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22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手镯!坦尼斯看着手腕。手镯不见了!他转过身对着坎德人冲去。一切都太迟了。泰索何夫已经发足飞奔,仿佛小命就靠自己的两只脚一样。(泰斯在瞄了坦尼斯的脸一眼之后,也真的认为恐怕小命不保。)

“坦尼斯!”马克汉爵士大喊道。

坦尼斯转过身。索思爵士骑在梦魇上,身后是帕兰萨斯城残破的城门。火焰的双眼紧攫住坦尼斯的双眼。即使在这样的距离,坦尼斯也可以感觉到那活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惧气息。

他能怎么办?手镯又不见了。没有手镯,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不管怎么样都没有机会了!坦尼斯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感谢诸神自己不是个骑士,不需要光荣的死去。

“快跑!”他用僵硬得几乎无法动弹的嘴chún说。“快走!你们根本不可能对抗这些妖物!记住你们的誓言!撤退!把你们的命用在对抗那些活物上——”

就在他大喊的时候,一名龙人降落在他面前,爬虫类的面孔因为嗜血的渴望而扭曲着。坦尼斯百忙中想起来不可以刺杀这个怪物,因为他将会化成石头,卡住攻击者手上的武器。坦尼斯用剑柄敲在他的脸上,踢了他肚子一脚,最后才跳过对方倒下的身躯。

他可以听见身后传来马匹惊慌失措的嘶叫声和马蹄声。他希望骑士们听到了他最后的命令,但他没有时间去确认这件事情。如果他能够找到泰斯和那个手镯,一切都还有希望……

“坎德人!”他对着巨龙大喊,手指着那个在街道上狂奔的小身影。

克萨立刻起飞,强而有力的翅膀不时擦到两旁的建筑,扫落许多的砖块和碎石?

坦尼斯跟在巨龙身后。他没有回头。他不需要。他从那些痛苦的哀嚎和惨叫声中就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天清晨,死神在帕兰萨斯的街道上走着。在索思爵士的率领下,妖兵们像是一阵寒风一样席卷入大门,横扫眼前所有的敌人。

在坦尼斯赶上巨龙的时候,克萨已经咬住了泰斯。他咬住泰斯的蓝裤子,像是最有效率的狱卒一样,把他头上脚下的摇晃着。泰斯新找到的包包打了开来,一堆戒指、汤匙、餐巾和半块rǔ酪都掉到地上。

但就是没有银手镯。

“泰斯,手镯在哪里?”坦尼斯质问道,非常想要自己接手摇晃坎德人。

“你…你绝对…绝对…找…找不…到…它的……”坎德人回嘴道,牙齿不断地猛烈撞击着。

“把他放下来,”坦尼斯对巨龙说。“火光,看着他。”

飞行要塞现在停在城墙上,邪恶魔法师和牧师在努力的对抗银龙和青铜龙的攻击。在刺眼的闪电和四散的黑烟中,实在很难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坦尼斯确定似乎看见了一只蓝龙在一团混乱中离开了要塞。应该是奇蒂拉,他想,但是他没有时间可以担心这件事情。

克萨把泰斯丢了下来(几乎差点头看地),他张开翅膀,看着城市南边敌人集结着,居民猛烈还击的地方。

坦尼斯走过去,低头看着缓缓站起,毫不畏惧的看着他的小犯人。

“泰索何夫,”坦尼斯的声音中有压抑着的愤怒。“这次你太过份了。这个玩笑可能会让数百名无辜的人丧生。把那个手镯还给我,泰斯,而且记住,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刀两断!”

半精灵原先以为他会听见一些奇怪的藉口或是抽抽噎噎的道歉,却没想到脸色苍白、嘴chún颤抖的泰斯却依然毫不退缩的瞪着他。

“这很难解释,坦尼斯,我真的没时间解释。但是,即使你留下来对抗索思爵士也不会造成任何的改变。”他真诚的看着半精灵。

“你必须要相信我,坦尼斯。我说的是实话。这不会有任何差别。

本来就要死的人依然会送命,。而且你也会死。更糟糕的是,整个世界也会跟着完蛋。但是如果你没死,也许整个世界也会没事。现在,“泰斯把包包全部调整到定位,坚定的说,”我们得要去救卡拉蒙。“

坦尼斯瞪着泰斯,然后,他疲倦的拉掉又热又闷的头盔。他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吧,泰斯,”他精疲力尽的说。

“告诉我卡拉蒙的情况。他还活着吗?他在哪里?”

泰斯的脸担忧的扭曲起来。“这就是问题了,坦尼斯。他可能已经死了。他至少活不了多久了。因为他准备要试着进入修肯树林!”

“修肯树林?!”坦尼斯看起来十分吃惊。“这不可能!”

“我知道!”泰斯紧张的抓着马尾巴。“但是他试着要进人大法师之塔阻止雷斯林——”

“我明白了,”坦尼斯自言自语道。他把头盔丢到地上。“不管怎么样,至少可以说我开始明白了。我们走吧。那个方向?”

泰斯的面孔亮了起来。“你要来吗?你相信我?喔,坦尼斯!

我好高兴!你真的没办法想像要照顾卡拉蒙是个多重大的责任。这边走!“他着急的指示着方向。

“有任何我可以替你效劳的事吗,半精灵?”克萨煽动着翅膀,渴望的看着天空上的战斗。

“除非你能进入修肯树林。”

克萨摇摇头。“我很抱歉,半精灵。即使是龙也没办法进入这受诅咒的森林。我祝你好运,但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

巨龙拍打着翅膀,飞人空中朝着龙群混战的方位飞去。坦尼斯沉重的摇着头,快步往树林的方向走去,泰斯小跑步的跟在后面。

“也许卡拉蒙走不了那么远,”泰斯满怀希望的说。“上次我和佛林特来的时候,我就不行!而坎德人是什么都不怕的呢!”

“你说他要试着阻止雷斯林吗?”

泰斯点点头。

“那么他可以的。”坦尼斯朋郁的预测道。

只是靠近修肯树林就已经耗尽了卡拉蒙每一丝的勇气和精力。

不过,光是凭藉着毅力,他就比任何没有携带护身符的生物都要靠近修肯树林。现在他站在那些黑暗、沉寂的树木前,浑身颤抖,全身都被冷汗浸湿,试着再跨出一步。

“我会死在那里,”他舔着干湿的嘴chún,喃喃自语道。“但是那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差别呢?我以前面对过许多次的死亡,上百次!”

他握着剥柄,往前移出了一步。

“不,我绝不会死!”他对着树林大喊。“我不能死。我身上还有太多未了的责任。我绝对不会……被几棵树就给挡住!”

“我在比这里还要黑暗的地方行走过。”他毫不退缩的往前走。

“我曾进踏进过威莱斯森林。我走过踏向末日的克莱恩。我看过世界的终结。不,”他坚定的说。“这座树林里不可能有我无法抵抗的恐惧。”

卡拉蒙说完这句话,一鼓作气的走进修肯树林。

他立刻就被扑天盖地的黑暗给遮挡住了。这好像让他又回到了大法师之塔,克丽珊娜用神力弄瞎他的时候。只不过,这次只有他一个人。他开始恐慌。黑暗中似乎有生命!可怕、邪恶的活死人……卡拉蒙的肌肉变得虚弱无力。他四肢着地的趴了下来,无边无际的恐惧让他浑身颤抖的唆泣不止。

“你是我们的了!”一个声音嘶声道。“你的血,你的体温,你的生命!都是我们的!我们的!走近一点。把你甜美的血液、温暖的肉体都给我们吧。我们好冷,好冷,好冷,冷得无法忍受。走近点,走近一点。”

恐惧席卷向卡拉蒙。他只要转过身,跨出几步就可以逃出这个恐怖的地方……“绝不,”他在那让人窒息,嘶嘶作响的黑暗中挣扎着。“我一定要阻止雷斯林!我一定……要继续……下去。”

卡拉蒙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深入自己的内心,发掘出那让他的双胞胎弟弟克服虚弱、征服死亡也要达到目标的冥顽不灵。他咬紧牙关,在泥地上一寸一寸的,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这是非常勇敢的行为,但是他并没有爬很远。他瞪着眼前的黑暗,呆若木鸡的看着一只无血无肉的手从地下伸出。如同大理石一样冰冷、光滑的手指拉住了他,开始将他往下扯。他使尽浑身解数,试着要挣脱开来,但是其它的手又抓住了他。他们的指甲深陷入他的肌肉之中。他感觉自己被地面缓缓的吸入。嘶哑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干枯见骨的嘴chún亲吻着他。冰寒澈骨的低温冻结了他的心脏。

“我失败了……”

“卡拉蒙。”一个担心的声音说。

卡拉蒙动了动。

“卡拉蒙?”接着,“坦尼斯,他醒过来了!”

“感谢上天!”

卡拉蒙张开眼。他抬起头,看着满脸胡子的半精灵,后者正用混和着疑惑、惊讶、敬佩和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看着他。

“坦尼斯!”卡拉蒙迷迷糊糊的坐直身,依旧因为恐惧而显得有些迟钝。他毫不迟疑的用强壮的手抱住朋友,难以克制的哭泣着。

“我的朋友!”坦尼斯说,但他自己的眼泪也让他无法再继续下去。

“你还好吗,卡拉蒙?”泰斯靠近问道。

大汉断断续续的吸气。“是的,”他用颤抖的手捧住头。“我想还好。”

“那是我看过人类所做的最勇敢的事情。”坦尼斯靠着墙壁,严肃的说。“最勇敢……也是最愚蠢的。”

卡拉蒙胀红了脸。“是啊,”他低声说。“你也知道我的。”

“以前我算是,”坦尼斯搔着胡子。他的目光转向大汉壮硕的肌肉、古铜色的肌肤,他脸上所露出坚毅的神情。“该死,卡拉蒙!

一个月以前你还是个倒在我眼前的烂酒鬼!你的大肚脯几乎垂到地上。现在——“

“坦尼斯,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卡拉蒙在坦尼斯的帮助下,缓缓的站起来。“我只能告诉你这样。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怎么离开那个恐怖的地方呢?”他看着四周,发现树木的阴影在街道遥远的另外一端,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是我发现你的,”坦尼斯说。“他们那些东西正要将你拉到地下。那里可不是个安息的好地方,朋友。”

“你是怎么走进来的?”

“这个,”坦尼斯微笑着拿出一个银色手镯。

“是它让你进来的?那么也许——”

“不行,卡拉蒙,”坦尼斯小心的将手镯塞回包包里,意味深长的看了泰斯一眼,后者露出非常无辜的表情。“它的魔力只足够让我抵达这些被诅咒森林的边缘,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它的魔力在衰退——”

卡拉蒙渴望的表情消失了。“我也试过了我们的魔法装置,”他看着泰斯说。“它也派不上用场。我本来就不抱太大的期望。它甚至没办法让我们通过威莱斯森林。但是我一定得试试才行。我——我甚至不能够让它变形成需要的形状!它差点在我的手中分解,我就不敢进一步的尝试了。”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声音因为绝望而颤抖着,爆发道,“坦尼斯,我一定得抵达大法师之塔!”他的手紧握成拳。“我没有办法解释,但是我看过了未来,坦尼斯!我一定要进入时空大门阻止雷斯林。我是唯一可以办到的人!”

坦尼斯惊讶的将手放在卡拉蒙肩上,试图安抚他的情绪。“泰斯也这样告诉我,故事勉强算是类似。但是,卡拉蒙,达拉马在里面……而且,你到底要怎么样进入时空大门?”

“坦尼斯,”卡拉蒙用少见的严肃表情看着朋友,让坦尼斯惊讶的眨着眼睛。“你没办法了解,而且也没有时间解释。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要进入大法师之塔!”

“你说得对,”坦尼斯在困惑的看着卡拉蒙片刻之后,“我不明白。但是我愿意尽全力帮助你。”

卡拉蒙沉重的叹气,低下头,肩膀软垂下来。“多谢你,我的朋友,”他简单的说。“我已经孤独的面对这些挑战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如果没有泰斯——”

他看着坎德人,但泰斯并没有在专心听。他羡慕的目光投向漂浮在城墙上的飞行要塞。战斗正围绕着飞行要塞的四周和地面热烈的展开。城南方冒起的黑烟和尖叫声、金铁交呜、马蹄声都构成了一场人间炼狱的交响曲。“我打赌一定有人可以开着飞行要塞飞到大法师之塔,”泰斯兴奋的看着它。“呼咻!一下就飞过了树林。毕竟,它的魔法和树林的魔法都是邪恶的,而且它又很大——我是说飞行要塞,不是说树林。可能要花很大的魔力才能够阻挡它,而且”泰斯!“

坎德人转过头,发现坦尼斯和卡拉蒙都站在那边,瞪着他。

“什么?”他惊觉的喊。“不是我做的!不是我的错——”

“只要我们可以爬上去!”坦尼斯看着要塞。

“魔法装置!”卡拉蒙兴奋的从盔甲底下的包包里面拿出那个装置。“这可以把我们传送到哪里去!”

“把我们弄到哪里?”泰索何夫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带我们……”他跟着坦尼斯的目光,“哪里?那里!”坎德人的眼睛亮得像两颗晨星一样。“真的?真的吗?传送进飞行要塞!太棒了!我准备好了。走吧!”他的目光转向卡拉蒙手中的魔法装置。

“但是那只能传送两个人,卡拉蒙、坦尼斯要怎么上去?”

卡拉蒙不安的清清喉咙,坎德人突然明白了。

“喔,不要!”泰斯大喊着。“不可以!”

“很抱歉,泰斯,”卡拉蒙用颤抖的手很快的将那个不起眼的项链转变成灿烂的珠宝权杖,“但是我们要杀进去一定会遇到很强烈的抵抗——”

“你一定得带我进去,卡拉蒙!”泰斯大喊着。“这是我的点子!

我可以打仗!“他在腰带里面一阵乱搜,拔出了他的小刀。”我救过你一命!我也救了坦尼斯一命!“

泰斯看见卡拉蒙的表情,明白这次他在这件事情上不会退让,他只得转过身,抱着坦尼斯恳求道。“带我和你一起去,也许那个装置可以传送三个人。两个人再加上一个小坎德人。我很矮。也许它不会注意到我!求求你!”

“泰斯,不行,”坦尼斯坚定的说。他把坎德人拉开,走到卡拉蒙身边。他举起一根手指警告道,脸上的表清泰斯再熟悉不过了。

“我这次是认真的!”

泰斯站在那边,脸上渴望的表请让卡拉蒙的心几乎跟着一起沉了下去。“泰斯,”他柔声说,跪在那名沮丧的坎德人身边。“你知道如果我们失败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这次需要坦尼斯,我需要他的力气、他的剑。你明白的,对吧?”

秦斯试着露出微笑,但是他的下chún开始颤抖。“是的,卡拉蒙,我明白。我很抱歉。”

“而且,这还是你的点子,对吗?”卡拉蒙神情凝重的站了起来。

虽然这个想法让坎德人好过了些,但是却没有鼓舞起半精灵的信心。“不知道怎么搞的,”坦尼斯前咕着,“就是这让我很担心。”

坎德人的表情也是一样。“泰斯,”当卡拉蒙站到他身边之后,坦尼斯恢复了原来严肃的表情。“答应我你会找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就躲在那边,也不可以出鬼点子!你保证吗?”

泰斯的表情反应了他内心的挣扎,他咬住嘴chún,两道眉毛凑在一起,边翻搅着自己头上的马尾巴。突然间,他睁大了眼。他微笑着,松开了手,马尾巴也跟着弹回他的背上。“当然,我答应你,坦尼斯,”他脸上的表情如此的无辜,让坦尼斯忍不住发出哀嚎声。

但是现在他也无能为力了。卡拉蒙已经开始吟唱启动装置的咒语。在消失在魔法迷雾中之前,坦尼斯只看得到泰斯露出快乐的笑容,边用另外一只脚摩擦着另一只腿的后面,边和两人道别。(译者注:传统上中指和食指交叉摩擦代表所发的誓言不算。至于用两只脚来做同样的事情?那当然更是大大的不算了。)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