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13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场地中洋溢着笑语以及用索兰尼亚语和矮人语交谈的声音。

雷斯林很简单的就从这场面中溜走了。在无比的兴奋中,没有人还记得有这个沉默、债世族俗的法师。

雷斯林躲在阴影中,悄悄的走回卡拉蒙替他修好的帐篷中。穿着黑袍的法师仿佛和黑夜融为一体,几乎不可能有任何人会发现他。

他刻意避开克丽珊娜的帐篷。此时她正站在入口处,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喧闹。她不敢加入他们,深知女巫的靠近将会严重的破坏卡拉蒙的名声。

真讽刺,雷斯林想,这个时候大家可以容忍黑袍巫师,却瞧不起、唾弃帕拉丁的牧师。

雷斯林穿着柔软的皮靴,不留痕迹的穿过大军驻扎的营区。雷斯林觉得其实这也蛮有趣的。他带着轻蔑的笑容抬头看着白金龙和五头龙的星座。

如果不是某个侏儒的干扰,费斯坦坦提勒斯就会成功。这个念头再度让雷斯林觉得一切充满了希望。在他的计算之中,这个侏儒是个关键。很明显的,侏儒改变了历史,不过他是怎么办到的则没有人清楚。雷斯林仍然推断出,前往萨曼的山中要塞是他的首要任务。然后,一旦在那边站稳脚跟,要混进索巴丁王国,把侏儒给除掉就变得很简单了。

历史的洪流虽然之前被改变过,但是经过这样的调整之后,一切都将回到原来的状况中。虽然费斯坦但提勒斯失败了,他将会成功。

因此,即使这和费斯坦但提勒斯之中的所作所为完全一样,雷斯林还是全心全意的投注在这场战争的规划中,以确保自己可以抵达萨曼要塞。他和卡拉蒙花了很长的时间研究旧地图,试图搞清楚它的工事,同时和他们在未来曾经看过的景象相比对,希望能够推测出这里有什么样的改变。

胜负的关键就在帕克塔卡斯要塞。

这句话,卡拉蒙叹着气说过很多次,仿佛完全没有希望。

“邓肯一定会用重兵防守立,”卡拉蒙争论道,手指放在地图上标明这座雄伟要塞的小点上。“小雷,你也记得它的样子。你记得它是怎么样盖在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间!这些该死的矮人可以在那边守上好几年!关闭大门,启动放下大石的机关,我们就被困住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花了一整群银龙的力量才举起那块巨石。”大汉阴郁的说。

“绕过它,”雷斯林建议。

卡拉蒙摇摇头。“要走哪个方向?”他的手指往西移动。“奎灵那斯提在这边,那些精灵会把我们割成碎片,晒成肉干。”他往东移动。“这个方向不是海就是山。我们没有足够的船只可以渡海,而且,你看,”他把手指往下移,“如果我们在这边登陆,在南边的那座沙漠中。我们两边的侧翼将会门户大开,帕克塔卡斯在北边,索巴丁王国在南边,将我们的生路完全扼断。”

大汉在房中不停的踱步,偶而停下来,恼怒的看着那张地图。

雷斯林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轻轻的将手放在卡拉蒙的手臂上。“记住这一点,哥哥,”他柔声说,“帕克塔卡斯的确陷落了!”

卡拉蒙的脸色暗了下来。“是啊,”他咕哝着,一想起这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某种规模庞大的游戏,就让他怒火中烧。“我想你不记得人家是怎么办到的吧?!”

“不记得。”雷斯林摇摇头。“但是它将会陷落……”

他暂停片刻,低声的默念,“它将会陷落!”

从森林之中,在营火和木柱之间,有三个矮胖的影子躲过了星光、月光,悄悄的接近了营区。他们在营区边缘的地方迟疑了一下,似乎不太确定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最后,终于有一个人移动了。另外两个人点点头,飞快的穿越黑暗的地形。

他们很快的移动,但却不十分的安静。因为没有矮人可以安静的移动,这些人听起来比一般的矮人还要吵闹。他们跌跌撞撞的在森林中前进,踩断任何散落的树枝,嘴里喃喃不停的咒骂着。

雷斯林在黑暗的帐篷中等待着他们,从很远的地方就已经听到他们的声音,忍不住摇摇头。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在宴会达到最gāo cháo的时候安排这场会面,提供适当的掩护。

“进来,”当铁头靴的声音就在帐篷外面停下来的时候,他说。

矮人们暂停了一下,伴随着低沉的咒骂和喘气声,没有人想要第一个碰触这帐篷。一声粗鲁的咒骂声回答了他们的迟疑,帐篷的帘幕被粗暴的掀了开来,猛力的程度几乎把帐篷也给撕裂开来。很明显的这位是领袖,因为后面跟上来的家伙有些神经兮兮、鬼鬼祟祟的,没有什么大将之风。

带头的矮人大步的走向帐篷中央的桌子,虽然在黑暗中,矮人的行动却没有丝毫的迟疑。杜瓦矮人在地底下居住了这么多年,几乎已经培养出完美的夜间视线。甚至有些人遗传,有些矮人具有精灵的视力,可以看见物体外线的红色线条。

但是,不论那个矮人的视力有多好,他还是看不见面前的黑袍人,仿佛他在最黑暗的黑夜中又看见了一团比黑夜还要黑的实体,就像他的眼前的空间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一般。这名杜瓦矮人算是极为强壮、勇敢的;他的父亲是因为猛烈的疯病而去世的。不过,这名黑暗矮人发现他自己依然止不住的微微颤抖,从后脑勺感到一阵寒意直渗透到他的脊髓里。

他坐了下来。“你们两个,”他用矮人语对跟着他的两名矮人说。“看着人口。”

两人点点头,很快的离开了现场,暗自庆幸自己有理由可以离开黑袍人的势力范围。两人往黑暗的阴影中看去,一阵突然而起的强光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的头子举起丰,咒骂着遮住眼睛。

“不要光……不要光!”他用粗陋的普通话说。然后他就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哀号声。因为那道光芒并不是来自于火把或是蜡烛,而是来自于法师阖上的双手。

所有的矮人天生就对魔法极度不信任。特别是未受教育、极端迷信的杜瓦矮人;几乎只要一个街头卖艺人就可以变出的花样,都可以让他们恐惧的停止呼吸。

“我想要看看那些和我交易的人,”雷斯杯耳语道,“不用害怕,这个光从外面侦测不到。即使有人看到了,也会以为我在看书。”

杜瓦矮人慢慢的放下手臂,在光芒中痛苦的眨着眼睛。他的两名助手又再度坐了下来,这名杜瓦矮人就是之前参加过邓肯会议的那一位。虽然他的脸上依旧充满了他族中那种半是疯狂、半是阴险狡诈的表情。但是在他那双黑色的双眼中,依旧有一丝理性的光芒,这也让他成为最危险的敌人。

即使当法师打量着他的时候,那双黑色的双眸也在打量着法师。杜瓦矮人感到很惊讶。他和大多数矮人一样,对人类没什么好感。人类的法师更是不值得信任。但是,这名杜瓦矮人是个精明世故的家伙,他可以从雷斯林单薄的嘴chún、凹陷的双须、冰冷的双眼中看见对力量的渴望。这让他不只能够信任他,更信任拥有这种情感的人。

“你……就是费斯坦但提勒斯?”杜瓦矮人粗鲁的问。

“正是。”法师双手一挥,火焰就消失了,让众人再度被黑暗所笼罩。这点至少让矮人松了一口气。“我也会说矮人语,让我们用你的语言交谈。事实上,我比较喜欢这样做,免得我们之间产生什么误会。”

“很好,”杜瓦矮人往前靠。‘饿是阿加特,我族的领袖。我收到了你捎来的讯息,我很有兴趣。不过我们必须要知道更多才行。“

“也就是说,‘我们有什么好处?’对吧!”雷斯林模仿着对方的声音说。他伸出纤细的手,指着帐篷的角落。

阿加特往他所指的方向看,起初什么都看不见。然后在帐篷的角落有一样东西开始发光,开始很柔和,光芒慢慢的增强,最后变得十分耀眼。阿加特再次深吸一口气,只不过这次是因为兴奋多过于恐惧。

突然,他怀疑的看了雷斯林一眼。

“请便,你可以自己检查,”雷斯林耸耸肩。“事实上,如果我们今天晚上就达成了协议……你可以尽管带走它。”

阿加特已经离开了位置,笨拙的走向帐篷的角落。他跪了下来,伸手进去抚摸着这些闪耀着魔法光芒,满满一箱的铜币。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只是呆呆的看这批财富,听着铜币从手指间掉落的清脆声响。然后,他叹了一口气,走回去坐好。

“你有计划吗?”

雷斯林点点头。铜币所沾染的魔法光芒慢慢的消退了,但是上面依旧有淡淡的魔光让矮人不停的分心。

“有间谍告诉了我们,”雷斯林说,“邓肯计划要和我们的军队在帕克塔卡斯前面的平原展开会战,准备要在那边将我们彻底歼灭。如果没办法将我们歼灭,他准备退回要塞,启动那巨大的防卫装置,把几千吨的石头砸下来,彻底阻挡住人口。”

“借着他在那边储存的武器和食物,他可以在那边等到我们不支撤退,或者是京巴丁的援军到来,将我们夹击在山谷中为止。我说得对吧?”

阿加特模着他的黑胡子。他掏出小刀,把它往空中丢,敏捷的将它接住。他回头看着法师,突然停下来,莫可奈何的张开手。

“我很抱歉。这是个紧张就会有的习惯,”他露出古怪的微笑。

“我希望不会让你也跟着紧张。如果你感到不舒服,我可以”

“如果这会让我不舒服,我可以应付的,”雷斯林轻声说。“来吧,”他比着手势。“试试看。”

阿加特耸耸肩,虽然那双隐藏在黑色兜帽下的双眼让他觉得有点不安,他还是把刀子丢向空中——一只细白的手凭空出现,抓住小刀柄,迅速的将锋利的刀锋插入两人之间的桌面。

阿加特的眼中闪着异光。“魔法,”他低吼道。

“只是雕虫小技,”雷斯林冷冷的说。“现在,你是要继续谈正事?还是要和我玩这种我从小就已经会了的游戏?”

“你的情报很正确,”阿加特咕哝道,把小刀收了回去。“邓肯的计划的确是这样。”

“很好。我的计划很简单。邓肯将会在要塞里。他不会出现在战场上,他将会下令封闭要塞的大门。”

雷斯林躺回椅子上,秀气的指尖轻触。“当命令到来的时候,门不会被关起来。”

“就这么简单?”阿加特不屑的说。

“就这么简单。”雷斯林双手一摊。“要关门的人就会死。你只需要将门守住几分钟,直到我们可以冲进大门为止。帕克塔卡斯将会陷落。你的族人将会放下武器,要求加入我们。”

“听起来简单,可是有一个问题,”阿加特机灵的看着雷斯林。

“我们的家人和住所都在索巴了里面,如果我们背叛了大家,他们会怎么样?”

“什么都不会发生,”雷斯林说。他伸手进腰间的小包包,掏出一个用黑色缎带绑住的卷轴。“你必须把这份文件交给邓肯。”他将卷轴递给阿加特,比了个手势。“读读看。”

矮人皱着眉,依旧怀疑的看着雷斯林,他打开卷轴,将它拿到那一箱钱币劳,就着微弱的魔光阅读。

他抬头看着雷斯林,惊讶的说。“这……这是我族的文字!”

雷斯林点点头,有些不耐烦。“当然,不然你以为还会是什么?

不这样做邓肯是不会相信的。“

“可是”——阿加特猛吸一口气——“这是种秘密的语言,只有杜瓦矮人和少数的几个其他人知道,像是邓肯——”

“赶快读!”雷斯林恼怒的比着手势。“我可没有一整晚的时间等你!”

矮人嘟囔了几句,开始读起那卷轴。虽然上面的字不多,但还是花了他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摸摸浓密、纠结的胡子,开始思考。

然后,他站起身,把卷轴卷起,缓缓的敲打着手心。

“你说得对。这解决了一切问题。”他坐回椅子上,双眼眯起来,仔细的打量着法师。“可是我想要给邓肯一些其他的东西。而不单只是一个卷轴。某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东西。”

“你们矮人认为什么东西可以让人印象深刻呢?”雷斯林嘴chún微微上扬。“几十具砍烂的尸体——”

阿加特露出笑容。“你将军的脑袋。”

寂静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任何细微的声音透露出雷斯林现在的想法。他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寂静持续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连阿加特都以为这寂静幻化成了实体,开始扑向他。

矮人打了个冷颤,接着皱起眉头。不行,他必须要坚持这个要求才行。邓肯会被迫要把他当作英雄,就像那个该死的卡拉斯一样。

“同意。”雷斯林声音平板,丝毫没有任何的情感。但是,当他开口的时候,他弯身向前。阿加特感应到大法师靠得更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他现在可以看到那双闪着奇异光芒的眼睛,那深邃、冰冷的黑暗,让他感到全身被冻气所笼罩。

“我同意,”法师重复道。“你最好能够遵守自己的承诺。”

阿加特吞了口口水,露出贪婪的微笑。“你被称作黑衣人,黑的恐怕不只是你的外衣吧,老友?”他干笑一声,把卷轴塞进腰间,站起身来。

雷斯林没有回答,兜帽轻微的晃了晃,表示他听见了。阿加特耸耸肩,转过身,对同伴们比了个手势,示意大伙靠近帐篷角落的箱子。两人匆忙的靠近,用雷斯林默默从袍子里面掏出来,交给他们的钥匙锁上箱子。虽然矮人们习惯于搬运沉重的东西,但两人抬起箱子的时候,还是发出闷哼声。这让阿加特的眼中露出了欢愉的光芒。

两名矮人跟着领袖走出帐篷。两人抬着沉重的箱子,悄悄的隐人安全的阴影中。阿加特看着他们,然后转过身面对法师。法师再度变成了黑暗之中的一池黑暗。

“不要担心,朋友。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没错,朋友,”雷斯林柔声说,“你们不会的。”

阿加特吃了一惊,不太喜欢法师的口吻。

“你知道吗,阿加特,这些钱币都受到了诅咒。如果你想要两面讨好,你和所有碰过那些钱的家伙都会看见自己的手变黑,慢慢的腐烂。当你的手变成一团发臭、流脓的死肉时,你的手臂和小腿也会开始变黑。慢慢的,你会无能为力的看着诅咒在你的全身散开来。当你再也无法用腐烂的双脚站立时,你才会倒下死去。”

阿加特含糊不清的说。“你——你在说谎!”他勉强开口大喊。

雷斯林什么都没有说。他甚至有可能已经从帐篷里消失了。矮人不但没办法看见他,更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他听见的只是帘幕打开时,营区中传来喧闹的笑语声和刺眼的火光。矮人和人类在月光下步履蹒跚的大声谈笑。

阿加特低声咒骂着,飞快的路开来。

不过,当他迈步飞奔的时候,他的双手依旧不停的在裤子上摩擦,仿佛试着擦掉什么肮脏的东西。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