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14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克丽珊娜……”

没有回应,只有哀嚎声。

“嘘。没事了。你受了伤,但是敌人已经走了。喝下这个,可以让你不会再难过。”

雷斯林从包包里拿出一些草葯,将它们混进一杯热气腾腾的热水中,随即将克丽珊娜从浸满鲜血的树叶上抱起,把杯子凑到她嘴边。在她喝下去之后,她的面孔平顺下来,眼睛跟着张开。

“没错,”她咕哝道,无力的靠着他。“这样好多了。”

“现在,”雷斯林继续说,“你必须要向帕拉丁祈祷,让他治好你,神眷之女。我们得要继续走下去了。”

“我——我不知道能不能,雷斯林。我很虚弱,帕拉丁——帕拉丁又似乎在好远好远的地方!”

“对帕拉丁祈祷?”一个严厉的声音说。“你这个异教徒,黑袍法师!”

雷斯林厌烦的抬起头,却突然双眼圆睁。“史东!”他倒抽一口冷气。

但那年轻的骑士并没有听见他说的话。他正瞪着克丽珊娜,眼睁睁的看着她身上的伤口收拢,不过却没有完全愈合。“巫师!”骑士抽出剑大喊着,“巫师!”

“巫师!”克丽珊娜抬起头。“不对,骑士大人。我们不是巫师。

我是牧师,帕拉丁的牧师!看看我戴着的护身符!“

“你说谎!”史东暴躁的说。“世界上根本没有牧师!他们在大灾变的时候就消失了。而且,如果你真的是牧师,你和这个邪恶的家伙在一起做什么?”

“史东!是我,是雷斯林!”大法师站起来。“看看我!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年轻的骑士将剑尖对准法师,指着他的喉咙。“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邪恶的法术知道我的名字,黑袍法师。但是,如果你胆敢再讲一次,我就会让你好看。在索拉斯我们对巫师可不客气。”

“您一定是圣洁高贵的骑土,立誓要遵守骑士精神,我恳求您公平的对待我。”克丽珊娜在雷斯林的扶助下站直身子。

年轻骑士的表情平静下来。他鞠躬收剑,却没有对雷斯林多看一眼。“你说的没错,女士。我的确发过誓,我将会公平的对待你。”

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布满树叶的大地变成了木制地板,天空变成屋顶,道路变成了长凳间的走道。这是在审判厅之中,雷斯林注意到,并且因为这突然的改变而觉得有些头晕。他的手臂依旧环绕着克丽珊娜,帮助她坐在房间中央的一张小桌前。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张高大的讲桌。雷斯林回头一看,注意到房间中挤满了人群,每个人都兴致盎然的看着他们。

他吃了一惊。他认识这些人!欧提克,最后归宿旅店的老板就在那边吃辣马铃薯。提卡的红色卷发跳跃着,指着克丽珊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同时放声大笑。还有奇蒂拉!她靠在门口,手握在剑柄上,身边围满了仰慕她的男子。她对着雷斯林眨了眨眼。

雷斯林紧张的四下打量着。他的父亲,贫穷的伐木工人坐在角落,担忧和关心压得他弯腰驼背。罗拉娜坐在和人群隔离的地方,精灵冷漠的美貌像是最黑暗的夜空中之星辰。

在他身后,克丽珊娜叫道,“伊力斯坦!”她站起身,伸出手,但牧师只是忧伤的看着她,缓缓的摇摇头。

“起立,向法官敬礼!”一个声音大喊道。

在一阵吵杂声之后,审判厅的每一个人都站了起来。当法官进来的时候,整个大厅陷入了尊敬的沉默中。他穿着象征中立之神吉力安的灰袍,坐在讲台之后,面对那些受到指控的人。

“坦尼斯!”雷斯林往前走了一步。

不过,留胡子的半精灵只是对这样的动作皱起眉头,一名嘀嘀咕咕的老矮人法警走上前来,用战斧的尾端戳了戳雷斯林的腰部。

“坐下来,巫师,除非有人问话,否则不准开口。”

“佛林特?”雷斯林抓住矮人的手。“你不认识我吗?”

“而且!不准乱碰法警!”佛林特大吼道。他尴尬的猛力将手抽开。“哼!”当他走回法官身边的时候,自言自语道。“对我的地位或是年纪一点都不懂得尊敬。其它人还会以为我是块面包,可以传来传去的。”

“够了,佛林特,”坦尼斯用严厉的目光看着雷斯林和克丽珊娜。“现在,是谁对这两位被告提出控诉的?”

“是我。”一名穿着闪耀盔甲的骑士站了起来。

“很好,史东。布莱特布雷德,”坦尼斯说,“你将会有机会陈述你的指控。是谁要替这两位辩护?”

雷斯林准备站起来回答,却被打断了。

“是我!在这里,坦尼斯——呃,庭上!我,在这边啦!等等。

我——我好像被卡住了……“

审判厅中充满了笑声,群众们转过身,看着抱着一大堆书的坎德人试着要走进门内。奇蒂拉微笑着拉住他的马尾巴,将他拉进门内,让他姿势不雅的摔在地板上。书本散落得到处都是,群众哄堂大笑。坎德人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抽干净身上的灰尘,跌跌撞撞的把一大堆书搬到前面去。

“我是泰索何夫。柏伏特,”坎德人对着雷斯林伸出小手,准备握手。大法师惊讶的看着泰斯,没有任何的动作。泰斯耸耸肩,看着自己的手,叹口气,转过身,朝着法师走去。“你好,我的名字是泰索何夫。柏伏特——”

“坐下来!”矮人大吼道。“你不能够和法官握手,你这个猪头!”

“好吧,”泰斯有些尴尬的说。“我以为只要我想要就可以。反正我也只是想要礼数周到一点,你们矮人根本不会懂的。我——”

“坐下来,闭上嘴!”矮人用斧柄大力的敲击地面。

坎德人的马尾巴跳动着,笨拙的试图坐在雷斯林身边。但是,在他坐下来之前,他面对群众维妙维肖的模仿矮人恼怒的表情,又把群众逗的乐不可支,矮人更是气得怒发冲冠。但这次法官介入了。

“肃静!”坦尼斯严肃的说,群众安静下来。

泰斯跳到雷斯林身边。法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他一下,低头瞪着坎德人,伸出手说道。

“还我!”

“还什么?喔,是这个吗?这是你的吗?你一定不小心弄掉了它,”泰斯无辜的说,边把雷斯林装葯材的包包交出来。“我在地板上找到的——”

雷斯林从坎德人的手中一把将包包抢下,再次绑在腰间的绳索上。“你至少可以说声谢谢!”泰斯尖锐的低声说,但是在看到法官严厉的眼光之后,他只得乖乖的闭上嘴。

“这两个人的罪名是什么?”坦尼斯问道。

史东。布莱特布雷德走向前。有些稀疏的掌声。这名自律甚严、忧郁的年轻骑士看来颇受到众人的拥戴。

“我在野外发现这两个人,庭上,黑袍的家伙提到了帕拉丁的名字,”群众中传来愤怒的低语声。“而且,就在我的眼前,他煮了一些恶心的葯水给那个女人喝。当我初看到她的时候,她伤得很重。鲜血浸湿了她的抱子,她的面孔焦黑得如同刚被火烧过一样。

但是,当她喝下巫师的草葯之后,她竟然被治好了!“

“不对!”克丽珊娜脚步不稳的站起身。“他说的不对。雷斯林给我喝的葯水只是减轻我的痛苦。是我的祈祷治好我所受的伤害!

我是帕拉丁的牧师——“

“请庭上见谅,”坎德人大喊着跳了起来。“被告刚刚并非说她是帕拉丁的牧师,她说的是她很怕帕拉丁的牧师。没错,对,她就是这个意思。”泰斯咯咯笑道。“她只是在旅途中闲聊罢了。这是他们常常做的消遣。哈哈,”他转过身皱着眉,用大家都可以听见的声音耳语道。“你在干什么?如果你一直说实话,我要怎么帮你脱罪?我可不能忍受这样的情形!”

“肃静!”矮人大吼道。

坎德人猛转过身。“而且我对你们感到有些厌烦了。佛林特!”

他大喊着。“不要再用你的斧头敲地板了!不然我会把它绑在你的脖子上!”

群众又再度哄堂大笑,连法官都忍不住露出微笑。

克丽珊娜脸色死白的倒入雷斯林的怀中。“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恐惧的呢喃着。

“我不知道,但是我要终止这一切。”雷斯林站起来。

“全部都给我闭嘴。”他轻柔的低语声让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这位女士是神圣的帕拉丁牧师!我是黑袍法师,专精于各种魔法——”

“哇!来点魔术吧!”坎德人大喊着,再度跳了起来。“把我咻的一声变到池塘里面——”

“坐下来!”矮人大吼大叫。

“烧光矮人的胡子!”泰索何夫大笑道。

这个建议获得了不少掌声。

“没错,让我们看看你的法力,法师!”坦尼斯用压过众人喧嚣的声音说。

每个人都静了下来,然后群众开始低语,“没错,法师,让我们看看你的活力,来点魔术吧,法师!”奇蒂拉强壮有力的声音盖过其它人。“秀一些魔法吧!你这个又弱又病的可怜虫!让我们看看你行不行!”

雷斯林舔着自己的嘴chún。克丽珊娜看着他,眼中混合着希望和恐惧。他的手开始颤抖,他拿起马济斯法杖,但是,一想起它曾经伤害过他,他就迟疑了。

他站起来用轻蔑的眼神扫视全场。“哈!我根本不需要对你们这种人证明——”

“我真的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泰斯悄悄拉着雷斯林的袍子。

“诸位看啊!”史东喊道。“巫师没办法证明,我要求判决!”

“判决!判决!”群众大声吼道。“烧死巫师!烧掉他们的身体,拯救他们的灵魂!”

“怎样,巫师?”坦尼斯严厉的问道。“你能够证明你所声称的事情吗?”

咒语溜出了他的掌握。克丽珊娜的手紧抓着他。噪音震耳慾聋。他没办法思考!他想要远离这些群众,远离那双恳求的眼睛。

“我——”他低下了头。

“烧死他们。”

粗鲁的手抓住了雷斯林。建筑物消失在他们眼前。他拼命的挣扎着,但一切都是白费力气。抓住他的人又高又壮,本来是平易近人的面孔现在变得专注而严肃。

“卡拉蒙!哥哥!”雷斯林在大汉的怪力下勉强转身,想要看看哥哥的脸。

但卡拉蒙丝毫没有回应。他不为所动的拖着雷斯林,把虚弱的法师拉到一座小山上。雷斯林看着四周。在小丘的顶端,有两座高大的木柱被钉进地面。在每个木柱的底端,曾经是朋友的镇民们兴奋的堆起了许多的干柴。

“克丽珊娜呢?”他问着哥哥,希望她也许逃了出去,现在可以回来救他。但接着,雷斯林瞥到了白影一晃。伊力斯坦正在将她绑上火刑柱。她挣扎着要逃脱他的掌握,但是多日来的苦难与折磨让她变得十分虚弱。最后,她放弃了。她恐惧、失望的哭泣,她全身无力的靠在火刑柱上,任由他们将她的手脚绑在木柱上。

当她啜泣的时候,她的黑发落在躶露的白晰肩头上。她的伤口又再度裂开了,鲜血沾湿了她的白袍。雷斯林似乎听见她哭喊着帕拉丁的名字。但是,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暴民的喧闹声也掩盖过了她虚弱的求援声。

坦尼斯前进一步,手中拿着燃烧的火把。他转过身看着雷斯林。

“你的下场将会和她一模一样,看着吧,巫师!”半精灵吼道。

“不要!”雷斯林挣扎着,但卡拉蒙的力气让他无法动弹。

坦尼斯弯下腰,将火把插进沾满油的干柴中。它被点看了。干柴燃烧的速度很快,一子就吞没了克丽珊娜的白袍。雷斯林在火焰怒吼的声音中依旧可以听见她痛苦的惨叫声。她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想要着雷斯林最后一眼。雷斯林看见她眼中的痛苦和恐惧,同时也看见对他的爱意,他的心中燃起了一把比任何火焰都要炙热的烈火。

“他们想要魔法!我就给他们魔法!”在他来得及思考之前,他就将卡拉蒙推了开来,双手伸向天空。

就在那一刻,魔法的语言进入了他的灵魂,再也不离开。

他的指尖喷射出炙眼的闪电,射向红色的天空。乌云用强烈的闪电回应,击打在法师眼前的土地上。

雷斯林愤怒的转向群众,但他们彻底的消失了,仿佛从未曾存在过。

“啊,吾后!”笑声从雷斯林的口中流泄而出。魔力流遍他的全身,魔法让他的血液沸腾。最后,他终于明白了。他已经克服了最大的危机,并且将它变成最大的转机。

他一直都在自己骗自己!泰斯在萨曼要塞就已经跟他说过了,只是他一直没时间细想。“我只要一想到什么东西,”坎德人说,“它就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