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旅行》

15 母亲们的日记

作者:川端康成

暮春的雨,像灰色的幕一样下个不停,操场上的小石子似乎也涂着一种阴沉的颜色,但是教室的幼小孩子们,已经玩了各项游戏,显得十分兴奋,个个脸上红扑扑的。

大鼓的响声,确实给孩子们的精神的激励,使他们元气倍增。因为从那鼓声能听到他们最喜欢的月冈老师的心声。

蝴蝶戏花的舞蹈一完,9个孩子在摆成一个圆圈的椅子上一就座,老师就拿来一大本书,好像让大家一窥什么秘密似地:

“过来,过来!”

而且是悄悄地向孩子们招手。

紧靠边的孩子站起身要过来。老师说:

“悄悄地,悄悄地,悄悄走!别出声,别出声……”

那孩子果然听话,轻轻举步,轻轻落脚地走上前来。

“好,可得悄悄地看哪!”

老师打开那书让他看,然后悄声告诉他:

“呶,好好看吧!明白啦?”

孩子也好像煞有介事地微笑着点点头。

究竟是什么呢?其他的孩子好奇地瞪大了眼睛,好像等不得轮到自己了。

那书好像一本画册,但那上面到底画了什么,连花子母亲也产生了好奇心。

每个人都到老师这里来一次,9个孩子全都看过之后,老师面向大家。

“你们都仔细看过了吧?是什么画呢?是划船竞赛,是划船竞赛的画。好,到这边来。”

在硕大的黑板和学生课桌之间,是一大片木板铺的地,看来那是个游戏场。

这回是在这里开始划船竞赛。

从月冈老师大大方方往地板上一坐,把两只腿伸出老远这一点,就连花子母亲也大吃一惊。她必须保持和孩子们一样的精神状态,和孩子一起玩,在玩的过程中教育他们,所以,连老师的动作也要和孩子一样。

孩子们也学月冈老师,坐下来之后立刻排成一行。

老师两手比划着划赛艇的姿势,作示范动作。

“预备,开始!”

她自己加快速度,同时嘴里喊着:

“快,快,快!”

孩子们两腿使出全部力量,恨不得把地板挠起来,拼命划船。

他们不能直着前进,因为有的撞上相邻的孩子,或者被女孩子的裙子裹住,但是最后到达的仍然是那个最小的贵美。

贵美的两只脚还像婴儿的脚一样胖乎乎的,软软的,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可是两脚红红的,很讨人喜欢。

“贵美,有本事,有本事!”

月冈老师把她抱起来。

“好,坐成一圈儿!”

老师让大家把圆圈缩小,坐得离她近些。

“你们大家是狗,都会汪、汪、汪地叫。”

老师先四脚着地作出狗的样子给他们看,对他们说:

“汪、汪地叫一叫试试!”

孩子们都模仿狗的样子,四脚着地爬着,彼此瞪着眼睛狠狠地瞧着对方汪汪地叫。

这种游戏,并不仅仅让孩子们学狗。目的在于让耳朵听不见狗叫声的孩子们,从自己的口中发出狗的叫声。这事的意义是很重要的。

月冈老师宣布:

“下一个项目是玩套环。”

每人5个环,还是老师先投,她说:

“环套上去,算好,套不上掉下来啦,就说不——行。记住,不——行。”

环掉在地板上,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

“不——行!”

“不——行!”

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喊。

说得不够轻松,声音沉重而含混,就像认认真真地数数儿时一样的腔调。

“好,扔得好一点儿!”

老师把一个孩子叫到跟前把环交给他。

那孩子投环不中时,其他的孩子就喊:

“不——行!”

如果投中,老师便曲着手指读出:

“一个……两个!”

有人投中三人,老师说:

“中了三个。真棒!三个呀!好,清一,请你画三个圆圈!”

老师从黑板那里拿来两只粉笔,她说:

“喜欢哪种颜色?喜欢黄色?不喜欢红色?喜欢,不喜欢,你说喜欢!”

“喜欢!”

“对,说不喜欢!”

“不喜欢!”

“对!请画三个大圆圈儿。记住,是三个。”

在这些游戏中,包含了数目,颜色,喜欢和不喜欢这些话,巧妙地组合进游戏里去而对他们施教,花子母亲非常佩服和感动。

花子母亲是被鼓声吸引而来的,她看了孩子们按鼓声的数打老师的手之后,这一个小时之内,她用各种各样方法,几度重复,教会了他们一、二、三这三个数。

像这样,花费几小时,几天,几个月,用坚韧不拔的精神,反复地演练下去。

这位老师的苦心与耐性,难道……

不怕麻烦,不露厌烦的神色,和孩子们高高兴兴地一起游戏

像月冈老师这样年轻貌美的姑娘,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对于惟一的女儿花子,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教育才好……

所有这些,无不使花子母亲认真思索。

投环游戏轮了一遍之后,大概是意在改变寓教于游戏之中的教育方法,调整一下孩子们的情绪,这回是老师分发给孩子们图画纸和毛笔。

发之前她站在学生们面前念:

“纸,纸!”

“纸!”

孩子们学她的口形。

“毛笔!毛笔!”

“毛笔!”

“给你!”

然后是一一发给学生。但是每个学生必须先说“谢谢”才把纸笔交给他们。

最后是分发墨汁。

“好啦!画什么都行,喜欢什么就画什么!”

月冈老师巡视了一遍学生们愉快的面孔,然后走近花子母亲。她说:

“毛笔画今天是头一次画,都很高兴哪。”

花子母亲默默地点点头。

她想,不论出现什么好的意外,花子的一生也不会画一幅什么画了吧?

但她还是以愉快的声调说:

“看到您这么好的施教方法,就觉得他们耳朵已经能听到什么了。”

“不错。想出各种各样的施教方法,并且试行下去。不过深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所以,只好请母亲们帮忙。”

月冈老师望了望教室后边窗下规规矩矩地坐着的母亲们接着说:

“反正她们天天陪孩子到学校,所以就让她们留在教室里好好看看上课的情况。”

那些母亲们每个人的膝盖上都放着打开的笔记本,记了一些什么。

月冈接着说:

“我要求母亲们把孩子在学校学的东西记下来,其次还要求母亲们作好在家里孩子的生活记录。因为,不管在学校里老师教了多少话,那些话在家里一句也不说,那又顶什么用?孩子在学校的时间只是在家庭的时间的几分之一,所以,家庭的配合更加重要。说学校的老师是帮助家庭施教的忙,倒是更实际一些。聋哑女孩子上了普通女子中学,以优良成绩毕业的例子,日本也有。”

“啊!”

“这个学生是滋贺县八幡町的一位姑娘,生下来就是聋哑人,可是考女子中学时,口试成绩特别好。她家里的人都说,这完全是诸位教育的结果。为了这项教育诸位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说的很对呀!”

“姑娘的父亲两眼泪水汪汪地去看姑娘受教育的地方,姑娘的姐姐也去看了几次,她自己禁不住要哭呢。”

花子母亲连连点头。

“这个学校也有一位从入学开始,读话的成绩就极好的孩子,班主任觉得很奇怪,一问才知道,也是孩子母亲花了许许多多心血。她说母亲对于聋哑孩子,最好从小的时候就教他读chún术。从口形上就懂得对方说的话这类新闻,大概您从报纸上已经读过。这事如果能办得到,请您务必照办,据说,她是从她的孩子三岁的时候开始的。她还说,家里的人绝对禁止打手语,对于聋哑孩子,不管他听明白还是听不明白,总是让他看着说话者的脸跟他说话。不论哪家的母亲都很忙。自己和孩子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少而又少。傍晚洗澡的时候,晚上陪他睡觉的时候,最好是跟他反复地说眼睛、手这些单词以代替唱摇篮曲。到了五六岁的时候,就能说出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朋友的名字,以及猫狗的名字,记数也能记到十个。”

“我很早以前就想问明白这位伟大母亲的故事。!”

花子母亲这么说。但是她为自己感到害臊而低下了头。因为她想到,直到今天,自己为花子作了什么呢?

时间白白地过去了,仿佛日暮途穷,无所措手,只是依靠少年达男寻找教育花子的线索……

“可是,眼睛和耳朵都不行的孩子,当母亲的就更难了。”

月冈老师同情地说。

花子母亲由衷地说:

“我就抓住老师不放,请费心教教我吧。”

“嗯,如果我能出一把力,那是决不吝惜的。”

“谢谢您了!”

“有残疾孩子的母亲们,大致可分两类,一类是于事无补的徒自伤悲,苦思苦想也无计可施。第二类是干脆死了心,破罐破摔。这两种情况,说起来倒也难怪,都可以理解,因为确实没什么好办法。倒不如家庭、学校、孩子父母和教师这三个方面拧成一股绳,对残疾孩子实施教育更重要。所以,如果不从母亲改变生活开始,我以为那是不行的。所以,对于母亲的指导,这么说也许有点大言不惭,但实际上我已经着手这方面的工作,而且是每天奔忙。和母亲们谈起各种各样问题时,总感到自己年轻,因而困难重重。有时想如果自己年纪更大些该多好。”

“是么?”

花子母亲吃了一惊,望着月冈老师那俊美的面孔。心想:

“她居然想的是自己如果年纪更大些该多好!”

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姑娘,为了残疾孩子们,也为了他们的母亲们,讲了这番很不寻常的话。

这番话浸透了花子母亲的心。

“我自己打算使出全部精力,紧张有序而又毫不虚度地生活下去。评价我的努力水平的,就是孩子们记住的语言数目日渐增多,那时我的高兴是难以形容的。

“老师您的话得多长时间孩子们才明白呢?”

“最理想的是一个月。但是也因孩子不同而有长有短。”

“那么快?”

花子母亲更加感动。

月冈老师想起了什么似地:

“明子是怎么介绍我的?……开头,我的老师告诉我,为了作个参考,你来看一看,这样我就到这学校来了。我喜欢上这里的孩子,就再也不打算去别的地方了。”

“因为您一去,不知道孩子们是多么的幸福啊!”

“因为我真喜欢上他们了。”

月冈老师微笑着继续说下去。

“和母亲们亲切地谈了各种问题,或者给她们必要的参考材料,第二天她们就像换了个人似地匆匆忙忙地到学校来。她们仔细地看管孩子,把孩子们的生活记录给抄下来,虽然一个星期只来看一次,但是做母亲的心是永远使人感动的。母爱具有强大的力量,什么都不能抗拒它。我以为母亲是了不起的。”

“有残疾孩子的母亲更是如此……”

“对。还有一点使我吃惊的是,不论哪一家,日本的母亲都是大忙人。从早晨起来到晚上躺下,一直被家务琐事缠身。读读书,思考思考问题,这种属于自己的时间,根本就没有。我觉得这个问题必须解决才行。”

月冈老师以一个姑娘的纯真与直率这么说。

“是这么回事儿。像这样每天陪着孩子来上学,实在是不得了!”

“对!家里有残疾孩子上学,母亲也得跟着去。等母亲回了家,事情已经积攒了一大堆。”

月冈老师看了看花子母亲接着说:

“是不是没有什么办法?为了这些母亲们,我在家庭访问时总要谈谈这个问题。我从我家运来书橱放在教室的角落,一点一点地从家里把书带来。摆上容易读的书,休息时间她们无不贪婪地读呢。”

花子母亲觉得这位月冈老师在这些地方也动了脑筋,甚至关心到母亲们的教育,不能不为之惊奇,同时瞥了一眼书橱。

窗户上流着水,能听到雨声。

“金鱼之墓,被雨淋湿……”

月冈自言自语似地这么说。

离窗户不远处的合欢树下立着一根小小的白搓木头。

“刚才您来的时候,孩子们正在说金鱼吧?”

月冈这样问花子母亲。

“金鱼……一个,一个,挺伤心的是吧?”

“对!”

“那就是金鱼的坟墓,刚才造的呢。”

“孩子们造的?”

“不是。下着瓢泼大雨,我到操场上去了。”

“啊”

“今天早晨一到学校孩子就闹腾开了,说是金鱼缸里只剩下一个金鱼了。一看,原来扔在院子里的树下了。说是死在鱼缸里飘在水面上,孩子们的母亲就把它扔在那里了。可是这样处理死金鱼不行。不会使用语言的孩子,等于一直处在自己狭窄的壳里,缺乏普通人的感情,极其自私。怜悯别人啦,关怀别人啦,几乎不懂。因此,情操教育就十分重要。金鱼死了,对孩子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5 母亲们的日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好的旅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