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15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坦尼斯站在神庙外,思考着老法师所说的话。然后,他哼了一声。“真爱终将获胜!”

坦尼斯擦去泪水,摇摇头。费资本的魔法这次派不上用场了。

真爱在这次根本没有用武之地。雷斯林很久以前就利用、扭曲了他哥哥的爱;最后终于将卡拉蒙压榨成一团毫无用处的肉球和矮人烈酒所组成的废物。大理石都比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克丽珊娜有人性。

至于,奇蒂拉,她曾经真正的爱过人吗?

坦尼斯皱起眉。他不是有意要再度想起她的。但是要将这记忆塞进最黑暗角落的尝试只让这段记忆显得更鲜明。他发现自己不经意的回想起他们第一次在索拉斯的荒野中相遇的情形。坦尼斯当时发现一名女子和地精们陷入生死的搏斗当中,立刻赶去救援。最后却被那个女子愤怒的责怪,指控他破坏了她的乐趣!

坦尼斯被俘虏了。直到那时,他都只爱着那单纯的精灵女子罗拉娜。但那是一段青梅竹马的恋情。因为她的父亲同情他因为难产而死的母亲,所以收养了他,因此他和罗拉娜一起长大。这事实上是因为罗拉娜儿时对他的单相思,而这是她的父亲一直不能认同的恋情。为了逃避这件事情,坦尼斯才和矮人铁匠老佛林特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

坦尼斯从来没有通过像是奇蒂拉一样的女人,大胆、勇敢、可爱。她毫不隐藏她第一眼看到坦尼斯就有了好感。两个人之间的一场打闹最后变成了在奇蒂拉床上难忘的一夜。在那之后,他们两人就形影不离,有时是两人同行,有时是和史东。布莱特布雷德,有时是和卡拉蒙及雷斯林。

坦尼斯听见自己叹气,愤怒的猛力摇摇头。不行!他恢复镇静,把这些念头都丢回黑暗中,把门给锁上,关的紧紧的。奇蒂拉从来没有爱过他。她只不过是对他感到兴趣而已。他也一直让她乐不思蜀。但是,当她有机会可以获得真正想要的权力时,她就想也不想的离开了。可是,即使当坦尼斯在心中锁上那扇门的时候,他再度听见了奇带拉的声音。他听见了在黑暗之后失败的那天晚上她所说的话,那一夜,奇蒂拉帮助他和罗拉娜逃出了黑暗的魔掌。

“再会了,半精灵。记得,我是为了爱你才会这样做的!”

一个幽暗的身影,如同被包围在自己的影子中一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坦尼斯身边。半精灵吓了一大跳,害怕这是自己的脑中想出的幻象。但是那身影对他打招呼,坦尼斯才确定这人是有血有肉的。他叹口气,希望黑精灵不会发现自己的思绪刚刚飘到哪里去。

事实上,他有些害怕万一真的被达拉马猜到了该怎么办。他干咳几声,看着黑袍的法师。

“伊力斯坦他——”

“死了吗?”达拉马冷冷的说。“不,还没。但是我感应到了有个会让我非常不舒服的家伙靠近了,他也不再需要我了,所以我就离开了。”

坦尼斯踏上草地,转过身看着黯精灵。达拉马将他的兜帽卸下,他的面孔在夕阳的余晖中清晰可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坦尼斯质问道。

黯精灵也停了下来,微笑着看着坦尼斯。“做什么?”

“来这里,来看伊力斯坦!减轻他的痛苦。”坦尼斯挥舞着手。

“就我上次所见,你光是踏上这个地方就会受到毫不留情的折磨。”

他的表情变得严肃。“我难以相信雷斯林的学生会这样关心任何人!”

“没错,”达拉马很快的回答。“雷斯林的学生基本上根本懒得管牧师的下场怎么样。但是雷斯林的学生是个重荣誉的人。他学到不欠人分毫,欠债必还。这和你对我复拉非的认识不相冲突吧?”

“是的,”坦尼斯不情愿的承认,“但是——”

“我只是在还债而已,”达拉马说。他继续在草地上的步行,坦尼斯看见他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痕迹。黯精灵很明显的想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坦尼斯发现自己要赶上他的脚步有些困难。“你看,”

达拉马继续道。“伊力斯坦也到过大法师之塔帮助我的夏拉非。”

“雷斯林?”坦尼斯震骇的停下脚步。不过,达拉马却没有停下来,坦尼斯被迫继续跟上去。

“没错,”黯精灵回答,不过他似乎不太在乎半精灵听不听得见。“连雷斯林自己也不知道。大概一年以前,夏拉非病得很重。

只有我一个人和他在一起,我很害怕,因为我对疾病一点也不了解。在绝望之中,我通知了伊力斯坦。他来了。“

“他……有没有……治好雷斯林?”坦尼斯敬畏的说。

“没有。”达拉马摇摇头,黑色的长发落在他的肩膀上。“雷斯林的疾病不是任何的方法能够治好的,这是他换取法力的祭品。不过,伊力斯坦还是可以减轻他的痛苦,让他能够休息。因此,我现在这样做只不过是还债而已。”

“你……也像这样关心雷斯林吗?”坦尼斯迟疑的问。

“半精灵,你提到关心是什么意思?”达拉马不耐烦的说。他们已经靠近了草地的边缘,可以看到夜色渐渐的降临。“和雷斯林一样,我只关心一件事情。就是魔法和它赐与我的力量。为了它,我舍弃了同胞、家园和我的家人。为了它,我自愿投身黑暗之中。雷斯林是夏拉非,是我的老师。当我向法师公会毛遂自荐监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也许可能会牺牲自己的生命。但是,能和这样的一个天才学习,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微不足道。我怎么能够失去他?即使是现在,当我想着我必须要怎么做的时候,当我想到他死后那些知识都会失传的时候,我几乎——”

“几乎怎么样?”坦尼斯突然感到恐惧。“几乎让他通过时空大门?当他回来的时候,你真的能够阻止地吗?达拉马?你愿意阻止他吗?”

他们已经走出了神殿的范围。黑暗如同毯子一样的覆盖在大地上。夜晚十分温暖,充满了欣欣向荣生命的气息。到处都是生命力强韧的白杨树,鸟儿慵懒的鸣叫着。在城市中,人们将蜡烛点亮,放在窗口,引领心爱的人回家。索林那端在地平线的尽头闪闪发亮,仿佛诸神也点亮了蜡烛照亮夜空。坦尼斯的眼睛被吸往温暖。

治人的黑夜中那块冰冷的黑洞。大法师之塔黑暗、禁忌的影像矗立在夜空中。它的窗户中没有任何的烛光闪耀。他不禁想到,不知有什么样的东西在等待这个年轻的学徒回家。

“让我把有关时空通道的事情告诉你,半精灵,”达拉马回答道。“我会把夏拉非告诉我的都说出来。”他的目光跟随着坦尼斯一起飘向塔顶。当他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经过刻意的压抑。“在那间研究室中有一个角落摆放着一扇门,一扇没锁的门。五颗金属作的龙头环绕着那扇门。看着其中,你什么也看不到。龙头冷冰冰的,纹风不动。那就是时空大门。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放置在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中。我们所知的另外一个放在伊斯塔,被大灾变给摧毁了。现在在帕兰萨斯的那一扇门,原先在教皇鼓动暴民入侵的时候,为了避免受到破坏,临时被送到萨曼的魔法要塞中保管。当费斯坦但提勒斯摧毁萨曼的时候,又被送回到帕兰萨斯城。这时空通道许久以前是法师为了能够快速的彼此沟通所设计的;但是它带领他们通往了作梦也想不到的地方——其它的空间?”

“无底深渊,”坦尼斯嘟哝道。

“是的。当法师们意识到他们打开了一扇被诅咒的大门时已经太迟了。因为,如果有人从凡间踏进死亡的领域,再度踏回凡间,就会让黑暗之后找到她搜寻已久的人间出口。因此,藉着帕拉丁神圣牧师的力量,他们自认为已经永远的将时空通道封闭起来。”

“只有最彻底的邪恶之人,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完全献给黑暗的怪物,才能够获知如何开启大门的方法。只有纯净、圣洁、全心全意的相信那邪恶之人的帕拉丁牧师,才能够打开那扇门。”

“雷斯林和克丽珊娜。”

达拉马露出嘲讽的笑容。“在他们绞尽脑汁之后,这些精疲力竭的法师和牧师从来没想过爱情会推翻他们的伟大计划。所以,你也知道,半精灵,当雷斯林试着要从无底深渊踏进人世的时候,我必须要阻止他。因为黑暗之后将会紧跟在后。”

这些解释完全没办法消除坦尼斯的怀疑。黯精灵看起来的确对这绝大的危机安之若素。他看起来的确十分的冷静自信……“但是,你真的能够阻止地吗?”坦尼斯追问道,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到黯精灵的胸口,在那里,他曾经看过雷斯林所留下永不愈合的伤口。

达拉马注意到坦尼斯的目光,自己也跟着看向胸口。他的眼中飘过了黑暗的阴影。“我知道自己的极限,半精灵,”他柔声说。接着,他耸耸肩,露出笑容。“我老实告诉你。如果我的夏拉非在力量处在巅峰的时候踏入人间,那么,不行,我阻止不了他。这世界上没人可以。但雷斯林不会的。他必须要先消耗掉大量的法力来消灭黑暗之后的所有爪牙,强迫她单独面对他的挑战。他将会全身是伤,虚脱。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将黑暗之后诱到属于他的空间。他在这里可以重新获得力量,她将会成为两人中的弱者。因此,可以的,因为他将会满身是伤,所以我可以阻止他。是的,我将会阻止他!”

达拉马注意到坦尼斯依旧忧心仲仲,他的脸色微微变了。“你知道吗,半精灵,”他冷冷的说。“我已经说得够多了。”接着,他点头为礼、在短暂的咒语声之后,他消失了。

当他离开的时候,坦尼斯听见达拉马轻柔的精灵口音穿过夜空。“今天是你最后一次看到太阳了,半精灵。雷斯林和黑暗之后已经会面了。塔克西丝现在已经开始召唤她的爪牙。战斗已经开始了。明天,将不会有黎明。”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