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20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已经有几个世纪没有人踏入过萨曼的魔法要塞了。矮人们会用怀疑和迷信的眼光看待它有几个原因。第一,这是属于法师们的。

第二,这个建造的手法不是矮人的,甚至根本不是任何生物作得出来的。这座要塞在传说中是从地壳中被召唤出来的,也是魔法让它屹立不摇。

“一定是魔法,”瑞加对卡拉蒙嘟哝着,怀疑的看着要塞尖细的高塔。“否则,很久以前它就倒了。”

丘陵矮人们连胡子都不愿意伸入要塞中,在外面的平原上扎营。平原人也是一样。虽然他们会用奇异的眼光看着这栋建筑物,私底下用自己的语言交谈,但这却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理由是他们在任何的建筑物内都会感到不舒服。

人类们对这样的迷信嗤之以鼻。他们大声谈笑的走进这座古老的要塞。只待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大伙发现他们在空地上扎营,咕哝著有关新鲜空气,在星辰下睡得比较好等等的理由。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当众人刚到此处的时候,卡拉蒙不安的询问道。“你说这不是大法师之塔,但这很明显的是由魔法所构成的。法师建造了它。而且”——大汉打了个寒颤——“有种奇特的气氛,又与大法师之塔诡异的气氛不同。是种……是种……”他搜寻着适当的辞汇。

“暴力的气息,”雷斯林锐利、穿透一切的眼神将所有的东西都摄入眼中,“属于暴力和死亡的气息,我的哥哥。因为这是个实验场。法师之所以会将这个建筑设立在远离人烟的地方只为了一个原因;他们知道此处的魔法非常可能会失控。而且它也的确常常失控。不过,这里也诞生过伟大的功业,能够改善整个世界的魔法。”

“为什么它被废弃了呢?”克丽珊娜把毛皮斗篷扯得更紧了些。

在走道上流通的气流带着寒意,并且还有一种尘封已久的气味。

雷斯林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皱着眉头思考着。他们慢慢的、安静的通过各种各样奇特的房间。克丽珊娜的软皮靴走路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声音。卡拉蒙沉重的皮靴踏步声在走廊之中回荡着。

雷斯林黑袍的摩擦声如同低语一般的在走廊中传播着,马济斯法杖则是咚咚的敲着地面。他们自己就如同幽魂一样的安静,飘过这条走廊。当雷斯林开口的时候,克丽珊娜和卡拉蒙都吓了一跳。

“虽然法师们一向由三种阵营所构成,善良、中立和邪恶。但很遗憾的,我们并无法一直保持这个平衡。”雷斯林说。“当人们对我们群起而攻的时候,白袍法师躲进塔中,寻求和平。黑袍法师一开始则是想要反击。他们占领了这座要塞,开始了制造大军的实验。”他暂停了片刻,“当时的实验并未成功,却间接的导致了我们的年代中龙人的诞生。”

“由于这次的失败,法师们意识到他们处境的无望。法师们放弃了萨曼,加入了被称为失落之战的战役。”

“你似乎很了解这个地方,”卡拉蒙观察道。

雷斯林目光炯炯的看着哥哥,但卡拉蒙一脸无辜的样子,只有褐色的眼中带着一片奇怪的阴影。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亲爱的哥哥?”雷斯林停在一条黑暗的走廊前,声音沙哑的说。“我从来没来过这里,但是却曾经漫步在这些房间中。我从来没有睡在这里过,但我却已经在这里的卧室中度过了无数个夜晚。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就知道每一个房间的位置。

从顶楼的静思室和研究室到一楼的宴会厅我都了若指掌。“

卡拉蒙也停了下来。他慢慢的看着四周,从满布灰尘的天花板到撒满阳光的大理石地板。他的目光最后终于和双胞胎弟弟的目光相遇了。

“那么,费斯坦但提勒斯,”他用沉重的声音说,“你知道这里也将会是你的陵墓。”

一瞬间,卡拉蒙看见雷斯林镜般的眼眸中裂了一个开口,里面露出的不是愤怒,而是胜利、兴奋。然后那镜子又重新合拢。卡拉蒙只看见自己的镜影,站在微弱的冬阳下。

克丽珊娜站到雷斯林身边。她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法师则倚着法杖,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卡拉蒙。“诸神与我们同在,”她说。

“他们并没有眷顾费斯坦但提勒斯。你的弟弟拥有强大的力量,我拥有坚定的信心。我们不会失败的!”

雷斯林依旧瞪着卡拉蒙,依然将哥哥的影像保持在那闪烁着异光的眼珠中,他笑了。“没错,”他低声说,“诸神的确和我们同在!”

在魔法要塞萨曼的第一层,有十分巨大的大厅;这在过去是会议和庆祝的场所。第一层中也有曾经放满了书籍的房间,原先是用来安静的研读资料和静思用的。当然,在后方,还有早已尘封许久的储藏室和厨房。

在上面的楼层中,有置了老式、典雅家具的大卧室。床上的亚麻布由于沙漠中干燥的空气而保存了下来。卡拉蒙、克丽珊娜小姐和军官们都睡在这里。如果他们没睡好,如果他们其中有人看见鬼影幢幢、有人听到幽魂吟唱着诡异的歌谣;至少他们在白天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不过,几天之后,这些小烦恼都很快的被遗忘了,被更重要的事情:补给、人类和矮人之间的争端、以及从探子那边得到的情报,索巴丁的矮人正在集结庞大的兵力。这些事情都让他们无暇它顾。

萨曼的第一层中,也有一条看起来像是设计错误的走廊。任何靠近的人都会发现它只有一条短短的走道,然后突兀的被一面空白的墙壁所中断。对所有的人来说,似乎建造者在此地厌烦的丢下工具,决定放弃了。

但是,这条走廊的设计并没有错误。当某些人的手放在那面空白的墙壁上,念出适当的咒语时,当正确的咒符画在那面墙上时,一扇门就会出现,通往萨曼地底的最深处。

沿着那条长长的楼梯,一路走到黑暗中,似乎来到了世界的中心。某些人可以一直往下走,走到萨曼的地牢中……

“再说一次。”那个声音十分的轻柔有耐心,如同蟒蛇一般的纠缠着泰索何夫。这条蛇紧缠着他,弯曲的毒牙深陷入他的血肉中,源源不绝的吸取他的生命力。

“我们再重复一遍。告诉我有关无底深渊的事情,”那声音说。

“所有你记得的事情。你是如何进去的。那里的地形怎么样。你到底看到谁和什么东西。还有黑暗之后,她看起来怎么样,她说的话……”

“我在试,真的!”泰索何夫闷哼着。“但是……我们这几天已经重复了好几次。我根本没办法思考任何其他的东西了!我的头好烫,我的手和脚好冰……房间一直在旋转。如果——如果你让它不要转,雷斯林,我想我可能会想起来……”

泰斯感觉到法师的手放在他胸口,忍不住试图躲开。“不要!”

他哀号着,绝望的试图挣脱。“我会乖乖的,雷斯林,我会记起来。

不要伤害我,不要像可怜的尼修一样!“

但法师的手只在他的胸前停留了片刻,随即移动到他的前额。

泰斯的头滚烫,但那只手的温度比他更高。

“躺着不要动,”雷斯林命令道。然后,雷斯林扶起泰斯,定定的瞪着坎德人凹陷的双眼。

最后,雷斯林把泰斯丢回床上,咒骂着站起身来。

泰斯躺在汗湿的枕头上,看着黑袍的法师低头观察着他,然后,猛然一转身,走出了房间。泰斯试着要抬起头,看看雷斯林去了哪边,但这太耗力气了。他僵硬的躺回去。

为什么我会这么虚弱?他思索着。出了什么问题?我想要睡觉。也许我那时就不会痛了。泰斯闭上眼,但双眼有如被钢丝牵引一样的弹了开来。不行,我不能睡!他害怕的想。黑暗中有些东西在等我,只要我一睡觉他们就会出来抓我!我看过他们,他们就在那边!他们会跳出来然后——雷斯林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不知和谁在讲话。泰斯看着四周,试着赶走睡意,把注意力集中在雷斯林身上。也许我会发现什么东西,他害怕的想。也许我会发现自己到底怎么搞的。

他看见一个黑袍的身影和矮胖的家伙在谈话。他们很明显的是在谈论他。泰斯试着要听,但他的脑袋老是做些奇怪的事情:譬如说跑到别的地方去玩,却不邀请身体跟着一块去。搞得泰斯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梦到这些事情还是真正听见这些事情。

“给他更多的葯剂,这样应该可以让他平静下来,”一个像是雷斯林的声音对着矮胖的身影说。“不太可能有人会听见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使这样,我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矮胖的身影说了些什么。泰斯闭上眼,让蓝蓝的湖水,水晶湖的湖水盖过他发烫的肌肤。也许他的脑袋终于决定要把他的身体一起带走了。

“当我离开之后,”雷斯林的声育透过水面传来,“锁上门,熄灭灯光。我的哥哥最近开始起了疑心。万一被他发现了这个魔法门,他一定会走下来的。绝对不能让他发现任何东西。这些牢房看起来一定都得是空空如也的。”

那人嘟囔了几声,门吱嘎作响的打开了。

水晶湖的水突然开始沸腾起来。丑恶的触角从里面攀爬出来,想要抓住他。他的眼睛猛然张开。“雷斯林!”他恳求道。“不要离开我。救救我!”

但那扇门轰的一声关上了。那矮胖的家伙走到泰斯的床边。泰斯似梦似醒的看着那个家伙,发现他是个矮人。他笑了。

“佛林特?”他用脱皮、干枯的嘴chún呢喃道。“不!是阿拉克!”

他试着要逃跑,但水中的触角抓住了他的脚。

“雷斯林!”他尖叫着,狂乱的试图往后退。但他的脚没有办法移动。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是那些触角!泰斯搏斗着,绝望的尖叫。

“闭嘴,你这个混蛋。给我喝这个。”触角抓住他的马尾巴,将一个杯子塞到他嘴边。“喝光,不然我就把你的头发连根拔起!”

泰斯咳呛着喝了一口。那液体虽然有点苦,但却十分舒服。他很渴,好渴!泰斯啜泣着把杯子从触角手中抢走,一口就灌了下去。然后他就躺回枕头上。在几分钟之内,那些触角就通通消失了,肢体的疼痛也消失了。水晶湖清澈、甜美的水盖过了他的脑袋。

克丽珊娜从梦中醒来,觉得似乎有人在叫唤她的名字。虽然她没办法清楚的分辨出来,但是那感觉是如此的清晰、强烈,几乎马上唤醒了她。这究竟是不是梦的一部份?不对。这个感觉越来越强烈。

有人和她一起在房间里面!她敏锐的四下打探。索林那瑞的白光从房间的远方射进来,对于照亮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帮助。她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可以听得见移动的声响。克丽珊娜张开嘴,准备要叫喊守卫……

随即感觉到有只手盖住她的嘴。雷斯林无声无息的从夜色中出现,坐在她床边。

“请原谅我让您受到惊吓,神眷之女,”他用只比呼吸大不了多少的低微声音说。“我需要你的帮助,但是又不想要惹起守卫的注意。”他慢慢的移开手。

“我没有被吓到,”克丽珊娜抗议道。他露出微笑,她则羞红了脸。他是如此的靠近她,以致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在浑身颤抖。

“你只是……让我吃了一惊,就这样而已。我刚刚在做梦,你好像是我梦中的一部份。”

“说得确实一点,”雷斯林回答道。“时空通道就在那里,因此我们很靠近神的领域。”

并不是因为靠近神才会让我颤抖,克丽珊娜断断续续的叹气,感觉到他灼热的体温,闻着他神秘、让人着魔的香气。她生气的离开他,毅然决然的压下自己的慾望。他早就超脱了这些凡夫俗子的慾望。难道她会不如他吗?

她很快的回到原先的主题。“你说你需要我的帮助,为什么?”

突如其来的恐惧握住了她。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抓住他的手掌。

“你还好吧?你的伤?”

一阵强烈的痛苦出现在雷斯林的面孔,然后他的表情变得十分苦涩。“不会,我很好,”他简单的说。

“感谢帕拉丁,”克丽珊娜让她的手留在他的手中。

雷斯林眯起眼睛。“诸神才不会获得我的感谢!”他咕哝着。那只手握得更紧了,弄痛了她。

克丽珊娜浑身一颤。有一瞬间,法师烧灼的体热似乎把她的体热也跟着吸走,让她觉得一阵寒意。她试着要拿开手,但雷斯林忽然从出神状况中醒了过来,转过身面对她。

“原谅我,神眷之女,”他松开手。“这痛苦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我只求速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