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的女人》

少男少女和板车

作者:川端康成

少男少女四五人一组并排地分坐在路旁板车的两端,把板车当做跷跷板玩了起来,弄得车轴咯吱作响。他们连晚饭也忘记吃了。男孩儿紧紧搂住女孩儿的肩膀,女孩儿把手扶在男孩儿的膝上或车上,每次脚着地的时候就使劲地蹬,让跷跷板一起一落。——夏天傍晚昏暗的光线,让这小小的景物隐约地浮现了出来。行人稀疏,而且脚步是急匆匆的。

“咯噎,咯噎——上面是老爷,下面是乞丐……”板车上的孩子们随着跷跷板的一上一下,不停地和唱着。

那个眉清目秀的十二三岁的男孩儿冷不防地把搂着两个女孩儿肩膀的双手松开,回过头来喊道:

“把小组换换吧!”

“干什么?不换也挺好嘛。来,跷快点!”背靠背另一方的一个孩子答道。

“不换换,太没意思啦。这样,坐在车把上的人太亏了。跷不高嘛。”

“瞧你!胡说,胡说。不信,你瞧,不是跷得一样高吗?”一个十二三岁的美貌少女,甩了甩她的披肩发,转过头来说。

“百合子,你别说啦。背靠背的伙伴是不知道高低的。可我看见了。坐在车把上的人太亏了。”

“就说龙雄吧,他也不知道嘛。”

“不换,我可就不干啦。”

“坐在车把上的人也不亏嘛。换来换去多麻烦呀。还是加快蹬吧。”

“不干!”

“不干就算。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干。噢,你是想同百台子一个组嘛。”一边搂住百合子的肩膀、一边同龙雄争辩的少年恶口伤人地说。

龙雄从车上蓦地跳了下来,双手抓住车把。同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视线迅即同回过头来的百合子的视线碰在一起,脸上倏地鲜红了,他那潇洒的眉宇间透出了明显的敌意,回答说:

“就说你吧,你也想同百合子一个组,你才不愿意调换的嘛。”

百合子从车上跳了下来,满脸通红地站立在那里。她不甘示弱,意外地断然冲着与龙雄争吵的对方说:

“我讨厌春三这样说!算了,让我同龙雄一组吧。”

“什么?女孩子家,玩什么跷跷板,真是好出风头。”春三转过身来说。

“不行吗?”

“不行。车主一来,女孩子家逃脱不了。挨打,我可不管。”

“谁打?是车铺的叔叔吗?他经常来我家呐。”

“什么,什么来过你家,我也坐车来过呢。”

“哟,真的?什么时候?”

龙雄对春三和百台子的对话毫不在意,他心情平和,像还没玩够似的平静地说:

“怎么组合都行,重玩一遍,来!”

“嗯,好。好是好,不过我要编在龙雄一组。”

百台子真讨人嫌,男孩儿春三的自尊心被她伤害了,而且完全被她压垮了。

“什么呀,我才不愿意跟女孩儿编在一组呢。没有哪个男孩儿是愿意跟女孩儿编在一组的。对吧,龙雄,咱们男孩儿组成一组,好吗?”

“怎么都行,快点编组吧!”龙雄老老实实地听从了春三的意见。

“好吧。我不同龙雄编在一起,随便跟谁一组都行。”

“可是,男女都分开,恐怕不行。女孩儿太轻,没意思。”春三脱口而出。

百台子把眸子里的火花投向龙雄,仿佛在说:瞧!这不是吗,春三这笨蛋!可是,龙雄并没有给这位少女回报投其所好的眼色。所以,百合子说:

“女孩儿也不轻嘛。”

“你说什么,就是轻嘛。熊蛋包就是轻嘛。”再次受到伤害的春三射出了锐利的目光。

“不轻呀。那样就算沉了吧。”

龙雄平和地插进了一句。

“百合子太逞强。算了吧,你肯定要输的。”

“龙雄你这个熊蛋包,我才不会输呐,对吧。”

说罢,百合子回头看了看其他女孩子。数了数,少男五人,少女五人,除了三人以外,其他孩子都比她小二三岁。

“吹牛。那么,玩吧,玩吧。好吧?龙雄。玩吧。看哪边沉嘛。”

百合子非常可爱地眯缝着眼睛,稍想了想,突然天真地微微一笑,兴高采烈地摇晃着身体说:

“好嘛,好嘛。我不会输的,瞧着吧……嘿,快来呀!”

百合子跑了过去,紧紧攥住车把的前端。然后,她咬着招来的女孩儿的耳朵,吃吃地笑个不停。

“滑头,滑头。百合子耍滑头可不行呀。攥住车把的一头,太滑头啦。得攥住车身呀。”龙雄仿佛忘却一切似的叫喊着。

“可不是吧,不这样就会输的啊。我倒无所谓,其他孩子都大小了嘛。”

春三再也沉默不了了。

“耍滑头就算了吧。女人真滑头。”

“男人才滑头呢,不是吗?这样就赢不了吧。你们是男子汉还是熊蛋包?”

“当然能赢。别逞能,你这个人真好出风头啊。”

春三虽然没有输,但是攥住车尾的男孩们的脚,不费劲地离开地面跷了上去。远离车轴的在车把这一端的百台子和女孩子们都喜不自禁。

“赢了,赢了!瞧啊,男熊蛋包,男熊蛋包!”

“输个屁。我们是决不会输的!”春三破口骂了一声,就冲男孩儿嘀咕了几句,冷不防地发了一声号令:

“听着!一、二、三!”五个男孩儿的胳膊和腹部一齐使劲,一下子就把车子猛压了下来。

于是,百合子攥住车把的手被强推了上去,受到一股弹力的冲击,手松开了,她四脚朝天地摔然倒落在地上。她那漂亮的单和服下摆像是被风掀开了,她赶紧合拢起来,一古脑地翻过身子,用两只袖管捂住了脸面,抽抽嗒嗒地哭起来,趴在地上不起了。

其他女孩儿没有松开手,幸免没有摔落下来。

“嗳呀!”

吃惊的少男少女跑到摔倒的百合子的身边。春三偷偷瞧了一眼百合子的脸,认定她只是摔倒以后,说道:

“就爱哭!所以说女孩子就是熊蛋包嘛。动不动就哭。”

百合子听了这些话,立即站立起来,可她依然用两只袖管掩住脸面,呜呜咽咽地断断续续地说:

“好,等着瞧。我告诉爸爸去……妈妈早就说了,别跟春三那孩子玩……龙雄你也太狠了,太狠了。”

于是,她转过身去,跑到种着许多梧桐树的半洋式房子的门前,把脸贴在门扉上,轻轻地抽动着肩膀。

“你说什么!家吗?你的家吗?土包子。我家嘛,不认识你的父亲。”

春三说着似乎在鼓励其他孩子要么继续玩跷跷板,要么开始玩别的新游戏。可是,龙雄和少男少女们都惦挂着靠在门上哭泣的百合子,并且想家了。

满脸不悦的春三大概看透了靠在门上却不想开门的百合子的心思吧,他抽冷子跑到了她的身边,把嘴贴近她的耳朵。少女扭身把脸转了过去。他紧跟着转过去,要把少女抱住似的,一味附身窃窃低语。

百合子轻轻地点了点头,正同春三正面相遇,目光碰在一起。她有点羞答似的笑了笑,尔后又再次点了点头。于是,春三和百合子又返回板车所在的地方。

这回是龙雄、春三、百合子和另一女孩儿组成一组,板车的另一边则坐着比他年少的六个孩子。龙雄和春三把胳膊搭在百合子的肩上,又开始蹬起跷跷板来了。

约莫过了五分钟,突然间,大粒的雨点飘落在花落后长出嫩叶的樱树上,点点洒落在大地上,敲打在板车上。这之前,孩子们忘记仰望一下黑压压的天空。

“嗳哟,雷阵雨哩。凉飕飕的。打湿了,打湿了。”

“雨点算什么。打湿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少年们用胳膊使劲地按住想要站起来的少女的肩膀,挤来挤去,加快了跷跷板上下的速度。

“不干啦,我说不干了嘛!太冷了。会挨骂的啊!”

傍晚的雷阵雨把市街点缀得更加美了。

“大概是下雨的缘故吧,色彩……”春三高呼着跳了起来。男孩子一溜烟似的都跑散了。

“嗳呀,太狠了!”百合子高声呼喊。

在倾盆大雨中的板车上,仅剩下孤身只影的百合子。  

(叶渭渠 译)
  ------------------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婚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