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女人》

白 芍 葯

作者:川端康成

市子上女子美术学校时的一个同学是油画家,她每年五月都要在银座的画廊举行个人画展。

市子每次都跟丈夫一起去,有时还买一幅小的作品。这不单单是为了捧场,同时也是为了重温昔日的友情。不知是由于有画家的天赋,还是本人锲而不舍的努力,作为一个女人,她终于成功了。

与她相比,再回头看看市子她们这些人,当年所学现在多半成了业余爱好。不过,市子抛下工艺美术与佐山结婚,主要是为了斩断对清野的一缕情丝。

今年不巧,正赶上佐山在家中养病,于是,市子只好在这个星期日,也就是画展的最后一天一个人去了。

临出门前,市子打算去房里看看躺在床上的佐山。她走到房门口时,忽然有点儿担心自己的发型和和服是否太引人注目。

“今年是我一个人去,不买画儿也没关系吧?”

“一个人的话,人家反而容易张口让你买。”

“已经到了最后一天的下午,好的或是价格适中的恐怕都没有了。”

从暮春起,佐山就开始肩酸头疼。他在按摩的同时,几乎吃遍了所有的新葯,可是总不见好。

他恹恹地唠叨着:“怎么老是这种鬼天气?”

以前,佐山从未因伤风感冒而休息过。

市子请医生来看了看。竟发现佐山血压很高。医生建议他静养一段时间。

“我还没到那个年纪呢!”佐山为此感到深深的不安。

睡眠和饮食他都严格遵照医嘱,夫妻俩熬夜的习惯也该改掉,然而实际做起来却很难。另外,由于他们为人好客,因此,来访的客人仍然络绎不绝。

最近,光一与他们的关系也亲密起来,每星期要来一两次,有时还在家里留宿。市子猜想他是为阿荣而来的。

佐山这几天已不需要别人看护,所以他急着要去事务所看看。偏巧今天妙子又不在家,因此,市子有些放心不下。

“银座那边,你有什么事吗?”市子在佐山的被子旁边坐下,温言说道。

“没什么事。”

“妙子大概该回来了。”市子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嘱咐道:“有什么需要,你就叫妙子吧。”

“为什么?”

“她很寂寞。有什么事你总是叫阿荣。”

“啊,阿荣在我身边,所以我……”

“阿荣总是不离你左右,就算是回到了家里也是这样。”

“她把我和你当成一个人了。”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她对你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

只要有妙子在家,市子就可以把佐山放在家里,安心出门了。市子是如何照料佐山的,妙子都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现今四十多岁的夫妇中,像市子这样对丈夫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实属罕见。现在,妙子也能颇有分寸地代替市子做这一切了。

但是,轮到阿荣就与市子迥然不同了。她活泼好动,标新立异,市子有时甚至都看不下去。生性如男孩子的阿荣嬉笑撒娇时,媚态横生往往令人放心不下。

这些日子,佐山吃葯时,连倒水都要叫阿荣来做,这也许是事务所工作的延续吧。市子感到自己仿佛被从佐山的身边拉开了。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孩子气了?

阿荣常常一天跑回来两次,她依偎在佐山的枕边操着大阪口音汇报完工作后,仍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因生病和天气情绪低落的佐山被阿荣说得心花怒放。

“难道……”

市子并不认为阿荣是爱上了佐山,但她还是郑重地叮嘱说:“尽量叫妙子来干吧。”

“好吧。”佐山点头答应着,“是不是阿荣认为我们是她理想中的一对夫妻,从而想了解、体验一下?”

“……”

市子一时猜不透佐山话里的意思,她问道:“阿荣去哪儿了?”

“刚才还在这儿来着……”

市子怀疑她是在有意躲避自己。这时,门响了。

门缝中露出一只白皙的大拇脚趾。

这只脚趾宛如一个生物慢慢地蠕动着,门被推开了。

市子屏住呼吸,胸口剧烈地跳动着。只见阿荣抱着一只插满白芍葯花的花瓶走了进来。她的脸被花完全遮住了。

“伯母,您要出去?”

这些花儿有的直径十五厘米左右,有的刚伸出一两枚花瓣,有的才结出小孩儿拳头大小的花蕾。花朵的四周衬托着鲜嫩的绿叶,它们与阿荣一同移动着,最后,被放在了昏暗的壁龛上。

“阿荣,是你剪下来的?”市子声音颤抖地责问道。

“这些花儿开在院子里,伯父看不到嘛!”

“阿荣,我可没同意你把它们剪下来。它们是这院子的主人,是不能剪下来的。花儿也是有生命的……”

“因为伯父在家养病,所以……”

“捧着那么漂亮的花儿,却用脚开门……”

“人家抱着大花瓶,腾不出手来嘛!”

“你先把它放下再开门不就行了?”

“噢,对!”阿荣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光顾着花儿,就忘了规矩了。我想快点儿拿给伯父看……”

看似雪白的芍葯花瓣中还夹杂着奶白色和淡粉色,靠近花蕊的地方则呈淡红色。

“这芍葯花连我父亲都舍不得碰。”市子连父亲都搬出来了。父亲在世的时候,这些花儿就一直陪伴着市子,父亲也总是在院子里观赏,从未剪下来过。

“伯母,请您原谅。”

天不怕地不怕的阿荣竟乖乖地低下了头。

壁龛上原来就放着市子插的百合和美人柳,但是与大朵的芍葯花摆在一起的时候,它们就显得十分渺小了。市子站起身走过去,把百合和美人柳从壁龛上取了下来。

佐山从枕头上抬起脑袋,仔细地欣赏着芍葯花。

“从近处看才发现,这芍葯花不同凡响,就像古时候中国的天子似的。”他既像是劝解市子,又像是安慰阿荣。

“天子是牡丹呀!”

“不,它不比牡丹差。”

市子考虑到佐山尚在病中,所以也就不再同他理论了。她站了起来。

“请您早些回来。”看着送到大门口的阿荣,市子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出了门以后,市子一边走一边目光向远处搜寻着,她想,妙子这时候该回来了。

市子觉察到妙子是去约会了。她担心单纯的妙子越陷越深,最后会承受不了感情的打击。

“看样子,她向对方隐瞒了父亲的事。”这也是市子最担心的。

在银座的画廊看完画展以后,市子懒得直接回家。她本想约这位画家朋友一同出去走走,但一来画廊里尚有客人,二来今天是最后一天,恐怕还有许多收尾工作要做。

市子身不由己地混入了人流。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她冷眼望着街上的人群。年轻的姑娘们一走上银座大街,就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当华灯初放、霓虹闪烁时,男人们就会相约来这里玩,尽管星期天这里的夜总会、酒吧等多数休息。

“啊,终于找到您了,夫人。”有人在背后招呼市子。

看样子,光一是急急忙忙追来的。

“我去您家,听说您上这儿来了,所以……”

“你去我家了?”市子反问道。

“嗯。刚一进门就听说了,于是就急急忙忙地追来了。”

“你就在我家玩玩不是挺好吗?我这就要回去,咱们一块回去吧?”

“我好不容易才追上您,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呢?”

光一的声音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你在家看到谁了?”

“阿荣。”

“阿荣?是她说我来画廊了吗?”

在市子看来,这似乎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也许阿荣在大门口就把光一赶了出去,若是这样的话,市子可以想象出当时阿荣的态度。

光一走上前来。市子瞟了一眼光一新衣服的领子,不禁想给他买条领带。离家后一直积郁在胸中的闷气竟由此而烟消云散了。

市子放慢了脚步,浏览着路旁商店橱窗里的领带。

“夫人,您在笑什么?”

市子也没想到自己的脸上现出了微笑,她离开了橱窗。

“光一,你知道这一带哪家咖啡店好吧。这几天一直陪着佐山,咖啡也不准喝。一到街上,就特别想喝咖啡。”

“佐山先生怎么了?”

“身体不适,在家休息呢!”

“我一点儿也不知道。阿荣她什么也没说……”

“已经没什么事了,就是血压有点儿高。”

“那样的话,我就不便打搅了。”光一失望地看了看表。

“实际上,因前几天听说您想看扇雀演的歌舞伎,但嫌买票麻烦,于是,我就买了来,请您去看。”

“谢谢,是什么时候的?”

“今天晚上。”

“今晚?”

市子吃惊地看着光一。

“我好不容易才买到了两张。”

“然后,你就追我来了?”

“对,是的。”

“在这儿遇到我,是不是打搅你了?今天是星期天,夜总会和酒吧的美人们都休息,你不是约了她们中的一个人吧?”

市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便用这种话来搪塞。

“再不就是阿荣拒绝了你的邀请,然后你就让我来顶替。”

市子半开玩笑地说。

“不是的!夫人,阿荣这种人……”

“你们不是青梅竹马的伙伴吗?”

“我们只是互相知道对方的缺点。”

“那就是说,你们互相之间十分了解呀!”

“您和佐山先生对阿荣是不是过于娇纵了?”

“她很可爱,不是吗?她对佐山照顾得很好……”市子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在想,阿荣会不会是为了一个人照顾佐山因而拒绝了光一的邀请?

“难为你的一片好意,那我就去看看吧。几点开演?”

“五点开演。”

“哎呀,早就开演了!”

“不过,您喝完咖啡之后也来得及。”

光一很快找到了一家咖啡店。他们上了二楼。

“真暗,是特意弄暗的吧。”市子往周围看了看,只有一对年轻人坐在里面。

“好香啊!”

很久以来第一次喝上咖啡,市子只觉得全身舒坦极了。

“光一,你不喜欢阿荣吗?”

“您怎么又提起她了?其实您搞错了,不是阿荣跟我怎么样,她只是不满意您对我好罢了。”

“是吗?”

市子感到,光一的目光落在了自己拿着杯子的手上。

若是对阿荣没有意思,那他为什么还总来呢?

市子把杯子送到嘴边,瞟了一眼杯底的咖啡。这时,光一开口道:“夫人,我在公司看见清野先生了。”

“哦?”

“他们东方产业公司准备印制对外宣传的挂历,他为此来我们公司,据说要用彩色照片。”

光一毕业于一所私立大学的商学系。市子知道,他之所以能进这家大的美术印刷公司工作,全凭商业美术家的父亲的后门。

“挂历……”

一听到清野的名字,市子顿时紧张起来,她想把话题转移到挂历上去。

“是的。听说是送给国外客户的,因此,清野先生说,最好展现日本的自然景物,但不是富士山、日光或樱花。比如,八月份可以印上日本的贝壳啦等等……”

从前,清野曾见过市子少女时代搜集的贝壳。他大概是难以忘怀,所以才脱口而出的吧。

“我这里也有一些贝壳呢!”市子温情脉脉地看了光一一眼。

这个青年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市子和清野之间会有一段关于贝壳的往事。市子的话语中吐露出了自己的一段隐秘,心里产生了一种青春騒动般的快感。

“用贝壳的彩色照片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也这样认为。这样一来,既有季节感,又体现出了岛国情调。”

“还有大海……”

市子昔日曾眼望小口壳,心中思念出海远航的恋人。那时,她自认为如漂亮的贝壳一般可爱。

“我虽然在营业部工作,但是我想改行做摄影,帮助他完成这套挂历。夫人,能让我欣赏一下您的贝壳吗?”

“当然可以。不过,没有多少,而且也不稀奇,恐怕不会派上用场。我不知道究竟哪些是日本特有的贝壳,要了解这些是很困难的。”

“是啊。”

“你是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清野先生吗?是上星期二见到的。他在法国餐馆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我记得十分清楚。那天在公司见到他,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当然,清野先生并不记得我。”

“他提起我了吗?”

“没有。当时我没有说话。”光一观察着市子面部表情的变化,“他差点儿说出来……”

“说出来也没关系。”市子轻描淡写地躲了过去。

市子知道,年轻的光一对自己怀着一种非同寻常的好感。令市子吃惊的是,在他的面前,她对自己与清野的那段恋情非但无怨无悔,反而还有一种甜蜜温馨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出了咖啡店以后,他们从铁路桥下穿过,向东京宝冢剧场与帝国饭店之间的那条路走去。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白 芍 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为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