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小镇的故事》

第六节

作者:川端康成

东京的雪

那天早晨天阴沉沉的,冬天的第一场雪似乎就要降落在东京的大地上。

但是,圆筒似的玻璃柜台里却并不很冷。尽管里面只有一个小火盆。

销售台上的牌子清楚地写着“弹子概不赊售”,可仍有些熟客要赊借二三十颗的弹子。正当房子望着身上背着孩子、刚刚购物归来的妇女丁丁当当地敲打弹子的样子时,盲女按摩师走了进来。房子接过她递过来的钱,手指尖轻轻地碰到了她的手上。

“哟,房子回来了吧,太好了。你一不在,我老打不出弹子。”

瞎子的第六感官真让房子惊叹。这个按摩女就是凭借这手指的触觉,成为打弹子的名手。

4点左右是店里客人最多的时候。当房子走出玻璃“塔”去替班吃晚饭时,客人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天上飘起了雪花。

房子吃完饭又替下了弹子出售台的少女。少女下班离去时,留给房子一本新年号的电影杂志,说:

“今天晚上事儿少。”

店里像浪潮过后一般,此时显得十分冷清。房子松了一口气,呆呆地翻看起杂志上的照片。

房子忽然觉得眼前有人站着。她抬起脸来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红色滑雪服的少女。少女可爱的形象紧紧地吸引住了房子。少女身上与白雪截然相反的色彩使房子觉得自己看到的简直就是雪中的精灵。

她是要去滑雪呢,还是和人在这里见面呢?房子等着少女伸过手来买弹子。可是,少女毫无买弹子的意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视着房子。她那倾注着全部心思的热切的目光使房子感到一种说不出缘由的紧张。

少女从手袋里取出笔记本,开始写起来。然后把那张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来,连同金黄色的小巧的自动铅笔从小窗口递了进来。房子心里一惊,难道她是哑巴?

我叫桃子,是千叶医院的。我想跟你谈一下栗田的事情。您能稍微出来一下吗?我们一块儿坐坐。

房子看完纸条,脸上浮现红晕,抬起头看了看那个少女。然后,便把笔记本直接从小窗户递了出来,说了一句:

“我去。”

房子关上小窗户,锁上小门,拿着钱箱来到了奖品交换处。幸好洋一不在,只有刚刚梳完头的老板娘坐在那里。

“老板,我有熟人来了。我想到外面去一下。”

房子的声音有些发抖。女老板接过钱箱和钥匙,毫不在意地说:

“行啊,去吧。”

房子稍稍整了整头发,穿上短外套,向站在入口处望着外面的桃子身后走去。

桃子没有打伞。白雪落在她的毛线织的帽子上,一会儿便融化了。房子打开黑布伞,给桃子遮住雪。

“不用了。我穿着防雪服呢……你身上打湿了,要冷的。”

穿着红拖鞋的房子听到这关切的话语,顿时觉得脸上发热。同时,她也感受到桃子的纯真的善意。

“我只知道那边有家中国菜馆。您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吗?”

桃子回过头来问。房子摇摇头。房子在这座舒适的街镇虽然已住了许久,但是她却从未去过茶室和荞麦面馆。

“这家中国菜馆还是义三带我来的呢。那次,我看到过您一次,印象挺深的。您大概不知道吧。”

桃子说着,打开了门。门上挂着红色的短布帘。

面对面地坐在黄色桌子两旁后,桃子看着房子,说:

“我真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容易就找到了你。我原来打算当个大侦探的。义三说,也不知道您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您不知道义三去找过您吧?”

“什么时候?我不知道。”

“您外出了吧?”

“到外面去了两天。”

“义三去找你,也就在这两天。”

桃子自言自语地说。她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又咽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桃子又道:

“我和义三是表兄妹,是表兄妹啊。义三去年年末得了场病,前天才回到了信州,为找不到你,伤心极了。还整天地嫌我烦……你哪儿也不要去了,就在这儿等着义三,好吗?我觉得这是最好的一件事。”

桃子用手指反复地摆弄着火柴盒,可爱的眼睛温情地望着房子。

房子觉得脸上、心里有些发热,就像燃起了一团火。

“那,他现在在哪儿呢?”

“大概已经快要到东京来了吧。你用不了多久就会见到他的。”

“您怎么办呢?”

“我是来找你的。找到你,我就回去。不过,我家的医院用不了多久就要搬过来啦。其实,你就是住在原来的地方也没关系的。现在,你的那间房子也没了吧。听说就你一个人了。”

房子点点头,望着桃子的眼睛。桃子的眼睛也同样放着灼人的光,也同样能使房子感到她那炽热的感情。

“你哪儿也不要去,就在这儿等着义三。要不然,我就白找你来了,我就显得太滑稽可笑了。”

桃子一个劲儿地叮嘱房子。

“我肚子饿了。你也吃点儿吧。”

房子这才发现自己手心上全是汗水。她想表示一下感谢,但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她真想大声哭出来。

在上野站

义三在车站前的家里等火车,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母亲听义三说马上就要回东京,显得颇为惊慌。

“真让人吃惊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在千叶家就住了两个晚上。在咱家一晚上也不住啊。”

“有急事嘛。”

“真想让你在家里住上一晚上。刚到家,你就让千叶的桃子给领走了……”

母亲神情孤寂地望着义三。

“有急事嘛,这也是没办法嘛。”

桃子的事也不好告诉母亲。义三倒不是要瞒着她,只是不知应该怎么对母亲讲。义三觉得这事很难对母亲讲得清楚。而且,他也不想和母亲去做任何的解释。因为连他本身也未必就实实在在地明白桃子的内心。

“是不是东京来电话了,说是有急诊病人?”

母亲问道。

“我还不是医生呢。”

“可是,你在医院不是也看病人吗?”

“我那是帮忙,是实习。”义三不耐烦地答道。

最近经自己手医治的病人也只有房子的弟弟和男。可是,那孩子却死在自己手里了。

当然,那病是小儿科主任看的,死亡诊断书是医院的医生写的。可是,到房子的小屋试图去挽救那个小弟弟生命的却是自己。所以,义三总觉得是自己使病人丧失了生命。也许,这是因为自己爱着房子的缘故。

“桃子不来送你吗?”

母亲有些不解地问。

“啊。这么大的雪。”

“不对啊。她来接你时,雪下得比这儿还要大。她可是每天都去站上接你的。”

“可是……”

“你是不是和桃子闹别扭了?”

“没那么回事。”义三模棱两可地答道。

现在,义三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桃子能够住在他的房间里。一想到桃子有可能徘徊在街头,义三心里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桃子在今天早晨留在手套里的那封信里写着:“别再嫌我烦了。”可是,义三昨天晚上绝对没有“嫌桃子烦”的想法。他也无意表露在神情上。然而,桃子却是这样理解的。这对桃子少女的情感该是多么大的刺伤啊。

桃子为了义三独自跑到东京去寻找房子。她也许正是要用这种果断的行动来自己医治受到的创伤,但是,义三却不愿意让桃子这样做。

就算桃子是出自于单纯的善意,可是她找到房子后,房子还有可能再次逃离义三。这是义三最为担心的。

火车在雪中疾驶。天黑了,高崎也过了,可雪仍然在不停地下着。

“看样子,东京也在下雪呢。”

义三低语道。他很为桃子担心,也不知桃子在这纷飞大雪之中干什么呢。他想,桃子离家出走或许也是为了不让自己看到她那悲戚的面容。

义三到达上野车站已是晚上近11点了。他只想赶快见到桃子,慰藉自己内心的不安。下车后,义三急忙去寻找公用电话。

他先给自己的公寓打了电话,可是桃子没有去那里。他翻开电话簿,找到位于麻布的江之村旅馆的电话后,便拨动了电话机的数字盘。自动式电话的通话信号刚落,义三就急切地道:

“喂,喂……”

“是义三吗?”

没想到话筒里传出的是桃子的声音。

“暧?”

义三高兴地道:

“你耳朵真灵。真让人吃惊。”

“你现在在哪儿?上野吗?”

“在上野吧。是刚刚到的吧。”

“嗯……”

义三没有说话,心里很是纳闷。这电话是旅馆的,可为什么还没等有人去转,桃子就一下子接到了呢?难道是桃子已经和服务台说好了,来了公用电话,就马上转到桃子的房间?或许是桃子一直在服务台的交换机前等着自己的电话?

“我猜得准吧?”

“嗯。你的第六感官就是这样。”

“那是。这是我的直觉。”

“总而言之,我是放心了。”

“刚才,我刚给家里去了电话。”

“家里?是长野的?”

“对啊。”

“挨说了吧?”

“跟挨说差不多。我现在正和这家的人玩呢。”

“你可真是无忧无虑啊。你往东京这么一跑,我们可是担心极了。”

“我真高兴。”

桃子说完,停顿了一下,又道:

“我可不是无忧无虑。因为我来东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义三不由一惊。

“我见到她了。她说她就住在那家弹子店的二层里。你去她们店里的时候,她碰巧没在家。对她,我看你是想过头了。”

桃子那颇似大人样的语调,让义三觉得脸上发热。原来房子就在那儿啊。

“我劝她到爸爸的医院去工作来的。对她啊,你总是心不在焉,瞎操心。”

桃子像个大人似的数落起义三来。桃子的这种语调使义三觉得桃子贴近了自己。他心头不由一热,觉得桃子真是太可爱了。

“那,我马上就去你那儿。”义三刚要挂电话。

桃子便像个孩子似的说:“不行,不行嘛。”

义三仿佛看到了桃子边说边摇头的样子。

“你可不能来啊。你不用来。”

“为什么?”

“你一下车就给我来了电话,我就挺高兴的。这是我最近最高兴的一次。”

桃子的声音听起来,的确显得十分高兴,格外兴奋。义三转念想到,这么晚了,到旅店去看女孩,而且又要住在那里,确实不够稳妥。

“那,我明天早晨去吧。我跟舅妈说好了,一定要见到你。”

义三想起了舅妈要求自己说的话:跟桃子说她挺可爱的。

“你可别来啊。”

“所以,我明天早晨……”

“我明天一大早就回去。学校要开学了。你和我妈的约定,甭管它。”

桃子认真地说着。

义三也略为轻松地开玩笑道:

“不寂寞吗?”

“寂寞啊。所以,我才睡到这家人的房间里了嘛。”

“噢。”

“还在下雪吧,静静地……一点儿也不像在东京。”

桃子还不想挂上电话。可义三却觉得外面似乎有人在等着打电话。

“总而言之,晚安。”

“我可不愿意听你这个‘总而言之’。”

“晚安。”

“下次咱们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见面啦。另外,你明天去看看她……”

桃子慾言又止,只说了一句:

“晚安。”

短发

义三走出电话亭,快步登上了山手线的电车。从时间上看,现在他好像赶不上私营电车了。私营电车的末班车很早就没有了。

东京,雪也下得很大。大概已经有十厘米厚了。雪光的感觉在东京十分鲜见。

私营电车的末班车里乘客也很多。等了好久,直到从国铁电车下来的人们把车厢填得满满的以后,车才离站驶去。到n站时,车厢里已经松快了许多。在n站下车的人寥寥无几。当坐在后面车厢的义三走出车门时,剪票的站务员已不见踪影,外面一片漆黑,静静地飘洒着雪花。

一条白色的道路。道路两侧是早已关门闭户的商店。娱乐中心一带也变得寂静无声。

义三站在“绿色大吉”门前,仰头向上望了望。霓虹灯虽然已经熄灭,但二层楼上的灯光仍然通明。房子就在那里。

要是房子也像刚才接电话的桃子那样具有敏锐的直觉,要是房子也在等待着义三,那么,现在二层的窗户将会打开。不过,义三却不能高声呼唤房子。

桃子说见到了房子,她们两个人究竟说了些什么呢?义三脸上突然浮现出微笑。但是,也许现在还不该微笑。

义三一边走着,一边不断地回头望望“绿色大吉”。他没有带伞,便用手把大衣的领子往里拢了拢。

“咚”的一声,有人撞在义三身上。义三往旁边躲了一下身子,站住了。

“干什么呢!小心点!”

“对不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河边小镇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