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22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她有一头黑色的卷发,以及诱人的微笑,稍后人们会觉得她女儿的这些特征十分的吸引人。她也有那种单纯、无邪的纯真,会成为她儿子的一大特点;而另一名儿子则继承了她的另外一种稀少。

强大的力量。

她和她的儿子一样在血液中就有魔力。但是她意志薄弱、精神衰微。因此,她让魔法控制了她,最后死于非命。

母亲的死对拥有坚强意志的奇蒂拉和拥有强壮肉体的卡拉蒙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影响。奇蒂拉对她的母亲又羡又妒。卡拉蒙虽然也关心母亲,但是他和弟弟的关系要更为亲近。此外,他母亲的奇怪呓语和神秘的昏睡让年轻的战土完全无法理解。

母亲的死,对雷斯林来说是极为重大的打击。他是唯一真正了解她的人,他同情她的软弱,同时也因此瞧不起她。他恼怒于她的死,更气她就这样让拥有同样的天赋的他,孤单的面对整个世界。

他非常生气,在内心深处,他更充满了恐惧,因为雷斯林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末日。

在丈夫死掉之后,她的母亲随即因为过度伤悲而晕蹶,再也没有康复的机会。雷斯林当年觉得十分的无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逝去。她不喝水也不吃东西,她漂移、失落在只有她看得见的魔法领域中。这景象让她的儿子彻底的受到震撼。

在最后的一夜,他坐在她的床边。他紧握着她消瘦的手,看着她深陷、浮肿的双眼无神的瞪视着只有她看得见的,失控的魔法所构成的奇观。

雷斯林那天晚上立下重誓,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任何事物能够像这样影响他;不管是他的双胞胎哥哥、他的姊姊、魔法、诸神,都没有例外。只有他自己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

他对自己立誓,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他那时仍然只是个小孩——那一夜,他只是一个孤单的小男孩,坐在母亲的床边,眼睁睁的看着她过世。他看着她吸进最后一口气。他握着她纤细的手指(和他的多么像啊!),他在泪眼朦胧中不停的恳求,“妈妈,回家……回家嘛!”

现在,他在萨曼又听到了同样的话语,挑战着他、嘲笑着他。

激怒着他。这两个字在他的耳中回想,不停的在他脑海中回荡着。

他的头痛得快要炸裂开来,让他靠着墙壁不能动弹。

雷斯林曾经看过艾瑞阿卡斯折磨一名被俘虏的骑士,将他关在钟楼里面。邪恶的牧师整夜鸣钟,对黑暗之后礼赞。第二天早上,那人被发现死在钟楼里面,他极端恐惧的表情连那些残暴不仁的家伙也都不忍卒睹,赶快把尸体给处理掉了。

雷斯林觉得他自己仿佛被关在自己的钟楼里面,他自己的话语如同钟声一般在他的脑中回荡。他昏昏沉沉的捧住头,绝望的试图挡住这可怕的声响。

“回家……回家……”

法师痛得无法思考?试图要逃脱这折磨。他踉跄的乱跑,搞不清楚自己人在哪里,只想要找到逃脱之路。他僵硬的脚连站都站不稳。他踩到自己的黑袍,跪倒在地上!

有一样东西从他的口袋里面掉了出来,滚到地面上。雷斯林看见它,震骇的倒抽一口冷气。那是另外一个他失败的象征——那颗破碎、黯淡无光、毫无用处的操龙法珠。他狂乱的试图抓住龙珠——但它像是颗弹珠一样的在地板上乱滚,躲开了他颤抖的手。他绝望的匍匐在地上,最后终于看着它停了下来。雷斯林怒吼着想要抓住它,然后停了下来。他抬起头,圆睁着双眼,终于发现自己身在何处。他浑身发抖的往后退。

在他面前的就是那庞大的时空通道。

这和帕兰萨斯城大法师之塔中的时空通道一模一样。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大门矗立在一个台座上,五个龙头兼具了装饰和守护的任务。他们扭曲的脖子从地板直往上升,面对着里面,五张嘴大开,对着女王唱出沉默的颂歌。

在帕兰萨斯城的高塔中,通往时空通道的门是紧闭着的。除非从无底深渊之中,否则没有人可以打开这扇门。而那个地方,从来没有人可以离开。这扇门也是封闭着的,但是联合了两个人的力量就可以进入。极端善良的白袍牧师和无限邪恶的黑袍法师。这是个相当不可能的组合。古代伟大的法师们就是希望借着这种条件的限制,来永远的封锁这个通往神之领域的大门。

凡人看着时空通道,除了一片深沉的漆黑之外,什么都看不见。

但雷斯林已经脱离了凡人的限制。由于他将全副的心力全部投注在封神的目标上,他越来越靠近神的层次,现在,他已经变成了横跨两个世界的特殊生命体。看看那扇紧闭的门,他几乎可以穿透那黑暗!在他的目光之下,那层阻隔动摇了。他勉力将视线移开,把注意力转回到找回操龙法珠这件事情上。

它怎么会逃出我的掌握呢?他生气的思索着。他一直以来都把这个东西藏放在密袋中。但紧接着,他又嘲笑起自己来。每颗操龙浩珠都拥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伊斯塔的那一颗借着拐骗精灵王罗拉克偷走他,并且将它带回西瓦那斯提森林,而逃过了大灾变。

当操龙法珠无法再利用疯狂的罗拉克时,它找上了雷斯林。当雷斯林在阿斯特纽斯的图书馆中奄奄一息的时候,是它延续了他的生命。是它和费斯坦但提勒斯共谋,把他带到黑暗之后的座前。现在,当它感应到威胁到自己存在的危险时,它试着要逃离他的身边。

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他伸出手,坚定的握住操龙法珠。

一声尖啸……

时空通道打开了。

雷斯林抬起头。这扇门不是为了迎接他而打开。不对,它是为了警告他而打开的;她要让他看着失败的惩罚是什么。

雷斯林趴在地上,一只手将操龙法珠压在胸前。雷斯林感觉到黑暗之后塔克西丝的威仪出现在他面前。他敬畏的颤抖着,瑟缩在黑暗之后的脚下。

这就是你的末日!她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嘶嘶作响。你的下场将会和你妈一样。被自己的魔法一寸一寸的吞食,你将会水道生不如死的苟延残喘着,连一死也不可得!

雷斯林崩溃了。他感觉到自己萎缩衰老,正如同费斯坦但提勒斯的身躯在血玉髓的影响之下干枯一样。

他的头靠在地板上,仿佛是在恶梦中的行刑合,法师正准备要承认失败……

但雷斯林的内心深处还有残存的力量。很久以前,白袍法师之首帕萨理安接受了诸神的一项任务。他们需要找到一名拥有足够力量可以击败日益增长的黑暗之后的力量。帕萨理安经过许多的搜寻,最后才找上了雷斯林。因为他从年轻法师的体内找到了一种深藏的力量。当雷斯林年轻的时候,那是一团冰冷、毫无形状的生铁。但是帕萨理安希望那折磨、痛苦、战争和野心,将会把那团生铁熔铸成百练金钢。

雷斯林从冰冷的地板上抬起头——黑暗之后的怒火鞭鞑着他,汗水从他的身体中涌出。高热的火焰撕扯着他的肺叶。她折磨着他,用他自己的梦想、自己的话语嘲笑他。她戏弄着他,如同之前嘲笑过他的许多人一样。但是,当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时,灵魂却开始坚强起来。

他迷惑的试着分析这一切。他试着要重新恢复自制,在耗尽所有力气的挣扎之后,他终于将母亲的声音驱赶出脑中。他闭上眼,避开黑暗之后轻蔑的笑声。

黑暗包围了他,在这冰凉、甜美的黑暗中,他看见了黑暗之后的恐惧。

她害怕……害怕他!

雷斯林漫漫的站直身。热风从时空通道中往外猛吹,让黑袍在他周身飞扬,仿佛被包围在乌云之中一样。他现在可以直视时空通道了。他眯起眼,用促狭的微笑打量着那恐怖的大门。然后,雷斯林用力对着时空大门投出操龙法珠。

龙珠击中了隐形的墙,瞬间爆碎成无数的碎片。从门内传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黑暗的影器在法师的头上飞舞着,接着,一声尖啸,翅膀化成了轻烟,被风吹散了。

力量流进了雷斯林的身体,这是他从未经验过的力量。终于明了敌人的弱点的感觉让他如同痛饮美酒一样的过瘾。他感觉到魔法流进他的心脏,一路冲入他的血液中。几世纪以来累积的知识,完全的化成他的力量,化成费斯坦但提勒斯和雷斯林的力量!

然后他听见了,清澈、高昂的号角声。它的乐音如同从矮人王国积雪的高山上飘扬下来一样的清晰。纯净、清脆的号角声在他的脑中回响,赶走了那些烦人的噪音,呼唤他踏入黑暗的领域,给予他超越死亡的力量。

雷斯林停了下来。他原先并没有计划要这么早进入时空通道。

他本来还必须要再多等片刻才行。但是,如果有必要,现在就可以了。坎德人的到来意味着历史是可以改变的。诛儒的死代表着将不再会有什么魔法装置的干扰——也就是这个事件导致了费斯坦但提勒斯的死亡。

时机已经成熟了。

雷斯林最后看了时空通道一眼。然后,他对着黑暗之后鞠躬,自信满满的离开了走道。

克因珊娜正跪在房间里面祈祷。

在她医治完坎德人之后,她正准备要就寝。但,一种奇异的感觉却攫住了她。空气中有种凝滞的感觉。一种等待的气氛让她根本睡不着。她十分警觉的清醒着,比她这辈子之中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还要清醒。

空中充满了光芒,星辰散发出来的冷光在空中燃烧着,银月索林那瑞的光芒如同匕首一般的刺眼。她可以清楚的看见房间中的所有东西。每样东西看起来都是活生生的,仿佛在等着什么。

她愣愣的瞪着星辰,追寻着星座的线条——吉力安,万有之书,平衡之秤;塔克西丝,黑暗之后,万色返空龙;帕拉丁,英勇的战士,白金龙。月亮索林那端,神之眼;努林塔瑞,夜烛。在他们之后,布满天空的是那些次级神,行星充斥在其间。

在天空的某处是黑月,只有他的眼睛可以看得见的星辰。

克丽珊娜瞪着夜空,手指放在冰冷的石块上,变得越来越冷。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发抖,告诉自己到了就寝的时候了……

但夜空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呼唤着她。“等等,”它低声说。“等等……”

然后她听见了号角声,它的乐声穿透了她的内心,胜利的曲调让她的血液也为之冻结。

就在那一刻,通往她房间的门打开了。她看见他并不感到惊讶。仿佛她已经等待他许久了,她冷静的转过身,面对他。

雷斯林背对着光,站在门廊中,身体内还隐隐散发出带着邪恶气息的黑光。

克丽珊娜被某种奇怪的力量所驱使,不由自主的走向前。她现在也可以看见同样的黑光。来自于黑月的努塔瑞黑光。

片刻间,她闭上眼睛,大量的血液冲上脑袋,狂乱的心跳,都让她感到一阵晕眩。慢慢的,当她感觉到自己足够坚强之后,再度张开眼,看见雷斯林就站在她前面。

她屏住了呼吸。她曾经看过他陶醉在魔法的沐浴中,她曾经看过他和死亡和挫败搏斗。现在她看到处于力量顶峰,全身散发着无比威势的他。古老的智慧和聪敏刻画在他的脸上,几乎让她认不出他来。

“是时候了,克丽珊娜,”他伸出手。

她握住他的手。她的手指冰冷,让他的碰触变得灼烫不堪。

“我好害怕,”她低声说。

他将她接近。

“你不需要害怕,”他说,“你的神紧紧的守护在你身边。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害怕的是我的女神,克丽珊娜。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恐惧!我俩将并肩跨越时空的界限,进入死亡的领域。我俩将携手让塔克西丝俯首称臣!”

他环抱着她。他的嘴吻上她的chún,偷走了她的呼吸。

克丽珊娜闭上眼,让那曾经吞没尸体的魔法火焰缓缓将她淹没。烧熔那纯白、恐惧、由白袍所构成的躯壳,那曾经让她躲藏了许多年的避难所。

他往后退了一步,用手指追寻着她饱满的双chún,微微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可以直视他的双眼。在那双镜眸中,她看见了自己周身被耀目、纯净的白光所包围。她看见美丽、受到大众尊崇、敬爱的自己。她看见自己将公理与正义带到这个世界,永远将恐惧和绝望给驱赶开来。

“帕拉丁降福,”克丽珊娜低声说。

“降福与你,”雷斯林回答。“我再一次的赐与你一个护身符。

如同我保护你通过了修肯树林一样,当我们通过时空通道的时候,它也将会保护你。“

她颤抖了。他最后一次拥抱她,在她前额上印下一吻。疼痛刺穿了她的身体,撕裂她的心脏。他对她露出微笑。

“来吧。”

在魔法的低语声中,他们把房间留给夜色去分享;此时,努林塔瑞的红光泼洒进黑暗中,正是从索林那瑞精光闪耀的刀下所引出的鲜血。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