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03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你要去哪里?”卡拉蒙声音沙哑的问。他刚踏入帐篷,不停的眨着眼睛,努力适应和秋阳对比之下十分阴暗的帐篷内部。

“我准备搬出去,”克丽珊娜小心的将白色的牧师袍折起来,放进原先在床垫旁的箱子中。现在箱子被搬到她的身边。

“我们已经讨论很多次了,”卡拉蒙压低声音说。他不安的回头看着棚外的守卫,将帐篷的布帘给拉了起来。

卡拉蒙的帐篷是他最喜爱的东西之一。这原来属于一个富有的索兰尼亚骑士。两名严肃的年轻人,声称自己“捡到”了这个帐篷,将它献给卡拉蒙。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帐篷经过非常细心的照顾,丝毫没有任何的污损,“继承”、“保管”可能会是更适当的形容。

这个帐篷所用的材料和技巧在这个年代早已失传,连风也没有办法吹透它密实的棚布。雨水会从它的表面滑落;雷斯林说这是因为表面经过某种油脂的处理。帐篷的大小足够容下卡拉蒙的床垫。

几个装着地图的大箱子、军费、从大法师之塔带出来的珠宝、衣物和盔甲,以及克丽珊娜的床铺和她装衣物的小箱子。当卡拉蒙接见宾客的时候,帐篷里面看起来依然并不拥挤。

雷斯林的帐篷材料和手法都和卡拉蒙的类似,他整天在里面不是睡觉就是看书。虽然卡拉蒙想和他同住在较大的帐篷里,但法师坚持要保持自己的隐私。卡拉蒙也知道弟弟需要不受他人打搅的环境,而且他自己也不太喜欢弟弟在身边,所以也没有坚持下去。不过,当克丽珊娜被告知不能和雷斯林待在同一顶帐篷下时,她立刻大声反对。

卡拉蒙徒劳无功的试图用安全的理由说服她。有关于她的“妖术”、她所佩戴的那个古神的护身符以及她医好将军的传言都是所有菜鸟间的话题。每当牧师离开帐篷的时候,都必定有怀疑和不信任的眼光跟随着她。女人们看到她靠近就立刻将小孩拥入怀中。小孩们看到她靠近,就半是玩笑、半是害怕的逃开。

“我很清楚你的观点,”克丽珊娜继续折叠她的衣物,连头也不抬。“我根本不在乎。喔,”当他换气的时候,她趁机插话道。“我听你说过那些烧女巫的故事。好几次了!我并不怀疑它们的真实性,但是那个年代距离目前还很遥远。”

“那么你要住进谁的帐篷?”卡拉蒙涨红着脸问。“我弟弟的吗?”

克丽珊娜的手停止了动作,衣服挂在手臂上很长的一段时间,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她的脸色并没有改变。甚至还变得更为苍白。双chún紧紧的闭着。当她开口的时候,声音如同冬天的冰雪一样冷冽。“有另外一个更小的帐篷,和他的差不多。我要住在那间里面。如果你认为有必要的话,你可以安排一个守卫在外面。”

“克丽珊娜,我很抱歉,”卡拉蒙走向她。她仍然不愿意看着他。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臂,轻柔的将她转过身,强迫她面对他。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请原谅我。我是真的觉得有必要安排一个守卫!但是除了我自己之外,我不信任任河人。即使是——”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手劲不自觉的加大了许多。

“我爱你,克丽珊娜,”他柔声说。“你和我认识的其他女人都不一样!我不是有意要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我……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喜欢你。我认为你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只专注在你的那个宗教上。但是当我看见你被那个强盗抓住的时候,我发现了你的勇气,当我想到他们会怎么对待你的时候——”

他感觉到她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她晚上依然会做恶梦。她试着要开口,但卡拉蒙利用她一愣的机会继续道。

“我看过你和我的弟弟在一起。这提醒了我我过去是什么样的人。”他若有所思的说。“你对他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有耐心。”

克丽珊娜并没有挣脱他的束缚。她只是站在那边,用灰色、清澈的双眸看着他,手中拿着尚未折叠好的衣物。“卡拉蒙,这也是理由之一,”她哀伤的说。“我感觉到你对我的情感日益增长,”现在她的双颊飞上了两朵红云。“虽然我很了解你不会做出任何不当的举动,但是我只要和你单独在一起就觉得不太舒服。”

“克丽珊娜!”卡拉蒙说,面孔有些扭曲,握住她的手微微的颤抖。

“卡拉蒙,你对我的感觉并不是爱,”克丽珊娜柔声说。“你只是孤单,你想念你的老婆。你爱的是她。我知道,当你提到提卡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你眼中流露出的关爱。”

一听到提卡的名字,他的脸色马上阴沉下来。

“你对于爱情知道些什么?”卡拉蒙突然松开手,望向远方。

“我当然爱提卡。我也爱很多女人。我敢打赌,提卡也爱过不少男人。”他愤怒的深吸一口气,他自己也知道这并不是真的。但是这样可以让他好过一些,这样可以让他内心的罪恶感稍稍减轻一些。

“提卡也是人!”他忿忿的说。“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颗冰柱!”

“我对爱情知道些什么?”克丽珊娜回答道,她的冷静开始慢慢的崩溃,灰色的眼眸中闪着怒气。“我来告诉你我对爱情知道多少。

我——“

“不要说!”卡拉蒙低声说,完全失去了控制,将她抓了过来。

“不要说你爱雷斯林!他根本不值得你的奉献!他在利用你,就像利用我一样!当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会马上把你丢到一边!”

“放开我!”克丽珊娜命令道,她的双颊血红,双眸变成深灰色。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卡拉蒙绝望的几乎想将她打醒。“难道你瞎了吗?”

“真抱歉,”一个声音道,“打扰了两位。但有紧急的消息。”

一听到那个声音,克丽珊娜的脸立刻变得惨白,随即变成精红色。卡拉蒙听到这个声音也大吃一惊,手松了开来。克丽珊娜往后猛退,慌乱中被箱子绊倒,跪了下来。黑色、如瀑布般的长发刚好将她的面孔给遮住;她继续跪在箱子旁边,假装用颤抖的手收拾箱子内的东西。

卡拉蒙皱着眉,脸色死灰的转过身面对自己的弟弟。

雷斯林冷冷的用镜子一般的眼睛打量着哥哥。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连他开口时的声音也一样不带任何的感情。但是卡拉蒙有那么一瞬间,看到了那面镜子破碎开来。里面所揭露出来的深邃、燃烧着的妒意给了他重重一击。可是这一切很快的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卡拉蒙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看见过,只有胸口真实感觉到的压力和口中苦涩的味道让他确定刚刚的确发生过什么事。

“有什么新消息?”他清清喉咙。

“有信差从南方到了。”雷斯林说。

“怎么样?”卡拉蒙立刻插嘴。

雷斯林踏步向前、将兜帽掀开,目光紧紧的抓住哥哥的视线,此时两人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有那么片刻,法师脸上的面具卸了下来。

“索巴丁的矮人正在准备开战!”雷斯林嘶声道,他纤细的手紧紧握拳。他的声音如此的激动,让卡拉蒙惊讶的眨着眼,克丽珊娜关切的打量着他。

卡拉蒙困惑而且不安的挣脱弟弟狂热的视线,别过头去。战士假装将地图摊开在桌上,耸耸肩,“我不知道你还能期待什么,”他冷冷的说。“毕竟提起矮人的宝藏是你的主意。我们可没有隐瞒我们的目标。事实上,这根本变成了我们募兵的口号!‘加入费斯坦但提勒斯的行列,抢夺矮人王国的宝藏!”’卡拉蒙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但是这句话的效果惊人。雷斯林突然间变得脸色死灰。他似乎要开口说些什么话,但是他的口中只冒出带着血丝的泡沫。他凹陷的双眼闪动着异光,如同月光照在冰冻的湖泊上一样。他暴怒的大吼,转过身走出帐篷。他的怒气在走出帐篷之后并没有丝毫的消退,连门边的守卫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卡拉蒙呆呆的站着,感到迷惑且恐惧,无法理解弟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克丽珊娜也同样愣愣的看着法师的背影。帐篷外传来的喧闹声才让两人如梦初醒。卡拉蒙摇摇头,走到出口。他站在那边,半转过身,眼睛看着其他地方对克丽珊娜说道。

“如果我们真的要准备开战了,”他冷冷的说,“我可没办法浪费时间在你身上。我之前就说过了,你单独一个人在帐篷里并不安全。所以你得继续睡在这里。我以人格保证不会騒扰你。”

一说完话,他就立刻踏出帐篷,开始和他的守卫讨论。

克丽珊娜羞红了脸,却又同时气得不能说话,只能在帐篷里继续待了片刻,希望能够恢复镇定。然后她也走出了帐篷。她看了守卫一眼,就知道刚刚虽然两人都压低声音,但对话的一部分还是让他们听见了。

她刻意不管对方好奇的眼光,很快的打量着四周,眼角的余光瞥见黑袍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她急忙回到帐篷中,将斗篷披在肩膀上,往同样的方向走去。

卡拉蒙在营区的边缘看见克丽珊娜走进森林。虽然他并没有看见雷斯林,但是他大概知道克丽珊娜为什么会往这个方向走。他准备要开口叫她;虽然他并不确定此时森林中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在这个年代中,最好还是不要冒险。

话刚到chún边,他就注意到手底下的几个守卫交换着眼色。卡拉蒙脑海中突然浮现自己像个为爱疯狂的少年一样的大吼大叫的样子,于是闭上了嘴。而且,他也发现加瑞克正好带着一位疲倦的矮人和一位皮肤黝黑,穿戴着羽毛装饰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卡拉蒙想到了,他们就是信差。他必须和他们会面。但是——他的目光又再度转向森林。克丽珊娜消失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攫住了卡拉蒙,让他几乎冒失的冲进森林中去寻找女子的踪迹。战士的战意突然间舒张开来。他无法确定这是为了什么,但是恐惧的原因似乎就在那边。

可是,他不能就这么离开,让这些使节空等,只为了一个女人。他的人会从此不再尊敬他。他也可以派出一个守卫去追,但是这让他看起来同样愚蠢。看来是没有办法了。就如她所愿,让帕拉丁看顾她吧。卡拉蒙一咬牙,转过身去带着使者们进入了他的帐篷。

一到帐篷内,在他行礼如仪的安置好他们、酒菜皆备好之后,他找了个理由先告退下去……

“在沙漠中的脚印一直引领我向前……

我抬起头,看见一个死刑台。有个带着兜帽的家伙把头放在行刑台上。刽子手也戴着兜帽,锐利的斧头在阳光下闪动着妖异的光芒。

斧头落下,受刑人的脑袋掉在地板上,兜帽落了下来——“

“我的头!”雷斯林狂乱的低语,双手不安的扭搅着。

“刽子手狂笑着脱掉究帽,露出——”

“那是我的脸!”雷斯林咕哝着,极度的恐惧让他浑身发冷发热。他抱着头,试着把这不停騒扰他的恶梦从脑中赶走;这恶梦连他醒着的时候也不放过他,让他所饮所食都变得味同嚼蜡。

可是恶梦就是不肯离开。“掌握了过去与未来的强者!”雷斯林空洞的笑着,仿佛是在嘲弄着自己。“我什么也掌握不住!空有这么多力量,我竟然被困在这里!无路可逃!只能够照着他的脚步不停往前走,心里明白这每分每秒都是在重蹈覆辙!我遇见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却早已熟识他们!在我开口之前,我就已经看过它们出现在历史记载上!这张脸!”他的双手用力的压着双颊。“这张脸!

是他的脸!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我是谁?我是自己的刽子手!“

他的声音变成尖啸。在狂暴的怒气中,雷斯林毫无所觉的用指甲用力的抓着脸,仿佛要将面具从头骨上撕扯下来。

“住手!雷斯林,你在干什么?拜托你住手!”

他几乎听不见那个声音。温柔但坚定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可是他不停的挣扎着。接着那怒气消逝了。刚刚让他险些溺毙的黑暗消逝了,让他恢复了原来的冷静,却也让他精疲力尽。现在,他才能够感觉、能够听。他的脸颊刺痛;他低下头,看见手上有着血迹。

“雷斯林!”那是克丽珊娜的声音。他抬起头,看见对方站在身前,正用力的把他的手拉开,她的双眼圆睁,充满了关切之情。

“我没事,”雷斯林冷冷的说。“不要管我!”但他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低下头,因为刚刚如梦似幻的景象而全身发抖。他从口袋中拿出一条干净的白布,开始擦拭脸上的伤口。

“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