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

第22章

作者:川端康成

孩子都长大了不再套手脚以后,顺子腿脚慵懒起来,很少和御木两人一起出门散步。在东京都市内两人一起兜圈子的次数,远远少于正月里或暑假中,两人结伴出去旅行的次数。

公子的母亲从福冈来到东京,邀请御木和顺子夫妇俩一起吃饭。临出门时,夫妇俩无意中互相对视了一下,哦,两人已很久没有结伴外出了,这意思不说也心领神会。

来到芝泉寺上的日本菜馆,只见大里夫妇两人等着,顺子像是有些意外,寒暄还未完,就来不及似的问:

“公子他们呢?”

“哦,他们今天不过来。”

“啊,是这样吗?我还以为你们会在一起呢。”

矿山公司在东京有分公司,大里常常来东京;太太呢,御木夫妇媒灼旅行时,在福冈分手后,没再见过面;顺子先以为波川和公子也会被叫来的。

大里半开玩笑地说:

“其实是想多听听那两人的坏话呀,耍了个小小的阴谋……”

“什么?”

顺子有些不安地望着御木。

“而且呢,我觉得还得拿出谢礼来呢。”

“谢礼已经收了许多。”顺子受宠若惊地说。

“不。作为对证婚人的谢礼,这回我们能不能充当一回媒人呢?”

原来是给弥生提亲。这是御木始料而不及的。他忽然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这……这可是……”

可现在,最先到来的感觉是女儿从自己身边离去的寂寞。

“令爱不愿意媒的婚姻吗?”

“不,怎么啦?”

“那小伙子可有些踌躇,说什么小说家的千金嘛,我怕是驾不住之类的话;可我看到过令爱,我的印象呢……”

“大里先生看到我家弥生?”

“是啊。给公子请媒时,我到您家去过两三回呢,那时见过的。”

“啊,是啊。说是小说家的女儿,也没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觉得‘有’可是好事情哟。”

“是啊。”

其后的话一直继续着,御木只有听的份儿。从菜馆回家的路上,御木也还是默默无言。顺子在车里,就来不及似的打开大里递过来的照片:

“真是个帅气的小哥子呀。和谁很像吧?”

“你说谁,像谁?”

“大里先生特意亲切地推荐,一副热心起劲的样子,你倒好,连声谢谢都没说。”

“说了的哟。”

提亲的对象是大里朋友的儿子,在一个建筑公司工作,说是个有才能的设计家。这儿子想找年轻的女朋友,大里为了让人能参考想象,特地拿来了那人设计的新形住宅的相集。

“这个青年呀,公子可是最清楚了,请你们向她了解了解。”大里说。

大里热心地推荐,说不定,大里曾打算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设计家吧,可公子和贫穷的学生波川在一起了,于是就冲着弥生来了吧,御木满脑子胡思乱想。说那人的父亲是某建筑公司的头头,这青年的生活绝对不成问题之类的,御木听了,心里有些不愉快。

“你不觉得他和谁很像吗?”顺子把照片递给了御木。

“嗯。”

御木几乎毫无意义地瞧着这个既没见过又没有听说过的青年的照片。而且,他心里的什么地方似乎也在想,这个男的可能会和自己的女儿结婚的。

“慢点对弥生说。先听听公子小姐怎么说。公子很熟悉他,可怎么会不喜欢他,反而喜欢波川君呢?真有些蹊跷。”

“这可是你多心了,她和波川在一个学校念书,每天碰头;波川君会拼命进攻的呀。我们家的弥生不也是喜欢上了神经错乱的启一吗?”

“没有神经错乱哟。至少在订婚约的时候没有。”

“要我说的话,和波川比起来,这照片上的人可要好得多了。”

顺子从御木手里要回了照片,又瞧起来:

“说是媒妁婚姻,可眼下都是好好交往一段以后才定下的吧。”

“那当然啰。”

御木回到家里,立刻给公子写了封快信。本想再坐来的车去寄快信,可车是大里的车,不好意思随便使用。

御木回家后连外套都没脱,就拿着信出门了。夜色渐深,近处的三等小邮局早已经关门了,从这儿到大邮局去,非得坐上什么交通工具才能到达。

一走到街上,御木就开始觉得有些犹豫不决了。用快信去把公子叫来,还要连夜出去递快信,有这样争分夺秒的急迫吗?快信上写着,有些想当面问问的事情,希望你能快来,很简单的几句。弥生提亲对象的情况,尽管大里嘱咐去问问公子,可是和大里刚分手回到家里,自己就立刻慌里慌张地要去发快信,连御木自己也稍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时,正好一辆空车来到身旁,他招手叫车停下,乘了上去。

他偷偷地上邮局去,像是给女儿提亲的事已经决定了似的,他感到了做父亲的寂寞。

迎出门的弥生,听御生说刚才出门去寄快信的话,着实吃了一惊。

“什么快信?要父亲您亲自去……”

“好事情哇。”

“是三枝子的事吗?”

“不,不是。不是三枝子的事。”这回轮到御木吃惊了,拼命摇着头。

御木脱了鞋,从弥生面前走过时,弥生看着父亲的脸,然后跟在后面进去。顺子在茶室里,两人心照不宣;看来顺子还没有把大里提亲的事告诉弥生,还没有把叫高田的青年设计家的照片拿给弥生看过。

第二天下午一点以前,公子一个人来了。她还是第一次没和波川一起来。

“先生的快信收到了。像是因为什么要挨骂似的,好怕人呐。”在大门口,她就对弥生大声说着,茶室里的御木也听见了。吃过午饭,御木站起来,把公子带到了书房。公子像是一个劲儿觉得是跟自己有关连的事。

“有个叫高田的青年你可知道,搞建筑设计的……”御木突然开口。

“你是说阿直那家伙吧。”公子用了很亲密的称呼,“这个高田先生,从小就在一起,很熟悉他呀。”

“是吗?你妈妈正巧来东京,你肯定碰到了吧。”

“碰到了。”

“从父亲、母亲那儿,没有听到关于高田先生的消息?”

“说我嘛。不,没什么……”公子回眸反问。

“实际上,大里先生来问把高田先生说给弥生怎么样?”

“真的?”

“公子你没听说过。”

“是啊,什么也没听说。”

“你爸爸还说,高田的为人公子最熟悉,让我求你打听打听。”

“是嘛。”

公子脸颊绯红,看着御木微笑起来,那微笑到了一半便停住了似的,但还是给人明朗的感觉。

“小时候他可喜欢我了,所以,爸爸说我很了解他。直吉他真的能和弥生小姐结婚,我可太高兴了。”

“早着呢,什么都还没有定下来呢。”

“对不起。可假如真是直吉的话,我觉得太好了。”

“研究完毕了吗?”御木开玩笑地说,公子和波川结婚前后,经常使用“研究波川”的话。

“就是不研究也……”公子也想起来笑了,“他和波川不一样,这个高田呀,不研究也是个好人呀。”

“公子小姐的家里,没想过让公子小姐和高田先生结婚吗?”

“想过的哟。”公子一点不遮拦地回答,“我想是有的,尽管不怎么强烈。我听母亲也说过这样的话,可也许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吧,我的心里就是来不了那种感觉,又被波川抓住了……”

“对弥生还没说过,这门亲事公子小姐你赞成吗?”

“赞成呀。一门好亲事嘛。对父亲我也说赞成,我可以对高田说弥生小姐的为人哪。”

“这个高田先生,你不研究也觉得他是好人,怎么心里会不来那感觉呢?”

“我知道得太多了。我知道嫁给这人一定很幸福的,可我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人。他比波川要好得多。弥生小姐一定会很幸福的。”

御木相信公子声音里的善意。

于是,高田的性格啦,他的家庭啦也就很难问出口了。就是再刨根问底,公子话里的正确性也有限度,大致的轮廓已经听公子的父亲说过了。

“弥生小姐已经和高田碰过面了吗?”公子问了一声。

“不,还没有……”

“先生您呢?”

“还没呢。还不到那种程度呢。实际上,昨晚才让你父母请了去,听说了这件事。”

公子用眼睛表示了首肯,直直盯着御木说:

“真的是极好的亲事哟。我父母亲想得可真到家呀。我怎么就没想到阿直和弥生小姐是天生的一对呢?真奇怪。也许我还没到给人搭桥牵线的那份年龄,在先生家里也很拘束的关系吧。能找到弥生这样的好人做新娘,真要吃阿直的醋了哟。”

“吃醋?不吃弥生的醋吗?”

公子大概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分了,声音轻了下来:

“那个呀……不吃醋啦。只是觉得阿直的运气好哇。”

公子开口闭口“阿直”“阿直”地叫,自然是她从小叫惯了的关系吧,可御木听起来很觉刺耳。

于是,御木自然地想起儿子好太郎没有和青梅竹马的三枝子结婚的事来。看起来是顺理成章的,可好太郎为什么不和三枝子结婚,做父亲的御木也确实不明白。看起来并非绝对为了避开三枝子的母亲吧。也许御木出面为两人筹划缔结连理该好得多吧。三枝子的母亲也这么说过。鹤子想让后夫的儿子和三枝子结婚,来找御木帮助的时候,曾把这话作为责备御木的借口说出来,并不是没有道理;简直可以看作是鹤子的真心话,御木心里深深内疚起来。

好太郎和三枝子结婚,或者和芳子结婚,三人的生活定会和现在大不一样吧。尽管好太郎是好太郎,三枝子是三枝子,芳子是芳子,这是无法改变的;可是,芳子或者三枝子谁作为母亲生出的孩子,从一开始,从根起,就完全是两样的吧。好太郎和芳子生的孩子,与好太郎和三枝子生的孩子,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简直是无法比较的。这孩子再繁衍子孙下去的话,好太郎和芳子结婚而没有和三枝子结婚的事,将在今后的人生世界里荡起层层涟漪。这片刻的想法,虽然对芳子太不公平了,可御木脑子里确实浮现了起来。

公子和高田直吉与好太郎和三枝子的情况有所不同,虽然没有必要连在一起来考虑,可昨天听了大里的一席话,御木胡思乱想的事,竟被猜中了。

可是,公子像是毫无顾忌似的。

“让他们相亲吗?”她爽快地问,“和高田见面,我在场怕不行吧。”

“不,还没到可以见面的时候呢。”

“我把高田带到这里来怎么样?只是说去御木先生家里玩玩,谈谈意大利文学什么的。”

“意大利文学吗?”

“是啊。高田在意大利留过学,在那边读了些意大利文学作品。他拍的意大利建筑照片,还在建筑杂志上发表了,他写的说明文章被评为富有文学性呢。”

“是嘛,我对意大利文学可不在行呀。”

“阿直他也不是什么专业嘛。”公子轻快地接过话题,“我在场同他见面的话,能让阿直轻轻松松地说话,大家可以多了解高田这个人,弥生也不会尴尬。我能起作用的呀。”

“还什么也没对弥生说起呢。”

“我觉得还是说说的好。”

“嗯,是啊。看看照片,是个美男子哇。”

“是啊。很漂亮的。读中学时,说他漂亮,不如说他额上闪着秀才的光,我也曾意识到阿直的那种好看,现在还记得呢。”

“公子小姐是在他留学时结的婚吧。”

“怎么。爸爸连这个都说了吗?真吓人。”

“你父亲可没说,只是我自己忽地这么想来着。”

“先生,”公子瞧着御木,右手在脸前拂着,“先生有些误解了吧,真没劲。我说我不是做阿直新娘的人,这话可是真的哟。”

御木点点头说:

“我可没有怀疑什么。是你爸爸说的,高田的事去问问公子……”

“是嘛。”

“我在新婚的列车上,忽地有一闪念,阿直这会儿在意大利呀。就这么一丁点儿。”

她说她还没见过从意大利回来的高田呢。也就是说,和波川结婚以后没有碰见过。可是公子的娘家,大里和高田的亲切交往还在继续;公子从父亲那里听到以后有关高田的消息,再把那些消息告诉了御木。和昨夜从大里那里听来的大致相同;可大里的话里传达了一个抽象人物的类型,公子的话里,却塑造了一个具体而活生生的叫做高田的青年。

御木边听边觑着公子的脸,自然而然地绽开了自己的笑脸。公子对于高田那份好感的明朗,让御木觉得自己也像是喜欢上这青年似的,可他忽地想起来,这不是自己喜欢公子吗?御木的微笑消失了,换了一副一本正经的脸,以前从没像今天这样有过喜欢公子的心思。

“心里不痛快吗,先生。我可是轻率的人哪,得意忘形后会胡乱说的。”

“不,没有那回事。公子称赞人的方法真让人快活。”

“很快活,怎么啦?真难为情哪。”公子有些脸上发烧,露出了害羞的神色。“可是把话归纳起来,真的挺快活的呢。先生肯定会高兴的。”

“话归纳起来?怎么像是很不过瘾似的呢。”御木确实感到公子打算岔开话题,“真的,怎么就不过瘾呢。”

“您感到寂寞了吧。”说完,公子不做声了。于是,御木又开口了:

“我家里呀,曾住过三枝子,还有过一个奇怪的姑娘,叫千代子。这两人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们自己一家人,怎么就感到少了什么似的,我说咱们去领个孤儿院的孩子来收养吧,却让弥生给数落了一番呢。”

“……”

“谢谢你,用快信把你叫来真不好意思……”御木像是这才想起,刚刚连声谢都没说。

“弥生容易被人看上,自己容易轻信别人,是啊,在这以前……”

“阿直可真是福星高照哇。”

御木和公子谈弥生亲事的对象,顺子想必也知道吧,于是,御木把妻子和女儿叫到了书房。

弥生膝盖硬硬地坐了下来,在父母亲还没开口之前,她先说话了:

“爸爸,刚才在茶室里听妈妈说了。”

“照片也给她看了。”顺子接口道。

“我现在不能考虑结婚的事。”

弥生压低了声音,满座鸦雀无声。

“尽管我不结婚,但这门亲事,该去把嫂子也叫来……”

“是啊。芳子也来。我去叫。”顺子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去了。御木目送着她的背影,没有看弥生。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青春追忆》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川端康成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川端康成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