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

第16章

作者:川端康成

公子想要个孩子,可为了继续上学,得做手术,因这事来找证婚人商量或者说是报告来了。说是商量,看来还是报告。不管怎么说,两人一起来谈这事,御木觉得很少见,但并没见公子有什么羞答答的表情。

两人一脸有事商量的神气,御木烧完笹原日记后,把波川夫妇叫进了书房,听他们讲完,御木说:

“叫一声顺子吧,我想顺子一定会反对吧。”自己的意见模棱两可。

“波川和我也不是讨厌孩子。要征得波川的同意看来有点困难。”

公子像是作了出色的辩解似的说。

御木看了看眼圈周围有些消瘦的公子,想象挺着大肚子上学的公子那副模样:“同家里人都商量过了吗?”

“没呢。可我是学生,也许非得这么做了吧。”公子回过头去看看波川。

“那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吧。”御木又把波川的话重复了一遍,“我代替你们的双亲表示反对。”

“先生您自己呢?”公子问了一句。

“作为证婚人也反对呀。”

“反对的人越多越让人高兴,像受人安慰似的。”

“要是这样的话,生下来不是挺好吗?”

“我们已经定下来了。”

“以后不会后悔的吧?”

波川和公子面面相觑,谁也没回答。

手术也许出不了什么大差错,可往后能不能再生孩子却没有绝对的保证,就是生下孩子来,也和现在公子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是一个人;这一半交织着御木感伤的话,会让年轻的两人心里发毛吧。跟御木比起来,这对学生夫妇也是健全的常识家呀。

御木这样想着,自己的反省不过是个常识家的想法而已。姑且采取先反对,后承认的形式。可是,考虑是否承认,也许是御木怪僻的自我欣赏吧。

加上波川夫妇和三枝子,这星期天御木家的晚饭可够热闹的。

御木在家里,喝一杯威士忌酒就停下了,好太郎很厉害,想不到波川也是个好手。

“那么,太太也能喝吧。”好太郎有些得意忘形地劝公子喝。

“不行哟。还是学生夫妇,不准两个人晚上来一杯什么的嘛。”公子开朗地笑着说。

“今晚可是例外哟。”

“我也是越喝越来劲的。但是现在得稍有些节制才行。”

“在证婚人的家里嘛。”

“说的是啊,可今天不行。”公子像是指怀孕的事。尽管要去做手术,可她毕竟还有些女人的矛盾,这会儿流露出女人特有的魅力。和婚礼早上见到的给新郎旅馆打电话的公子比起来,连体态都不一样了。

好太郎有些醉了,竟一点没觉察此事。

“为什么就不行呢?”他纠缠着不放。

“我,肚子里有孩子了……”公子说。

“呃?”好太郎不意被刺了一下。

顺子、弥生和三枝子都“刷”地把眼睛转向公子。御木也为公子毫不隐讳的态度感到惊奇。

“是嘛,这可真得恭喜你哟。”顺子一本正经地说。

“啊。”

公子在这时候无论如何说不了动手术的事,低下了头。

弥生和三枝子暂时都没有做声。

“你生下来吗?”好太郎醉眼惺松地望着公子。

“正在考虑呢。”

公子爽朗地岔开问题,脸也不红。御木见了,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可得好好考虑一下的呀。”顺子说。这回答让御木感到意外。

未婚的弥生、三枝子,还有已婚但却没有生孩子的芳子,脑子里像是都丢不开公子的事似的,不敢随便多嘴。看上去话题不知不觉成了以公子为中心的模样了。

公子夫妇回家后,三个年轻女人也说不出更多关于公子的什么话。

“太早了哟。今后也会出现带孩子的女学生去上学的事吧。”顺子对御木说。

“挺着个大肚子,走起来不方便吧。”

“那有什么关系呀。教室里临产了,学校的医务室里接生也不赖嘛。过去可是无法想象的事呀。听说,现在中学生、高中学生也都养孩子。”

芳子让千代子帮忙,收拾厨房去了。

弥生将三枝子的卧具搬到自己的屋里。这天夜里,两人的说话声一直持续到很晚。

御木又清楚地听到千代子说梦话:

“够了哟,紧跟着呢。滚出去,滚出去。”

也许梦见让启一追赶的事了吧。

这以后又过了十天,波川打来电话。告知公子在医院里手术做得很顺利。电话是顺子接的,御木简直不知说什么才好。顺子的话也很短,然后,她对御木说:

“也许还真得去探望一下呢,稍有些奇怪吧。”

“已经出院了吧。”

“出院是出院了,波川说公子身体恢复的话,想回福冈住几天。”

“她想家了呀。”

“到底是女孩子家,做过那手术后,感到寂寞了吧。”

回福冈后的公子,半个月没有回东京来。

波川大概有些不安了吧,跑到御木家来,问是不是能去九州接她。

“你们两人之间有什么事吗?”御木问。

波川焦躁不安地说:“出院后,公子变得有些怪了。打那以后,一点点小事也和我过不去。”

御木想了一下:

“你大概没有好好安慰她吧?”

“说要我安慰,两个人商量好的事,我尽可能不去触及那件事。”

“我觉得你写封信安慰安慰她怎么样。”

“对娘家的父母亲,公子也许没有透露呢……”

“到底怎样了搞不清。女儿归来总是很高兴吧,她让母亲的感情缠住了吧。公子可是娇生惯养的女儿呀。”

“虽说结了婚,可娘家的母亲,也有各种各样难以启齿的事。”

御木也像要岔开所感到的不安。

“结婚前的公子研究过你,这回呀,也许是研究以外的事情吧。”

御木推测,波川夫妇之间隐藏着什么事。

“你找我商量,可你自己怎么想的?去接公子小姐吗?”

“我不想在公子娘家父母的面前露脸呀。”

“为什么?”

“结婚后,我们两人的生活费、学费,都是公子父母掏的钱。我就是去九州,也只能到别府那边,把公子叫出来见面,那样做不行吧。”

“不行。那可是胆小鬼呀,你。即使是一千块、五百块,老婆娘家拿出了钱,你得认了;然后出去见对方的父母,不就是在心理上从那些钱里解放出来了吗?”

“结婚以前,我去找不固定的短工,苦得很呢。和公子在一起后,作为学生过得也有些太奢侈了。不是我精神松懈,公子不这样过可受不了。我和她小时候的环境不一样嘛。”

“可是公子不会为这事回九州的吧。”

“那倒是。我老扪心自问,这样舒服的学生生活对我合适吗?说得清楚些,比起夜间与公子一起学习,倒是更喜欢与她手拉手地互相说说话呀。”

“那是因为你新婚的关系嘛。”御木笑着说。

“我深夜学语文的习惯就此消失了。”

“公子的成绩呢?”

“结婚后成绩当然好起来了。把我当成了她的家庭教师了。”

“哪有这样好的家庭教师。”

“哈。”波川也笑了。

“去九州的火车钱还有吗?”

“单程的还凑合……”

御木搞不懂他这句话,到底是说回来时和公子一起,路费全打算由公子出;还是这会儿跑自己这儿借路费来了呢?老婆就回娘家一个月,立刻就落到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步,现在波川的学生生活也够惨的。

“公子是坐飞机回去的。”

“这可够奢侈的呀。回来也乘飞机的话,火车钱有单程就够了?”御木打算轻轻地开个小玩笑,说了句能听得进去的讽刺话。继而又慈祥地问了一声:“公子小姐的身体怎么样了?以后不会留下什么故障吧?”

“是啊。”波川低下头,红了脸。御木怀疑,年轻的学生夫妻,手术后不久,波川就不让公子保持安静,有什么过分勉强的事吧。公子的脸庞可怜兮兮地浮现在眼前。

“你去之前,我先给她写封快信吧。”

波川意外吃惊地望着御木:

“请您帮忙写个信,我去公子家也方便点儿了。”

“可是,我要是写信的话,假如你们之间有什么的话,不把它说清楚,我的信可就要贻笑大方了呀。你不是说,公子小姐只是为了些琐碎的事和你不高兴的吗?我不太清楚,听起来好像是说对方不好吧。公子小姐为什么不高兴呀。”

波川答不上来。

“大概你没有好好体谅公子小姐吧。”

“也许确实如此吧,公子说,那种事,大多是无法在一起的人,为了分手才干的呀;在医院里一看,果然如此。她又说什么她在福冈读高中时,有个拼命追她的男人,要是和那人结婚,她早就生下孩子了,就这样拼命地挖苦我。我气得要命,打了她几下。公子的感情失去了平静,连和我接个吻也都拒绝。”

御木站起来了。来到茶室隔壁的房间里,从御木自己用的小柜子里去给波川拿买火车票的钱。

御木正要从走廊回到书房去的时候,千代子蹑手蹑脚地跟了上来。

“先生,那个人又到咱家门口了。”

“什么‘那个人’?是启一吧?”

“是的。开着出租车来的。我听到有车在门口停下,赶快出去一看,他说什么拿到了出租司机的执照,分配给他一辆车。说是来请先生家随便哪一个坐一坐车。我觉得太危险了,就跟他说家里人都出去了;可他却说,让我坐在助手席上,带我兜一圈,我没去理他。后来他又说,先生家要车的话,只要提前一天打一个电话去,什么时候都可以;还把名片给了我。现在还赖在门口不肯走,说非见到先生不可。”

“是嘛。”御木瞄了一眼那张名片,回到了书房;又把那张印着“福山出租汽车公司”的名片递给波川看。

“就是上次那个请你帮忙抬到医院去的人。那家伙成了出租司机,开着车到我家来打招呼了,车就停在咱家门前呢。”

“他不是神经错乱了吗?在客厅里刺自己的那个人吧。”

“是啊。也不是什么神经错乱嘛,可我觉得他当出租司机有危险。上次来家对我说,他正在每天练习,我还对他说,危险呀算了吧……”

“又弄到了执照,还进了出租汽车公司,神经错乱该治好了吧。”

“可坐车的人不安呀。出租车横冲直撞的东京,当中肯定有神经出了毛病的司机,问题是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嘛。”

“真想租个包车,平时出出进进就不必坐其他车了。”

“那可不行。不仅是出租车,各种各样的危险包围着我们人类,恶运袭来简直是防不胜防哇。启一也说绝对不会发生事故。可没出事故前,谁都不说会发生事故的。启一能成为出租汽车司机高兴得忘乎所以了吧,他想让我们家谁坐一坐,特地把车开来的吧。”

“是嘛,那么我来给他坐一坐怎么样?”波川天真地说,“我来换你们,让我来坐吧。”

“你?……”

“我可不要紧。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开,我自信能防止他出事故。”

“危险危险,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我有个朋友家里有车,我也跟着学了两招,也开过几回,甚至还想过,拿到驾驶执照后,去给人家打打短工什么的……那人自己欢天喜地,特地登门拜访,来向先生表示感谢的吧。”

“我也想去看看来着。”

“去看看吧。”

御木把车钱交给波川,波川羞红着脸接了过去。

“你和启一真有什么奇怪的缘分吧。老在我们家碰头。”

御木想起那天波川还帮着拿抹布擦去客厅地板上沾着的血呢。

他和波川走出大门一看。启一正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悠然地吸着香烟。

“啊,先生。”启一从车上下来,“托您的福我成了司机。我跑过的街,就像美丽的乐谱一般,夹道欢迎我呢。”

“那感情好。”

“哈——”

启一盯着御木的眼睛里像是噙起了泪水。车是又老又旧的小型车。

“一跑起来,什么旁的事也不会去想了。”

“是嘛?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呃,那天,不就是他把我弄到医院里去的呀。”

“是啊。”

“注意地一看,就想起来了。”启一也递给波川一张公司的名片。“我现在在这个单位上班。成绩上去的话,我想不久就会分到一辆新车的。”

“你成绩怎么样?”

“还是个新手,得当心,速度不敢放快,跟着车流跑的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可是先生,我还算能跟上的哟。出租车也是不稳的生意;有时让你赚饱,有时摔了个跟头,让你一点没赚头;反正一推出去,总能拾到几个客人吧。”他说的话实在太平常了,“先生您坐一次,我不知道该如何高兴了。”

“啊。”

“你把我送到东京车站去怎么样哇。”波川横插进来说,“先生,我去东京站查一查列车时间表,先买好快车票。”

波川比启一先坐进了汽车。而且,还坐在助手席上,启一一脸的困惑说:“先生,那我去去就来。代我向太太问好。”

他没有说弥生的名字。

御木目送着小车开出去,左面转过林荫大道的街角就不见了。

他想,波川也有够意思的地方啊。

不用说,没发生什么事故。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春追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