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04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卡拉蒙曾经称赞过她的骑术。在和半精灵坦尼斯离开帕兰萨斯城去追寻威莱斯森林之前,她从来没有靠近过马,最多只是乘坐在她父亲高贵的马车中。帕兰萨斯城的女人不骑马,即使是休闲娱乐也不例外,全索兰尼亚的女人也是一样。

不过,这对她来讲已经是过去的日子了。

都已经过去了。克丽珊娜靠着座骑的颈项,沉重的笑了,两膝用力一夹,让它加快步伐往前走。那段日子对她来说似乎远在万里之外的另一个时空了。

她忍住一声叹息,低下头躲避低垂的树枝。她并没有回头看。

她暗自希望追兵不会很快追过来。营区里面还有刚到的信差,卡拉蒙必须先应付他们,他也不敢不亲自带着侍卫来追踪她,毕竟她是他们口中的女巫啊!

突然间,克丽珊娜笑了。如果这附近有人看起来像是女巫,我一定是第一个人选!她根本懒得将破烂的袍子换掉。当卡拉蒙在森林里面找到她的时候,他用自己斗篷上撕下来的布条替她将衣服绑好。从很久以前开始,她穿的袍子就已经不再是雪白的了。由于旅途的奔波和不停在溪水中的洗涤,她的袍子已经变成泛灰的白色。

现在,这件袍子不但破烂,而且还沾染了泥浆,破烂的布条随风飘扬,就像灰色的鸽羽一般。她的斗篷在风中乱舞,原先黑亮的秀发现在也纠结在一起,几乎完全挡住了她的视线。她骑出了森林,在她面前是一片延伸不断的草原,她拉住缓绳,利用这片刻的休息好好的观察眼前的环境。她跨下的骏马平日习于跟随着大部队缓步前进,现在因为这段激烈的奔跑而感到兴奋不已。它摇摇头,往侧边跨了几步,渴望的看着眼前平坦的草原,期待等下能够好好的跑上一段。克丽珊娜摸摸它的脖子。

“来吧,小子,”她鼓励道,将缰绳完全松开。

那匹骏马鼓动着鼻翼,双耳平贴,卖力的往前奔跑,享受这难得的自由。克丽珊娜紧抱着马匹的脖子,享受她难得的自由。马蹄奔走的韵律、飞驰的兴奋感以及她在马背上总会感到的莫名恐惧感掩盖过她心中的伤痛。

当她骑马的时候,她的计划在脑中成形,越来越清晰。在她的眼前,平原因为森林的阴影而渐渐的变暗;在她右方是被白雪覆盖的加耐特山脉,皑皑白雪反射着灿烂的阳光。克丽珊娜猛拉级绳,提醒那匹马谁才是主人。她让马匹奔驰的速度减缓下来,引导着它奔向远方的森林。

在卡拉蒙终于安排好营区中的事务、确定不会冒犯到那些信差,准备出发的时候,几乎已经距离克丽珊娜离开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正如同克丽珊娜所预料的一样,这花了不少时间,因为平原人只会说一点点普通话,完全不通矮人语。另外一位矮人的普通话则是相当流利;这也是他被选作信差的原因。只不过卡拉蒙的奇怪腔调也难倒了他,大汉必须不断的重复才能够让他听懂。

卡拉蒙开始解释克丽珊娜是谁,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但是矮人和平原人都很难理解他的说法。最后,卡拉蒙只好无奈的直接告诉他们;她就是他的女人,现在逃跑了。反正他们迟早也会在营区内听见这样的说法。

平原人点点头表示理解。他们族中的女子相当的大胆,有时也会做出相同的事情来。他建议卡拉蒙把她给抓回来,剪掉她所有的头发,因为这是不服从的妻子的象征。矮人则是相当震惊,要一名矮人妻子逃跑,她可能宁愿刮掉自己的胡子。不过,他也暗自提醒自己,毕竟这些家伙是人类,你还能够期待些什么?

两个人都视卡拉蒙能够顺利的找到克丽珊娜,自己则放松下来,享用营区内的麦酒。

“将军,我们已经找到她留下来的足迹了,”一名年轻指着远方。“她沿着一条森林中动物走出来的小径往北方走。她骑着一匹快马——”加瑞克摇摇头,感到相当佩服。“她偷走的是最好的一匹马,我实在必须夸奖她。不过,我不认为她能够走太远。”

卡拉蒙登上马。“多谢你,加瑞克,”他开口道,接着他看见另一匹马被带上前。“这是怎么搞的?”他皱眉道,“我说我要单独一个人去——”

“是我要去,哥哥,”一个声音从阴影中说。

卡拉蒙环顾四周。法师从他的帐篷中走出来,穿着旅行时用的黑色斗篷和长靴。卡拉蒙双眉紧锁,但是加瑞克已经开始恭敬的协助雷斯林登上他平日爱骑的那匹瘦削、神经质的黑马。雷斯林知道哥哥不敢在其他人的面前讲任何话。卡拉蒙也注意到雷斯林抬起头时,眼中露出饶富兴味的神情。

“那么我们就出发吧,”卡拉蒙喃喃自语,试图隐藏他的愤怒。

“加瑞克,在我离开的时候,你是营区的指挥官。我想这不会太久。

请确定我们的贵宾都受到了适当的招待;你最好也特别注意一下训练场上的那些农夫。我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他们对着稻草假人在练习长矛,而不是彼此互相伤害!“

“是的,大人,”加瑞克神色凝重的说,以骑土的惯例向他敬市l.卡拉蒙的脑海中浮现了史东。布莱德布雷德的身影,那时他还是个年轻人;那时他和弟弟仍然一起与朋友们旅行矮人工匠佛林特、坦尼斯、史东……他摇摇头,试图把这些影像赶出脑海,同时握着经绳,把座骑带出营区。

但是,当他抵达森林中的那条小径时,看见弟弟和自己并鞍骑着,那些影像又更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如同往常~样,法师让他的马稍稍落后哥哥一些。虽然雷斯林并不怎么喜欢骑马,但是只要他愿意去学,他都可以做的很好。他没有开口,甚至没有多看哥哥一眼,只是带着兜帽,思考着。对于这对双胞胎来说,这并不算少见,两人常常就这样沉默不语的渡过大半天的时光。

但是无论如何,两个人之间还是有很强烈的联系,这是血肉。

灵魂之间的连结。卡拉蒙感觉到自己又回到了当年的那种战友之情。他的怒气开始消逝,毕竟他的怒气也有一部份是针对自己的。

他半转过身,朝着后面说。

“我……我对那边发生的事情很抱歉,小雷,”他含糊不清的说,此时两人正跟随着克丽珊娜留下来的足迹往密林深处前进。

“你说得的确没错,她是告诉我……她是——”卡拉蒙红着脸无法继续下去。他在马鞍上变换着姿势。“她她该死,小雷!你为什么要对她这么粗鲁?”

雷斯林抬起头,他的脸现在清晰可见。“我一定得要这么粗鲁才行,”他柔声说,“我得要让她看见面前的深渊有多么黑暗,如果我们两个都掉了下去,就注定要万劫不复了!”

卡拉蒙惊讶的瞪着他的双胞胎弟弟。“你这样太没人性了!”

更让卡拉蒙吃惊的是,雷斯林竟然叹了一口气。法师冷厉、闪闪生光的双眸一瞬间软化下来。“我比你想像中还有人性,哥哥,”

他若有所思的语气直接打进了卡拉蒙的心里。

“那么就爱她啊,弟弟!”卡拉蒙减缓速度,和弟弟比肩骑着。

“忘记这些你说的什么万丈深渊。你也许是个力量强大的法师,她也许是个神圣的牧师;但是在你们的抱子底下,你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啊!不顾一切将她携入怀中,然后——然后——”

卡拉蒙的思绪远远的飘了开来,不自觉的拉住级绳,将马停在小径中央,脸上充满了热情。雷斯林也将马儿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弯腰向前,灼热的手如同针刺一样的让卡拉蒙忍不住退缩。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坚定,双眸又再度恢复了原先如同明镜一般的冷冽。

“卡拉蒙,听我说,试着理解,”雷斯林毫无感情的声音让哥哥不禁抽搐了一下。“我根本不能够爱。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吗?喔,没错,你说得对。在袍子底下我的确是有血有肉的人。我的确和其他人一样,我有慾望。也只剩这个……慾望。”

他耸耸肩。“对我来说,即使对慾望低头可能也没有多大的差别,最多暂时让我的身体变虚弱而已。这并不会影响到我的魔力。

但是——“他的眼神如同坚冰一样穿透卡拉蒙。”如果克丽珊娜发现之后她会崩溃的。而且她一定会发现!“

“你这个冷血的家伙!”卡拉蒙咬牙切齿的说。

雷斯林抬起一边的眉毛。“我是吗?”他直截了当的问。“如果我是,那么我难道不会把握机会好好享受吗?我可不像其他人,我了解,而且能够控制自己。”

卡拉蒙眨眨眼。他双膝一夹,迷惑的继续沿着小径走去。雷斯林又再度的将他的是非观念给颠覆了。他突然觉得充满了罪恶感,因为自己不能够控制体内的兽性,而弟弟则愿意承认自己无法去爱的缺陷,反而显得高贵、愿意自我牺牲。卡拉蒙摇摇头。

两个人寻着克丽珊娜留下的痕迹一路进到密林的深处。这并不困难,她一直保持着原来的路径,既不拐弯抹角,也不试图遮掩。

“女人!”卡拉蒙不久之后喃喃自语道。“如果她想要自己静一静,为什么不找个简单的方法,用定的不就好了?为什么她要骑在马上跑到森林里面去?”

“哥哥,你不了解她,”雷斯林的目光紧盯着小径。“这不是她的用意。她这趟是有目的的,相信我。”

“啐!”卡拉蒙不屑的说。“这可是女性心理学家讲的话吗?我可是结过婚的男人,我当然清楚!她是气急败坏的逃走,明知道我们一定会追过来。我们会在附近找到她,马匹就在一旁,也许把脚给弄跛了。她会又冷又害怕。我们可以道歉……然后我会让她住到自己的小帐篷里——你看!我不是说过了吗?”他拉住缰绳,指着眼前的大草原。“她留下的痕迹连瞎眼的溪谷矮人都找得到!快来。”

雷斯林没有回答,不过当他跟上来的时候,瘦削的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神情。两个人跟着克丽珊娜留下的行迹一路穿过草原,他们继续跟踪下去,发现她又再度进入了森林,来到一座小溪,踏入水中。但是,就在溪边,卡拉蒙停了下来。

“怎么搞——”他打量着左右,拉着马转了一圈。雷斯林停了下来,叹着气,靠着马鞍发呆。

“我告诉过你了,”他面色凝重的说。“她是有目的的。哥哥,她很聪明。聪明到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运转的,特别是在它真的有在运转的时候!”

卡拉蒙瞪了弟弟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克丽珊娜留下的痕迹消失了。

正如同雷斯林所说的一样,克丽珊娜是有目的的。她非常聪明,知道卡拉蒙的脑袋是怎么运作的,因此刻意的误导他。虽然她自己不太擅长野外求生,但是这几个月来,她的身边不乏这方面的专家。在过去这几个月中,通常没人愿意和这个女巫讲话,她多半都是自己一个人闲逛。因为卡拉蒙有带兵的困扰,雷斯林则每日阅读魔法典籍,毫不松懈。这让她有许多时间可以聆听周遭人的故事,从他们身上学到许多知识。

因此,对她来说,制造重复的足迹相当简单,最后只要领着马骑入河中,就没有可以继续跟随的线索了。当她来到岸边一处布满岩石,马匹不会留下蹄印的地方,她立刻就上岸。一进入森林之后,她避开所有的大路,只挑小动物走的小径。一踏上这种小径,她就尽可能的掩盖所留下的痕迹。虽然她的手法相当粗糙,不过她很确定卡拉蒙不会预期她有这样的手段,因此她并不害怕对方会跟上她。

如果克丽珊娜知道雷斯林也跟了上来,她可能会再多做考量,因为法师似乎比她自己还要了解自己。不过她并不知道这件事,因此她依旧缓步向前,让马匹好好的休息,并且让她有时间考虑自己的计划。

在她的马鞍袋中,装着从卡拉蒙的帐篷里偷来的地囹。地图上标示的是山脉中的一个小村庄。这座小村庄小到没有名字,至少地图上没有费心去标明它的名字。这座村庄就是她的目的地。她来这里有双重的目的,其中之一是改变历史,并且对卡拉蒙、雷斯林和她自己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无用,甚至累赘的棋子。她将会证明自己的价值。

就在这座村庄中,克丽珊娜准备要带回对真神的信仰。

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个临时起意的念头。这是她许久以前就已经考虑过,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并未实行的一个计划。其中一个原因是卡拉蒙和雷斯林都绝对禁止她在营区中使用任何的神力。两个人都担心她生命有危险,因为他们早年都曾经看过猎杀女巫的景象。

(事实上,如果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