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

第09章

作者:川端康成

两个姑娘来了,御木家里首先变得情绪不安定的,当然是媳妇芳子。储藏室般的女佣房间给收拾干净,安顿了千代子;三枝子进了弥生的房间,芳子觉得这个家里到处都和三个姑娘脸碰脸的。

御木听到了好太郎对顺子说的话。

“女佣房里有个高窗吧。千代子老是站在那窗户前偷看我的房间,芳子说,讨厌死了。妈妈你去对她说一声,叫她别再偷看了。”

“那窗很高,不站起来可偷看不了哇。”

“像是迷迷糊糊站在窗前似的。”

说的是女佣房间的里窗。那是为了通风和照明才安的,矮个儿的女人不踮起脚,眼睛够不到窗户,以前住里边的女佣人,甚至都忘了还有这扇窗户的存在。

“大概不是想偷看你们房间吧。那孩子经常迷迷糊糊的呀,我去告诉她一声得了。那孩子怎么样,芳子说了些什么?”

“没听见说什么。像是挺好的嘛。鞋呀什么的,芳子教了一遍,就擦得干干净净,收拾厨房也没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最好的呀,答应得很利索。”

“是啊,声音挺可爱的。来我家后,声音变得开朗起来了哟。脸色、动作不也活泛起来了吗?刚开始看到她时,还想着她胸部有没有什么病呢。看来不像非生理性的胸部病。”顺子像是对来家后的千代子抱着好感似的。

“从高窗迷迷糊糊地朝外张望,也是那非生理性胸部的病在作怪吧。”好太郎笑了。好太郎白天不在家,没有芳子那么留心注意。

“芳子没觉得难使唤的事吧。”御木问。

“没有什么难使唤的地方。”顺子回答说,“就是打发她出去像是不大愿意。”

千代子才来了一星期,御木就打听起千代子的事,那是很少见的。

千代子来的那天,他曾想叫千代子“快去洗洗头吧”,可千代子如果不听,便会变成一句瞧不起她的话,所以,御木对千代子的事不闻不问。

在家里御木睡觉最早,有一天他做梦醒来,半夜里去上厕所。那一夜的梦里,出现一个高中时代的同学,这回成了外务大臣的随行人员,正要从羽田机场出发去美国,御木去送行。回家的路上,坐上了也去送行的同班同学的小轿车,说是朋友的车,实在是顺便搭上了新闻社的便车。车在大森附近寂静的街上奔驰,座席背后有一只大口袋,装着什么东西在里面动来动去的。口袋一会儿这里鼓出一块,一会儿那里瘪进一块;口袋一鼓出来,就蹭着御木的后脑勺。

“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啊?”

“蝙蝠呀。翼手目的兽哇。你没看见过吗?飞机场上到处都是那玩意儿。让螺旋桨的风一吹呀,啪嗒啪嗒地都往下掉呢。”

“我可没见过……”

梦到这儿御木醒了。

朋友作为外务大臣的随行去美国实有其事,报纸上都登出来了。御木本来想去送送朋友,结果还是没去,所以做了这样的梦吧。

他家房子是不方便的旧式建筑,上厕所非得从二楼跑到楼底下才行。楼梯走到一半,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真没劲啊。”御木怦地心里一跳。这时他完全醒了。听出来那是千代子在说梦话,可爱的声音发出了极具野性的叹息,御木笑出了声。她到底是在说“真没劲啊”,还是在说“真没趣啊”,他虽没听清楚,但那肯定是起身后的千代子,自己也想不到的野性呻吟。如果只是野性,御木也许就此一笑了之。可那又像是极其虚无的东西。御木有些担心,那声音像是积累在千代子心底的毒素,第一次吐出来似的。

也许是来御木家以后没劲吧,可又好像不仅仅如此。

梦话、胡话声音就是再大,听的人还是属于偷听之类的。御木没有把听到千代子说梦话的事告诉家里人。只是从那晚上开始御木感觉到了,千代子的心里有什么“真没劲”的东西。

千代子来到这个家以前的生活和现在的生活,差别相当大吧。可她的根生在东京,不久就学会并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谁的眼睛也没看到她有什么野性的地方。

三枝子比千代子晚了将近二十天左右,可还是在她母亲结婚之前来到了御木家。不用说她拿来的行李与千代子的行李天差地别。连柜子都有,让搬运公司搬了来。

“房子已经卖了。母亲打算呆到婚礼那天,可我想先把行李搬出来。等我找到工作,找到房子再搬过去,决不想麻烦拖累你们大家。”三枝子说。

“没关系。”弥生打断了那话头。

“京都的人在我家出出进进……妈妈也胖了起来,真讨厌。”

御木在旁边听得出来,三枝子的母亲在结婚前,已经和京都的纺织厂老板好上了。御木的眼前,忽地浮现出笹原忌日那天,端坐在茶室里的鹤子,忽地又消失了。三枝子用偏爱母亲的眼光把母亲看得过于年轻,于是觉得凭鹤子的年龄不该找个“甲子老公公”做对象。两人过早的交往又让女儿三枝子看不下去,这才想着尽早离开家。

细长脸的三枝子忽闪着那双大眼睛,那湿润的瞳仁映衬着睫毛的影子。

“干爹。”三枝子叫了声御木,“我觉得和京都人结婚,妈妈得不到幸福。和爸爸那会儿,妈妈也有不应该的地方。”

“三枝子从小是爸爸的好孩子,所以会这么想。”

笹原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御木觉得笹原与鹤子分居,与广子同居时,他可真能受得住和三枝子离别的痛苦。

御木从那语言,更从那声音里感觉到,即使和母亲一起被撂下,三枝子还是敬慕父亲的。一旦想起这些,他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是在代替老朋友对孩子表示父亲的爱。

“京都的人我虽然不认识,但上年纪人结婚是上了年纪人的事,有些地方年轻的三枝子不必担心。而且,女人呐,老是幸福、幸福挂在嘴上,说得过分了吧。”

“不是那么回事。等安顿下来,再告诉你各种事情吧。我还在收拾行李呢,真够弥生她受的。”

弥生房里传来弥生的声音,指示着家具摆放的位置。

这个家里千代子的声音进来,再加上三枝子的声音,自己家里女儿的声音,御木的耳朵感到了新鲜的气氛。

三枝子的声音比千代子的要低,似乎含着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三枝子离开书房后,弥生屋里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御木忍不住要去看看。顺子先过去了,靠着角上弥生的柜子坐着。六叠大小的房里,放着弥生的和服柜子、西服柜子、化妆台;三枝子几乎拿来相同的东西,热闹得连插足的地方也没有。两人像是商量好了,共同使用一张镜台,于是三枝子的镜台拿出去,放在走廊的角落里。

“三枝子的东西比出嫁的东西还要多。”弥生抬起头望着御木,“连父亲的书桌也搬来了,说是父亲的纪念品呢。”

“不想卖了它吧。家庭分散了,有些东西和嫁妆不一样。母亲出嫁,镜台还有各种新制的东西,让人好奇怪哟。”

“说反了。”弥生说。

“好气派的桑树三面镜台。”御木说。

“对。妈妈说现在这样的东西买不到了。不是妈妈出嫁时带过来的,而是和父亲结婚以后买的。”

御木用手赶掉了在铺席上交尾的苍蝇,只站着没坐下。

“爸爸,三枝子像是搞错千代子了。”

“怎么了?”御木看着弥生。

“她问,是家里的什么人呀……千代子穿着我过去的衣服嘛。那衣服三枝子还记得呢。”

“难道不就是过去的嘛。”

千代子穿得实在不体面,就让她穿了弥生的旧衣服。

“千代子来了,三枝子好吃惊哟,说什么我来了是不是太麻烦了,一脸的困惑。”

在御木面前说这种话,三枝子更难为情,脸都红了。

千代子来的时候,说自己是“落魄的亲戚”,现在看上去一点点舒服起来,不仅是她穿了弥生的旧衣服的关系吧,连三枝子都错把她看成有品位的人嘛。才只有二十天的时间,像有什么光芒照到少女的身上来了,御木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即使像那梦话说的,千代子在御木家里,或者一些别的什么继续让她认作没劲,但那照耀到千代子身上的光芒也许不会消失吧。看着她们收拾行李,也没什么可看的了,御木回到了书房。不一会儿,三枝子来了。

“收拾完了?”

“不,还没呢。不用的东西都搬到走廊里去了,等几天再塞到什么地方去,今天歇一歇了。”三枝子说,她稍稍改变了一下姿势,“干爹,多亏您照顾。”

“说什么话。这样的寒暄刚才听到过了。”

“可是……”

三枝子的膝旁放着个纱巾的小包袱,她把它解开,把存折和图章拿了出来。

“这个拜托您了。反正我先存好了钱,以后怎么办,要和御木先生商量,我妈妈也这么说。”

“很多钱吗?打开看看行吗?”御木打开新的存折,三百五十万元,是一次存入的。作为女儿的陪嫁当然是笔大数目,可笹原除了卖房子的钱以外还有别的遗产,未亡人分给女儿很少。看起来,鹤子没有把钱分为两份。

“三枝子小姐,你可是小阔佬哟。把这个全存着的话,我可不太懂,让好太郎去和银行、证券公司谈谈,让这钱多生点利息好吗?可你不要用吗?”

“不,我身边还有一点,没关系。不久,我也要去工作的……”

鹤子为了独生女,很久以前就另开了一个新账户吧。御木不知那该有多少。

这时,芳子来叫吃晚饭,看到了桌上的存折,像是有些吃惊似的。三枝子也感觉到了,像是不好意思朝芳子看。

“好太郎回家了吗?”御木问芳子。

“回来了。”

芳子没趣地耸耸肩走开了。看到御木起身,三枝子也站起来了。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春追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