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18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卡拉斯轻敲着邓肯的大门,紧张的等待里面的回应。很快的里面的人就有了回应。大门打开了,门内站着的是他的国王。

“欢迎光临,卡拉斯,”邓肯伸出手,将年轻人拉进来。

卡拉斯兴奋的涨红着脸,一步踏进国王的家。邓肯为了安抚他,对他露出和蔼的笑容,边领着他走过大厅,到他专属的书房。

邓肯的家建造在山脉王国的深处,是由复杂的隧道和房间所构成的,里面放满了矮人们欣赏的坚实、沉重的木制家具。虽然他的家比且其他矮人的家要来得更大,更空旷;但差异也就仅止于此,其他的地方和每个矮人都一样。如果有任何的差异,就会被其他人视作品味太差。邓肯是国王并不代表他有特权可以摆阔。所以,虽然他拥有一群仆人,他还是自己应门,用自己的双手招待客人。身为一名鳏夫,他和两名儿子一起居住在这里。他的两名儿子都未婚,而且相当的年轻。

卡拉斯踏进的书房很明显的是邓肯最喜欢的房间。战斧和盾牌挂在墙壁上当作装饰。墙上还有不少的战利品:大地精专属的,拥有弯曲刀刃的刀剑、以及不知道哪个祖先从牛头人手中夺取的三叉朝。当然,锤子和铁钻以及其他的石工工具更是不可或缺的。

邓肯用矮人热诚的待客之道来接待卡拉斯,让他坐最好的椅子、倒给他麦酒、把壁炉翻热。事实上,卡拉斯来过这里许多次。

不过,现在他觉得有些坐立难安,仿佛进入了陌生人的屋子。也许这是因为虽然邓肯用平常的热诚招待老友,但他却不时用锐刮的目光打量着他。

卡拉斯注意到这不寻常的眼神,觉得实在无法真正的放松。因此,他正襟危坐的等待,不安的用手背擦去嘴角的泡沫,等待着这一切客套结束。

事实上,的确很快就结束了。邓肯给自己倒了一林麦酒,一口就喝光。然后,他将杯子放下,抚摸着胡子,用阴沉的表情看着卡拉斯。

“卡拉斯,”他最后终于说,“你告诉我们那个法师死了。”

“是的,我主,”卡拉斯惊讶的回答。“我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没有人可以逃过——“

“他就活了下来,”邓肯简单的回答。

卡拉斯双眉深锁。“你是指控我——”

现在轮到邓肯涨红了脸,“不是,老友!差得远了。我很确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相信自己杀死了法师。”邓肯沉重的叹口气。“但是我们的探子回报道看见他出现在营区中。他很明显的受了伤。至少他没有办法再骑马了。不过,大军已经往萨曼出发了,法师坐着车子跟在后面。”

“我主!”卡拉斯抗议道,他气得脸颊红通通的。“我对你发誓!

他的鲜血喷的我满身都是!我还把短剑从他的身体中拔出来。天哪!“矮人浑身一颤。”我看见他眼中露出的死气!“

“我不怀疑你,小家伙!”邓肯诚恳的说,边伸出手去拍拍年轻英雄的肩膀。“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任何人能够活过你所描述的那种伤口。除了在古早的年代,也就是牧师还在的时候。”

矮人牧师和所有真正的牧师一样,在大灾变前都消失了。矮人和其他克莱思上的种族不同,从来没有背弃他们对铸造世界的古神李奥克斯的信仰。虽然矮人对于它造成了大灾变感到十分不满,但对诸神的信仰已经太过根深蒂固的深植入他们的文化之中,不可能因为诸神的小小背叛就将它们舍弃。不过,他们的愤怒依然足够让他们不再公开的敬拜他。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邓肯皱着眉询问。

“不明白,我主,”卡拉斯沉重的说。“但是我一直在思索着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收到卡拉蒙将军的回应。”他说。“有任何人质问过我们带回来的那两个犯人吗?他们也许会知道一些事情。”

“你是说那个坎德人和侏儒吗?”邓肯不屑的说。“啐!这两个家伙会知道些什么?而且,反正我们也没有必要询问他们。我本来就对那个法师没什么兴趣。事实上,我叫你来这边的原因是要告诉你这个消息。好让你忘记谈和的这些鬼话,专注在作战上。”

“这两个家伙绝对没有这么单纯,我主,”卡拉斯喃喃道,很明显的他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我认为您应该——”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邓肯面色凝重的说。“他们是巫师召唤来的生物。我觉得这实在太可笑了!有哪个神智正常的法师会召唤坎德人来帮忙?不可能,他们应该是仆人还是什么的。那时一切都黑漆漆的,十分混乱,你自己也这样说了。”

“我没那么确定,”卡拉斯低声回答。“如果您看见了法师看到他们时的表情!那种表情就像是你突然凭空找到了一整箱的珠宝一样。我主,请容许我,”卡拉斯热切的说。“让我带他们到你面前来。和他们谈谈,我只这样要求你!”

邓肯夸张的叹气,不满的看着卡拉斯。

“好吧,”他说。“反正也没关系。但是——”邓肯精明的看着卡拉斯——“如果最后这证明了不重要,你愿意向我保证,放弃这个可笑的念头,专注在战争的规划上吗?这将会是场艰苦的战斗,小子,”邓肯看见年轻的英雄脸上露出深沉的哀伤,连忙加上一句。

“卡拉斯,我们需要你。”

“是的,我主,”卡拉斯说。“我会同意的,如果这没有什么收获的话。”

邓肯随便点点头,边呼喊着守卫,边走出了房间,卡拉斯老有所思的跟在身后。

他们越过了广大的地底王国,走过了漫长的街道,搭船渡过了乌可汗海,最后终于来到了地牢的第一层。这里关着的是犯了小罪的犯人,欠债不还的、对尊长不敬的、偷猎者、以及几个在这边睡过一整夜的醉鬼。坎德人和侏儒也被关在这里。

至少,他们昨天晚上还是被关在这里的。

“这都是因为,”当一名矮人守卫押着泰索柯夫。柏伏特回笼的时候,坎德人咕哝道,“没有地图的关系。”

“我以为你说过你来过这里,”尼修声音微弱的说。

“不是来过啦,”泰斯纠正他。“是以后将会来,这样说比较正确。就我的推测,大概是两百年之后。事实上,这是个相当有趣的故事。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的。我想想……那是正好在金月和河风结婚之后,在我们去塔西斯之前。还是在我们去了塔西斯之后?”

泰斯思索着。“对嘛,不可能的,因为我是在塔西斯被一整栋房子压在身上——”

“我听过那个故事了!”尼修抱怨道。

“什么?”泰斯眨眨眼。

“我……听过……这个……故事了!”尼修大声喊叫。他诛儒特有的尖细嗓音在矮人广大的空间中回荡,引起了许多路人的侧目。

矮人守卫们板着脸,赶着他们重新抓到的犯人回笼。

“喔,”泰斯拉长着脸说。然后坎德人又兴奋起来。“但是国王没听过,我们现在就是正要去见他。他也许会很感兴趣……”

“你说过我们不应该透露任何从未来到达的秘密,”尼修神秘兮兮的说,皮围裙不停的绊到他的脚。“我们应该要假装属于这个年代,还记得吧?”

“那是当我以为一切都会没问题的时候,”泰斯四口气说。“原来一切的确都没问题。装置有用,我们也逃出了无底深渊”

“是他们让我们逃出来的——”尼修指出。

“好吧,随便,”芬斯对他的打岔感到十分恼怒。“无论如何,反正我都逃了出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那个魔法装置有用,就像你说的一样”——尼修高兴的笑了,用力的点点头——“而且我们也找到了卡拉蒙。就像你说的——那个装置是瞄——瞄什么的,要回到他身边——”

“是瞄准,”尼修打岔道。

“——但是”泰斯紧张的嚼着马尾巴,“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切都出问题了。雷斯林被刺了一刀,搞不好死了。矮人们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们,就把我们给抓了起来。”

坎德人边走边想。最后,他摇摇头道。“尼修,我已经都想过了。我知道这是个相当搏命的做法,通常我也不会这样做,但是,我不认为我们有任何的选择。情况完全失控了。”泰斯严肃的叹着气。“我想我们应该要说实话。”

尼修看起来对这个非常手段十分的惊讶,事实上,他甚至惊讶到绊到自己的围裙跌了个狗吃屎。两名不会说普通话的守卫把他给拉了起来,剩下的路程中都拉着侏儒往前走。最后,他们终于到达了一扇巨大的门外。在这里,其他的守卫都不屑的瞧着侏儒,缓缓的把门推开。

“喔,我来过这里,”泰斯突然说。“现在我知道我们在哪里了!”

“那可真有用,”尼修咕哝着说。

“这是会议厅,”泰斯继续道。“我们最后一次到这边的时候,坦尼斯变得很不舒服。你知道的,他是个精灵。好吧,算是半个精灵。而且他讨厌住在地底。”坎德人又继续叹气。“我希望坦尼斯人在这边。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做的。我真希望有聪明的人在这边。”

守卫把他们推进大厅中。“至少,”泰斯对尼修轻声说,“我们不是孤独的。至少我还有你。”

“泰索何夫。柏伏特,”坎德人说,在矮人的国王面前鞠躬,然后对每个坐在椅子上的领主鞠躬。“这位是——”

侏儒渴切的走向前。“尼修马力——”

“尼修!”泰斯大声的说,趁着侏儒换口气的时候,狠狠地踩了他一脚。“让我来说!”坎德人低声说。

尼修自尊心受伤的闭上嘴,泰斯则是兴奋的打量着四周。

“哇,你们在接下来的两百年一定不打算做什么装饰对吧?看起来几乎完全一样。除了我记得这里有个裂缝喔,不对,是在那边。没错,就是那个。在未来会变得更大。你可能会想要——”

“你是从哪里来的,坎德人?”邓肯低吼道。

“索拉斯,”泰斯记起来他应该要说实话。“喔,如果你没听过也不需要担心。它现在还不存在。伊斯塔的人同样也没听过这个地方。我是说他们反正也不在乎除了伊斯塔之外的东西,况且,现在连伊斯塔都已经不在了呢。索拉斯在海文的北方,现在它也还没出现,但是它会比索拉斯要快出现。如果你懂我的意思。”

邓肯靠向前,目光灼灼的看着泰斯。“你说谎。”

“我才没有!”泰斯无辜的抗议道。“我们是利用一个魔法装置——呃,算是从一个朋友那边借来的。当我拿到它的时候,它还是好的,但是后来我就不小心弄坏它了。事实上,这并不是我的错。

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无论如何,我逃过了大灾变,最后出现在无底深渊里面。喔,那可不是一个好地方。后来,我在那边遇到了尼修,他把它修好了。我是说那个装置,不是无底深渊。他真是个天才,“泰斯神秘兮兮的拍着尼修的肩膀继续道。”虽然他是个侏儒,但是他做出来的东西都是好的喔!“

“那么你的确是来自无底深渊!”卡拉斯严厉的说。“你自己承认了!从黑暗之地来的怪物!黑袍法师召唤你来,你是要来执行他的任务的。”

这个出人意料的指控让坎德人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什——什么”——泰斯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然后才终于发出声音——“我从来没有这样子被羞辱过!只有伊斯塔的守卫曾经骂过我是扒扒什么的?算了算了。更别说如果雷斯林想要召唤什么东西,那可绝对不会是我们两个人。这又提醒了我!”泰斯咄咄逼人的瞪着卡拉斯。“你为什么会走过去就这样刺他一刀?我是说,也许他实在不能够算是什么好人。也许他的确故意陷害我,让我把时光机器弄坏,被困在伊斯塔等死。但是,”泰斯若有所思的说,“他算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有趣的一个。”

“你的法师并没有死,你一定知道的,怪物!”邓肯低吼道。

“听着,我可不是什么怪——没有死?”泰斯整个脸亮了起来。

“真的吗?即使在你那样刺他一刀喷得到处都是血之后?啊!我知道了!克丽珊娜!克丽珊娜小姐!”

“啊,原来是那个女巫!”卡拉斯低声重复道,那些族长们也开始交头接耳。

“好吧,她有的时候的确是冷漠不近人情。”泰斯震惊的说,“但是我可不认为这就让你有资格辱骂她!她毕竟是个帕拉丁的牧师。”

“牧师!”族长们开始大笑。

“这就是你的答案,”邓肯不理坎德人,对卡拉斯说,“妖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