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开眼》

08·神光

作者:川端康成

在病房安顿下来不久,高滨博士就前来探望。

据护士介绍,高滨博士查房,一周也只有一次。何况要请博士执刀做手术这种事,若非幸运或受特别关照,根本无法指望。

年轻医生和护士们对博士的态度显得毕恭毕敬,着实令阿岛吃惊。

毫无疑问,由于跟礼子家的关系,博士才主动为初枝悉心诊治。

尽管如此,阿岛不能不想到不可思议的缘分。

“嗬,简直就像花店。”

博士快活地笑着走进来。

“这很好。因为是第一次看得见东西,作为来到这世上的第一印象,一下子让她看见这么多花。”

正春羞红了脸。

博士用鼻子闻闻那些花香,用手轻轻地触摸触摸,说:

“把绷带取下让她稍稍看一下吧?不,还是等到明天欣赏为好。要是过分激动而无法安静下来,那可就糟啦。”

接着,他坐到初枝旁边亲切地问:

“疼吗?”

“不疼。”

“唔?会有一点的……肚子饿得够戗吧。可以喝点牛奶或葛粉汤这些东西。”

说着,又回过头来对阿岛说:

“不过,要绝对安静。今晚请通宵值班,在她睡着时无意中手碰到眼睛可就麻烦啦。这一点要充分注意……也有把手绑到床上的。”

阿岛出去买葛粉。

“刚才确实看见了吗?”

“是的。”

“清楚?”

“是的。”

然而,什么叫看得清楚,初枝并不懂得。

“看见了什么?”

只见这世上洒满了光辉。

手术室漆白的天窗、博士的脸和手,也许这些都已映入她眼中,但印象最强烈的是明亮的光线。

“你兴许可以不戴眼镜。”

“她要戴眼镜?”

正春好像有点不服气。

“对。一般情况下,摘除水晶体折射力将会下降,即会成为强度远视。要戴凸镜片的眼镜。因此,如果是十八d至二十d的近视患者,摘掉水晶体反而恰好变成正常视力。总之,要等以后再检查,她是强度近视。”

“给初枝戴什么眼镜,这怎么行。”

“可是,美貌的姑娘戴副眼镜,这也挺好啊。”

博士搭了搭初枝的脉。

“心脏跳得很欢哪,你要让心情平静些。”

“是。”

“现在你最想看见什么?”

已约定今生第一眼最先看见正春。初枝双颊泛起红晕。也想看见母亲。但是这种话难以启齿,就说。

“我想看一看什么样的东西叫美。”

“美?确实。”

博士点头微笑。

“什么样的东西叫美,我也想听听。”

高滨博士边用心玩味着初枝的话,边透过窗户眺望了一会儿天空。

“确实我们也很想听你讲讲对最初看见的这世界的印象,甚至可以把眼科的医生和学生都集中起来请你演讲。”

“不过,先生,这种事情不是并不稀奇吗?”

礼子这样说。

“嗯。论白内障这种手术是这样的。但是像她这样的人却很罕见。看上去像她这样纯真的人,在眼睛看不见的人中间是没有的。简直如同一张白纸。清澈的试验液也会一下子就变色……”

说到这里博士猛然打住。大概已发觉讲得太过分,便急忙换一种口吻说:

“白内障手术好像很早以前就有了。从与基督生活的时代相差不多的古代就已经开始。”

“是基督第一个做的吗?”

“他是上帝,用不着做手术这样的麻烦事。只要他讲一声有光就行,只要他说一声有神光马上就有光。请视神光为善。因为是上帝的孩子嘛。在古代或将水晶体剥落到眼球后面去,或在眼中将其切碎,或吸出来,像现在这样的手术方式,最初是法国的一位名叫杰克达彼尔的名医做的,这也是在二百年前的马赛,想起来了,是在1745年8月8日……”

阿岛买到葛粉和牛奶回来了。

博士还在仰视着天空,说:

“已是一派凄凉的冬天景象。兴许还是在长出嫩芽、花开的春天做手术,让她认为这世界是美丽的为好。但是,树木和花用手触摸也可感觉得到。天空是无法猜测的吧,像星星什么的……”

“是的。她好像对从天上降下来感到不可思议。在下雪天,天气非常寒冷却站在屋外,对着天空张开双手。她就是那样子看雪的。”

阿岛边溶化葛粉边说,“虽然失明,小时候却很喜欢跑到河里去。大概她认为像人这样有生命的东西在活动是理所当然的,对水在流动好像感到非常高兴。”

听者心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一位失明的女童站在清澈见底的河水中,伫立在雪中,在触摸无法看见的自然界的生命。这情景既令人感到可爱又深感悲哀。

正春等人真想猛地紧紧抱起那女童。

“请视神光为善,所以,请你的眼睛也视这世界为善,哪怕不美也要……”

礼子接过博士虔敬的话说:

“第一次看见肯定任何东西都是美的。我们的眼睛已变奢侈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能看清事物的真相,这难道不是长处?能看见形状和色彩这是懂得真的线索。过去初枝想象的是梦幻世界。”

“礼子的意思是请看真相吧?”

“对。”

“这样一来真善美都齐了。就把它作为初枝小姐的有意思的作业吧。”

博士笑着出去了。

初枝请母亲帮忙拿着玻璃吸管喝下了葛粉汤。

从前额到半个脸颊都缠满了绷带,可爱的嘴chún尤为显眼。

而且她那滑溜溜的喉咙令正春喘不过气来。

派遣的护士来到后,正春和礼子回去了。

由于须彻夜看护初枝,为稳妥起见,雇了一名派遣护士,但阿岛让那人先睡,自己在看护。

病房里只留下初枝枕旁的一盏小灯,月光洒落进来。

“多好的月夜啊,月亮美极了!”

阿岛从窗帘的间隙窥视。

“是吗?让我看看……”

初枝把双手尽量伸到头的上方。

阿岛一拉起窗帘,月光便洒到初枝手上。初枝的手掌在活动,好像要抓什么东西似的。

这就是初枝所说的看。

无论盲人的触觉再怎么敏锐,难道真的可以用肌肤感觉到透过玻璃窗的月光吗?

“天有点冷,别干这种傻事啦,眼睛不是能看见了吗?”

阿岛把初枝的手塞进被窝。

大概是高滨博士交代的,值班护士来问眼睛痛不痛?睡不着觉的话,要不要打一针?

然而,只请护士用导尿管导了尿,初枝立刻就睡着了。

阿岛在椅子上放上坐垫一直坐到天亮。

她以手托腮凝视着初枝,她的头几乎压在初枝的睡脸上,一种爱的安详在心中油然而生,她感到自己的孩子是多么宝贵。

在缠满绷带的脸上长着一只显得非常天真可爱的小鼻子,真想把它摘下来欣赏欣赏。

初枝梦魇般地发出带鼻音的声音,她醒了。仿佛慾推开阿岛的脸。

“是妈妈啊?”

“嗯,做梦了?”

“妈妈还没睡?”

“要是,你手碰到眼睛就会麻烦的。”

“对,我都给忘了。”

初枝想让母亲笑一笑,可又仿佛倏地想起了似的,问:

“小姐和正春真的是兄妹俩?”

“为什么?做什么梦了?”

“不像吧?”

“像的。毕竟是兄妹嘛……”

“他俩的手相当不同。”

“手?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么?深更半夜的你说什么呀!”

“男人和女人?并不是这个原因。”

初枝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沉默不语。

阿岛十分明白初枝的话中那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觉。

正春和礼子异母,而且初枝和礼子同母。盲姑娘若用心去触摸,可感受到其中的微妙。

“初枝对正春和礼子两人的感情不一样,才产生那样的看法。”

“要是那么神经质的话,可就麻烦啦。眼睛看见后,一下子所有的东西都看得见了,你就会不知所措,还是要更糊涂一点。”

“你说过最想看看什么样的东西叫美?”

“对。”

“看了那以后,最想做什么?你已经变得跟世上平常的姑娘一样了,想不想出嫁什么的……”

然而,阿岛把这些话憋到心里没讲出来。

在邻室金丝雀的抖颤的鸣啭声中迎来了晴朗的早晨。

礼子也送来了一个装着黄道眉的鸟笼。

值班医生查房时,对初枝说给你换绷带吧,可初枝不愿意。

因为约定第一眼要见正春。

但是此话难以开口,她用带悲哀的声调问:

“先生呢?”

“是高滨先生吗?已经来了。跟先生好好商量后再换吧。”

年轻医生心想是女孩,所以只依赖教授,未免有点太任性了,但由于是教授特别关照的患者,他也就没换,出了病房。

邻室金丝雀还在不停地鸣叫。从远处传过来又继续传向远处,其鸣叫声在空中轻快地回转,宛如可用肉眼看到一般。

受其啭声的感染,初枝房间的黄道眉也鸣叫起来。黄道眉的叫声令人想到深山的幽静。

正当阿岛昏昏慾睡之际,高滨博士与正春一同走进来。

护士推着巡诊车过来,可博士连诊察服也未穿,就像是一位随便的探望客。

“怎么样?睡好了吗?”

护士解开了绷带。

“马上会看见的。”

说着取掉垫葯棉。当眼睑躶露出来时,初枝喊道:

“正春!正春!”

这是纯洁的爱情迸发的声音。

“是我。在这里!”

正春好像要压到初枝身上似的,向前探身,注视着初枝的脸。

初枝悄悄地睁开了眼睛。

“啊,啊。”

第一次看到人的脸。

也不知是惊奇还是惊恐抑或是喜悦,因异常激动,初枝的脸犹如盛开的鲜花,熠熠生辉。

她挥舞双手,猛地碰到正春的嘴chún上,由于眼睛看见了,她却反而无法估计距离。

“嘴,这是嘴?”

初枝好像小孩子。

一想到这就是自己曾吻过的嘴chún,她便忘却了羞涩,脸上泛出无法形容的微笑。

“是我,是我啊!”

正春一个劲地说着,仿佛要把自己印入初枝眼中。

“妈妈,妈妈呢?”

“在。”

阿岛伸出头去。

“妈妈,啊,看见了!”

然而,由于长期失明养成的习惯,初枝为了确认自己看见的东西的存在,禁不住粗鲁地来回抚摸母亲的脸。

阿岛握住她的手把它按在自己的脸颊上,她自己的双眼,由于泪水已模糊得看不清东西。

“好,冲洗一下吧。”

博士略观察了一下初枝的眼睛,确认前房业已形成,就说:

“恢复良好,已不要紧啦!”

护士一冲洗完眼睛,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面小镜子。

“你看,漂亮吧?请看。”

初枝又伸手去触摸镜子。

她的手也映入镜中。

护士把镜子递给她。

“可以让她喝点苹果汁吗?”

阿岛问博士。

“没有关系。用礤床擦碎。”

“初枝,这是长野老家的苹果。”

初枝把它也拿在手里仔细打量。

这就是山上积雪融化的水溢满小河时,开满芬香的花而结下的苹果?这就是自己在房屋周围的树木中间转来转去,像对待朋友似的,用手一棵棵触摸过并铭刻在心的苹果树上,日夜期待它渐渐长大的苹果?这就是自己与家人一道边唱歌边采摘下来,用脸颊摩蹭过的因日光照射果肉暖烘烘的苹果?这就是她曾问过“妈妈,你说红苹果和枫叶哪个漂亮”的苹果?

“太漂亮啦!这就是色彩吗?”

与苹果相比,无论正春还是阿岛、或是博士,人的脸色就无法称其为颜色。

“就吃这个?”

初枝感到难以想象。

“对。初枝有生以来是头一次看见吃的东西。这是绯红衣。”

绯红衣品种的苹果很漂亮,在黄地上出现鲜明的流红飞白和纹路,并有锈色斑点。

拿着那苹果的手也映入另一只手拿着的镜中。

“请也看一看我温室的花。”

正春说着抱过花瓶。

“花?啊,多漂亮!”

艳丽的色彩已令初枝惊愕不已,只感到光彩夺目。

“好。今天就到这里……一下子看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东西,这有点可惜的。明天再看。也许以后不再需要绷带了。”

听博士亲切地笑着这么一说,护士便灵巧地给她又扎上了绷带。

初枝看见东西仅为三四分钟。然而,初枝觉得刚才的三四分钟比出生以来迄今为止的岁月还要长。

现在即使被绷带蒙住眼睛也已不再是盲人。由于受光的刺激,眼睛略有点痛,闪闪发光的色彩一齐闯入脑海在飞舞。

博士对她说道:

“好像看得很清楚哪!”

初枝却弄不明白什么叫看得很清楚。只不过看见了而已。

“很美吧?”

“是的。”

“让你看见像我这样的老人的丑脸,真不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8·神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女开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