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13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克丽珊娜完全不知道她和雷斯林到底在无底深渊中的红色大地上走了多久。时间对他们来说已经完全的失去意义。有时他们似乎只在这个地方待了几秒钟,有时又好像他们已经走了好几年。她已经消除了自己体内的毒性。但是她依然觉得自己全身无力,身上的伤口也无法愈合。她每天都更换包扎伤口绷带。但晚上又沾满了鲜血。

她肚子很饿,但这不是一种需要填饱肚子的饿,而是想要吃草莓、想要吃面包、想要尝尝人间食物的饥渴。她也不觉得口渴,但是却每天晚上会梦到清澈的潺潺流水、香醇的葡萄酒、咖啡浓郁的香气。在这块土地上,所有的液体都沾染上血红的颜色,闻起来有血的味道。

但是,他们的确有进展。至少雷斯林是这样说的。他的力量似乎渐渐的在增加,而克丽珊娜的力量慢慢在减弱。现在常常是他在扶着她走路。是他不眠不休的往前赶路,一个城镇一个城镇的往前冲。神之乡就快靠近了,他说。复制地面上的城镇影像在克丽珊娜的脑中混成一团,奎苏、沙克沙罗斯。他们跨越了无底深渊的新海,那是场可怕的经验。克丽珊娜看着水面,看见所有死在大灾变中的尸体死不瞑目的看着她。

他们在一个雷斯林称作圣克仙的地方着陆了。克丽珊娜感觉自己在这边最虚弱,因为雷斯林告诉他,这里是黑暗之后的信仰者聚集的地方。她的神殿建造在被称作末日之王的火山之底。这里,根据雷斯林说,在战争期间曾经进行过将善龙的子孙改造成邪恶的龙人的祭典。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会多看穿着黑袍的雷斯林一眼,根本没有看克丽珊娜。她好像隐形起来了。他们轻易的就通过了圣克仙,雷斯林的力量和信心都越来越增加。他告诉克丽珊娜两人已经非常接近了。神之乡就座落于卡基斯山脉北边的某处。

在这个受到诅咒的大地上他怎么能够辨别方向和位置对克丽珊娜来说完全是个谜团。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辰。这里永远不是真正的黑夜,也永远不是真正的白天,一直处在一种怪异、红色的状态中。当大法师猛然停下来的时候,她就正在思考着这件事情,边疲倦的走在他身边。她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在哪里,因为反正每个地方都是一样的。克丽珊娜听见他猛然吸了一口气,感觉到他全身僵硬起来,立刻警觉的抬起头。

一个穿着教师白袍的中年男子正沿着小路朝着他们走来……

“跟着我重复这些话,记得用正确的语调和发音念出每一个字。”他慢慢的念着咒语,整个课堂上的学生也跟着覆颂。除了一个人之外。

“雷斯林!”

整个教室突然安静下来。

“老师?”雷斯林懒得掩盖他话声中的轻蔑。

“我没看到你的嘴chún在动。”

“也许那是因为它们真的没在动,老师。”雷斯林回答道。

如果是教室中的其它人这样说,学生们一定会哄堂大笑。但是他们感觉到雷斯林话声中同样的轻蔑也是针对着他们的。所以他们一致无言的瞪着他,不安的变换着姿势。

“你知道这个法术,对吧,这位同学?”

“我当然知道这个法术,”雷斯林爆发道。“当我六岁的时候就知道了!你是什么时候学到的?昨天晚上?”

老师瞪着他,脸气得涨成紫红色。“你这次太过份了,这位同学!没有老师可以忍受常常被学生这样子羞辱!”

教室在雷斯林的眼前融化,缓缓的化成阴影。只有老师留在这里,就在雷斯林的眼前,教师的白袍缓缓变成了黑色。他愚蠢,肥胖的面孔,变成了一张丑恶,纯粹邪恶的面孔。一块血玉髓项链挂在他脖子上。

“费斯坦坦提勒斯!”雷斯林吃了一惊。

“我们又再次见面了,学徒。可是,现在你的魔法到哪里去了?”巫师露出了笑容。他伸出一只满布皱纹的手,开始玩弄胸口的血玉髓项链。

雷斯林被一阵痛苦所席卷。他的魔法?不见了!他的手开始颤抖。咒语跳入他脑海,但是在他来得及捕捉这些文字之前就全部消失了。一团火球出现在费斯坦坦提勒斯的手中。雷斯林被自己的恐惧所扼住。

法杖!他突然想到。马济斯法杖。它的魔力应该不会受到影响!他举起法杖,召唤它的力量来保护他。但是法杖开始变形,缠绕着雷斯林的手。“不要!”他惊慌、恐惧的开始大喊。“服从我!

服从我的命令!“

法杖缠绕在他的手臂上,不再是一根拥有魔力的神奇物品,反而变成一条巨蛇,紧紧的缠绕在他的手臂上。闪闪发光的陷进他的肌肉中。

雷斯林尖叫着跪倒下来,使尽全力试图要挣脱法杖剧毒的血盆大口。但是,在和敌人搏斗的过程中,他忘记了其它人的存在。当他听见了别处传来的咒语念诵声,他恐惧的抬起头。费斯坦但提勒斯已经消失了,但是在他的位置上站着的是一名暗精灵。那是在试炼中他所对付的那名暗精灵。而且那个暗精灵就是达拉马,对着他投出一颗火球,火球变成了一柄剑,被一名没有胡子的矮人插进他的腹部。

火焰扩散到他的全身,钢铁穿透了他的身体,毒牙咬进他的肌肤。他不停的往下沉,沉入那永劫的黑暗中。然后他就沐浴在一道纯净的白光中,被白袍所包围,靠在一个温暖、柔软的胸口上……

他笑了,因为他从护卫他的那具身躯的微微抽搐和低声和惊呼可以感觉到那些武器和攻击是落在她的身上,而不是他。

他走到阿摩萨斯的会客室中,用精明的眼睛开始四下打量,在他的脑中开始暗自规划那边需要加强工事。“我们是来这边讨论如何防御这座城市。”

阿摩萨斯对着骑士眨着眼,后者正在看着窗外喃喃自语。他猛然转过身,说道,“太多玻璃了,”这句话更让城主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只能够勉强挤出一句道歉,无助的站在房间正中央。

“我们遭到攻击了吗?”在眼睁睁的看着刚萨爵士四下观察了几分钟之后,他迟疑的走过去问。

刚萨爵士目光锐利的瞪了坦尼斯一眼。坦尼斯叹口气,礼貌性的提醒阿摩萨斯爵土黯精灵达拉马的警告,也就是有关龙骑将奇蒂拉计划进人帕兰萨斯城协助弟弟雷斯林,击败黑暗之后。

“喔,没错!”阿摩萨斯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他挥舞着一只细致、柔嫩的手,仿佛在赶走烦人的苍蝇一样。“但是我不认为你需要担心帕兰萨斯城,刚萨爵士。法王之塔——”

“已经获得了增援。我已经将那边的守军增加了一倍。那里一定是主要的攻击会经过的路线。除了从海路之外,没有其他的路线可以进逼,而且海路完全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不,我很确定他们会从陆路上攻击。万一出了什么状况,阿摩萨斯,我想要帕兰萨斯拥有自卫的力量。现在——”

由于刚萨已经蓄势待发,他终于忍不住冲向前。以压倒性的气势盖过阿摩萨斯城生畏畏缩编的表示可能要和将军们商量一下的前咕声。刚萨爵士奋勇向前,马上就用大量的军事术语、防御配置。

补给安排等等的行话把阿摩萨斯城主给弄得哑口无言。阿摩萨斯最后只得坐下来,完全的放弃任何防御的举动。他脸上挂着礼貌性的表情,思绪马上就飘到别的地方去了。反正对他来说这全部都是天方夜谭。战火从来没有碰触过帕兰萨斯城。入侵的军队必须通过易守难攻的法王之塔,才能够登堂入室。而且,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的军队,包括上次战争中的恶龙大军,能够突破这严密的防守。

坦尼斯目睹这一切,知道阿摩萨斯脑中在想些什么,不禁露出了苦笑。他也开始怀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逃出这场大屠杀,此时门上突然传来清脆的敲打声。阿摩萨斯仿佛听见了救援队的号角,一个箭步冲上前;但是在他来得及开口之前,门已经打开了,一名年长的仆人走进来。

查尔斯已经服侍了帕兰萨斯城的皇族将近一百年,没有了他,大家会没办法过下去,而他自己也知道这件事情。他知道此地所有的一切,从酒窖里面确实的酒瓶数,到下一餐哪名精灵应该坐在谁旁边,以及什么时候应该要晒桌巾都完全在他的脑中。他的脸上一向挂着自豪、自傲的神情,仿佛在告诉大家,皇族在他死后将会陷入混乱当中。

“很抱歉打搅您,大人。”查尔斯开口道。

“没关系!”阿摩萨斯兴高采烈的说。“一点关系都没有。请”有一段紧急的口信要给半精灵坦尼斯,“查尔斯不耐烦的说,口气中有着些许责怪主人不应该打断他话语的意味。

“喔。”阿摩萨斯城主十分失望。“半精灵坦尼斯?”

“是的,大人。”查尔斯回答道。

“不是给我的?”阿摩萨斯看见他的救援队消失在地平线的彼端,忍不住做最后的挣扎。

“不是,大人。”

阿摩萨斯叹口气。“好吧,多谢你了,查尔斯。坦尼斯,我想你最好——”

坦尼斯此时已经飞快的奔向查尔斯。

“怎么搞的?不是罗拉娜——”

“请走这边,大人。”查尔斯将坦尼斯请出了房间。坦尼斯注意到查尔斯脸上的表情,在踏出房间前连忙对阿摩萨斯和刚萨点头行礼。骑士露出微笑,挥了挥手。阿摩萨斯城主忍不住对坦尼斯投以羡慕的眼光,倒回椅子上被迫继续听着煮热油所需要的各种器材。

查尔斯小心的、慢慢的将门关上。

“怎么搞的?”坦尼斯跟着仆人走向大厅。“信差没有提到任何的事情吗?”

“有的,大人。”查尔斯的表情浮现了淡淡的哀愁。“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不能够对其它人透露这个消息。神眷之子伊力斯坦快要死了。据说撑不过今晚。”

在夕阳下神殿外面的草原显得十分平和、宁静。太阳正缓缓的落下,柔和的七彩光芒散遍天空。坦尼斯期待会看见人们聚集在此等待消息,白袍的牧师慌张的跑来跑去;却惊讶的发现一切如常。

人们照旧歇息在草地上,白袍的牧师漫步在花圃旁,压低声音交谈,落单的牧师则在虔诚的祈祷着。

也许信差的消息错误了,坦尼斯想。但是,在他匆忙跨越草地的时候,他遇见了一名年轻的牧师。她抬头看着他,坦尼斯注意到她的双眼红肿。但她依旧露出微笑,匆匆的拭去脸上忧伤的痕迹。

接着,坦尼斯记起来,帕兰萨斯的城主阿摩萨斯、索兰尼亚的天位骑士刚萨都不知道这个消息。半精灵露出了谅解的笑容。伊力斯坦临死前依然想要保持一贯的尊严。

一名年轻的司祭在神殿的门口和坦尼斯会面。

“欢迎,半精灵坦尼斯,”年轻人柔声说。“大家都在等你。请走这边。”

阴影掩盖过坦尼斯。在神庙中,忧伤的情绪变得很明显。一名精灵的竖琴手演奏着甜美的音乐,牧师们站在一起,彼此在精神和体力上互相扶持,希望能够通过这一次的考验。坦尼斯的眼中充满了泪水。

“我们很感谢你能够及时回来,”司祭继续道,他引领着坦尼斯往神殿深处走去。“我们害怕你会来不及。我们尽快的想将消息传递到你手上,但是我们只能够相信那些能够承受这巨大的哀伤和守口如瓶的人们。伊力斯坦希望他能够平静的死去。”

半精灵手足失措的点点头,很高兴胡子可以藏住他的泪水。这并不是因为他因此感到羞耻。精灵们珍惜所有的生命,将它当做上天最珍贵的礼物。精灵们不会像人类一样隐藏自己的情感。但是坦尼斯害怕这将会让伊力斯坦感到难过。他了解这个好人唯一的遗撼就是担心自己的死亡会给其它人带来伤悲和泪水。

坦尼斯和他的向导来到了内室,此处站着加拉德和其他的神眷之子与神眷之女。他们低着头,安慰着彼此。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座关上的门。每个人的眼光都停留在那扇门上,坦尼斯确切的知道门后是谁。

加拉德一听见脚步声,就立刻抬起头来看着坦尼斯,他亲自走过来欢迎半精灵。

“真高兴你能够来,”年长的精灵照本宣科的说。他是西瓦那斯提精灵,坦尼斯注意到,他也一定是少数几个从一开始就接受了他们已经遗忘许久的旧信仰的牧师。“我们害怕你会赶不回来。”

“这一定很突然,”坦尼斯咕哝着,不安的注意到自己忘记卸下剑,腰上的武器在这平静、哀伤的大厅中突兀的匡当作响。他用手压住长剑。

“没错,当你离开的那个晚上他就病得很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