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旅行》

09 前往东京

作者:川端康成

花子始终也不知道她父亲去世。这是多亏母亲费尽心思……也多亏明子和达男费心尽力。

“父亲在某地方生活着哪!”

直到几年之后,花子还相信这是真的。

对于一个还幼小的孩子来说,使她不知道最可悲的事——自己的父亲去世,为花子着想也许是好事。但旁边的人想到花子还不知道此事,就觉得更加可怜。

人还有死,这对花子来说毕竟是不可想象的。

蝴蝶,蟋蟀死了,花子曾经摸过它们,把它们的翅和腿揪下来。

前不久把老爷爷给的金翅雀弄死了,而且把它的毛拨下来。

那时母亲就说:

“这孩子有很残酷之处。没有女孩子常见的温柔……”

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流露出担忧的心情。

她父亲却说:

“眼睛看不见,所以也不知小活物的可爱之处,拧下翅膀和腿,是研究什么。”

他这样回答,也许实际就是这样。

花子没有看见过鸟和虫很有生气的飞行。

但是她心灵的眼睛已经看到,不论什么地方,有生命的多极了。

比如,草迅猛生长,花骤然开放,这些在花子看来都是活的。

她不像眼睛健全的孩子那样,把动物和植物分得清清楚楚。

花子想和草木见面的时候,总是到它们那里去。

春天发芽,秋天落叶,循规蹈矩。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花子从不像蝴蝶那样被弄得不知所从。

在这个世界上花子比一般的孩子感到更多的神秘和惊惧,但是最使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有生命的东西死亡。

能动的东西不能动了。温暖的东西凉了。摸一摸死了的虫子,不由得感到凄凉,想要动怒,于是就把它们的翎毛什么的揪光。就像探索生命消失到哪里去了?

但是做梦也没有想过父亲会有死亡的时候,她只是觉得父亲不在自己身边而已……

既然如此,父亲一定是去了什么地方。

花子将要用几年的时间不停地寻找父亲的所在之处。

和母亲坐火车的时候,花子就想到父亲是先行一步回了乡下的家,而且确信不疑,所以她高兴得很。

她还不知道,父亲的骨灰盒就挂在母亲胸前。

明子献上的花束全是白花,花子看不见……

有白蔷薇,白百合、白石竹……

“给,花子!”

明子把花给了花子,然后小声地:

“是给你爸爸的花!”

她即使大声说,花子也听不见。

花香使花子立刻知道那是百合和蔷薇,她惟有高兴。

花子也许想,东京这地方,即使冬天也开这种花。

明子看到花子高兴的表情,更加哀伤。

花子母亲已经什么部不能说了。

“天冷了……”

明子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可注意别感冒了,明子姑娘注意呀!”

“我没事儿,大娘倒是多多保重啊!”

“嗯,谢谢!”

“回去的地方很冷,一路上越走越冷……”

“我们已经习惯了。”

“不过……”

站长去世,寒冷将是沁人心脾的吧。

“雪渐渐下大了!”

花子母亲说:

“雪下厚了,请快回去吧。”

“没事儿,我挺喜欢雪呢。”

随着临近薄暮,鹅毛大雪纷纷扬扬。

大街的房顶上全白了。

“如果喜欢雪,冬天到我们那里去一趟吧,那可太好了。”

“好。听广播说,滑雪地带的积雪达多少厘米,光是听听广播就觉得舒畅。

“我们是一遇上这种雪就犯愁,因为说不定火车就不通了。”

“站长就担心这个。”

“真想让明子姑娘看看铁路的扫雪工作,那可是真辛苦呢。”

“这趟车能顺利到达么?”

“还不知道呢。”

“真想跟您一起去。一下雪呀,眼睛就总像看到那山似的。”

“我希望也像明子姑娘这样年轻呢。”

“啊?”

“我家就再也没有站长什么的啦,所以也能赏雪,也能感到乐趣啦。”

花子母亲说到这里凄然地笑笑。

明子低头不语。

“请原谅!”

花子母亲注视着明子说:

“这回给我们特别大的帮助,而且让您跟着伤心……”

“啊,大娘您可别……”

“让你和达男也伤心落泪,心里很是不安。哀伤的事,就到此为止,请把它忘掉。”

“好!”

明子十分理解地点点头。

“我净注意花子了,让你们姐弟也处于悲伤之中,太自私和任性了。”

“可是花子也够可怜的。”

“明子姑娘很年轻,别介意这些事,一切多多保重!”

“请您放心,我已经懂得人世间总有令人哀伤的事。”

“的确是这样。府上可是太幸福了。”

“也许……”

“偶而为他人的不幸流一流眼泪,也许能起到葯的作用呢。”

“为了花子,我流多少泪也不觉得多。”

“哭,不起什么作用,我也不高兴哭哭啼啼。对达男替我道声谢吧。”

“好。达男本来也想送您的,他说您不让他来……”

“确实。人已经死了,化为骨灰,我不愿意让孩子们看见。况且这么冷的天……”

明子想到这趟火车半夜里才到达雪堆得房顶那么高的山间小镇,她又觉得花子着实可怜了。

“我弟弟如果能来,一定把花子逗乐。一定热闹得多。”

“花子精神着哪。因为她想着爸爸在乡下的家里正等着哪。”

“对,不过,她回去一看爸爸不在家怎么办?”

“大概就想,还在东京医院里吧。”

“那样的话又想东京吧?”

“我们还来的呀!”

“啊,真的?”

“对。打算把乡下的家处理完,我们就回到东京来。”

“好高兴啊,就请快回来吧。”

我想也在东京找一份工作干干。”

“您?”

“对!”

花子母亲认真地点点头。她说:

“还没有明确地定下来,我想为花子这样不幸的孩子们干些什么、人世间,盲、聋的孩子很多哪。我因为有花子这样的孩子,所以想到这些孩子面对的问题。我以为,我如果能到盲哑学校工作,对花子的教育也有帮助。”

明子为之感动。她想到:

这是一位从悲痛中毅然站起,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为别人的孩子,下定奋斗到底的决心……

“我一定尽力帮大娘的忙。”

明子这么说。

“不行。我希望明子姑娘永远是幸福、明丽的小姐。”

“我可不愿意大娘总把我当小姐看待。”

“不是这个意思,像你这样的小姐,只是看着,我就觉得是个大大的安慰。”

“像个偶人?”

“你认真地听我说下去。”

花子母亲笑着说:

“找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受到达男的启发。达男不是给花子木头字母教她认字了么?这使我明白了,像花子这样孩子的教育也不能扔在一边不管。因此也有了希望。达男真是我们的恩人哪。”

明子心里感到亮堂多了。即使站长去世了,母亲却满怀希望,和女儿花子两人走向新的生活。

即使下雪天的灰色天空,也有生活的光。

“大娘,这样说来,你不久就回东京来?”

“对,我尽可能地快些。”

“把花子放在我们家不好么。我和弟弟两个人照顾她。到府上吊唁的人一定很多,花子会不会知道父亲出了什么事儿?”

“谢谢!很可能不会知道。等我们再来东京的时候,请一如既往地喜欢她吧。”

“那已经……”

“再见啦!”

“再见。花子,再见啦。”

明子两手捧着花子的两颊说:

“花子,暖和吧。回到家里,如果父亲不在,那可怪可怜的。那该怎么找啊!”

“父母确确实实地活在孩子的身体里呀!”

明子点点头,泪眼汪汪。

火车动了。

从车窗看到花子捧着那白色花束……

火车开出之后的铁轨上,雪也随落随消。

火车在到达那山间小站的时候,车顶上也积很多雪吧?

花子立刻睡着了。在东京,她也接触到很多的事,好像她也累了。

她母亲虽然几个晚上没有好好地睡觉,但是她把丈夫的遗骨放在膝上,所以全无睡意。

她看看熟睡中花子的面孔,和父亲在世时完全一样。

她想,她必须把这孩子好好扶养大,让她毫不逊色于无残疾的孩子。

母亲把围巾给女儿围上。

花子十分珍视地把花束放在胸前。她不知道明子是献给父亲的。以为是给自己的呢。

花子的脸像花一般在蔷薇、石竹中开放,就像一朵淡粉色的大花,清纯之至。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很想让花子看到自己可爱的这张脸。”

她母亲自言自语地说。她还想起,花子父亲在世时就常常这么说。

火车到达山间的时候虽然已是半夜,但是所有的站员全都在站台上站好队,迎接站长的遗骨。

“站长!”

有的年轻工人喊了声站长便大哭起来。

许多站员家属和镇上居民也来了。花子母亲回答人们的吊唁说:

“大雪天里这么冷还到车站来接他,真对不住,扫雪已经够辛苦的了。”

“对!再也听不到站长那坚强宏亮的号令,大家都很难受啊!”

“只是去了东京几天,可这雪下得几乎认不出原来小镇的面貌了。”

“很厉害的暴风雪啊。”

“各位都辛苦了!”

花子母亲替站长向大家道了谢。

“进屋子烤烤火吧……”

副站长把大家往屋子里让。

花子伸着灵敏的鼻子寻找父亲的气味……

她摸了摸每个站员。

一进办公室,花子就朝着父亲的办公桌走去,一屁股就坐在那椅子上。

父亲虽然不在,但是坐在父亲一直就坐的椅子上,觉得父亲就在这里。

“站长先生,可爱的站长先生!”

年轻的车站工人称她站长,并且看着她的脸。然后说:

“从明天起,你就每天都坐站长的座位上吧。”

花子被那年轻人牵着手领走。

家里灯火通明,许多人聚在这里。

为什么这么热闹,花子虽然不明白,但是惟独父亲不在,却使她深感奇怪。

然而许许多多的东西上都有父亲的气息,所以她把所有的房间找了个遍。

等她母亲把父亲那套站长服交给她,她才似乎放下心来。

第二天早晨,花子醒来就要去车站。

“这可难办。那就只好带她去啦。”

她母亲让小保姆带她去了。

卡罗也跟来了。

“啊,站长来啦!”

昨天那位年轻人迎接她的到来,恭恭敬敬地敬礼之后,把她让到爸爸的座位上。

火车到站,副站长抱着花子上站台,让她发出开车信号。

花子大开心了。

但是她摸了好几次副站长的脸,花子不能不仔细思索,这人为什么不是父亲。

就这样,人们眼中的花子每天在家和车站之间来来去去,那形象十分可怜,眼泪从没有断过,但是她母亲注意到的却是,这孩子在她一心一意地寻找父亲的过程中,突然之间智慧大增。

可是母亲因此也就觉得她更加可怜。不过,这对母亲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安慰。

母亲想,并不是只有高兴的事和开心的事培养人心,但愿花子坚强起来,花子即将和这个山间小镇告别了。也但愿花子永不忘记她亲切的故乡……

花子并不知道要和初雪深埋着的故乡告别就动身了。

谁能料得到过多久才能够回来?

明子和达男在上野车站迎接她们母女。

在熟识的人不多的东京,女校学生明子和中学生达男。给花子的母亲很大的鼓舞。花子母亲深有感慨的说:

“说实在的,我已经没有把你们当外人的意识了。”

“花子,怎么样?你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成了东京儿童吧?”

达男敲了一下花子的肩膀这么说。然后告诉她:

“路过你爸爸管的那个车站的火车,都是到东京的,这,你知道么?一到东京啊,就哪儿也不去了。车上的人全下来。”

花子母亲笑着说:

“达男真会跟花子聊呢。”

“我可是早就料到,花子一定到东京来。”

达男说完便把一个包成四角形的纸包放在花子面前晃了又晃。然后说:

“这是给花子的礼物,祝贺你成了东京儿童。”

“啊,一下火车就拿到礼物……这是什么?”

“大娘,这回是教花子识数的。”

达男赶快打开纸包。

包里是算盘一般的东西。一个小棒穿着十个圆珠,十根并排在一起。那珠能够移动。小学一年级学生开始学算术用的就是比它小的那种。

“啊!”

母亲非常高兴。

“达男可是个好老师。花子不用上学校,给达男当弟子就行。”

善于出好点子的达男,花子母亲很佩服他,话虽然和往常一样诙谐,但她一直就认真的说达男是个根性聪明的孩子。

性急的达男还在汽车里就开始教给花子识字。

他拿着花子的手教花子数数:

同时折着她的手指慢慢地教她。

一项总是反复教四次。

他每教她折一个手指就拨一个珠。

“怎么样,和你手指头的数一样的圆珠排好了吧?这就是十啊。”

汽车开到上野公园后边花子母亲预先租好的小小住家之后,达男还在教花子数圆珠。

“一,二,三,四……”

过了一阵,花子左手折一个手指,右手就拨拉一个圆珠。

“大娘,可得喊万岁啦!花子记住啦!”

“谢谢,达男,谢谢啦!”

花子母亲反复点头称谢。

达男让花子摸母亲身体。

“一个!”

摸到明子,

“两个!”

依次摸达男,小保姆阿房、花子自己,花子把圆珠拨到五。

“大娘,不论什么,让花子一律用这个算盘数。”

“是!达男老师留的题一定做好!”

对花子来说,尽管还模糊但也许已经明白,没有什么意思的圆珠,实际上是表示数的。

像那木头字母一样,这算盘也成了花子不离左右的东西,睡觉时放在枕旁,上别处时也带它走路。而且也明白了,把十个十凑在一起,就是一百。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好的旅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