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24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这是他期待已久的时刻。这是他注定要面对的时刻。这是他忍受多年的痛苦折磨、多年的嘲弄磨难之后所等待的一刻。这是他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埋首书堆、奋力求生、牺牲一切……甚至不惜杀人所等待的一刻。

他仔细品尝着这片刻,让这力量流遍他全身,让这力量包围他,举起他。对他来说,在这一刻这个世界上没有其他的声音,没有其他的物品存在。天地间只剩下他的时空通道和充斥他全身的魔力。

但即使在这狂喜中,他的意志还是集中在他的工作上。他的双眼仔细的打量着这时空通道,研究它的每一个细节——即使这不是必要的。他在梦中和在现实生活中、不管是醒着或是睡着,都已经看过它无数次。打开它的法术十分简单,既不复杂,也不困难。守护着时空通道的五颗龙头都必须要用适当的话语来唤醒。每段话都必须要用正确的顺序来念诵。但是,一旦这个程序完成,白袍的牧师召唤来帕拉丁的神力开启这个时空通道之后,他们就可以踏入未知的空间。大门将会在他们的身后关上。

在那里,他将会面对到他最大的挑战。

这念头让他无比的兴奋。他急速跳动的心脏将血液送进他的血管中,在他的额头上跳动着,在他的脖子上脉动着。他看着克丽珊娜,点点头。是时候了。

牧师的脸颊也因为兴奋而红通通的,眼中也因为祷文所带来的力量而闪动着期待的光芒。她照着指示,站在时空通道的正前方,面对着雷斯林。这个举动需要她对雷斯林有着百分之百,毫不动摇的信任。因为只要有一个字出错,一个最轻微的口误,一个音调上的误差,或是手势上的偏移,对她或他来说、都是致命的。

正是因为这样,当年的人才会用这个方法封印住这扇门他们的力量不足以完全封闭这扇门。黑袍法师要抵达这里,一定已经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若是一名信仰和灵魂都无比纯净的帕拉丁牧师能够完全的信任这样的一个人,那机率根本小到可以忽略。

但,这种组合的确曾经发生过;它是借由一个人失去的信仰和另一个人的魅力所导致的。费斯坦但提勒斯和达努比斯就曾经到达这里。看来,这将会发生第二次。因为,前人们费尽心机也没有预料到,一段奇异、难以想像的爱情将会把这样的两个人组合在一起。

克丽珊娜踏进时空通道,在这个世界上看了雷斯林最后一眼。

对他露出了微笑。就在咒语的第一个片段在他脑中成形的时候,他依旧回应了她的笑意。

克丽珊娜举起手。目光越过雷斯林,瞪着那七彩、美丽的领域,也是她的神所居住的领域。她听到了教皇最后的话语,她也知道他犯下了什么错误。那是骄傲的错误,那是自大的向神祈求原本该以谦逊的态度所恳求来的恩赐。

在这一刻,克丽珊娜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神会在暴怒之下摧毁了整个世界。她在心中也知道帕拉丁将会回应她的祈求,教皇却没有这样的恩宠。这是雷斯林最光耀的一刻,也是她的。

她就如同圣洁的骑上修玛一样,通过了许多的试炼。火的试炼、黑暗的试炼、死亡的试炼和血的试炼。她已经准备好了。她已经准备好面对一切了。

“帕拉丁,白金龙;您忠诚的仆人来到您的面前,请求您赐福在她的身上。她睁开双眼接受您的圣光。现在,她已经理解您以无边的智慧想要教导给她的教训。荣光的圣者啊,请倾听她的祈祷。

以你的圣力加持,打开这个通道,让她可以持着您所赐与的火炬向前迈进。和她一起行走在黑暗的道路上,引领她将黑暗永远的驱赶走吧!“

雷斯林屏住气。一切都等待这一刻了!他对她的看法是正确的吗?她的确拥有那力量,那智慧、那坚定的信仰吗?她真的是帕拉丁的子民吗?……

纯洁神圣的光芒开始从克丽珊娜的身上散发出来。她的黑发隐隐生光,白袍像是炙热的太阳照射下的白云一样的耀眼,她的双眼如同银月一样的明亮。此刻,她的美貌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多谢您回应了我的祈祷,圣光之神,”克丽珊娜喃喃自语的低下头。泪珠像是星辰一般的在她苍白的脸上闪烁着。“我将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雷斯林看着她,着迷于她超凡入圣的美貌,忘记了自己伟大的目标。他只能着魔般的看着她,一瞬间,仿佛让他对魔法的钟爱也为之失色。

然后他全身一震。再也没有了!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他了……

“喔,卡拉蒙!”泰斯敬畏的说。

“我们太迟了,”卡拉蒙说。

这两人通过了交错繁杂的地道,终于来到了要塞的最底层。一到此地,他们就猛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停留在克丽珊娜身上。她被包里在银亮的光芒中,站在时空通道的正中央,双手平举,面孔朝着天空。她不属于人间的美丽让卡拉蒙的心感到一阵刺痛。

“太迟了?不会吧!”泰斯绝望的大喊。“不可能的!”

“听着,泰斯,”卡拉蒙忧伤的说。“看看她的眼睛。她是盲目的。什么都看不见!就如同我在大法师之塔中一样的盲目。她被这些强光所蒙蔽了……”

“卡拉蒙,我们一定要试着说服她!”泰斯疯狂的摇着他的手。

“我们不能就这样让她走。这——这是我的错!是我告诉她有关卟卟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她不可能会到这里来的!我会说服她!”

坎德人跳向前,挥舞着双手。但是卡拉蒙猛然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拉回来。泰斯痛得大声抗议,一听到那个声音,雷斯林立刻猛然转过身。

大法师瞪着坎德人和他的哥哥,一时间似乎认不出他们俩个是谁。然后,他的眼中升起了光芒。那并不是愉悦的光芒。

“嘘,泰斯,”卡拉蒙低声说。“这不是你的错。趴低点!”卡拉蒙把坎德人丢到厚重、巨大的石柱后。“留在这里,”大汉命令道。

“好好保管那个权杖,还有好好照顾你自己。”

泰斯张开嘴要反驳。然后他看见了卡拉蒙的脸,以及走廊另外一头的雷斯林。有什么东西浮上了坎德人的心头。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又出现在无底深渊中,十分的害怕、畏缩。“我了解,卡拉蒙,”

他柔声说。“我会留在这里。我——我保证……”

泰斯靠着柱子,浑身发抖,脑中浮现尼修可怜兮兮的缩在地板上的景象。

卡拉蒙最后瞪了泰斯一眼,转过身,一跛一跛的往弟弟站着的地方走去。

雷斯林手中握着玛济斯法杖,疲倦的看着他。“原来你活了下来。”他评论道。

“这都得归功于神的安排,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卡拉蒙回答。

“这都要感谢那位神,亲爱的哥哥,”雷斯林脸上挂着一抹扭曲的微笑。“都要感谢黑暗之后。她把坎德人送回这边。我推测应该是他改变了历史,让你苟活下来。卡拉蒙,当你知道你欠黑暗之后一命,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安吗?”

“你的灵魂是属于她的,这会不会让你感到不安?”

雷斯林的双眼暴射异光,不再是那平静的镜面。然后,他露出嘲讽的微笑,转过身去面对时空通道。他举起右手,伸出手掌,目光专注在椭圆形的入口右下方处的龙头。

“黑龙。”他的声音如同在安抚着宠物。“来自黑暗,归于黑暗/我的声音在空旷中回传。”

当雷斯林念诵完毕这句咒话时,一层黑暗的气开始在克丽珊娜身边成形,如同黯宝石一样的光芒,如同黑月一样的光芒……

雷斯林感觉到卡拉蒙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臂。他愤怒的试着挣脱哥哥的手,但卡拉蒙的手如同铁箍一般。

“带我们回家,雷斯林……”

雷斯林转过身看着他,惊讶的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怒气。“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十分沧桑。

“带我们回家,”卡拉蒙坚持的说。

雷斯林笑得前仰后阖。

“你真是个可怜、惹人怜爱的蠢蛋,卡拉蒙!”他大吼道。他恼怒的试图挣脱双胞胎哥哥的掌握。“你现在一定知道我做了些什么吧!坎德人应该也告诉了你有关那个侏儒的事情。你知道我出卖了你。我本来会应该把你留在这里等死的。你竟然还和我纠缠不清!”

“我和你纠缠不清的原因是因为你已经快要灭顶了,雷斯林,”

卡拉蒙说。

他的目光往下移,看到自己强壮的手握住弟弟细瘦的手腕。他的骨骼和鸟一样的纤细、皮肤白的几乎透明。卡拉蒙幻想着自己可以看见血液在那蓝紫色的血管底下跳动着。

“我只有手握住你的手臂。这是我们之间仅剩的关连。”卡拉蒙暂停下来,深吸一口气。接着,他声音中充满了哀伤,继续道:“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扭转你的所作所为,小雷。我们之间再也不会相同了。我已经睁开了双眼。现在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了。”

“那么你干嘛还和我苦苦纠缠!”雷斯林不屑的说。

“即使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做过什么样的事,我还是活的下去。”卡拉蒙看着弟弟的眼睛,柔声说。“但是,雷斯林,你真的问心无愧,毫不后悔吗?许多个夜里你一定为此辗转难眠吧。”

雷斯林没有回答。他的面孔如同一张面具,无法穿透、让人无法捉摸。

卡拉蒙强把胸口卡住的硬块吞下肚。他的手握得更紧了。“先想想这个。你以前的确做过好事,甚至可能比我们之中的任何人都要多。喔,我的确帮助过人。当人们会感谢你的时候,帮助人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你帮助的是那些毫不感激的人。你帮助那些不值得帮助的人。你认至帮助那些你知道毫无希望,会思将仇报的人。”卡拉蒙的手开始颤抖。“你仍然还可以做件好事……弥补你之前做过的邪恶。放弃这一切。回家。”

回家……回家……

雷斯林闭上眼,胸口的疼痛几乎让他无法忍受。他的左手抽动了一下,举了起来。纤细的手指如同蜘蛛织网一般轻巧的在哥哥的手臂上轻触一下。他可以听见克丽珊娜柔和的声音在现实世界的边缘向帕拉丁祈祷着。美丽的白光在她的睫毛上闪动着。

“回家……”

当雷斯林再度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如同他的触碰一样的轻。

“我所犯下的罪过污染了我的灵魂,哥哥,你根本没办法理解。

如果你知道一切,你将满怀厌恶的唾弃我。“他微微的颤抖,叹气道。”你说得对。在夜里,有些时候,连我自己也无法忍受。“

雷斯林张开眼,定定的看着哥哥。“但是,卡拉蒙,你必须要知道我是有意要犯下这些过错的,我是自愿的。你也必须要知道,我还会有意的、自愿的犯下更可怕的过错……”他的目光投向克丽珊娜,看着她盲目的站着时空通道前,专注的祈祷着,浑身上下闪动着力与美。

卡拉蒙看着她,脸色变得更为凝重。

雷斯林看着他,露出了笑容。“你猜的没错,哥哥。她会和我一起进入无底深渊。她会走在我前面,替我搏斗。她会面对邪恶的牧师、黑暗的魔法师、受到诅咒要在黑暗之地永远漫游的恶灵,以及承受一切我的女皇所能够创造出来的折磨。这些都会伤害她的身体,消磨她的意志、撕裂她的灵魂。最后,当她再也不能够忍受的时候,她将会倒在我的脚前……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即使她最后只剩一口气,只能伸出手乞求我的慰藉;她也不会奢望我拯救她。她强壮得不需要我的援手。她会光荣的、自愿的为我牺牲生命。她唯一希望的就只是死前我能够待在她身边。”

雷斯林深吸一口气,耸耸肩道。“但是我将会跨过她奄奄一息的身体。我将会看也不看,一句话也不说的舍弃她,卡拉蒙。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再需要她了。我会继续朝着目标迈进,当她的鲜血缓缓凝结的时候,我的力量会越来越强。”

他半转过身,再度举起左手,伸出手掌。看着时空通道顶端的龙头,柔声的唱出第二句咒语。“白龙。从这个世界到下一个世界,我的声音中充满了生命的力道。”

卡拉蒙的目光锁定在克丽珊娜、锁定在时空通道上,充满了恐惧和反胃的感觉。他依旧紧握着弟弟的手。依旧想要做出最后一次恳求。然后他感觉到那细瘦的手臂猛然一扯。一阵白光闪过,锐利的银色匕首就抵在他的脖子上,紧紧的贴住他的脉搏。

“放我走,哥哥,”雷斯林说。

虽然他没有真正动用匕首,但是它依旧造成了伤口;那是从灵魂而不是从皮肉流出的鲜血。匕首快速、毫不留情的切断了两个双胞胎之间最后的连结。卡拉蒙的心抽痛了一下,但那痛苦并不持久。两人之间最后的连系断得干净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