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女人》

差一个小时

作者:川端康成

远方出现了两架飞机,看上去就像迎面飞来的两只小蜻蜓。飞机直向房子冲了过来,而且,两架飞机的间距越来越小,银光闪闪的机翼几乎快要擦到屋檐了。若是撞上的话,整栋房子将会化为灰烬。

“得赶紧叫醒佐山。对了,还得把阿荣叫出来……”

市子拼命地向三楼跑去。

可是,市子怎么也摇不醒阿荣,只好伸手去抱她。岂料,市子仿佛掉入水中一般,手脚怎么也用不上力。

家里忽然响声大作。

“唉,到底还是被她害了。”

市子大叫一声惊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

她感到嗓子很干。

佐山仰着下颚,仍在沉睡着。市子悄悄地下了楼。

志麻已做好了早饭,现在正踩在小凳子上擦着玻璃。

外面下着雾一般的小雨。

每当志麻用力擦时,玻璃便发出刺耳的响声。

刚从噩梦中醒来的市子一听到这声音,立刻联想起了那场可怕的梦。于是,她对志麻说道:

“玻璃以后再擦吧。”

忽然,她又想起妙子也一直害怕银光闪闪的飞机从多摩河上空飞过。

“难道是因为我同欺负过妙子的阿荣昨晚干下了那事?”

市子回到楼上换衣服时,佐山也起来了。

“睡过头了,你动作快点儿。”佐山催促市子道。

自从得知患有高血压以后,佐山遵照医嘱,不再喝咖啡了。他每天早饭只吃清淡的蔬菜。

今天早上的豆腐酱汤做得很好,但市子还是习惯吃腊肉煎蛋配液咖啡的早餐。

“这几天,你没有说肩酸、心悸,是不是好一点儿了?”

“嗯,不过,肩膀还很酸。”

“今后,不知你还能不能喝咖啡。”说着,市子喝了一口热酱汤。热酱汤烫得她牙很疼,而且,连带着下颌都疼起来了。她皱着眉头,放下了碗。

“怎么啦?”

“我时常被弄成这样。有时连一阵凉风都受不了。”

“不能硬挺下去了。我早就说让你去田中先生那儿看看。”

田中先生是一名牙医,他在新桥的一栋大厦里开了一家诊所。佐山常常去他那里看牙。

市子的牙齿很好,既无龋齿亦无缺损。可是,近来她的小臼齿的根部有些发炎,一遇冷热就疼,尽管如此,她也懒得去看牙医。

“在新桥看完牙以后,你往事务所打个电话吧。”佐山说道。

“今天你有空儿吗?”

“倒不是有空儿,只不过四点以后我可以出来。”

市子觉得,佐山是在讨自己的欢心。

两人心照不宣,都极力回避有关阿荣的话题。夫妇之间仍存有微妙的芥蒂。

昨天胡闹了半宿的阿荣把市子整得不得安生,如做噩梦一般,当然,这噩梦不仅仅指被阿荣亲吻的那件事。阿荣既然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市子便又重新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但是,市子仍不能容忍阿荣纠缠佐山。她不清楚丈夫对阿荣是怎么想的,但是,她觉得只要丈夫一提到阿荣,阿荣就如同一个被注入了魔力的泥娃娃,骗过自己向佐山进攻。在市子的心目中,阿荣目前还只是个泥娃娃。

牙痛过后,市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她自言自语地说:

“还是去彻底治一下比较好。”接着,她转而又问佐山,“你请我吃什么?”

“我会好好考虑的。”

夫妻二人已经好久没有单独去外面吃饭了。

志麻端来了普洱茶,她问:

“要不要叫醒阿荣小姐?”

“不用管她。”佐山说道。

他喝了几口茶,便起身准备出门。

“就要举行多摩河焰火大会了,可是,天还不放晴。”

“今年是从五月才开始下雨的嘛!对了,这次焰火大会,我们都请谁来呀?”

“是啊,请谁呢?”

“妙子他们两口子要能来就好了。”

“我才不承认他们是两口子呢!”

送走丈夫以后,市子感到有些困倦。除了睡眠不足以外,潮湿阴沉的天气也是原因之一。

她上楼来到卧室躺下了。

可是,她刚睡着,便被音子叫起来了。

听说,音子昨天从大阪回来以后就去了片濑的哥哥家,她借了哥哥家的保姆去阿佐谷的新居住几天。她一脸倦容。

他的新家土地面积有四十坪,房屋面积二十坪。听说她买得特别便宜。

“你真行,竟买到了这么合适的房子。”市子说道。

“我把大阪的房子连里面的家具都一起卖了,但是,还是托运了一部分杂七杂八的东西。哥哥家的保姆也不能在我那儿长呆,阿荣回来以后,你能放她去我那儿住吗?”

说罢,音子从尼龙网兜儿里取出了一个纸包,那是送给市子的礼物。

“阿荣昨天很晚才回来,现在还睡着呢!”

“真不像话!就算是回来得晚,也不能睡到这个时候呀!你也是,不该那么惯着她。这孩子就好耍赖皮。”

“我去把她叫起来。”音子嘴上这么说着,可是身子却没有动。她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

“离开大阪时,村松先生特意来送我,他希望能将光一和阿荣撮合在一起。你对光一怎么看?”

“这个……恐怕还得看阿荣的意见。”市子谨慎地说,“阿荣这孩子不定性,谁都很难了解她。”

“我这个做母亲的,更不了解她……”

“要把光一和阿荣……”

市子的目光变得十分茫然。

“光一每个月挣多少钱?”音子问道。

“他今年春天刚刚参加工作,包括奖金,平均每月能拿一万五千元左右吧。”

“我想请你暗中试探一下阿荣的意思。”

“不过,”市子似乎不太热心,“如果我去说的话,她肯定会很反感的。”

“房子卖了以后,我觉得自己好像一无所有了,只想尽快为阿荣找一个好的归宿,然后自己再干点儿什么。”

“……”

“三浦的手头也很紧。他在大阪好像没什么生意可做,现在一直呆在京都。事到如今,他还在说我的坏话,真不像个男人!他自己却随心所慾干尽了坏事。我一定要争口气,凭自己的力量操办好阿荣的婚事。”

音子刚说到这里,只见打扮得干净漂亮的阿荣羞答答地走了进来。

但是,她见到音子以后,脸上丝毫没有现出惊讶的神色。

音子一见阿荣,也忘了责备她,便迫不及待地告诉她大阪的房子已处理了,并讲了自己今后的打算。

市子趁机出去将音子送的大阪寿司拿出来。当她准备端回房里时,见阿荣正在走廊里等着她。

“我妈妈急着带我走。”

“那你就跟她去吧。”

“辞去事务所的工作?”

“可是,也不能把你妈妈一个人扔在一边不管呀!”市子严厉的话语令阿荣低下了头。

“房子还没有收拾,您先别动,后天是星期天,到时我再回来收拾。”

“嗯,我知道了。”

“谁也不准碰我房里的东西!”阿荣的声音里带有哭腔,“我越来越不懂自己来东京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到阿荣那如泣如诉的目光,市子感到十分为难。

“你来东京后,你妈妈也想来了。你为妈妈开辟了一条新生活的道路呀!”

阿荣全然不听市子的话。

“离开这里,我会更想念您的。”

“同住在东京,我们随时都可以见面的嘛!”

“同住在东京也不是同住在一个家里……”

阿荣那张可爱的小脸上充满了尊敬与仰慕的神情,令市子为之心动。

她甚至怀疑,自己这些日子疏远阿荣的举动是否有些过分?阿荣投奔市子的初衷直至今日似乎也没有任何改变。

然而,就在市子去厨房的工夫,阿荣竟痛快地答应了陪母亲一道回去。离家出走的女儿将要乖乖地跟母亲回去了。

她们母女离开这里时,已是下午一点了。

阿荣一走,家里立刻显得空荡荡的。市子也赶紧准备出去。

为了变换一下心情,市子索性穿了一套鲨皮布西服套裙。

颈根的头发太长了,显得有些凌乱,但市子觉得佐山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的。佐山自己的穿着都是市子安排料理的,因此他并不在意市子的衣着打扮及化妆是否得体。他认定市子的审美观是最好的。

这也是夫妻和睦的标志之一。

“只是在阿荣的问题上……”

为什么双方会受到伤害?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大的敌意?市子想在阿荣离开这里以后,冷静地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绪。她拉开小抽屉,准备挑选一双颜色合适的尼龙袜。这时,门铃响了。

“糟糕,是谁偏偏这时候来?”

志麻手持一张名片跑了上来。

“哟,是三浦先生?”

没想到阿荣的父亲会来这里,市子连忙向门口走去。

身材高大、衣冠楚楚的三浦领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站在门口。

那孩子的眉眼酷似阿荣,市子几乎都不愿多看上一眼。

他穿着一件漂亮的衬衫和一条短裤。

阿荣一直住在这里,而且一小时前音子又刚刚来过,因此,市子仿佛有愧于三浦似的,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给您添了许多麻烦,所以,这次想来道个歉……”

三浦也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请进……”

“阿荣在吗?”

“这……”

阿荣父亲的目光已明白无误地表明,这次是专程来看女儿的。

若是早来一个小时的话,他还能见到阿荣,不过,音子也在场。

市子也拿不准他们是见面好,还是不见面为好。

当着市子的面,见到父亲带着同父异母的弟弟,阿荣会做何反应呢?

“阿荣刚走不久……”

市子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告诉他阿荣随母亲音子去了新家。

“哦,她出去了?”三浦茫然地重复道。

“您是何时到的?”

“您是说来东京吗?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天了。”

“您打算呆多久?”

“再呆两三天。”

“我会设法告诉阿荣的。请您把住址留下吧。”

“好吧。”

站在门口的三浦正要往名片的背面写住址,市子马上说道:

“我正要去看牙医,可以陪您走一段路。您先进来吧。”说着,把他引到了客厅。

不知三浦是住在友人家,还是不愿阿荣知道住处,他写的地址是清木挽町二光商会的内田转。难道他现在也是孑然一身了吗?

市子与音子从前在女校是同学,尽管她们天各一方,但遇事她总是站在音子一边批评三浦。如今,见到三浦这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市子觉得此人亦有他自己悲哀的故事。

市子与三浦父子坐上了电车。电车刚一启动,三浦便喃喃地说:“这一带真不错。”他似乎若有所思。

小男孩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窗外的游乐园,三浦的目光随之也被引向了窗外。

“阿荣这孩子很怪,小时候总是让我抱,一放下她就哭个不停。她从小就不喜欢她母亲。”

“……”

“一听说她离家出走,我就感到是我把她惯坏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这时,对面驶来一趟电车,待电车过后,三浦又继续说道:

“后来,听说您在照顾她,我就放心了。我说这话也许不负责,不过,我觉得这样对她最好。”

三浦对妻子如此不信任,市子听了也无可奈何,她只好说:“我们也没为阿荣做过什么。”

“不,听说音子来东京要与阿荣一块儿生活……”三浦的脸上浮现出不屑的笑容。

到了新桥以后,小男孩开始闹起来,三浦马上带着他消失在人流当中。

音子的新居有一间两坪的西式房间、一间四叠的茶室及六叠的和式房间,饭厅和厨房合二为一,显得十分宽敞,洗澡间的旁边还有一间三叠的保姆房间。

新建的房子小巧紧凑,房内敞亮,弥漫着草席的清新气味。

音子欣喜地说:“跟大阪那个发霉的老房子相比,这里真是清爽无比!”

“这草席太单薄了,走一步都担心会陷下去。”

阿荣还摸了摸细小的房柱,指头上沾了一些白粉。音子似乎忘了神经痛,忙忙碌碌地收拾着房间。

阿荣嘲讽道:“您可真想得开。”

“那还不都是为了你……”

“别把什么事都往人家身上推!您总是这么说,真不像个做母亲的!”

“还不是因为你来了东京?我能逃出那个黑窝还得感谢你呢!”

“真傻!找到离家出走的女儿,还表示感谢,您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这样一来,两个人就能在一起生活了,难道这不让人高兴吗?”

“有什么可高兴的!”

两个拌着嘴,阿荣的心情渐渐好起来。她麻利地打开了行李。

“你别用刀割,那样一来,菜刀就不快了,绳子也不能再用了。”音子说道。

阿荣见屋子的一角放着熟悉的祖传佛龛、佛具,便笑着说:“这些东西与新房子太不协调,就像是把佛像装进了塑料盒里。”不过,她心里却觉得佛龛仿佛又像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差一个小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为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