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旅行》

11 盲人学校

作者:川端康成

学校大门前,卖鲜花的大娘把车停下来休息。那车上的花,好像从早晨开始,为了一条街一条街地分送春天色采而来的。

门卫旁边的那棵大樱花树,花期的盛时已过,在温暖的日光中,正在飘飘摇摇地撒它的花瓣。

二楼教室正在上唱歌课,窗子里传出歌声。那大概是眼睛看不见的孩子们的歌声,所以那声音特别美。

达男爽朗地说:

“大娘,眼有残疾的孩子唱歌都棒。花子进了这个学校,很快地也能唱了,那该多好啊。”

那些孩子们的合唱,确实洋溢着春的希望。

但是,花子的母亲不无凄惶地摇摇头说:

“歌是非常……花子连话都不能说呢。”

“可是,哑巴不是也能说话了么?能够说话就一定也能唱歌嘛!”

“是那么回事儿。”

从左侧的教室传出了琴和三弦的声音。

达男走近卖花人的车,他说:

“好漂亮的花呀,大娘,进学校院子,让学校的孩子看看花好不?”

卖花人吃了一惊:

“不行。看不见。这个学校的孩子全是盲人。”

“就说全是盲孩吧,照旧喜欢花。他们知道花的香气。让他们摸摸花就更高兴。”

“根本没那回事儿。她抓花,揪花。那样一来,卖花的就赚了,也省了事了。”

“这孩子也是眼睛看不见。”

达男说着把花子带到车旁。

花子粗暴地抓那些花。

“哎呀,这么喜欢花呀!”

达男吃惊地这么说。

“啊!”

卖花的大娘难以理解似地看着花子。

“别跟大娘我开玩笑吧。”

卖花的大娘低头窥视一下花子的眼睛,知道了似乎真的看不见什么。她便十分同情地说:

“好啊,姑娘,我给你胸前戴一朵花。”

她说着就把一朵赤红的石竹穿在上衣的扣眼里。

然后让她拿上一枝黄花。

花子母亲说:

“谢谢,多少钱?”

她想付钱。

卖花的大娘摇摇头:

“不用给钱!”

达男对花子母亲说:

“大娘,买些花当礼物带去吧。”

“对!”

达男买了一束花让花子捧着。

“喂,花子,这花是礼物,要分给这学校的孩子们。这里的孩子都和你一样,眼睛看不见哪。”

花子把头伸进花束里闻香气。她的脸在花束里活动着,让每一种花都和自己的脸亲一亲。

操场上,两组年岁小的孩子上体操课和游戏课。

花子母亲在收发室那里说明来意的时候,达男就领着花子的手进去了。

达男的学校今天放假,所以他跟着花子母亲参观来了。

有一个班的孩子们练习齐步走,每两个孩子手拉着手成一组。年轻的女老师先喊一二、孩子们就跟着喊三、四!

那是呐喊般的高声,强有力的鞋子踏地声。

“大家的声音很尖,听的人耳朵痛的,所以声音应该从肚子出来才行。老师不是早就跟你们说过么?声音一定要从肚子发出来。”

老师提醒之后,孩子们呼喊声变低了。

其次是练习走步。老师拉着孩子们两手:

“好,一、二、三、四!”

和孩子一起走步。

每个孩子都由老师这么教一次,队尾的那个学生是个男孩子,他好像等得不耐烦了,便自言自语地说:

“老师,水田老师上哪儿去啦?”

手在空中抓挠着寻找老师。

现在是练习双脚并跳。这个项目也是老师牵着孩子的两手一起往上跳。因为眼睛看不见,孩子跳的时候有些害怕。

“可真费事啊,说是有的要把着手教,可实际上却是什么都是把着手教哪。”

花子母亲这样说。

“老师,健二哪里去啦!”

一个女孩子这样问。健二大概是和自己手拉手的男孩子吧?

“在,在这儿哪!”

一个男孩大声地喊着回答。

跳跃运动一完,老师就布置下一个练习项目:

“好,大家都把手拉在一起,然后是两臂伸直,确定间隔

然后就是曲膝运动,向左右转头运动。这类运动照样得老师一人一个地摆弄他们的身体,一个个地纠正。

另一班是更小的孩子,也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一边拍着手掌一边跑,大家就追她。看起来似乎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游戏,但是对于盲童来说,按声音所示方向,敏捷地、自由地活动躯体,却是很不简单的要求。

就在这个课时之内,教师曾经手牵手地带着四个学生去厕所。

剩下的孩子只好傻站着,但是,有的却喊起来:

“老师!”

“老师!”

“大木老师!”

“大木老师!”

有一个孩子喊:

“我是迷路儿!”

他这样一喊,大家像合唱似地喊:

“我是迷路儿!”

“我是迷路儿!”

“我是迷路儿!”

“老师,大木老师!”

然后,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牵起手来唱道:

“迷路儿,迷路儿,咕咕根儿,咕咕根儿。”

而且两臂模仿翅膀扇个不停,弯曲两膝,装作鸡的模样,在操场上兜圈子飞。别的孩子也两个人一组拉起手来唱着:

“迷路儿,迷路儿,咕咕根儿,咕咕根儿。”

“啊,怪可怜的!”

花子母亲这么说:

“一小会儿的工夫看不见老师就那么找。麻烦是真够麻烦的,然而确实可爱。盲童们绝对相信老师,依靠老师……”

“嗯,就说花子吧,她就很相信我。”

“那是当然。达男就有花子这么个学生,他可是个好老师呢。”

“我干脆当个盲人学校的老师吧!”

达男这么说着就把花子往跟前拉了拉。

这时,铃声响了,大木老师正挥舞着铃铛向操场跑来。

“迷路”的孩子们都喊:

“老师!”

“老师!”

“上哪里去啦?”

于是他们高兴地朝铃声响的方向聚齐。

“老师,我们想当猫。”

“想当猫!”

“喵!”

“喵,喵!”

他们都这么念叨着,想拿到老师的铃铛。

老师边摇铃边跑。对方是盲孩子,跑一阵就停下来,学几声猫叫。

在适当的时候老师被抓获。孩子们非常高兴。有抓住老师手臂的,有按住老师肩膀的,最后,老师不得不蹲下来。

哇地一声把老师围住,然后从孩子们中间传出老师喊疼和告饶的声音。

盲童不管老师的脸,不管什么地方,一概抓挠,对老师的头也伸手,揪住她的长发不放。

好不容易站起身来的老师,拢了拢头发,这时,一个稍大一点的男孩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跑过来:

“大木老师,她是一年级的。跑到我们二年级来了!”

“谢谢你!”

大木老师把女生收下。

达男看到这种情况,对花子母亲说:

“真有趣,大娘,一年级的孩子成了迷路儿,撞进二年级里去了。”

这就说明大木老师那个班是一年级,水田老师的班是二年级。

刚才体操课的二年级现在上游戏课。

“小笼子,小笼子,一笼子里的鸟儿……”

孩子们手拉着手,大家转圆圈。

歌声一停,孩子们也立刻停步。

“我身后的是谁?”

猜人的孩子向后转,立刻蹲下,蹲着往前走动,手碰到人时再摸对方,随后说出猜到的人名。

本来眼睛看不见,所以猜人的孩子用不着蒙上眼睛,或者两手捂上眼睛。只有这一点不同,其余的和眼睛好使的孩子玩法一样。不过,用手一摸就清对的,那才表明盲人判断的准确。

“这里的孩子,看起来都能成为花子的朋友哪!”

花子母亲这么说。她接着说:

“可是,达男,告诉花子这里的孩子全是盲童,花子能理解么?”

“啊,我想她很难理解。”

“但愿花子很快就能明白,高高兴兴地又跳又跑的孩子,原来和自己一个样,也是眼睛看不见的。真想告诉她,即使眼睛看不见,大家都在读书,都在学习。”

“大娘,我敢说,她还不知道这儿就是学校哪!”

“是的!”

花子也许想,她到了儿童游乐园。

总而言之,花子似乎也感觉到,广场上有许多孩子,细心留意着周围的情况。她抓着达男手指的手很用力,也忘了她抱的花束。

一年级的孩子们愿意当猫。从大木老师手里接过带铃的环。依次传下去,很感兴趣的摇着。

下课的铃响了。教师向孩子们道着再见。

只行礼他们是看不见的。

有的孩子在操场上手牵手地玩耍,有的朝教室方向走去。

有的孩子喊着“妈妈!”

花子母亲回头一看,只见教室走廊的窗户旁或者门口台阶上站着几位妇女。

“达男,那些妇女都是孩子们的母亲或者姐姐。盲童不能一个人上学吧,所以就和孩子一起到学校来。在这里一直等到放学。

“这可够艰苦的呢。”

“是够艰苦的。照顾孩子本身就辛苦,可是家有盲孩子,就要辛苦百倍、千倍。那才叫艰苦呢。”

花子母亲深有体会地边谈边向那些女人们致以注目之礼。

彼此都有残疾儿童,想到残疾儿母亲的心,即使不认识,也没有纯属他人的感觉。

小学部的主任老师打发校役通知花子母亲到接待室会面。

达男有些踌躇,他说:

“大娘,我和您一同去,行么?”

“那有什么不行?你是她的哥哥,又是老师!”

花子母亲想换下木展,只见进门的右边就是一大间特别宽敞的屋子,那里铺着草席,妇女们各自在打毛活和缝制衣服。

达男说:

“这是等孩子下课的时间里,做些针线活的吧?”

花子母亲并不理睬,只是默默地点点头。她想到同是不幸的母亲或姐姐,已经是不禁感慨万千了吧。

达男看了看走廊上挂的地图,不无得意地说:

“看啊,大娘,果然和我想的分毫不差。”

山随着它的高度而起伏的地图,达男想求购有这种模型图的地球仪,买来送给花子。

而且,这个地图上每个表示海、山、城市等等地名的地方,都钉着小小的图钉一般的东西。图钉般的平头钉子是供触摸的。

“这是盲文。”

“对。是点字。”

一进教员室相邻的客厅,那位主任老师回答了花子母亲的寒暄之后说:

“就是这孩子吧?多可爱的小姑娘。”

他说着话把花子的手拉住,亲切地夹在他的两掌之间,然后又摸了摸她的头。

花子毫无怯意,她拉住老师的西服袖子。

这位老师对于盲童多么亲切,以及以盲童教育为天职,长年献身于此项事业,花子能懂得么?懂得的,只有对于盲童的心无所不知的朋友,为盲童而活着的人们才……

老师蹲在花子的面前,握住花子的手腕,让她的手掌捂上自己的嘴,然后反复地说:

“早上好,好孩子,好孩子。”

反复地说,很慢。

“啊,啊啊,啊哈……”

花子发出提高了的声音,一只手挥舞着握紧的拳头,表示她高兴。

“嘿,这孩子好像很聪明。”

“老师!”

达男大声叫了一声,他问道:

“老师说的这话,花子她明白么?花子能够说话么?”

“能够说话!”

老师确切地说完之后便坐在椅子上。他继续说:

我们的同事常常提到,眼睛看不见的和耳朵听不见的,究竟哪一种感到生活最不方便?但是,稍加思索就会明白,盲人固然让人不胜同情,但是实际上聋子更是不幸的。”

“啊,也许是这样。”

花子母亲对于老师这话好像感到意外。

“是的。从教育上来说,教聋孩子比教盲孩子更难哪。耳朵听不见的孩子,一直是不知道人世间还有语言而成长过来了。如果没有语言,就不能思考,也就是智慧无法进入头脑。对于聋人的教育,第一步是让他知道人世间有语言,他理解了这一点,才算他的灵魂打开了窗户。”

老师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下去。

“但是盲人特别是先天的盲人,并不像旁观者那样以为自己多么不方便呢。”花子母亲点点头。她说:

“是这么回事。看游戏就知道他们多么高兴、精神……”

“对,一到学校孩子们性格非常爽朗。学校的集体生活对于盲童是很有好处的。放在家里,和别的孩子就不合群了,出了家门口也不会痛痛快快地玩,总之,很容易见人发怵,性格越来越孤独,性格内向,越来越陷于狭隘的自我之中。”

“不论一年级,也不论二年级,好像都有很大的孩子和很小的孩子。”

“不错。年龄上出入都很大。一年级里,有八岁孩子,也有十多岁的孩子。一般家庭,对于盲人学校实在理解不足,不愿意把孩子送进盲人学校的较多。有的是出于错误想法,以为让残疾孩子到外边去,怪可怜的。这就是残疾儿童上残疾学校比普通学龄儿童入学晚很多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1 盲人学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好的旅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