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14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黎明。克莱恩的太阳缓缓地从山脉背后探出头来,仿佛知道这一天它将会看到什么样悲惨的光景。但,时光之流是无法阻止的。

当它终于探出头的时候,欢迎它的是一群兴高采烈,剑盾互击,发出巨响声的战士们;而他们之中有许多人看到的是这辈子最后的一次日出。

邓肯,高山矮人之王也在这些欢呼的人群中。他站在帕克塔卡斯高耸的防御工事上,被手底下的将军们团团围住。他听着自己族人所发出的低沉吼声,露出满意的微笑。这将会是光荣的一天。

只有一名矮人没有欢呼。邓肯不需要回头,就可以感应到那如同雷声一样在他的心中撞击着的沉默。

矮人们的英雄卡拉斯和人群保持着距离,穿着金光闪耀的盔甲,手中握着那柄巨大的战锤。如果有任何人更靠近的看,他将会发现,英雄的脸上挂着两道泪痕。

但是没有人注意。每个人的目光都小心的避开卡拉斯。虽然眼泪被矮人们当作懦弱、孩子气的象征,但这并不是因为他的眼泪。

人们不愿意看到他并不是因为他脸上的泪痕。这是因为,当他的泪珠滚滚而下的时候,流过的是光滑的下巴和上chún。

卡拉斯把胡子刮掉了。

即使当邓肯的目光扫视着眼前的战场,即使当他看着敌人在荒芜的平原上布阵,即使当他目睹敌人的枪尖在阳光下反射着炙热的光辉;邓肯还是无法忘记今天早上,当他看见卡拉斯刮去胡子,走上要塞城墙时他所感觉到的震撼。矮人的手中拿着他卷曲,柔亮乌黑的美髯,当众人畏惧的看着他时,卡拉斯一把将胡子丢出了城墙。

胡子是矮人的血统证明,是他的骄傲,更是他家族的骄傲。当矮人遭遇到极深的哀伤时,他可能会不梳理胡子的渡过这段低潮期。只有一件事情会让矮人刮去胡子。那就是羞耻。那是严重的羞辱、不名誉的象征,那是谋杀的惩罚、那是偷窃的惩罚,那是懦弱的惩罚、那是逃亡的惩罚。

“为什么?”这是震惊的邓肯所能勉强挤出的唯一问题。

卡拉斯看着远方的山脉,用和破裂的岩石一样沙哑的声音回答,“我会参加这场战争是因为你命令我参加,我主。我绝对服从你,而且我也必须要服从你。但是,当我作战的时候,我希望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无法以杀害自己的同胞为荣,甚至连杀害那些曾和我并肩作战的人类也让我感到羞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卡拉斯今天满腔羞耻的赴战场。”

“你对那些属下的战士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啊!”

但卡拉斯闭上了嘴,什么也不愿意再多讲。

“我主!”几个人同时叫了起来,把邓肯的注意力从卡拉斯身上转移到了平原上。他现在也可以看到四个像玩具一样的小人影,离开大队,骑马奔向帕克塔卡斯。其中的三个人带着飘扬的旗帜。第四个人只拿着一柄法杖,在黯淡的晨光中,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法杖顶端散发出来的光芒。

其中的两个旗帜邓肯当然认得。丘陵矮人的旗帜,那让人难以忘记的锤子和铁砧,就是高山矮人们旗帜不同颜色的翻版。平原人的旗帜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过,但他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旗帜符合他们给人的印象,强风吹拂过草原的图案。第三面旗帜,他猜测应该是属于那位新近崛起,来历成谜的将军所拥有的。

“哼!”邓肯不屑的看着上面有着九芒星的旗帜。“就我们所知道的情报,他的旗帜应该是小偷公会的徽记配上一只姆姆叫的牛!”

大将们都笑了。

“或者是加上枯萎的玫瑰,”其中一个人建议道。“我听说有许多流浪的索兰尼亚骑士混杂在这些小偷和农夫中。”

这四个身影在大草原上奔驰,旗帜飞扬着,沿路拉出漫天的尘土。

“第四个穿着黑袍的人应该就是那名巫师,费斯坦但提勒斯吧?”邓肯含糊的说,浓密的双眉几乎遮住了双眼。矮人们没有魔法的天分,因此也质疑所有相关的事物。

“在所有人之中,我对他最忌惮,”邓肯阴郁的说。

“呸!”一名老将轻蔑的抚摸着长胡子。“你不需要害怕这个巫师。我们的探子告诉我们他的身体很差。他很少使用他的魔法,几乎整天都躲在帐篷里。而且,要花一整队像他一样的巫师的力量才能够硬攻下这座要塞!”

“我想你说得对,”邓肯正准备伸出手抚摸自己的胡子,突然间从眼角看到了卡拉斯的影像,手停在半空中,最后尴尬的收到背后。“但是,我们最好要留心他。”他提高音量。“你们这些神射手,如果有任何人可以射中那个巫师,赏金一袋!”

周围掀起了一阵欢呼声,但那四人的到来让所有的人立刻沉默下来。为首的大将将手掌向外,这是代表谈判的古老手势。邓肯跨越过许多的防御工事,来到堆积起来的一堆乱石上,将手放在臀部,严肃的往下看。

“我们想要会谈!”卡拉蒙将军从底下大喊道。他低沉的声音在陡峭的悬崖和高耸的城墙之间不断的萦绕着。

“好话都已经说完了!”邓肯回嘴道,矮人虽然身高只有大汉的四分之一,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几乎一样的有力。

“我们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把理应属于他们的财产还给他们!

把你从那些人类手上抢夺的财物还给他们。分享你们庞大的财富。

如果你们因此而死,就根本享受不到它所带来的便利了!“

“的确,但是你们活下来就会找到方法帮我们花,对吧?”邓肯轰声回吼,语带轻蔑,“我们所拥有的,都是用血汗在我们山脉底下的家园工作所换来的,而不是和一群野蛮人在荒野中乱窜所换来的。这就是我们的回答!”

邓肯举起手,早已准备好的神射手们将弓弦拉开,搭上利箭。

邓肯手一放下,数百支箭呼啸而出,城墙上的矮人们捧腹大笑,期望看见这四个人落荒而逃。

但是笑声很快的变成一片寂静。当飞箭破空飞向他们的时候,四人并没有移动。黑袍的巫师抬起手,所有箭尖同时爆出火焰,一瞬间,所有的箭都在清晨的空气中变成飞灰。

“而这是我们的回答!”将军严厉,冰冷的声音往上飘窜。他勒马回头,骑向他本军所在的方向,左右分别是黑袍的巫师、丘陵矮人和平原人。

一听见属下们不安的低语声,看见他们彼此交换着的怀疑眼光,邓肯立刻将自己的怀疑暂时压制下来,转过身面对他们,气得胡子发抖。

“这是怎么搞的?”他愤怒的质问。“难道你们被这种郎中的伎俩给吓到了吗?难道我率领的是一群小孩子组成的大军吗?”

邓肯看见许多人涨红着脸,羞愧的低下头,于是缓缓的从他的居高点上走下来。他漫步走到要塞的另一边,低头看着要塞内部的广场。这广场并不是被人工的墙壁所环绕,而是被自然耸立的山势所包围。两边都是洞穴。在平常,浓烟和挖掘铁矿,并且将它们打造成精钢的声音将会源源不绝的从洞口涌出。

今天早晨,广场上满布着矮人。他们都穿着沉重的盔甲,带着盾牌、斧头和战锤,这些都是步兵最喜欢的配备。当邓肯出现的时候,之前寂静下来的欢呼声又再度喧闹起来。

“开战了!”邓肯高举起手,浑厚的声音盖过众人。

欢呼声更热烈了,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在片刻的寂静之后,低沉的矮人声音以战歌的方式传了出来。

在山脉之中,利斧之心从烈火中的残烬中开起,在熔炉中锻造敲打,因为丘陵就是打造战争的气息之母。

战士的心和弟兄的心,在战场上回荡。

光荣凯归,或是为国殉难。

从山脉中破空而出,斧头做着玻岩之梦,金属活在矿石所铸造的岁月中,钢在岩上,岩在钢上。

战士的心跃跃慾试,梦见了战场是他的归宿。

光荣凯归,或是为国殉难。

从血管中流出的是炎红的生铁,绿色的铜锈,铜色的绿铸,在铸造世界的烈火之中闪耀,被梦幻所吞没,冲入骨髓中。

战士的心平静下来,让战场化为平静。

光荣凯归,或是为国殉难。

邓肯被歌声鼓动得血脉贲张。所有的疑惑都像空中的箭支一样消失殆尽。他的将军们已经开始快步走下城墙,就战斗位置。只有一名将军留了下来,他是阿加特,杜瓦矮人的将军。卡拉斯也留了下来。邓肯看着卡拉斯,准备要开口。

但这位矮人的英雄只是用阴郁的眼神看了国王一眼,就转过身去,和其他的人一样,就战斗位置,担任步兵的领袖。

邓肯气恼的瞪着他的背影。“愿李奥克斯把他的胡子丢进火堆里!”他咕哝着往下走。当大门打开,他手下的大军向平原行进的时候,他一定会在现场。“他以为他是谁?我自己的儿子都不敢这样对待我!我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在战斗结束之后,我将会让他知道自己的地位该在哪里。”

邓肯咕哝着,几乎已经快要走到往下的楼梯口,却突然感到一只手拉住他的臂膀。他抬起头,看见了阿加特。

“我问你,国王,”矮人用粗陋的语言说,“请再三思。我们的计划很好。放弃这一块不值钱的烂石头。就让他们拿走。”他比着平原上的大军。“他们不会加强这里的工事。当我们撤退回索巴丁的时候,他们将会追着我们跑上大平原,然后我们就可以夺回帕克塔卡斯”——矮人双手互击——“我们就抓到他们了!让他们被北边的帕克塔卡斯和南边的索巴了双面夹击。”

邓肯冷冷的瞪着杜瓦矮人。阿加特曾经在战争会议中提过这个计划,邓肯那时就曾经想过他到底是怎么样想到这个计划的。因为杜瓦矮人通常对军事、战略的规划没有什么兴趣;他们通常只关心一件事,就是他们对掠夺来财物的能够分到多少。难道这背后又是卡拉斯试着要避开战争吗?

邓肯愤怒的甩开杜瓦矮人的手臂。“帕克塔卡斯永远不会陷落!”他说。“你的计谋是懦夫的想法。你这种计划我连一毛钱都不愿意投资上去,连地上的石头都懒得拿来丢你。我宁愿死在这里广邓肯大踏步的离开,靴子在楼梯上撞击出哐啷哐啷的巨响,胡子气得随风摇动。

阿加特看着他离开,嘴角微微的上扬。“也许你宁愿死在这块烂石头上,邓肯大王。阿加特可不愿意。”他转过身面对那两名躲在阴影中的杜瓦矮人,点头两次。矮人也点头回应,然后快速的离开。

阿加特站在防御工事上,看着太阳慢慢的上升。他心不在焉的用双手在皮甲上摩擦着,仿佛想要擦干净什么东西。

大咯不太确定,不过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虽然溪谷矮人脑袋不怎么灵光,也没有什么预知力,更不可能了解那些复杂的战略。不过反应迟钝的大咯还是觉得应该光荣凯旋的人似乎都脚步踉跄的跌进要塞中,甚至还有人全身是血的死在他脚边。

如果只有一个或两个,他可能觉得这是命运作弄人,但是以这种方式华丽登场的矮人似乎越来越多。大咯决定要自己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听见身后传来騒动的巨响,只得突然停了下来。大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忘了自己的部队了。

“不行,不行,不行!”大咯愤怒的叫着,不停的挥舞着手臂。

“我要告诉你多少次?留在这里!留在这里!国王告诉大咯——‘你们这些小咯留在这里。’那就是说留在这里!你们了解吗?”

大咯严厉的看了队伍一眼,让那些依然站着的溪谷矮人可以直视着他的眼睛,害怕的颤抖(其他的人多半都已经被自己的武器给绊倒了)。那些被矛绊倒、那些不小心把长矛给弄掉、那些在迷惑中不小心刺了同伴一枪的溪谷矮人,以及那些完全转诸方向,背对着首领的矮人,通通听见了指挥官的声音,感到十分的胆怯。

“听着,你们这些爱喝脏水的鼻涕们,”大咯大声吼叫,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起来不对,每个人都这样子回要塞。没人唱歌,只有人流血。这不是国王告诉大咯会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去。你留在这里。了解吗?重复一遍。”

“我去,”他的部队服从的说。“你留在这里。”

大咯拉着自己的胡子。“不对!我去!你们喔,算了!”他满腔怒火的往外走,再度听见身后传来掉落的长矛撞击的声音。

这段路不是很长,这对大咯来说也许算是幸运。否则当他回来的时候,可能会发现自己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