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第06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沿着楼梯爬上行刑台。我低下头,双手反绑在背后。即使在登上楼梯的过程中,我还是试图挣脱,虽然我知道这一点用处都没有。

我已经花了几周、几个月的时间,却徒劳无功。

黑袍不停的让我绊倒。有人抓住我,没让我摔倒,却继续将我推向前。我已经到了顶端。染着暗黑色血液的平台就在我面前。我慌张的试图挣脱!只要我能松开手!我就可以使用魔法!我就可逃出去!逃出去!

“你逃不出去的!”我的刽子手笑道,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声音!

是我自己的笑声!“跪下,可悲的巫师!把你的头放在这染血的、冰冷的枕头上吧!”

不要!我恐惧、愤怒的尖叫,绝望的抵抗,但是后面有手抓住了我。他们粗暴的强迫我跪下来。我的肌肤碰触到了那冰冷、粘稠的刑台!我依然不停的挣扎,但他们还是让我跪了下来。

我被套上了一个黑色的头罩……不过我还是可以听见刽子手越走越近,我可以听见黑袍摩擦他脚踝的声音,我可以听见刀锋破空的声音……落下……落下……

“小雷!雷斯林!快醒来!”

雷斯林睁开眼。有片刻的时间,他因为过度恐惧而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又是什么人将他叫醒的。

“雷斯林,怎么了?”那声音重复道。

强而有力的手抓住他,那个熟悉的声音充满了关切,将那个恶梦的景象给驱赶开来……

“卡拉蒙!”雷斯林大喊着抓住哥哥。“救救我!阻止他们!不要让他们杀了我!阻止他们!阻止他们!”

“嘘!我不会让你有任何意外的,小雷,”卡拉蒙喃喃道,边将弟弟搂近,抚摸着他的头发。

“嘘,你没事了。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雷斯林躺在哥哥的胸口,倾听着他稳定、缓慢的心跳声,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他闭上眼,像个孩子般的哭了起来。

“真讽刺,对吧?”雷斯林稍后咕哝道。此时他哥哥正在火堆上放了一个铁锅,让水开始滚了。“史上最强大的法师,我,竟然因为一个梦而害怕得哭了起来!”

“你也是有人性的嘛,”卡拉蒙低头看着锅子,仿佛想用意志力让水尽快沸腾。他耸耸肩,“这也是你自己说的。”

“没错……人性!”雷斯林复诵道,瑟缩在黑色的袍子和斗篷里。

卡拉蒙不安的看着他,脑中浮现了帕萨理安在大法师之塔里面告诉他的话。

你的弟弟想要向诸神挑战!他想要自己变成神!

可是,当卡拉蒙看着弟弟时,却只看见他抱着双膝,疲倦的把头靠在上面。刚才弟弟寻求他保护的温暖感觉让他的喉咙仿佛卡住了什么东西,卡拉蒙为了避免尴尬,赶快把注意力转回到那锅水。

雷斯林的头突然抬了起来。

“怎么搞的?”雷斯林问。卡拉蒙也听到了同样的声音,迅速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卡拉蒙专注的倾听着。大汉轻手轻脚的走到被卷旁,飞快的将剑从剑鞘拔了出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雷斯林的手也握住了身旁的马济斯法杖。他像只猫一般的轻巧转过身,把桶子倒在火堆上,立即将火熄灭。木柴嘶的一声熄灭了,黑暗也跟着降临。

为了要让眼睛有时间适应黑暗,两兄弟都静止不动,完全倚靠听力来判断四周的状况。

营地附近的小溪依旧潺潺的流着,一阵风吹过,树枝和树叶摇动着发出佛哨的声音。但,刚刚他们所听到的既不是风声,也不是水声。

“又来了,”雷斯林对悄悄站到旁边的哥哥说。“在越过小溪的树林里。”

那是种相当吵杂的声音,似乎是有人试图穿越不熟悉的地形。

它持续了几分钟,停了下来,然后又再度开始。如果不是对此地不熟悉的人,就是对此地不熟悉,脚步笨拙的某种生物。

“地精!”卡拉蒙嘶声道。

他抓住剑,和弟弟彼此交换着眼神。几年来的恩怨纠缠、妒忌仇恨,都在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旦面对到同样的危险,两人之间的默契立刻有如回到母亲子宫一样的重新连结起来。

卡拉蒙小心的踏入溪水中。红月努林塔瑞的光芒穿越过树梢。

不过今天月龄只是新月,月光如同即将熄灭的蜡烛一样微弱。由于担心自己不小心被石头绊倒,卡拉蒙每一步都小心的先试踏看看。

雷斯林握着熄灭的法杖紧跟在后,另一只手轻扶着哥哥,以便保持平衡。

他们和轻风一样寂静的越过小溪,到达了对岸。两人现在依旧可以听见那个噪音。毫无疑问的,这是某种生物所发出来的声音。

因为当风停息之后,他们还是可以听见那声音。

“掠夺队的后卫!”卡拉蒙半转过身,用口形对弟弟说。

雷斯林点点头。地精经常会组成掠夺小组,并且预先派遣哨兵来守卫入侵的小径。因为这是个相当无聊的任务,而且担任这个职务也代表着无法在稍后的掠夺中分一杯羹。所以通常是由团体中地位最低、技巧最不熟练(也就是最可以牺牲)的家伙来担任这个职务。

雷斯林的手突然握紧卡拉蒙的肩头,示意他暂时停下来。

“克丽珊娜!”法师耳语道。“那座村庄!我们一定要知道掠夺队的队伍在哪里!”

卡拉蒙皱起眉。“我活捉它好了!”他用手势比划着捏住地精的脖子,示意勒昏它。

雷斯林露出严肃的笑容,表示了解他的意思。“由我来问话,”他比出自己的手势。

两人一起静默的走上小径,小心的躲在阴影中,避免任何一丝月光照射在剑柄上,发出不必要的反光。他们仍然可以听见那个声音。

虽然它有时会突然消失,但总是会重新开始。它一直留在原来的位置。不管那是人是怪物,总之它根本没有意识到两人的靠近。他们慢慢的靠近,直到根据两人的判断,此时的位置已经是在对方的背后才停了下来。

现在他们已经可以确定,那声音是从树林里传出来的,大约距离小径二十尺左右。雷斯林锐利的目光发现了地上有一条不明显的小径。在微弱的月光下,这条小径从大路旁分支出来,很明显的是动物走出来的小径,多半是通往溪边喝水的小径。这是是让哨兵躲藏的好位置,因为如果他们决定要攻击,可以很快的踏上大路;但如果对方的实力太强,要逃跑也很快。

“在这边等!”卡拉蒙比了个手势。

雷斯林点点头作为回答。卡拉蒙伸手拨开一个低垂的树枝,悄悄的进入森林。他缓缓的在距离小径大约两尺的地方悄悄的移动。

雷斯林站在树劳,他纤细的手指伸人身上众多的秘密口袋之一,小心的将一团编幅粪和硫磺混合在一起。法术的咒语就在他的脑海中。他在心中复诵着。同时间他也还意识到哥哥的行动。

虽然卡拉蒙试着不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雷斯林依旧可以听见他皮甲的摩擦声、金属扣环的撞击声,以及他脚底下枯枝断裂的声音。很幸运的,他们的目标依然在不停发出声音,如此一来,大汉很有可能不被发现的靠近……

骇人的尖叫声划破夜空,伴随着另一个害怕的叫喊声和轰然巨响,仿佛有一百个人同时通过这座森林。

雷斯林吃了一惊。

然后一个声音大喊,“小雷!救救我!啊啊!”

更多的挣扎声,树枝折断的声音,扑通一声……

雷斯林收拢袍子,匆忙走上那条小径,现在可不是小心翼翼的时刻。他依然可以听见哥哥的呼救声。不过那声音似乎被什么东西遮挡住,听起来不像是很痛的样子。

法师穿过森林,对于在他脸颊上拍打的树枝和勾住他衣角的杂草视若无睹。突然间他闯入了一片空地,他猛然停下来,弯腰藏在一棵树后面。在他眼前的景象是一团混乱,一个巨大的阴影似乎漂浮在空中,跟地面有一段距离。抓住那个阴影大声咒骂的家伙,从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卡拉蒙!

“兹。奇拉南。所司。阿蓝苏。卡力。甲拉蓝,”雷斯林念诵着咒语,将一小球硫磺高高的抛上空中,丢进浓密的树叶中。上方立刻传来一阵低沉的爆炸声和闪光。树顶燃起熊熊大火,照亮着底下的空地。

雷斯林快步向前,咒语正要流泻而出,指尖挂着魔法的火焰,不停的劈啪作响,正要劲射而出——他停下脚步,惊讶的看着眼前。

卡拉蒙头上脚下的,被一条绳索套住右腿,倒挂在空中。在他身边,因为害怕火焰而不断挣扎的是一只无害的兔子。

雷斯林愣愣的看着哥哥。着火的树叶纷纷落下,卡拉蒙在风中摇晃着,不停的呼救。

“小雷!”他依旧在叫喊着。“把我——喔——”

卡拉蒙下一次的转动让法师出现在他眼前。卡拉蒙涨红着脸,尴尬的傻笑道,“捕兽的陷阱,”他说。

整座森林被闪亮的橘红色光芒所照亮。卡拉蒙掉在地上的宝剑反射着火焰的光芒。当卡拉蒙缓缓转动的时候,火光也照在他的盔甲上。兔子惊慌失措的眼中也反射着同样的火光。

雷斯林偷偷地笑了。

现在换成卡拉蒙惊讶的看着弟弟。他试着扭转身子,倒过来看雷斯林。他露出可怜、哀求的表情。

“拜托嘛,小雷!放我下来。”

雷斯林开始无声的大笑,肩膀颤动着。

“该死,小雷!这又不好笑!”卡拉蒙开始挥动双手,气恼的说。

当然,这个动作反而让他停止旋转,开始左右摇晃起来。挂在陷讲另外一边的兔子也开始跟着摇晃,更为惊慌的挣扎着。很快的,一人一兔就开始往不同的方向旋转,彼此绕圈,让绳子缠绞在一起。

“把我放下来!”卡拉蒙大吼,兔子害怕的发出叫声。

眼前的景象实在太夸张了。法师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自己年少轻狂的时代,一瞬间将心头的大石和压力全都赶跑了。他再度成为那个年轻、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少年。再一次的,他又和最亲近的哥哥踏上冒险的旅途。那也是他最亲最亲的亲人,那个莽撞、没大脑的哥哥……雷斯林跪倒下来,不停喘气,疯狂的大笑,脸颊上挂着两行泪珠。

卡拉蒙瞪着他,但一个被倒吊的男人用哀怨的眼神看人只更增加了滑稽感。雷斯林不停的大笑,笑到后来甚至觉得自己受了内伤。

大笑感觉很好。至少它暂时将黑暗给赶走了。雷斯林躺在湿润的草地上,就着树梢的火光开怀大笑,感觉那欢愉如同醇酒一般流遍他全身。很快的,卡拉蒙加入了他的行列,低沉的笑声穿越了整座森林。

不停掉落的灰烬终于让雷斯林回到了现实。他揉着满眶的泪水,几乎没力气站起来。接着,他手中银光一现,拔出了那柄藏在手腕上的银色小匕首。

法师站直身,把缠着哥哥脚踝的绳子割断了。卡拉蒙咒骂着轰然跌落地面。

法师仍然掩嘴轻笑,走过去将绑住兔子的绳子也给割断了。小动物几乎因为恐惧而疯狂了,但雷斯林温柔的抚摸着它,口中喃喃自语着,慢慢的让它冷静了下来,仿佛被催眠一般。

“嘿嘿,我们果然活捉了它,”雷斯林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举起兔子。“不过恐怕没办法从它嘴里知道什么消息。”

卡拉蒙涨红着脸站起来揉弄着淤血的肩膀。

“真好笑,”他嘟囔道,尴尬的看着那只兔子。树梢的火焰开始熄灭了,四周还是浓烟弥漫,有些枯草也跟着烧了起来。很幸运的,今年秋天比较潮湿多雨,所以这些小火很快的就熄灭了。

“有趣的法术,”卡拉蒙闷哼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开始打量着冒烟的树梢。

“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法术,”雷斯林说,“你还记得吗?这是费资本教我的。他微笑着抬头欣赏树梢。”我想那个老家伙也会喜欢这样的景象。“

雷斯林心不在焉的摸着兔子柔顺的耳朵,离开满布浓烟的空地。

在法师的轻抚和呢喃之下,兔子闭上了眼睛。卡拉蒙从树丛捡回了落地的宝剑,一跛一跛的跟着。

“该死的陷阶让我脚都麻了。”他摇动着小腿,希望赶快恢复血液循环。

浓密的云朵飘了过来,遮住星辰,也完全将努林塔瑞微弱的月光给熄灭了。在树梢的火焰熄灭之后,整座森林重又陷入了黑暗之中,两人都无法看清楚眼前的小径。

“我想现在没有必要鬼鬼祟祟了,”雷斯林喃喃道。“拖拉克。”马济斯法杖顶端的水晶球开始发出魔法的光芒。

两人沉默的回到营地,这个沉默是彼此了解、互相信任的沉默,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夜空里唯一的声音是马儿踱步和卡拉蒙盔甲撞击的声音。

卡拉蒙一回到营地,就开始若有所思的搅动着营火,然后抬头看着雷斯林怀中的白兔。

“你应该不想把它当作早餐吧?”

“我可不吃地精肉哪!”雷斯林笑着回答,边将小生物放回地上。

兔子四只脚一碰到地面,立刻惊醒过来。花了片刻时间打量一下四周之后,它立刻头也不回的奔向安全的森林。

卡拉蒙叹口气,自己也忍不住偷笑起来。他一屁股在被卷旁边坐了下来。他脱下靴子,按摩着淤血的脚踝。

“杜拉克,”雷斯林低声说,法杖随即熄灭。他把它放在被卷边,躺了下来,盖上毯子。

当黑暗一回来之后,恶梦就在那边悄悄的等待着。

雷斯林打了个寒颤,身体突然间感到一阵恶寒。前额上冒出冷汗。他没办法,也不敢闭上双眼!但是,他好累……好想睡觉。他已经有多少日子没有好好睡过了?

“卡拉蒙,”他柔声说。

“怎样?”卡拉蒙在黑暗中回答。

“卡拉蒙,”雷斯林在片刻的沉默之后说,“你……你还记得当我们还是小孩的时候、我会做梦……做很可怕的梦吗?……”他嘶哑了片刻,开始咳嗽。

他的哥哥没有回答。

雷斯林清清喉咙,耳语道,“哥哥,你会守护着我,让那些恶梦不敢靠近……”

“我还记得,”一个含糊沙哑的声直说。

“卡拉蒙,”雷斯林开口道,却无法继续下去。他太痛苦,也太疲倦了。黑暗似乎开始包围,恶梦又开始蠢蠢慾动。

然后是一阵盔甲的敲击声。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雷斯林旁边。卡拉蒙在弟弟的身边坐了下来,厚实的肩膀靠着树干,宝剑放在膝盖上。

“好好睡,小雷,”卡拉蒙温柔的说。法师感觉到一只粗糙、笨拙的手轻拍他的肩膀。“我会熬夜保护你的……”

雷斯林盖上毯子,闭上眼睛。恬静的睡眠缓缓的靠近,悄悄的降临到他身上。迷蒙中他依稀记得看到恶梦张牙舞爪的接近,却被卡拉家宝剑的光芒给赶得无影无踪。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二烽火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