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港湾》

二 绿色的牧场与红色的宅邸

作者:川端康成

在阳光明媚的星期天,从某个地方传来了烟火升天的噼啪响声。

走廊的藤萝架下,三千子正梳理着自己那乌黑的娃娃头。

“喂,带我去哪儿玩玩吧。我估摸着今天肯定是个好天气,可以出去玩玩,所以早早地就把作业做完了。”

“你倒是挺会安排呀。不过我可不行。我得去打棒球呐。”

哥哥昌三斜倚在睡椅上,头也不抬地盯着报纸看。三千子摇晃着一头浓黑的头发,就像是在摆弄着什么缨穗儿似的。她央求道:

“那也行啊,就带我去看棒球吧。”

“三千子会觉得没劲透了的。又热又渴,坐得屁股都痛了起来。那对健康可没有好处。”

“真会捉弄人。”

“我才不愿和女学生一起去呐。”

“为什么?就因为我个子小?”

“要是被学校里的朋友看见,那才讨厌呐。”

“那有什么不好呢?我们是兄妹呀。我才不在乎呐。”

“因为是兄妹,所以才更讨厌。”

“瞧你说的!”

昌三是中学三年级学生,是个运动迷,有些死认真,和三千子说起话来,就像是一对冤家。他生性腼腆害羞,即使偶尔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与三千子邂逅相遇,他也不正面看看三千子,而只是红着一张脸,加快步伐赶快跑掉了事。

三千子觉得这怪有趣的,所以有时候故意大声地喊他“哥哥”来为难他。

三千子梳理好头发以后,开始用耙子清理起庭园来了。

绿色的松树就像绿萼梅的铅笔一般,不知不觉之间又伸出了十到十五厘米。花坛中盛开的雏菊、蔷薇花和连理草散发出一阵阵芬芳。

清晨的风清冽而爽快。

“吃饭了哟。”

前来给鸡圈铺沙的rǔ母从后院里喊叫道。

三千子折下两三枝结着花蕾的蔷薇一边唤着香味,一边走上廊子,把花儿插在了盥洗室的镜子前面。然后她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惬意感走进了饭厅。

在雪白干净的桌布中央插满了连理草,让人不由得想起五月美丽的庭园。

“大哥呢?”

“可能是有事去了吧。”

母亲那张刚毅而优雅的面孔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头发明显地有些稀疏了,隐隐约约地露出头顶上白白的皮层。

“可今天是星期天呐。我希望他和我们在一起。”

三千子绷起了面孔。但她察觉到母亲平常就一直很为大哥操心,所以马上一声不吭了,默默地举起了筷子吃饭。

这时,二哥带着一身的滑石粉气味走了进来。

“盥洗间的蔷薇花是三千子干的吗?”

“该是好漂亮了吧。都已经结花苞了,多可爱啊。”

“你父亲就很喜欢蔷薇花呐。”母亲一副回想起了什么的表情,“尽管那样艳丽的花与佛龛不协调,但我昨天也还是插了这种花。”

“行啊,那就献给时髦的佛吧。一旦佛龛插上了耀眼绚丽的花儿,整个家都会变得执闹亮堂的。”

三千子的一番话轻而易举地就让母亲的脸上绽露出了微笑。

作为幺女儿和独生女,三千子乃是抹去母亲的忧愁,照亮整个家庭的光明天使……

除了从昨天起就没有回家的大哥以外,包括rǔ母在内,全家人一起用完了早餐。然后母亲戴上手套走到了庭院里,一丝不苟地替蔷薇的枝叶除掉蚜虫。

三千子则开始往草坪清除杂草。

昌三和二哥在谈论着棒球的话题。

这时,rǔ母叫道:

“三千子,你的电话。一个叫八木的人打来的。”

“喂,是八木吗?”三千子喘着粗气接过电话说道,“是,我是三千子。唔,是的,想看想看。喂,喂,请稍等片刻。”

她从走廊上大声地叫着庭院里的母亲:

“喂,妈妈,我这就去八木家,可以吗?去牧场,去看小牛犊。喂,可以吗?该是可以去吧?”

“午饭前回来吗?”

“那么快就回来多扫兴啊。午饭肯定会招待我的。”

母亲微笑着说道:

“你自作主张就那么定了,会遭人笑话的。既然人家特意邀请你,你就去吧。”

三千子又回到电话旁与对方约好之后,开始在走廊上飞快地跑了起来。

“喂,去哪儿?”

“去看牛。”

“牛?!”昌三惊讶得瞪圆了眼睛。

“是的,是去牧场,去看小牛犊。”

“干嘛呀,那么兴高采烈的。和谁一起去?”

“和高年级同学。是她家里的牛呐。”

“就是那个经常写信给你,写一手丝线似的蚂蚁字的人吗?”

“你太过分了,居然偷看人家的信件?”

“我才不屑一看呐……像那种感伤的东西……老是喜欢做一些奇怪的荒唐事儿。这些女学生呀,明明每天都见着面的,还写什么信……”

“哥哥是不会明白的,因为哥哥是一个野蛮人。”

母亲已经洗完手站在了壁橱前面。她拿出一件新做的法兰绒衣服,再配上一条绉绸的碎花腰带对三千子说道:

“穿在身上看看。”

三千子穿惯了水兵服的校服,很少穿带袖子的衣服,这下可真是惊喜交加。

能够让“姐姐”看到自己与平常截然不同的模样,使她又兴奋又害怕。

她感到美丽地活着的幸福感正盈满了自己的心房。

三千子身穿红色的法兰绒衣服,脚上套着伯母送给自己的皮鞋,抱着一大把连理草和畜该花,在母亲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护送下,走出了家门。

“哎呀,太好了,我真想变成一只牛。”

三千子说着,任凭衣袖在风中飘动着,飞也似地跑了起来。

牧场上绿草葱宠,仿佛把人的脚也染成了绿色。身体躺在草地上,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咀嚼那嫩绿的青草。

在周围平缓的山同上开满了紫首宿花。

仔细观察,还会发现到处都盛开着一种不知名字的小花。三千子又连忙询问那种小花的名字。

“牛犊的早餐特别可爱呐。由牧牛人打来沾满晨露的青草,带到牧舍里喂牛犊。牛犊记得牧牛人的模样,一看见他来就会兴高采烈地哞哞直叫。在那些打来的草堆中,还夹杂着好多活生生的花儿呐。牛犊甚至把那些花儿也津津有味地一古脑儿吃了下去。”

听着洋子的说明,三千子出神地点着头。这时,传来了牛悠闲自得的鸣叫声。

“哎呀,牛居然爬上了那么高的山丘呐。我也想上去瞧瞧。”

三千子说着,抬起头望了过去。

“牛是一边吃着草,一边往高高的山丘上慢慢爬去的呐。那是一只今天才让人挤了奶的母牛。”

洋子说话时是那么平静自若,与其说是在满心喜欢地眺望着那只牛,不如说是在满心喜欢地凝视着三千子。

“喂,你觉得哪座山丘好呢?我们到三千子最喜欢的山丘上去用餐吧。”

“好的。”

三千子拽住洋子的手,朝一座山丘跑去。谁知刚一爬上去,她又说对面的山丘更好,于是,又转移到了另一座山丘上去。最后洋子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

“讨厌,三千子真是性情多变,贪婪无比……难道你就是这样马不停蹄地移情于新的朋友吗?”

“你太损人了,真会恶作剧。”

“不,我是开玩笑呐。不过,要是走得太远,搬起椅子之类的东西来,实在是很费事呐。”

“不过,谁叫每一座山丘都如此美丽呢?”

“是的。你说过,巴不得让每一个漂亮的人都成为你的姐姐,你希望和每一个人都成为朋友。三千子就是这副德性呗。”

“我自己也糊涂了。”

三千子的双颊飞起了红霞,埋下了头。见此情景,洋子的心因胜利的喜悦而颤栗不止。她思忖道:三千子已属于自己一个人了。

洋子吩咐随同而来的女佣,让她搬来了椅子和桌子,设置了一家蓝天下的沙龙。

从篮子里取出罐头、面包、红茶,还有寿司。三千子也在一旁帮忙,把餐具摆放在了青草上。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过家家的情景。”

“真怀念那个时候啊。”洋子突然沉默了。她吩咐女佣道:“把水煮沸,等牛奶温好以后先告诉我一声。另外,如果冰淇淋已经做好了,就去拿过来,还有我的草莓……”

在等女佣回来的时候,三千子说道:

“可以光着脚在草地上走一走吗?真想踏一踏美丽的绿草。”

她脱下的白色布袜和鲜艳的红色草屣,在一片绿草之中是那么清晰和醒目。洋子凝视着它们,就如同凝视着三千子那可爱灵魂的露滴一样。她带着淡淡的忧愁说道:

“三千子,这地方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真是太棒了,就像是童话的王国呐。”

“是啊。但听这儿的管理员说,要是真地住下来,可就并不那么像童话的王国了。但我还是喜欢得不得了,甚至想等毕业以后,干脆做个牧场管理人得了。”

听了这话,正来回踏着柔软青草的三千子不由得停下了嘴上哼唱的歌曲,回头看了看洋子。

洋子今天也穿着一套颇具少女特色的和服,她那系着和服腰带的纯洁身影,还有那种只是衬托出她天生丽质的新化妆法,在三千子眼里都是那么耀眼鲜丽。

倘若让这样的丽人在绿色的牧场上看护牛群,谁知道会酿造出多么美味爽口的牛奶和奶酪啊!

但三千子又转念想道:那样做未免太可惜了。眼前的这个人分明更适合于在一大堆花儿的簇拥下,沐浴着明亮的灯光,享受明朗而丰饶的生活。

“瞧,它们都走到那儿来了。”

洋子指着前面的一片树荫说道。只见两只牛犊从树荫后面走了过来。

可她们眼前的这头牛却出乎意料地大,以致于三千子不由得屏住呼吸,紧挨着洋子说道:

“你不怕吗?它不会做什么吧?”

“它可温驯老实呐。”

“哎呀,你瞧,那么大的rǔ房,真让人恶心。”

那牛的rǔ房真是大得惊人——它那桃红色的大口袋松弛地耷拉在腹部上……

“一看见那rǔ房,我总是想起母亲呐。”洋子平静地说道,她的声音分明已经潮润了。

“乍一看,那模样怪难看的,可里面装满了温暖的rǔ汁。我想那便是母性的象征吧。”

三千子默默地点点头,对洋子的深刻想法感佩万分。她又一次看了看那硕大的rǔ房。

但她却没有留意到掠过洋子脸上的那一道哀愁,只是说道:

“我也想试着挤挤奶呐。”

“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哟。在牧场上,如果能干挤奶的活儿,那就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得花三年到四年的时间来学习。挤奶时,如果使出的手劲和牛犊吃奶的感觉不一样,那母牛的奶计就流不出来了。”

正在这时,两只牛犊从母牛的背后钻了出来。

“啊,真可爱,就像小鹿一样。”

三千子跑过去抚摸着牛犊的脊背。那牛背是那么光滑而温暖。

“这,就是姐姐的牛犊吗?已经取名字了吧?”

“还没取名字呐。我们俩一起给它们取个名字,当它们的父母吧。”

这一切也是那么妙趣横生,以致于三千子的面颊已经熠熠生辉。

她们把双腿伸展在草地上,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了取名字的游戏。

“叫‘阿雨’,怎么样?”

“‘阿雨’?!讨厌,我讨厌雨。”

“要知道我是在关于雨的会话中受到了玛弗丽小姐的羞辱,尔后又多亏了雨,我才有幸第一次让姐姐你送我回家的……”

“不过,取名叫‘阿雨’挺别扭的。说起带‘阿’的名字嘛,……阿丽莎怎么样?安德烈·纪德①的小说《窄门》中的阿丽莎。”

①纪德(1869—1951)法国著名小说家,194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窄门》是其主要作品之一。

“可听起来就像是‘啊,你傻’,取人的名字也可以吗?那么,如果是男孩,就叫保尔,女孩嘛,就叫维吉尼。”

“喂,你读过《保尔与维吉尼》①吧?”

①《保尔与维吉尼》系法国作家圣皮埃尔(1737—1814)的代表作。

“唔,哥哥的岩波文库等等,我全都读呐。”

三千子罗列了一大通书籍的名字。

“啊,太高兴了。不过,三千子能读懂吗?我也最喜欢那些美丽的故事了。那就从带刀的名字说起吧。下次见面时再说带亻①的名字……喂,那个可怜的阿刺克涅怎么样?或许三千子也知道她的故事吧?”

①刀和亻是日语假名表中最初的两个。

洋子用手拔着野草,眼睛里闪烁着遥远的光芒说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希腊岛上有一个美丽的少女阿剌克涅,专以织布为生。她织出的丝绸是那么漂亮精致,以致于她自己都被迷住了。她心高气傲,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肯定比弥涅耳瓦女神的技艺还要高出一筹吧。谁知这句话激怒了弥涅耳瓦女神。于是决定在阿刺克涅和女神之间进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绿色的牧场与红色的宅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女的港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