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

第19章

作者:川端康成

也许是已经对鹤子说过的关系,这天夜里,御木把好太郎和弥生两人叫到了书房里,说起给三枝子提亲的事。

鹤子刚走,弥生就跑来问:

“爸爸,是三枝子的事吧,又是提亲?”

“这个嘛,等一会儿再说……”御木模棱两可地答道。

除了御木书桌上点着灯以外,书房各个角落里都点上了灯,进得门来的好太郎和弥生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好太郎像是已经从弥生那儿听到了给三枝子提亲的事。

“给弥生猜对了呀。”御木开门见山地说。

“是嘛,就是那种气味嘛。”

“那对象嘛,鹤子这回丈夫的儿子。”

“呀,真恶心。亲子成婚呐……”

弥生还没听清楚,就随口说出。

“不是亲子成婚哟。父亲归父亲,儿子归儿子,成两对夫妻呀。”

“简单地来说不就是亲子成婚吗?反正是那种感觉嘛。”

“是啊,我也有那种感觉。”

“不干不净的。”弥生嘟囔着。

御木把鹤子委托他做传达人,又委托做证婚人的事告诉了他们俩。鹤子关于以前三枝子和好太郎的事没有说。

御木又说大屋的长子,三枝子从公司里回家时,他曾去看过两三次。

“一次看到好太郎和弥生像是也在一起。”御木这么一说。

“呀,真下流。”

弥生转过脸去看着好太郎。好太郎没有瞧弥生。他没做声。

“好太郎你看鹤子说的话怎么样?”

“我嘛,也没有什么好的感觉,说是三枝子母亲的问题,实在是三枝子本身的问题吧。我们必须为她考虑的话,应该这样想才对。”

“那当然。你的想法怎么样?”

“让我想,不如说该让三枝子考虑,我不认识提亲的对象,说真的,我可没有什么可想的嘛。只是爸爸您是不是去充当搭桥牵线人,我倒有些想法……”

“怎样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想法,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感觉不好吧。”弥生插进嘴来。

“稀里糊涂的人,还是不出头露面的好哇。”儿子用父亲的口吻说话,御木微笑着,心里轻松多了。

“三枝子一去上班,听说公司里立刻就有两三个人向她提出结婚申请,这事现在怎么样了?”

“这个嘛。”好太郎做出恕不奉告的样子,“她那样漂亮嘛。”

从好太郎的措辞里,御木第一次觉察出,或许他是个不会热烈恋爱的儿子哟。这简直像个大发现。

好太郎和三枝子终于没发展到结婚,看来不单单是因为只有鹤子母女两人的关系,也许还有好太郎性格在作怪呢。鹤子发了一通牢騒,看来当时还真该御木出面把两人连接起来的呢。

可是,也不知道鹤子的怨言究竟有几分是真的。吃不准是不是真如鹤子说的那样,三枝子希望与好太郎结婚。母亲改嫁前后,三枝子到有好太郎夫妇的家来避难,御木以此为反证,说明正如鹤子说的一样;后来,好太郎又把她介绍进公司。好太郎将三枝子的存款全部流用了,于是,介绍公司算是一种补偿罢;那钱由御木赔了出来,现在平安地放在御木处;好太郎和三枝子在同一个公司里工作,也看不出两人有什么别扭的地方。三枝子和弥生是好朋友,现在旁边不过多了个好太郎而已。

好太郎和弥生到底哪个是傻头傻脑不懂事的老实人呢?也许三枝子直到现在还忍着那份可怜的心情呢。这些又都像是御木一个人的想入非非。

“反正,就先算感觉不好吧。”御木说着,权且把这个当做结论。对于三枝子,御木难保第二次无责任,难保不再变成冷淡的态度;但只要三枝子美丽清秀的细长眼睛浮起来,那么要毁掉更富浪漫气质的恋爱和结婚的想法,即使是小说家,在御木身上也像是很少见的。

谁知到了第二天的傍晚,弥生去好太郎的公司弯了弯,带上三枝子,三个人一起回家来了。自从和启一解除了婚约后,弥生在御木家里算最生气勃勃了。

“爸爸,三枝子小姐说送给爸爸蔷薇花呢。”弥生说。

三枝子拿着蔷薇花。

“是嘛,那可太好了。”

“和三枝子小姐的母亲在书房里见的面吧,放书房里去。”

于是,弥生叫了声千代子,吩咐她往书房里拿盆水来,自己则拿出个花瓶。

“三枝子,你也来……”

御木跟在两个姑娘后面去了书房。

“爸爸,三枝子的母亲今天可去了公司哟。”弥生一边把蔷薇花往瓶里插,一边回过头来对御木说。

“是吗?”

“那可真卑鄙呀。说什么作为照顾三枝子的谢礼,要请爸爸的客,要三枝子也去。你看,推不掉吧。打算用这办法来让三枝子相亲吧。”

大概好太郎,或者弥生已经把昨天鹤子来访的事告诉了三枝子吧,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说的,御木不便开口。

“哥哥也真不像话。今天在公司里见到三枝子的时候,什么也没对她说。趁她母亲来公司之前,先通知她一声该多好哇。”

“嗯……”

“我去之前,三枝子可一点不知道她母亲的来意呢。”

“是嘛。去了你公司吗?”御木问三枝子说。弥生像是全对三枝子说了似的,这会儿也说得过分了。不,其实不是全部。三枝子的母亲说好太郎的事,御木没有说,弥生不知道。

弥生又代替三枝子回答:

“我去了公司以后,叫他们一起去咖啡馆坐坐,三人都是大大的愤慨哇。”

“该不是弥生你一个人大大的愤慨吧。”

“不是嘛。三枝子小姐不是来让爸爸‘换口味’,而是‘换心’才买来蔷薇花的嘛。”

“什么?你说‘换心’?这可是连字典里也找不到的词语哇;而且,我不换换坏心也不行哇。”御木半开玩笑地说着,一边看着壁龛里弥生插好的那花。

“和‘换了好心绪’搞错了呗。”弥生说,“作为交换,讨三枝子一次好吧,带我们上哪儿吃晚饭去吧。”

“这主意不错,弥生那样说的话,对三枝子的母亲太放肆了吧。”

“不嘛。”三枝子清清楚楚地回答。

“那就准备出门吧。”

“好吧。”

好太郎一个人留在家里。

御木去换西装时,三枝子等在茶室里。

御木让弥生去书房里取香烟的打火机,弥生回来后,一边把御木的打火机往他口袋里揣,一边在他耳边轻轻地嘀咕:

“爸爸,蔷薇花少了两枝。”

“呃?”

御木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本来有十枝呢。我看着三枝子买的,肯定没错。刚才,也是无心地这么一瞧,只剩八枝了。”

“我想准是千代拿走了两校。真正一会儿工夫……”

“真怪啊,这种事情。该不会在路上掉了吧?”

“没有掉。插到瓶里去的时候尽管我没数,该有十枝嘛。千代该不会拿了两枝到她自己屋里去了吧?”

“瞧你说的。”

“真可怕呀。”弥生皱了皱眉。

“可别对三枝子说呀。”

“好吧。”

弥生蔫了,御木也心情异样,外出变得不愉快。

他们在银座的西餐馆吃晚饭时,弥生没有把少掉两枝蔷薇花的事告诉三枝子。也许是因为这件事吧,弥生比往常话要少多了。

从御木家出来找出租车时,三枝子反复说:

“下次我母亲再来,请您回绝她吧。”御木也就不好再提鹤子要来的话题了。弥生如果不提起,当事人三枝子是绝不会提起的。

吃了饭,沿着林荫道散步而去,御木在一家画廊的橱窗前站住了脚,他瞧着一张早夭的油画家画的一幅躶体女人像。那个画家生前,御木曾请他为自己的小说集弄过装帧,还出席过那人出国前的告别宴会。画家从法国去了意大利,在一个叫什么海岸的乡镇上死去了。还带了个女人。

不知道这张躶体女像,是不是就是那女人的;画上确实是个西洋女子,这张画像是没有完成。站着的女人大致上已画成形了,室内背景画得还差一点。恐怕作为遗物,从法国寄给画家的未亡人了吧。而今天,未亡人又无可奈何地把它交到了画商的手里。

白色涂抹的底板上画着线条,背景上的颜色这儿一块,那儿一块;给人一种怪诞的凄惨感觉。浮现出来的躶女,也没有精细的加工,像在诉说着什么。

“嘿,来一下。”御木把两个姑娘叫回来,“过来看看这张画吧。”

“不要看,这种东西。”弥生马上回了一句。走进去,在椅子上坐下,凑近一看,那张画大都腐败了。也许很久一直随便放在壁橱里吧,画布背面有受过潮湿的痕迹。

御木看了一会儿。

“谢谢您。”他用低低的声音对画廊的人说,又不想去看挂在墙上的其他画,于是,走到了大街上。尽管不是什么阴郁的画,可那躶体女人却让御木忧郁起来。

“先生,先生。”他被人叫唤着,他正想着“是启一的声音吧”,眼前一辆车“嘎”地停住,启一从司机座一侧的窗口里探出脑袋。

“先生,请上车呀。”

“好,好。”

与其说启一是停下了车,不如说前方车太挤动不了。启一慌慌张张地下来,打开车门。出租车司机是不干这种事的。他看上去兴冲冲地直高兴。

“请,请,先生……让我来送您回府吧。”

“啊。”

御木连回答的空隙都没有。他本没有直接从画廊叫车回去的打算。

而且,弥生也在。

弥生和三枝子手拉手,晚了一步从画廊里出来,启一也看到了,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

“是启一的车啊。”御木回过头来对女儿说着明摆着的事,“再散散步回去吧。”

弥生没有回答,问了三枝子一句:“你怎么样?”

也许三枝子感到了弥生在求助,一脸的严肃。像是传染似的,启一脸上也浮起悲伤的表情。

“爸爸,回去吧。”弥生说。

“好吧。”

“三枝子呢……”弥生稍微有些犹豫,“也去我家吧。”

“好。”

弥生让三枝子先坐上车,然后自己上去。御木也跟着坐上去。

“你,可开得慢一点哟。”

“好吧。知道了。是去府上吧。”

“对。”

御木觉得回家最安全,真是奇怪。启一的车假如真有危险的话,应该在更近一点的地方下车才是。

一出银座,启一说:

“先生,不去什么地方兜兜风吗?”

“不,够了。”

“我还从没有这么高兴过呢。反正也坐上来了,就少许到哪儿兜一圈吧。”

“下次吧,白天去。”

“是嘛。太遗憾了。什么时候打个电话来,我就会来府上接的。”

“啊,谢谢你了。”

“礼品火柴上写着电话号码呢。”说着,启一递了一盒火柴给御木。御木一看:“你又换公司啦。”

“啊,以前是个小公司,事实上已经停业了。车也卖了,把名义也借给了现在的公司。就是车的权利呀。在街上跑的出租车,车子的数量是受到控制的。我们司机也让现在的公司收罗过去了。”

“于是,你的车也变得漂亮了吗?”

“是啊,现在的公司里不用那样旧的车。而且我是大学毕业的,所以新手的折扣也打得少,还说要把我弄到事务方面的工作去。”

“是嘛?”

“可我呢,一直坐在桌子边,老用头脑的工作,还是不想干。还不如在外边跑跑的好。”

“还是那‘行道树看起来像美丽的音符’吗?神经不累吗?”

“使用神经的。”

启一的车与以前那老朽的小型车不同,是稍能看得上眼的中型车。

启一十分小心翼翼地驾驶着,速度一点也放不开。也许是车载着御木、弥生他们的关系,这样的话,似乎也就可以放心启一了。

不知道弥生坐在车上,启一是什么滋味,会不会因此而发作起来呢?御木双眼一直没离开过启一的背影。

而弥生呢,她自己若无其事地说出要乘启一的车,这时的弥生又在想些什么呢?御木的右半边身子,传来了弥生身体的暖意。坐在三枝子和御木中间的弥生,不用说,身子是靠着御木这一边的。

知道弥生和启一事情的三枝子什么也没说,弥生当然也不做声。可是御木觉得,弥生的善意传达到了启一的背后。乘启一的车能平安回家,那么弥生乘了启一的车,一定很有趣吧。

因此而使弥生和启一的婚约恢复,恐怕他们两人谁都不会去想,但这也许会成为启一身心恢复的保证吧。也许会成为两人完全的分离。后味无穷,弥生在画廊的出口,忽然间可没有细细品味的空闲,是藕断丝连的同情出现了吧,或许是突然间涌动起一股同情吧。

车极其安全地驶着,到了御木的家。

启一把车停在门口,不停地按响了喇叭。

“算了,算了。”御木很怕难为情。

像是有人迎出来似的响动。御木看到计价器上亮出示了二百几十元,就递过去一张五百元的票子。

“先生,今夜我就不收您的钱了。能和先生在那里碰上,还坐了我的车,真不知有多么高兴了,收起来吧。”

启一不肯接钱,他跳下车,打开了车门。弥生和三枝子跟在御木后面下了车。芳子和千代子从门里迎了出来。千代子一看三枝子又回来了,一脸不高兴;又看到御木他们是坐启一的车回来的,更是吃惊不小。

弥生没有回过头来看谦让车费的御木,她对芳子说了声,“我回来了”,牵着三枝子的手消失在门里面。

“你,不进来坐坐?”御木叫了声启一。

“不,算了。”启一走到车前站着。

“是嘛。那么,谢谢你了。当心点哟。”

“是。请代我问大家好哇。”

御木不进门,启一像是也不上车子。

结果,御木没有付车费。

千代子一个人留在后面,直到望着车子开走了,她才进门。

御木在茶室的走廊上,碰到了弥生,她从对面走来,轻轻地说:

“爸爸,蔷薇花有十枝呢。刚去看过了。”

“先前数错了吧。”

“根本没数错。刚才她听见说少了两枝,就还回来了哟。”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春追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