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女人》

男人的外表

作者:川端康成

这五六天来,佐山跑地方法院的时间比在事务所的时间还多。

佐山另外还承担着其他客户的一些事情,阿荣除了收收发发以外,几乎无事可做。她整日面对着办公桌无聊至极。

“你有工夫看看这些东西吧。”佐山把手边的一些书交给阿荣。那都是《法官》、《死刑》、《卖婬》等新版书。

“这些书干巴巴的,一点儿意思也没有。我看妙子就已经看够了。”

阿荣索性找了一些报纸、杂志上的小说,笨拙地打起字来。

她拿起杂志一看,见上面有一条报道,说是日本的女人比其他国家的女人都时髦。报道中认为,那是由于日本女人没有机会打扮自己,因此,只好在散步和上街时将自己刻意打扮一番。阿荣看了颇有同感。

那本杂志上还登着一幅年轻人通宵跳舞的照片,阿荣想不出那是哪家舞厅。

光一这人竟也那么死板,他再也没有邀请阿荣出去玩。

阿荣想,“难道到了佐山那种年纪,大家都会变得那么没有情趣吗?”

阿荣只接触过佐山和光一这两个男人表面的部分,即使伏在他们的怀里也无法了解男人究竟为何物。无论是对方还是自己,都未遭到任何破坏。

阿荣十分了解的,只是同为女人的市子的嫉妒之心。

“还是伯母好!”阿荣这样对自己说道。男人是否都不愿认真对待自己呢?

母亲卖掉大阪的祖屋是另有一番打算的。

“在东京教人写字也许可以糊口。”她规划着母女二人将来的生活。

阿荣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黑暗中化妆似的,心里很不踏实。

“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正当她在为自己的将来而忧心忡忡的时候,佐山打来了电话,他叫阿荣把一份文件送到地方法院来。

那份文件就在阿荣的手边,她马上就找到了。她拿起文件去找来这里打工的夜间高中班的学生,他这时刚刚打开饭盒准备吃饭。

“我的自行车很脏。”

“不妨碍骑吧?”

“如果我不去送,先生会说我的。”

“我想去。”

“行吗?很危险呀!”

那个高中生从自行车棚里推出了一辆咔啦咔啦作响的破自行车。

阿荣轻盈地跳上去,转眼间就消失在自行车车流里了。

佐山正在律师会里忙着,他见来的是阿荣,便吃惊地问道:

“你是骑车来的?太危险了!这里车这么多,万一被撞上的话,就什么都完了!”

“我想骑车试试。”

“傻瓜!”阿荣见佐山的眼里流露出关切的神情,便感到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

“你不能有任何‘试一试’的念头。”

“人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可试着干的事嘛!”阿荣撒娇地说。她心里确实感到有些后怕,涨红的脸蛋愈发显得娇艳慾滴。

“自行车就放在这儿。等我完事以后,咱们一块儿回去吧。”

阿荣乖乖地点了点头。

“您不在事务所,把我都闷死了!”

“去听听审判怎么样?”

“是您辩护吗?”

“不是。我辩护的时候,你不能旁听。”佐山摆了摆手,“那一片楼里全是审判庭,你从旁听入口进去,坐在后面的位子上静静地听着吧。”

“有意思吗?”

“什么叫有意思?你不是也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吗?这是审判!”阿荣又被数落了一通。

从佐山的身上,阿荣感受到了从父亲那里所得到的温暖。

“你在听我说吗?为什么发呆?”佐山催促道。

“右边的木结构建筑和左边的新楼里各有三四个审判庭,你就去那座新楼吧。外面的告示板上写着审理的案子,你拣有意思的去听吧。”

说到这里,佐山也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

“我所说的有意思跟你的可不一样呀!”

佐山走后,阿荣暗想,就在这些大楼里妙子的父亲将要被判死刑了。

今天早上,阿荣见佐山阻止市子去小菅,便插口说道:

“伯母,您就别去了。”

“你别插嘴!”市子厉声说。

一见市子这态度,佐山也不吭声了。阿荣不明白佐山为何要阻止市子,但市子看上去态度十分坚决。

“一谈到别人的事情你总是受不了!”市子对阿荣冷冷地说道。

东京地方法院的院子很大,里面有好几栋大楼。其中有一座雄伟的古式红砖建筑,那是高等法院。

院内设有理发店和各类商店,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食堂里有许多人在排队买饭。

阿荣按佐山的指示,穿过游廊来到了后院。她走进一栋新建的钢筋混凝土大楼,这里像是一个大医院。

正当阿荣看告示板时,一群戴着手铐、被一根绳子串成一列的年轻人在众人的簇拥下向二楼走去。

阿荣赶紧从后面跟了过去。

这群双手被缚的被告,不时有人往后撩撩头发,或擦擦汗。望着他们的背影,阿荣也跟着上了楼梯。

“他们到底干了什么?”阿荣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单纯地认为,对于罪犯等不值得同情的人,就没必要同情他们。但是,当她生平第一次看到被缚住双手押往法庭的人时,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黑衣法官在前面高高的审判席上就座,法警除去了被告们手上的手铐。

阿荣感到异样地不安和紧张。

窗户被风吹得呜呜作响,坐在最后一排的阿荣几乎听不见法官那低沉的声音。

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相继被判。第一被告被判处三年徒刑,缓期两年执行。其家人一听立刻欢呼起来,拥着已获得自由之身的亲人,欢天喜地地出去了。

第二个人被判一年徒刑,三万元罚款,他又被戴上手铐押走了。

“咦?判三年的人可以回去,而判一年的人却……”阿荣感到迷惑不解。

第三个人因辩护律师缺席而宣判延期审理。

其后,一个年轻的被告被叫到了前面。

据说,他是一家糕点公司的职员。他谎称一客户来电话要货,将公司的二十五箱饼干拿出去私自卖了。为此,他被送上了法庭。

一个与被告年龄相仿的证人被带到证人席宣誓。他显得惊慌失措,对于法官的问话答非所问,支支吾吾,使证词问讯进展得很不顺利。

这时,辩护律师请求让被告进行答辩,法官允许了。

被告站起来说,一开始,证人也参与策划了盗窃饼干,而且二人共同在街头将饼干卖掉了。

“所得的钱也是我们两人平分的。”

证人语无伦次地否认道:

“胡说,胡说,全是胡说!哪、哪有这事?你这个混蛋!”

法庭上,被告和证人激烈地争论起来。不知证人是不善言词,还是参与了盗窃,他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狼狈不堪地与对方争辩着,结果,连法官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那位上了年纪的记录员竟打起了瞌睡。

“一对大傻瓜!”见二人争得面红耳赤,阿荣觉得很恶心,于是便悄悄地溜了出来。

下楼以后,她又看起告示板来。

“怎么啦?”

佐山站到了她的身后。

“你没去旁听吗?”

“没劲!”

佐山揉着酸痛的脖颈说:“咱们走吧。”然后抬腿向外走去。

“忙完了吗?”

“嗯。”

“回事务所吗?”

“嗯。”

阿荣摇着佐山的胳膊说:“我最讨厌男人‘嗯、嗯’地回答人家啦!”

“哦,是吗?”

“我爸爸总是‘嗯、嗯’的,我都听烦了……”

“要是事务所里没有事的话,我可以早点儿回去吗?”

“可以。那儿没什么事,今天我也早点儿回去。”

“我不回家。”

“你要去哪儿?”

“我想一个人溜达溜达。”

“一个人……那才没意思呢!”

“我想重温过去。”

“过去?”

“我非常怀念在东京站的饭店里度过的时光。那时,我非常崇拜伯母,盼着早日见到她……”

“现在,你感到失望了吗?”

“是伯母对我失望了。这些日子,她把我看成了一个厚脸皮的女孩子。我好难过啊!”

“我只要同市子好好谈谈,她就会理解的。”

“不行!”

“什么不行?”

“你们是夫妻嘛!”

“……”

阿荣的脸上现出狡黠的微笑。佐山恨不得把这个小姑娘撕成两半。

“先回事务所再说吧。”他叫阿荣在门口等着,然后自己去律师会休息室取文件夹去了。

待他出来的时候,已没了阿荣的人影,自行车也不见了。

“这个死丫头!”

阿荣竟然独自先回去了。佐山直恨得牙根痒痒,同时又感到她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十分天真可爱。

骑自行车很危险,佐山很为她担心。

在日比谷公园的后街,几辆出租车停在树阴下等待客人。

坐上出租车以后,佐山沿途一直注视着窗外,寻找阿荣骑车的身影。

车到事务所时,佐山见门前放着一辆破自行车,看来,阿荣比他先到了。

佐山不觉松了一口气,心情愉快地上了二楼。

“多危险呀!”他一见阿荣禁不住又说道,“你这孩子太冒失了!”

可是,阿荣却若无其事地收拾着准备带回去的东西。

她走到佐山的办公桌旁,恭恭敬敬地说道:“我回去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事务所。

尽管佐山在后面叫她,但仍没能留住。阿荣人影一闪,门被关上了。佐山怅惆地颓然坐在椅子上。

当初,阿荣是投奔市子来的,因此,佐山也是通过市子才接触到她的。他那时并没有用一个男人的目光来看待美貌的阿荣。

市子喜欢少女,并愿意做人家的伯母。她的身边经常是美女如云,佐山自然会接触到她们。妙子亦是其中之一。

妙子虽然是佐山带来的,但把她留下的是市子。这大概是因为妙子也自有她美丽动人之处的缘故吧。

佐山觉得,妙子比阿荣更具娇媚冶艳的魅力。每当市子身边的姑娘一个个结婚离去时,作为一个男人,佐山免不了会产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但这次妙子离家投奔情人的事却使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

“连这姑娘也……”

市子是万万不会想到佐山的这些想法的。佐山为妙子的父亲做辩护虽说是职业道义,但不可否认其中亦存在心仪妙子的成分。

不过,佐山根本无暇在外追逐快乐。他这种每天处于高度紧张的职业无缘结识吧女、舞女等。他没有性道德方面的弱点,伦理家佐山时刻在保护着法学家佐山。

再者,美丽贤惠的市子所造就的安逸的生活环境令佐山感到十分欣慰和满足。温暖安稳的家庭为他释去了工作上的疲劳,他在内心为自己平静的中年生活而感到自豪。

然而,市子嫉妒阿荣的反常行为,反倒促使佐山感觉到了阿荣的诱惑力。每当市子指责阿荣时,他便不自觉地想为她辩护。

一旦阿荣辞去事务所的工作,搬去与音子同住,佐山会感到寂寞难耐的。他不知自己从何时起迷恋上了阿荣。

“忆昔少年时,人老不堪回首……”

佐山故意夸张地称自己“人老”,实则是恐惧一天天老下去。

佐山神色疲惫地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

门旁整齐地摆放着一双铮亮的黑皮鞋,佐山凭直觉知道是光一来了。

“阿荣一定是约光一一起来的……”

佐山的眼前仿佛出现了阿荣在街上踽踽独行的身影。若是自己能陪陪她就好了,她走路时的姿态是那样的轻盈。

这时,市子迫不及待地迎了出来,兴奋地对佐山说:“幸亏今天去了。我在那里见到了妙子!”

“是吗?”

“妙子果真去看她父亲了。见到她以后,我总算是放心了。光看她信上那潦草的字就让人担心死了。见面以后,没想到她变得那么开朗大方,还说要找工作呢!”

“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佐山不问妙子如何,反倒先打听起了她的男朋友,市子仿佛被泼了一瓢冷水。

“管他是什么人?就算是坏人,女人只要自己喜欢就行!”

“可是……”

“我没见到那个人。妙子是自己一个人去的。”

“他难道不愿陪妙子一起去?”

“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若是结婚的话,也是他的岳父呀!即便是现在,至少也是自己情人的父亲吧?”

“没那么简单!听说他回乡下同家人谈妙子的事去了。”

“看来,这个人还挺诚实。”

“两个人目前还不能自立……妙子也开始考虑自己今后的生活了。”

“在这里生活像是接受施舍,妙子心里大概也不好受。不过,就算是喜欢,这才仅仅是她接触到的第一个男人呀!”

“第一个男人只要能给她幸福……”市子的话刚说了一半,佐山插嘴问道,“光一来了吗?”

市子点了点头,然后又反问道:“阿荣呢?”

“今天,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男人的外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为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