨在钢琴的白色键盘上咕噜噜地滚动了两三次。接着,兴致勃勃地猛烈地敲着钢琴。

然后,她来到客厅。

她右手手心里握着一个花梨。

关上门,转过身子,礼子停了一下。

这是一副指望自己的美丽照遍整个客厅的冷淡的表情。

有田一副睡醒了的模样。脸上浮现一种近乎无礼的单纯的惊愕。显出好像礼子的出来使房间里一下子明亮起来,那么他自己的脸也不由自主跟着明亮了似的迟钝的眼神。

妈妈站起来,有礼貌地介绍说这是房子的妹妹。

有田慌忙起身的一瞬间,水果盘里的苹果从桌子上滚落到地板上。他满不在乎地看着。

礼子侧过身去,她为了忍住笑,走到屋角的装饰柜那儿摆放花梨。

“啊,是那种水果呀?”

有田突然怪声怪气地说。

“我还以为是小姐身上的香味呢……对不起。”

礼子忽然大笑起来。

但是,一听到随之而笑的有田的笑声,礼子的笑声便戛然而止。

和不甚了解的男人一起笑,这让礼子冷冷地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并让她有种不洁净的感觉。

虽说如此,礼子却有一种温暖的感受。

回头看的话,就又可以看见在那里的有田了。不知为什么,光是这样想,都让她大吃一惊,但在脸红之前,她好像嘲弄似的转过肩去,主动走到与有田正对面的扶手椅子那儿。

“您是为了我姐姐的事来的吗?”

“是。”

有田有点儿目眩似的低下了头。

“因为您的来访不合乎礼节,所以我妈妈对此很是怀疑。”

“礼子,别说这些没礼貌的话。”

妈妈在旁边责备道。

“可是,这位先生很失礼啊。突然就说什么人家身上的香味……”

礼子强硬地说道,可一想到此刻这个人还在闻着自己身上的香味,她就恨不得逃出去。

但是,有田非常认真地说:

“因为您是和水果一起进来的……”

“您认为有像花梨一样好气味的人吗?”

“啊。”

有田轻轻点头,说:

“当时我太不留神了……”

“是啊。可能你在对姐姐的事情上,也有大意的地方吧。”

“不过我想把花梨的香气与小姐的香味混同起来也没什么关系的。我就是这种人。”

“唉呀!”

礼子一表示惊讶,有田就以爽直的口气说:

“我突然来访,似乎给你母亲添了麻烦,但我想你们不用对我感到吃惊。”

“可是,我妈妈尊重礼节。她认为违背礼节的人是由于他本人缺乏修养。”

“所以,就算对女佣什么的,妈妈也倍加严格地要求她们有礼貌。在当今社会上,只有求得自己家安安静静地、循规蹈矩地过日子。就像是哪怕在全城烧得一塌胡涂的騒乱中,仍烧香、点茶一样。是吧,妈妈。”

礼子回头望着妈妈。

“让妈妈说,好像礼节也是有规律的。妈妈这样的人,不这样做,就一天也不能安静。所谓礼节,就是尊重事物的顺序和世间的秩序的心……它成了妈妈的信仰。”

“啊。”

有田点点头。

礼子并非想要斥责有田没礼貌。只是想说些使对方感到意外的话,以便在这空隙间恢复自己的平静。

不管有田的来访多么唐突,连礼子自己都怀疑自己的感情是否有些过于激动了。或许这个人是姐姐的情人,但是,他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礼子想要在心里清楚地明确这些区别之前,先冷静地观察一下有田。

她这样想着,但即使重新审视,有田身上也没有一丝冷漠。她的目光不由得温和起来。

胖乎乎的耳朵,下巴颏上的胡茬,反而给人以孩子气的感觉,因此让人以为这是一张可以放心审视的脸。可礼子却突然被那双眼睛吸引住,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他的眼神并不锐利,但却像会说话似的。

不管怎样,礼子直觉到这个人不会给别人带来不幸。

“妈妈还是那种无法认直接受不循规蹈矩办事的秉性。……我来听听。”

“啊。”

有田微笑着,随随便便地说:

“这不是让小姐听的事情。”

“唉呀,您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吗?”

“嗯,是这样的。”

“依我看,你更像是个孩子。刚才我问了妈妈,听说村濑君因怀疑你和我姐姐的关系而要和姐姐离婚?还说要是真是这样,你会同姐姐结婚?”

有田脸红了。

“但是,村濑和姐姐都还没有告诉我们这样的事。见到姐姐,我要好好问问。”

如此,这件事似乎很明显地结束了。

但是,礼子接着说:

“可是,您认为姐姐还是离婚的好,是吗?”

“礼子。”

妈妈责备道。

有田对回答很犹豫。

“村濑君的家庭情况怎样,小姐你……”

“嗯。我也不是不知道。”

“那么,你怎么想呢?”

“我当然认为还是离婚的好。”

礼子直截了当地说。

“可是,你很清楚我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吗?”

礼子郑重其事地一个劲儿说着,有田温和地听着。

“是啊,这可能是我那种把水果的香气当成是小姐的体香的粗心见解,但简而言之,你姐姐是个幻想家。”

“唉呀,……房子姐姐是个幻想家吗?妈妈。”

礼子一副被蒙混了的神情。

“姐姐那般地幻想着什么呢?”

“幻想着人生的幸福吧。”

“嗯,夸大其词了。你是看不起姐姐才这样说的吧。你认为她是个不谙世故、浮躁的傻瓜吧?”

“不,我是认真地这么想的……说什么好呢,拿我来说,在村濑夫人身旁时,我也会自然地感到自己可以毫无顾忌地向人世间寻求幸福。这实在是很难得的。但我想村濑夫人是过于幻想幸福了,因而招来许多误解。”

“我不明白您说什么。”

礼子说。但是她有些感触。

有田那莫名其妙的话语不过是他成为房子那妖妇般魅力的俘虏的自白罢了。

抑或是真正理解房子的人的话语呢?

诚然,姐姐不仅在心里幻想幸福,而且倾向于立即就体验幻想。礼子突然想到,说起来,这种天真烂漫的女人味儿好像放荡不羁的行为吧。

“我不大理解您所说的,也就是说,您认为姐姐是个可怜的人吗?”

“不。我从村濑夫人那儿得到了非常丰富的感受。”

这对礼子来说,听起来又很突然。

正在这时,女佣进来告诉说,村濑夫人打来了电话。

妈妈和礼子不由得面面相觑,但是,有田却毫无表情。

“失陪一会儿。”

妈妈出去时给礼子递了眼神,但是礼子却没有站起来。

“听说是姐姐来的电话,姐姐也知道您来访的事吗?”

“啊,我想她大概不知道吧……”

“是吗?”

礼子诧异地看着有田。

有田爱姐姐吗?他与姐姐是什么关系呢?他突然造访房子的娘家,可事情紧迫到这种程度了吗?离婚的事真的发生了吗?妈妈不在时礼子满脑子想弄清这些。但是,年轻的她很难说出口。她等待着有田开口。

然而,有田却沉默不语。

礼子似乎有些不耐烦。

“我真的还不明白您今天为什么来……是为了姐姐?还是为了您自己而来的?”

“作为我来说,要是不来一次这里,不好好把话说明白,总觉得不舒服。”

“可以认为这只是您的好意吗?从这话可是很难体会出真正的含义啊。”

“你说真正含义……我可根本不希望平地起风波,不希望村懒夫妇离婚啊。但是因为你姐姐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让我负责任的人。”

那么说,有田与姐姐之间还是有着他必须要负罪的事了?礼子边想边说:

“姐姐可能是这样。但是,刚才您不是对妈妈讲,即使被村濑君怀疑,也绝对不会有亏心事吗?”

“是的。”

“奇怪啊。那么,有什么责任呢?……你比姐姐更是幻想家啊。据你说,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3·爱的萌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女开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