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17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该死的天气!如果有暴风雨,干脆赶快来,不要在那边拖拖拉拉的,让人干着急哪!”刚萨爵士嘀咕着。

这不就是你说的怪风吗,坦尼斯脑中想着,但是他不敢说出口。他同时也不敢把达拉马的话告诉任何人,因为他知道刚萨爵士绝对不会相信的。半精灵现在已经紧张得快到崩溃边缘。他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对这个看来似乎胸有成竹的骑上保持耐心。其中有一部份是因为那奇怪的天色。那天早晨,如同达拉马所预测的一样,并没有黎明。相对的,紫蓝色镶着绿边的云朵以及多彩的闪电在他们的头上开始翻滚。没有丝毫的风。也没有雨。天气变得又热又凝重。骑士们穿着厚重的盔甲在法王之塔城墙上来回巡逻,边擦拭着一头一脸的汗水,边嘀咕着有关春天暴风雨的事情。

只不过两个小时之前,坦尼斯还在帕兰萨斯城中揭开阿摩萨斯贵宾室床上的丝帘,思考着达拉马最后谜一般的话语。半精灵几乎整夜都醒着,想着它们,也想着伊力斯坦。

在午夜左右,有关帕拉丁牧师已经过世,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的消息传进皇宫中。他平静的死去,头枕在一个神秘出现的迷糊老法师膝盖上,后者随即又神秘的消失了。他担心着达拉马的警告,替伊力斯坦感到伤悲,觉得自己看过太多人过世了;在他刚精疲力尽的入睡后,一名信差就叫醒了他。

讯息十分的简单扼要:速来法王之塔——刚萨。钨斯。威斯坦爵士。

坦尼斯飞快的用冷水洗脸,边婉拒了仆人替他穿戴皮甲的好意,匆匆忙忙的赶出了皇宫,再度礼貌的拒绝了查尔斯邀请他用早餐的好意。在外面等待着的是一只年轻的青铜龙。他自我介绍名叫火光,龙的密名叫做克萨。

“我和您的两位朋友相处过,半精灵坦尼斯,”当年轻的巨龙摆动翅膀,轻易的脱离这个沉睡中的城市时,他说道。“我有幸参与了敏加山脉空战,背上载着矮人佛林特。火炉和坎德人泰索何夫。柏伏特。”

“佛林特已经死了。”坦尼斯沉重的说,边擦揉眼。他实在看过太多人死了。

“我也听说了,”年轻的龙尊敬的回答,“我很遗憾。不过,他这辈子过得十分的丰富,圆满。对这样的人来说,死亡只是他最后的荣耀。”

是啊,坦尼斯疲倦的想。那么泰索何夫呢?快乐、善良、热心的坎德人,除了冒险和装满有趣事物的小包包之外别无所求。如果雷斯林如同达拉马所暗示的一样杀了他,那么他的死亡有什么光荣的?还有卡拉蒙,可怜的醉鬼卡拉蒙,他老弟了结他的小命的时候,算是最后的荣耀还是终结他悲剧的最后一刀?

坦尼斯心烦意乱的在龙背上睡着了,在克萨降落于法王之塔的广场之后才醒过来。他打量着四周,心情并没有跟着高昂起来。他带着老友死亡的消息,来到了另一个老友送命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史东埋葬的地方,另一个最后的荣耀。

因此,当坦尼斯匆忙进人刚萨爵士位在高塔顶端的房间时,他的心情实在不好。这个房间对天空和地面都有很好的视野。他往窗外看着,那些诡异的云朵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坦尼斯过了很久才发现刚萨爵土已经走进房间,正和他说话。

“抱歉,爵士,”他转过身。

“要咖啡吗?”刚萨爵士拿起冒着热气的苦涩饮料。

“好的,多谢。”坦尼斯接了过来,喝了一大口,十分欢迎那种热气蔓延全身的感觉,相形之下,舌头被烫伤就只是一件小事了。

刚萨爵士不疾不徐的走到窗边,边啜饮着咖啡,好整以暇的看着窗外。他的冷静让半精灵几乎想要扯掉他的胡子。

你为什么要叫我过来?坦尼斯思索着。但是他知道骑士会坚持完成整个行之已久的礼仪之后才愿意说出重点。

“你听说了有关伊力斯坦的事情?”坦尼斯最后终于问道。

刚萨点点头。“没错,我们今天清晨就听说了。骑士将会在这里为他举行追悼的仪式……如果状况允许的话。”

坦尼斯呛到了,忙乱的把咖啡吞下。只有一件事情可能阻止骑士们追悼帕拉丁的牧师,那就是战争。“状况允许?那么你有什么消息吗?来自圣克仙的消息?间谍——”

“我们的间谍被处决了。”刚萨爵士最后说。

坦尼斯猛然转头。“什么?怎么会——”

“他们遭到酷刑的尸体昨天晚上被黑龙载着,丢到索兰萨斯要塞的广场上。接着就出现了这个奇异的风暴,是龙最佳的掩护,还有……”刚萨爵士沉默了,皱眉看着窗外。

“龙还有什么?”坦尼斯追问道。一个可能性开始在他的脑中成形。热咖啡溅到他的手上。他急忙的将杯子放在窗台上。

刚萨拉拉胡子,眉头领得更紧了。“我们收到了许多怪异的情报,一开始先是索兰萨斯,然后是敏加。”

“什么情报?他们看见什么了吗?是什么?”

“他们什么也没看见。是他们听见了什么。奇异的声响,从云中来的,也许是从云端上来的。”

坦尼斯的脑海中浮现了河风对卡拉曼攻城战的描述?“龙吗?”

刚萨摇摇头。“声音,笑声,开关门的声音,隆隆声,嘎吱作响的声音……”

“我知道了!”坦尼斯紧握的拳头相在窗台上。“我就知道奇蒂拉有计划。当然了!这就是她的计划!”他阴郁的看着窗外翻滚的云朵。“飞行要塞!”

刚萨在他身边沉重的叹气。“我告诉过你我尊敬这位龙骑将,坦尼斯。很明显的,我对她的尊敬还不够。在一瞬间,她就解决了所有战术和部队移动的困扰。她根本不需要什么补给线,她的补给就装在城堡中。法王之塔是设计来防御地面攻击的。我不知道我们在飞行要塞的攻击下可以支撑多久。在卡拉曼,龙人们从要塞中跳出,靠着翅膀减缓降落的速度,在街头上展开杀戮。黑袍法师对着地面丢出致命的火球,恶龙自然也没有缺席。”

“当然,我并不是怀疑骑士没办法挡住要塞的攻击,”刚萨严肃的说。“但是这会比我原先预料的还要艰苦。我已经重新调整过战术。卡拉曼能够击败飞行要塞的关键在于等到大部分的部队都降落之后,善龙再载着武装部队夺取要塞的控制权。当然,我们会将大部分的骑士留在要塞中,以便和那些降落下来的龙人对抗。我准备了一百多人的突击队,随时准备乘坐青铜龙上去突击要塞。”

这相当合理,坦尼斯也承认。河风的确有提到这样的作法。但是,坦尼斯也知道卡拉曼后来并没办法守住飞行要塞,他们只是成功的将它击退。奇带拉的部队放弃了卡拉曼城,将要塞又夺了回来。并且让它飞回圣克仙,很明显的,奇带拉再度让它派上了用场。

他正准备要对刚萨爵士指出这一点的时候,突然被打断了。

“我们预料要塞随时都会展开攻击,”刚萨冷静的看着窗外。

“事实上——”

坦尼斯抓住刚萨的手臂。“在那边!”他指着。

刚萨点点头。他转身对门口下令道,“发出警报!”

号角、鼓声同时响起。骑士们井然有序的各就各自的战斗位置。“我们几乎整夜都处在战备状况下,”刚萨多嘴的解释道。

完备的训练让骑士们在目睹飞行要塞从云中浮出,俯冲而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出惊慌的声音。军官们站在岗位上,低声发出命令。号角声肆无忌惮的响着。坦尼斯偶而可以听见骑士们不安的变换姿势时的盔甲撞击声。接着,他可以听见高空中传来龙群拍动翅膀的声音,许多队的青铜龙由克萨率领着飞上天空,巡逻着高塔旁的空域。

“真感谢你说服我加强法王之塔的工事,坦尼斯,”刚萨依旧冷静的说。“在你的劝告之下,我才能够紧急召集手边所有可能的骑上来防御这里。不过,此地依旧有两千多的兵力。而且,我们的补给十分充足。没错,”他哺哺自语,“我们可以守住这座塔,即使要对抗飞行要塞都没问题。我信心十足。奇蒂拉在要塞中不可能装超过一千名的部队……”

坦尼斯希望刚萨不要继续强调这件事情。因为听起来好像骑士自言自语的想要说服自己。他瞪着越来越靠近的要塞,觉得内心有个声音在大声的呐喊,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但是他现在既没办法移动,也没办法思考。飞行要塞现在已经完全离开了云朵的遮掩,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要塞现在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他回忆起第一次在卡拉曼看见要塞的景象,一开始就让人惊骇莫名,让土兵土气低落。这次,和以前一样,他还是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

在邪恶的天才龙骑将艾瑞阿卡斯的率领下,黑暗之后的牧师和黑袍法师在圣克仙黑暗神殿的深处携手合作,将一座城堡和地基连根拔起,让它浮在空中。飞行要塞在上次战争的时候攻击了许多城镇,最后一个就是卡拉曼。它几乎成功的攻陷了这座严阵以待的都市。

飞行要塞飘浮在魔法所造成的云朵上,伴随着七彩的闪电,越飞越近。坦尼斯可以看见三座高塔的窗户中放射出来的光芒,平常在地面上听起来很正常的声音,一旦从空中传来,就变得有些邪恶。因此,他们就站在原处,听着军官下令的声音、金铁交鸣的声音。在他的想像中,他觉得自己甚至可以听见黑袍法师准备施展法术的吟唱声。他可以看见恶龙情懒的沿着要塞周边飞行。随着飞行要塞越来越近,他可以清晰的看见边缘有一座破碎的广场。其中一面墙壁因为被硬生生地从地面上拔起而破碎得乱七八糟。

坦尼斯无助的看着,但他内心的声音依旧不停的叫喊着。两千名骑士!还是在最后一刻召集来的!只有几个中队的飞龙。法王之塔当然可以守得住,但代价会很高。不过,他们也只需要守住几天。到那个时候,雷斯林已经被打败了。奇莱拉攻击帕兰萨斯城也没有理由了。在那个时候,更多的骑士也会增援法王之塔,以及更多的善龙。也许他们终于可以在这边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她。

她破坏了龙骑将和安塞隆的自由人民之间的共识。她离开了圣克仙的庇护,来到了外界。这是他们的机会。他们可以击败她,甚至俘虏她。坦尼斯的喉咙觉得有些难过。奇蒂拉会让自己被活抓吗?不会,当然不会。他的手握紧剑柄。当骑士试着要攻下要塞的时候,他会在现场。也许他可以说服她投降。他可以确保她受到公正的对待,被当作值得尊敬的敌人——我在想些什么啊!坦尼斯摇摇头。他竟然像思春的少年一样做白日梦。不过,他仍然确定自己和骑士是站在同一边的……

坦尼斯从下方的阵地中听见了号令的声音,忍不住多此一举的往外看。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威。由恶龙所散发出的恐惧,比弓箭更有杀伤力。蓝色和黑色的翅膀现在已经开始在云端浮现,恐惧袭向每一位坚守阵地的骑士。年长的骑士,经历过长枪战役的老兵紧紧的握住武器,努力的和充满心中的恐惧搏斗。较为年轻的骑士,第一次面对这种恐怖景象的战士们,则是害怕的低下头,有些甚至羞愧万分的哭叫着,背过身不敢观看眼前的景象。

坦尼斯看着那些害怕的战士,自己也不禁咬紧牙关。他也感觉到同样的恐惧排山倒海的卷来,感觉到胸口气闷,胆汁涌到喉间。

他斜眼瞄着刚萨爵士,看见他紧抿嘴chún,知道他也在经历相同的恐惧。

坦尼斯抬起头,可以看见那些和京兰尼亚骑士并肩作战的青铜龙在高塔上空编队飞行。在受到攻击之前,他们不会轻启战端,因为这是善龙和恶龙在战争结束后的约定。不过,坦尼斯看见身为领袖的克萨,骄傲的抬起头,锋利的爪子在闪电的光芒中闪闪发光。

至少,在龙的想法里,战争很快的就会开始。

但是,脑中的那个声音依旧不停的騒扰着坦尼斯。一切都太简单了,太轻松了。奇蒂拉的阴谋绝对不止于此。

要塞越飞越近。它看起来像是某种昆虫恶心的巢穴,坦尼斯忍不住想。龙人真的就攀爬在飞行要塞四周!他们爬遍了每一寸的空间。他们胖短的翅膀伸出,吊挂在地基和每一个高塔上。他们邪恶的面孔从窗户内往外探头探脑。敬畏的沉默降临了法王之塔(除了某些被恐惧击溃的骑上哭泣声之外),只剩下那些龙人摩擦翅膀的声音,以及微弱的吟唱声,那是牧师和法师邪恶的力量保持这个怪物漂浮起来的施法声。

要塞越飞越近,骑士们越来越紧张。低声的命令传达下来,剑从剑鞘中拔出,长矛架在防御工事上,射手弯弓搭箭,大量的水被放置在战各位置附近,随时准备熄灭敌人造成的火焰。广场中的骑士排成战斗队形,随时准备迎战那些从天而降的龙人。

克萨在天空上将手底下的飞龙排成了战斗队形,将它们拆散成以两、三只组成的小队,飘浮在天空,随时准备如同青铜色的闪电一样扑向胆敢来犯的敌人。

“下面需要我。”刚萨说。他抬起头盔说,接着他戴上头盔,走出指挥所,抵达了观测塔,他的军官和助理随待在侧。

但是,坦尼斯没有移动,也没有回应刚萨爵士对他的邀请。他脑中的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坚持。他闭上眼,背对窗户。他挣扎着试图阻挡住那可怕的龙威,阻挡住那死亡要塞的影像,专注于内心的那个声音。

最后,他终于听懂了。

“天哪,不可以!”他低声说。“我们多愚蠢啊!怎么会这么大意呢!我们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她所玩弄了!”

奇蒂拉的计划突然间清晰了。她仿佛就站在他身边解释一切的阴谋和诡计。他的胸口被恐惧紧紧攫住,猛然张开眼,冲向窗台。

他的拳头重重的相在石制的窗台上,撞得皮破血流。他也将茶杯撞倒在地上,碎片和咖啡倒了一地都是。但是他根本没注意到那满手的鲜血和地上的碎片。他只是抬头看着奇异,被云朵所遮盖的天空,注视着那不断逼近的要塞。

它已经进入了长弓的射程。

它接着进入了长矛的射程?

坦尼斯抬起头,几乎被耀目的闪电给弄瞎了眼。他可以清楚的看见龙人盔甲上的装饰,可以看见人类佣兵脸上的微笑,可以看见飞龙闪亮的鳞片。

然后,它就离开了。

没有任何的武器和法术发射出来。克萨和青铜龙不安的飞行,愤怒的看着邪恶的同胞,却因为誓约的限制而不能先动手攻击。骑士们站在防御工事上,引颈看着那巨大恐怖的人造物飞过他们头上,擦过法王之塔的顶端,几颗小石块跟着掉落在广场上。

坦尼斯咒骂着冲向门口,正好撞上一脸困惑走进来的刚萨爵士。

“我不明白,”刚萨爵士本来正在和随从说。“她为什么不攻击我们?她在干嘛?”

“他准备要直接攻击帕兰萨斯!”坦尼斯抓住刚萨的手臂,几乎把他摇得口吐白沫。“这就是达拉马一直想要说的!奇蒂拉准备攻击帕兰萨斯!她根本就不打算浪费时间在我们身上,现在她也没有这个必要!她已经直接绕过了法王之塔!”

刚萨的眼睛眯了起来。“这太疯狂了,”他冷冷的说,边拉着胡子。最后,他恼怒的将头盔扯掉。“神哪,半精灵,这算是什么战术啊?这让她的后方完全没有防御力量!即使她攻下了帕兰萨斯,她也没有足够的兵力可以固守。她将会被帕兰萨斯城和我们的部队给包夹。不行!她一定得要在这边把我们打败,才能进攻主城!否则我们就可以轻易的击败她,她根本无路可逃!”

刚萨对着助理说。“也许这只是虚张声势,让我们减低戒心。

我们最好开始防范要塞从另外一个方向——“

“听我说!”坦尼斯暴怒道。“这不是虚张声势。她准备要直接前往帕兰萨斯!当你们这些骑士抵达那里的时候,他的弟弟就已经跨出了时空大门!她将会攻下那座城,好整以暇的等待他君临天下!”

“胡说八道!”刚萨皱眉道。“她没办法这么快攻下帕兰萨斯。

善龙将会和他们对抗。该死,坦尼斯,即使帕兰萨斯人不算是骁勇善战的军人,但光靠数量他们就可以撑下去!“他不屑的说。”骑士们可以立刻进发。我们在四天之内就会赶到。“

“你忘记了一件事情,”坦尼斯坚定但是有礼貌的推开挡路的骑士。他转过身,大声说道。“我们都忘记了一件事情,一个会让这场战斗势均力敌的要素索思爵士!”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