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12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费斯坦坦提勒斯的大军乘着各种各样,由渔船、木筏、小艇所组成的克难舰队渡过了海峡。虽然海峡的距离并不长,但这段旅程整整花了卡拉蒙一周的时间才将人们、动物和补给给运送过去。

当卡拉蒙准备好要渡海时,大军的数量已经成长到没有足够的船只可以将他们一次载过去。许多艘船只必须要在海峡两边奔波。

最大的船只用来运载牲畜。这些船被改装成水上农庄,有给马暂待的马厩、牛只安身的草房和猪只所住的猪圈。

大多数的时候,一切都十分顺利;但卡拉蒙也因此每晚只能睡三个小时。因为所有的人都认为一切的事情只有他才能解决,从晕船的牲畜到不慎掉入水中,必须从海底捞出的武器,他都事必躬亲。正当渡海的行动看来就要结束,每个人几乎都已经到达对岸的时候,又出现了一场风暴。这场风暴掀起了巨大的浪涛,让两艘下锚不够稳固的船撞在一起,沉在港湾里,整整两天的时间大军无法动弹。不过,最后,大多数的人还算是安全的渡过了海峡,这中间只有几个严重晕船的家伙,一个掉入海中的小孩(后来救了起来)

以及一只因为惊慌在船上乱踢,导致断腿的马匹(已经被宰杀,作成肉干分了下去)。

一在阿班尼西亚平原靠岸,大军马上和平原人(他们是居住在阿班尼西亚北边平原,渴望得到矮人传说中黄金的蛮族)的酋长以及丘陵矮人的代表会面了。卡拉蒙这个时候所受到的震撼让他好几天都恢复不过来。

“瑞加。火炉和属下,”加瑞克在帐篷的人口朗声道。骑上往旁边让开,三名矮人走了进来。

那个名字在卡拉蒙的耳中回响着,让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第一个矮人。雷斯林瘦削的手指深陷入他的手臂,让他感到一阵剧痛。

“一个字都不准提!”法师耳语道。

“可是他——他看起来……还有那个名字!”卡拉蒙压低声音,结结巴巴的说。

“当然是这样的,”雷斯林理所当然的说,“这就是佛林特的祖父。”

佛林特的祖父!他们的老友佛林特。火炉。年老的矮人在神之乡死在坦尼斯的怀中,那名老矮人,是那么的顽固、食古不化,但是心肠却又那么软。他一直看起来都像是卡拉蒙的祖父。他现在甚至还没有出生呢!眼前的竟然是他的祖父!

卡拉蒙突然之间意识到周遭的环境和时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仿佛受到重重的一台。在这之前,他一直当作自己是在原来的时空里面冒险。他对周遭发生的事情一直蛮不在乎。即使雷斯林所谓的“送他回家”在他心目中也像是叫艘船来朔澳而上一样简单。他早就忘记什么改变历史的事情。现在这一切都让他脑中一片浑饨,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一个封闭的圆圈不停的绕圈。

卡拉蒙觉得全身又冷又热。佛林特还没有出生。坦尼斯不存在,提卡也不存在。他自己甚至也还不存在!不!这太难以理解了!这不可能!

帐篷在卡拉蒙的眼前开始摇晃起来。他很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呕吐。很幸运的,雷斯林看见他哥哥苍白的脸色,立刻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在试图理解些什么。于是法师优雅的站了起来,挡住愣掉的哥哥,对着刚进来的矮人说着欢迎的话语。不过,在雷斯林这样做的同时,他也对卡拉蒙投射了锐利的一个眼神,提醒他现在还有任务。

卡拉蒙努力试图恢复镇定,将困扰和疑惑从脑中赶开,告诉他自己可以等到以后再来安安静静的和这些问题打交道。他最近常常这样做。很不幸的,这所谓安安静静的时间从来没有出现过……

卡拉蒙站起来,勉力和那位灰胡子,看来十分刚毅的矮人握了握手。

“我从来没想过,”瑞加老实不客气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口把给他的麦酒喝干,“我会和人类和法师打交道?特别这竟然是为了对抗我自己的骨肉血亲。”他皱着眉瞪着杯底。卡拉蒙比了个手势,让随从装满了他的酒杯。

瑞加仍然皱着眉,等着泡沫消退。然后,他叹着气,对卡拉蒙举杯致意,此时卡拉蒙已经回到了他的座位上。“durchzamishochdurthtabor,不平凡的时光让不平凡的伙伴结合在一起。”

“我很同意你说的话,”卡拉蒙咕婊着,瞥了雷斯林一眼。将军举起自己装着清水的杯子,一饮而尽。雷斯林出于礼貌的将嘴chún沾了一些酒,随即将酒杯放下来。

“我们明天早上再开会讨论相关的细节,”卡拉蒙说。“到时平原人的酋长也会过来。”瑞加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卡拉蒙偷偷地叹口气,预见了即将到来的危机。不过,他还是继续用愉悦的口吻说。“今晚让我们共进晚餐,庆祝我们缔结的盟约。”

一听见这句话,瑞加立刻站了起来。“也许我必须和蛮人并肩作战,”他低吼道。“但是,我以李奥克斯的胡子起誓,我可不愿意和他们或是和你们一起吃饭!”

卡拉蒙再度始了起来。此时他身着最好的仪典盔甲(也是骑士们的礼物),看起来十分的具有威严。矮人抬头望着他。

“你可真壮,对吧?”他说。他不屑的摇着头。“我想你脑袋里面的东西大概不比你的肌肉灵光。”

卡拉蒙忍不住露出微笑,但是他的心隐隐作痛。这听起来真像是佛林特在说话!

但雷斯林脸上没有笑容。

“我的哥哥非常擅长于各种的战术和战技,”法师冷冷的,不留余地的说。“当我们离开帕兰萨斯城的时候,只有我们三个人。全是由于卡拉蒙将军的技巧和机智才让我们能够率领这么庞大的军队来到你的门前。我想你也会同意他的领导能力的。”

瑞加再度发出不屑的声音,从浓密的眉毛底下打量着卡拉蒙。

他猛然转过身,沉重的盔甲发出叮当声,步履沉重的踏出帐篷。最后他停了下来。

“从帕兰萨斯城离开的时候只有三个人?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他锐利的眼光扫向卡拉蒙,手比划着眼前的帐篷,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协助卸下船上补给品的数百名工人、锻炼战技的成千战士,以及无数的营火……

弟弟对他难得的赞美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的点点头。

矮人又吟了一声。但是这次他的眼中隐隐闪动着难以隐藏的敬佩。他又再度匡哪作响的往外走去。

瑞加突然把头伸进帐篷中。“我会参加你的晚宴,”他无礼的大吼道,然后大踏步离开了帐篷。

“哥哥,我也必须要离开了,”雷斯林心不在焉的站起来,往着出口走去。他的手收在黑袍内,当他感觉到有人拉住他的手时,其实他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想法。

这个打搅让他感觉到十分恼怒,忿忿的瞪着哥哥。

“怎么样?”

“我——我只想要说……谢谢你。”卡拉蒙吞咽着口水,沙哑的说。“对你刚刚所说的我很感激。你——你之前从来没有说过……

像那样的话。“

雷斯林笑了。他的眼中并没有光芒,但是卡拉蒙太过高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这不过是事实而已,哥哥,”雷斯林耸耸肩。“而且这也让我们的目标更容易达成,因为我们需要那些矮人和我们结盟。我常常告诉你,如果你愿意花时间去训练的话,你其实有很大的潜力。毕竟,我们是双胞胎,”法师讽刺的说。“我可不认为你和我之间的差异有你认为的那么大。”

法师正准备要离开,但是再度感觉到哥哥的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他强忍住不耐烦的冲动,转过身来。

“雷斯林,当我还在伊斯塔的时候,我想要杀死你,”卡拉蒙舔舔嘴chún,“而且我认为我有理由。至少从我所知道的是这样。但是我现在没有那么确定了。”他叹口气,看着自己的脚,接着拍起头来说。“我现在想,你是故意让那些法师把我送回到过去,帮助我学到这一课。也许真正的理由不是这样,”卡拉蒙迟疑的加上一句,注意到弟弟的嘴chún抿的更紧,冰冷的双眼变得更冷冽。“我很确定这并不是全部的理由。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自己,但是我认为,在你心中有个角落,你其实是在乎的,只有一些些。你身上的某个部份看到我遇到了麻烦,你想要帮助我。”

雷斯林饶富兴味的看着哥哥。然后他再度耸耸肩。“说得好,卡拉蒙。如果你这种浪漫的幻想可以让你打起仗更有力,如果这可以让你更快速的设定作战计划,如果这可以帮助你思考的更快,更重要的,如果让你这样想我就可以离开这座帐篷,那么请便,请拥抱这个浪漫的幻想!我根本不在乎。”

法师抽开手,无声的走到帐篷门口。他在这里迟疑了一下,半转过身,低声的说,语调中带着些许的伤感。

“卡拉蒙,你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我。”

然后他就离开了,黑袍在他移动的时候发出唏唢的声音。

晚间的宴会是露天举办的。宴会的开场就带来了不祥的预兆。

食物放在长长的木桌上,这是利用渡海的木筏仓促之间克难制造出来的。瑞加带着一大群的矮人,大约有四十名的矮人。黑夜,平原人的酋长,他严肃的神情和高大的身形也让卡拉蒙想起了河风的身影。他也带了四十名的战士前来。因此,卡拉蒙挑选了自己值得信赖的四十名护卫,希望他们能够不要喝得烂醉。

卡拉蒙从一开始就猜到了,当大伙进来的时候,矮人们会坐在一起,平原人会坐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可以说服他们混坐。的确,当双方都到场之后,两边的人都沉默、严肃的瞪着对方,矮人们围在首领旁边,平原人围着他们的首领。卡拉蒙的手下则不知所措的看着。

卡拉蒙站在双方的面前。他今天的穿着十分的谨慎。他穿着从竞技场带来的金色头盔和护甲,以及他自己打造配合的其他附件。

这些打扮配合著他古铜色的肌肤、责张的肌肉,英俊果断的脸孔,塑造出一个非常完美的领袖形象。让矮人们也不情愿的交换着赞叹的眼神。

卡拉蒙举起手。

“欢迎宾客们到场!”他用低沉的声音喊道。“欢迎。这是一场友谊的盛宴,这是为了我们的盟约和不同种族间的友谊——”

一听到这句话,底下传来了不满和騒动的声音。其他一名矮人甚至吐了一口唾沫到地上,让几名平原人抓住长弓,往前跨了一步;因为这对平原人来说是极大的污辱。他们的酋长阻止了他们,卡拉蒙对眼前的騒动视而不见,冷静的继续下去。

“我们准备要并肩作战,甚至同生共死。因此,让我们在见面的第一个晚上像是兄弟一般的共饮,彼此分享面包。我知道你们很不愿意和自己的同胞和朋友分开,但是我想让体们结交新的朋友。

因此,为了让大家彼此更熟稳,我决定大家应该来玩个小游戏。“

一听到这段话,矮人的眼睛圆睁,胡子摇动着。低沉的咕哝声像是闷雷一般的在夜空中传送着。从来没有成年的矮人会玩游戏!

(某些娱乐性的活动像是掷石、或投锤都被当作运动。)不过,黑夜和他的手下则都兴奋起来。因为平原人生来就爱游戏和竞赛。游戏和竞赛所带来的乐趣几乎和与邻居征战一样的有趣。

卡拉蒙摇摇手,指着一个巨大,新盖好的圆锥形帐篷。这个帐篷从一开始就吸引了平原人和矮人许多好奇的目光。帐篷几乎有二十尺高,上面装饰着卡拉蒙的旗帜。丝质的九芒星旗帜,在晚风中飘荡着,被熊熊的营火给照耀着。

当众人看着帐篷的时候,卡拉蒙伸出手,用力的拉了一条绳子。一瞬间,帐篷的周边立刻掉了下来。在卡拉蒙的一个手势之下,立刻被几个微笑着的年轻小孩给拖了开来。

“这是什么怪招?”瑞加低吼着,伸出手抚摸着斧头。

一根沉重、粗壮的木柱矗立在一片黑色、冒泡的烂泥中。柱子的表面经过特别的刨削,在火光底下隐隐生光。在杜子的顶端是一个由坚实的木头所打造的圆形平台,上面只有几个形状不规则的,特别雕凿出来的坑洞。

不过,吸引矮人和人类目光和赞叹的并不是这根柱子,而是在柱子顶端的一对武器。那是一柄宝剑和一柄战斧,两把武器的提柄交叉,构成了一幅诱人的景象。因为这两柄武器不是一般人所携带的以生铁打造的粗陋武器,而是以最好的钢铁所锻造的神兵利器。

两桶武器精致的作工让二十尺底下的人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感到非常的忌妒。

“李奥克斯的胡子啊!”瑞加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把斧头值我们的一整座村庄!我愿意用五十年的寿命来换这样的一把武器!”

黑夜看着那把剑,不停的眨着眼睛,试图赶走那些模糊了视线的泪水。

卡拉蒙露出了笑容。“这些武器是你的!”他宣布道。

黑夜和瑞加两人都瞪着他,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只要——”卡拉蒙继续道,“你可以把它们拿下来!”

一瞬间,侏儒和人类都騒动起来。很快的,每个人都冲向坑洞,逼得卡拉蒙在这一场混乱中大声叫喊。

“瑞加和黑夜,你们每个人可以找九个战士来帮忙你!先获得奖品的就可以把它带回家!”

黑夜不需要人家催促他。他毫不迟疑的跳入泥浆中,开始往柱子的方向冲。不过他每踏出一步,他就越陷越深。当他终于抵达柱子的时候,粘稠的液体已经深陷过他的膝盖。

更为小心的瑞加,花时间仔细的观察他的对手。他找来九个最强悍的矮人来帮助他。他和手下们一起跨入泥泞中。整群人几乎立即因为沉重的护甲消失在泥浆之中。他们的朋友们同心协力把他们给拉了出来。最后浮出来的是瑞加。

矮人咒骂了所有他认识的神,忿忿不平的将泥巴从胡子里面弄出来。然后他皱着眉,开始脱掉身上的盔甲。他将斧头高举,等也不等护卫跟上来就冲了出去。

黑夜已经到达了木柱边。就在基底的地方,泥泞并不深,在靠近基底的地方还有坚实的硬地。酋长用手抓住柱子,双脚夹的紧紧的,一个用力,把自己送上了三尺高左右的地方,对着底下为他加油的族人露出满意的笑容。接着,他突然开始往下滑。他咬紧牙关试图继续挂在上面,却没有任何效果。最后,酋长大人在矮人轻蔑的嘲笑声中慢慢的滑了下来。他坐在泥泞中,神情严肃的看着柱子。上面涂满了动物的油脂。

瑞加半游半走的好不容易来到了杜子底端。到那个时候,他已经深陷在及腰的泥泞里,只有矮人的那股牛脾气逼迫他继续不断的往前。“闪开,”他对遭遇挫折的平原人说。“用你的大脑!如果我们上不去,我们就把奖赏给弄下来!”

在瑞加溅满泥浆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掏出斧头,一斧挥了下去。

卡拉蒙强忍住笑容,看着意料中的结果。

一阵巨响传来。矮人的斧头仿佛撞到一座山一样的弹开来——这根木柱是从极端坚硬的铁木树上锯下来的。剧烈震荡的斧头脱手飞出,这一击的反弹力让瑞加趴在泥浆中。现在轮到平原人们发笑了,没有任何人笑得比全身烂泥巴的酋长要大声。

矮人和人类彼此瞪视着,气氛一时间紧张了起来。笑声被愤怒的低语声绘掩盖过去。卡拉蒙屏住呼吸。瑞加的目光转到那把已经折损的斧头,看着它慢慢的沉入泥浆中。他又抬头看那精钢打造的斧头,锐利的刀锋在火光中闪闪发亮。

瑞加的护卫们现在都把篮甲给脱下来,走到他的身边去。瑞加大吼大叫的命令他们在滑溜溜的柱子底下排成一列。然后矮人们开始叠罗汉。三个人站在底端,两个人站在他们的背上,最后再站上另外一个人。最底层的人泥浆淹过了腰际,但最后还是踩到了坚硬的地面。

黑夜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然后叫来了九名战士。在几分钟之内,人类也开始叠罗汉。矮人们因为比较矮,所以被迫要让他们的金字塔底端比较小,最后再由一名矮人试图碰到顶端。瑞加自己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瑞加垫起脚,在他脚下的矮人们开始发出哀号声,人肉金字塔也开始慢慢左右摇晃。他极力伸长了手,试图碰到平台。可是,他不够高。

黑夜站在自己人的背上,轻易的就碰到了平台的底端。然后,他对着愁眉苦脸的瑞加露出胜利的笑容,试着让自己穿过那些形状怪异的开口。

他穿不过去。

不管流了多少汗、咒骂多少次、屏住多少次呼吸都没有用。人类甚至没有办法把肩膀挤过那个形状怪异的洞口。就在那一瞬间,瑞加跳向平台……

差了一点。

矮人耐的一声划破夜空,掉落在泥泞之中。之前他一跃的力量也把矮人们所叠的金字塔给打散了,让矮人们像炸弹开花一样的飞散开来。

但是,这次人类没有开怀大笑了。黑夜低头看着瑞加,突然跳了下来,落在瑞加身边。他伸出手,把瑞加从泥浆里面给拉了出来。

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已经全身泥浆,几乎完全分辨不出彼此了。

从头到脚都被黑色的污泥给盖住。两个人都站着,看着对方。

“你知道吗,”瑞加把泥巴从眼中抹去,“只有我们能够挤过那个洞。”

“我想你也知道,”黑夜从齿缝中迸出一句话,“只有我才能够把你们送到上面去。”

矮人握住平原人的手。两个人很快的走到人类所叠的金字塔旁边。黑夜光往上爬,充当顶端的最后一个人。当瑞加爬到人类的肩膀上,轻易的挤过那个洞的时候,围观的每个人都欢呼起来。

矮人爬上平台,抓住斧头和宝剑,高举过头,做出胜利的姿势。群众静了下来,矮人和人类再度互不信任的看着彼此。

这是关键了!卡拉蒙想。瑞加,你的身体里到底有多少佛林特所遗传到的特质?黑夜,你到底和河风有多相像?我把一切都赌在这上面了!

瑞加透过那个洞,低头看着平原人严肃的脸。“这柄斧头一定是由李奥克斯亲手打造的,借着你的帮助,我才获得了这柄神兵。

平原人,我欠你一次。如果能够和作并肩作战,我会感到很光荣的。而且,如果你要和我共同打击敌人,你将需要一把称手的兵器厂在如雷般的欢呼声中,他将那柄闪耀着异光的巨剑交给了黑夜。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