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23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火光!”泰索何夫在坦尼斯和卡拉蒙消失在视线中之后,立到自言自语道。

坎德人转过身,对着战况最激烈的城南奔去。“因为,”他推断道,“那里也是巨龙作战的地方。”

那个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计划中最大的缺点。“要命!”他抱怨道,边停下来抬头看着天空。满天都是巨龙用爪牙互去、施展魔法、喷吐能量和强酸彼此攻击。“我要怎么样在这一团乱中找到他?”

坎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剧烈的哈咳起来。他看着四周,注意到空气变得烟雾弥漫,原先因为黎明而泛灰的天空现在被橘红的火光所照亮。

帕兰萨斯陷入了烈火之中。

“这样可不算是什么安全的地方,”泰斯嘀咕道。“坦尼斯又告诉我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我所知道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和他们在一起,而他们现在又待在上面,搞不好惹上了一大堆麻烦。我又被卡在一个被烧得乱七八糟、被抢被砍的城镇里面。”坎德人努力的思考。“我知道了!”他突然说。“我可以向费资本祈祷!以前几次都有用的,好吧,我认为有用啦。反正又不会痛。”

泰斯发现下载龙人的巡逻队往他的方向冲来,为了避免有人打搅他的祈祷,于是他躲入黑巷中的一堆垃圾后面,看着天空。“费资本,”他严肃的说,“就是这个时候了!如果我们没办法逃离这个困境,就像我老妈说的一样,那么我们就只能把银币丢进井底,和母鸡一起住进去。虽然我也搞不清楚她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起来蛮紧急的。我一定要和坦尼斯和卡拉蒙在一起。你知道他们没了我什么事都办不好。要和他们在一起,我需要一头龙。这应该不算什么。我可以要求更过分的,像是你也许可以跳过中间人,直接把我呼然上去。不过我没有那么过分。只要一头龙。就这样而已。”

泰斯等了等。

什么事都没发生。

泰斯猛力的叹气,又继续严肃的看着天空,继续等了片刻。

仍然什么都没有。

泰斯长吁短叹了片刻。“好吧,我承认了。我愿意奉上一个包包,也许甚至两个包包里面装的东西,来换取飞进飞行要塞的机会。我说的是真的。至少是剩下来的实话。而且我每次都会帮你找到帽子……”

但是,不管他怎么卖力的挥手,还是没有龙出现。

最后,泰斯放弃了。他发现那群龙人巡逻队已经离开了,于是从小巷中的垃圾堆后面站了起来,走到外面的街道上。

“好吧,”他咕哝道,“我想你可能很忙,费资本,而且——”

就在那一瞬间,泰斯脚底下的地面弹了起来,空中充满了飞溅的砖块和碎石,如同落雷一般的响声震聋了坎德人,然后……是一片寂静。

泰斯站了起来,拍掉绑腿上的灰烬。泰斯试着在烟尘中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瞬间,他以为像是在塔西斯一样,又有另外一栋房子倒在他身上。但是他发现并不是这样。

一只青铜龙躺在街心。他浑身沾满了鲜血,翅膀展开在街道上,撞倒了几栋建筑,尾巴也跟着撞倒了另外几栋。他的眼睛闭着,腰间有着许多伤口,看起来好像没有呼吸。

“又是这样,”泰斯恼怒的说,瞪着那只龙,“这可不是我所想的!”

在那一瞬间,那只龙抽动了一下。一只眼睛睁了开来,似乎努力的试着调整焦距。

“火光!”泰斯沿着巨龙肥大的腿跑到头上,和巨龙眼对眼。

“我正在找你呢!你伤得会不会很重?”

年轻的龙似乎正准备要回答。此时突然出现一个黑暗的阴影,盖住一人一龙。克萨的眼睛张了开来,低吼一声,虚弱的试着抬起头,但他似乎连这样的力气都没有了。泰斯抬起头、看见一只巨大的黑龙对着他们冲下来,很明显的试图要了结眼前的敌人。

“喔,不行,你不可以!”泰斯大声说。“这是我的青铜龙!是费资本把他送给我的。嗯,我要怎么对付龙呢?”

修玛的故事挤进泰斯的脑海,但是没有多大的帮助,因为他又没有龙枪,甚至连剑都没有?他掏出小刀,满怀希望的看着它,接着摇摇头,将它塞回皮带中。好吧,他现在只能尽力了。

“火光,”他爬上巨龙宽大的肚皮,边对他说。“你躺在那边装死就好了,可以吗?我知道你多么想要和敌人搏斗,光荣的死去。

我有个朋友是索兰尼亚骑士。但是现在我们可没有那个本钱来争荣誉。我有两个现在还活着的朋友,如果你不能帮我飞上去,他们可能就活不了多久了。而且,我今天早上其实已经救了你一命,虽然可能不太明显,你至少欠我一次。“

是克萨听懂了,服从命令,或者只是昏了过去,泰斯也搞不太清楚。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有多少时间去担心这一点。他伸进包包旱面翻来搅上,竟然掏出了坦尼斯的银手镯。

“没有人想的到他会这么样不小心,”泰斯自言自语的将它套上自己的手腕。“一定是当他照顾卡拉蒙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幸好我把它捡了起来。现在——”他举起手臂、指着那俯冲而下,张开血盆大口、正准备吐出致命酸液的黑龙。

“停!”坎德人大喊道。“这只龙的尸体是我的了!是我找到的!

不对……是他自己掉在我面前的。差点把我给打成肉酱。所以你最好滚开一点,千万不要用你那恶心的酸液搞坏了这具尸体!“

黑龙迷惑的停了下来,瞪着地面。她其实也常常将这样子的东西赏给地精或是龙人;但是她从来不记得给过坎德人。她刚刚在战斗中也受到了不轻的伤,因为失血和鼻子上的伤口而觉得头重脚轻,但是,她依旧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她从来不记得自己遇到过邪恶的坎德人。她必须要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有第一次。这家伙的确戴着毫无疑问是由黑魔法创造的手镯,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手镯的力量在阻挡着她的魔法。

“你知道这最近龙牙在圣克仙可以卖到多高的价钱吗?”坎德人大喊道。“更别提龙爪了。我知道有个巫师光买一只爪子就愿意出三十个铜币!”

黑龙皱起眉。这个对话太愚蠢了。她全身上下都很痛,又觉得很生气。她决定直接把眼前的敌人和那恼人的坎德人一并消灭,她张开嘴……突然间背后被另外一只青铜龙猛力的抓了一下。黑龙愤怒的尖声大叫,试图重新升空,另外一只青铜龙则紧跟在后。

泰斯叹口气,在克萨的肚子上坐了下来。

“火光?你——你伤的不重吧?”受伤的龙到底要怎么医治?

“我——我可以帮你去找个牧师,虽然他们现在都应该因为蔓延的战火而相当的忙碌……”

“不,坎德人,”克萨用低沉的声音说,“这没有必要,”他睁开眼,善龙摇摇巨大的脑袋,伸长脖子看看四周。“你救了我一命,”

他迷惑的看着坎德人。

“两命,”泰渐兴高采烈的纠正。“首先是今天早晨从索思爵士手下救了你。我的朋友卡拉蒙,你应该不认识他。拿到了一本记载有未来会发生事情的书,不过,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把它改变了,所以应该说是未来不会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你本来会和坦尼斯一起迎战索思爵士,然后两个人都死翘翘,不过因为我把手镯偷走了,所以你现在应该不会了,喔,我是说不会死了。”

“的确。”克萨转过身,伸出一只翅膀,仔细的检查了片刻。上面有许多的割伤,以及不少的血迹,但至少还没有破洞。他就在着迷的泰斯面前照样的检查了另外一只翅膀。

“我也想当一只龙,”他叹口气说。

“当然。”克萨慢慢的伸展青铜色的身体,站了起来,并且将尾巴从被撞倒的屋子底下抽了出来。“我们是神的选民。我们的生命十分的漫长,精灵的生命对我们来说就像是燃烧的蜡烛一样的短暂。而你们坎德人和人类的生命则短得像是流星一样。我们吐出来的气息就足以致人于死,我们的魔法只有最强大的法师能够相抗衡。”

“我知道,”泰索何夫试着隐藏他的不耐烦。“现在,你已经确定一切都可以动了吗?”

克萨藏起自己的笑容。“是的,泰索何夫。柏伏特,”龙慎重的说,伸展开双翼。“每样东西都可以……动了,照你的说法。”他摇摇头。“我只是觉得有些头晕。而且,你救了我一命,所以我——”

“两命。”

“两命,”龙退让了,“我必须要为你服务。你对我有什么要求?”

“载我去飞行要塞!”泰斯立刻准备爬上巨龙的背。他感觉到克萨的爪子将他从领子给提了起来。“喔,多谢你送我一程。不过其实我本来可以自己爬上来的——”

但他并不是被放到巨龙的背上。相反的,他发现自己被抓在克萨的大脑袋前面。

“这对你来说非常危险,坎德人,”克萨严厉的说。“我不能够让你有任何危险。让我把你带去索兰尼亚骑士那边,他们正驻守在法王之塔——”

“我已经去过法王之塔了!”泰斯大喊大叫。“我一定要去飞行要塞!我跟你说,呃,我跟你说半精灵坦尼斯!你知道他吗?他就在那上面,而且,呃——他交代给我一些重要的呢——任务,要去收集一些情报,而且,”泰斯赶快说完。“我现在完成了所以一定要赶快拿给他。”

“把情报给我,”克萨说。“我会转交给他。”

“不——不行,这——这没有用的,”泰斯结巴的说,小脑袋瓜飞快的转动着。“这是——这是坎德语!而且,呃没办法翻成普通话!你呢,应该不会说坎德话吧,火光?”

“当然会,”巨龙正准备要说。但是,看着泰索何夫满怀期望的小眼睛,克萨吟了序。“当然不会!”他低吼道。他慢慢,小心的将坎德人放到两翼之间的背部。“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会带你去找半精灵坦尼斯。因为我们这次没有载骑士,所以没有龙鞍。抓紧我的鳞片。”

“是的,火光,”泰斯兴奋的大叫,把自己身上的包包通通都安置好,用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青铜色的鳞片。“对了,火光,”他大喊道,“你应该不会做一些特技动作,像是一百八十度翻滚,或是急速俯冲吧?因为,虽然这样很好玩,但是我身上没有绑任何东西,所以可能会不小心……”

“不会的,”克萨微笑着说。“我会尽快、尽可能安全的把你送到那边,好让我可以再度加入战斗。”

“准备好罗!”当青铜龙冲向天空的时候,泰斯配合着小腿一夹,感觉自己很有气势。克萨随着上升的气流,飞上了帕兰萨斯城的天空。

这次的经验并不好玩。泰斯低下头,屏住了呼吸。几乎整个新城都陷入了熊熊烈火中。因为居民已经疏散了,所以龙人可以轻而易举的逐家逐户搜寻战利品,有系统的放火烧城。善龙勉力阻止了黑龙和蓝龙彻底摧毁旧城,没有踏上和塔西斯相同的命运。城中的战士们则是分身乏术的应付龙人。但索思爵士的部队所到之处都造成惨重的伤亡。泰斯俯瞰下去,可以看见骑士的尸体和马匹像是被小孩弄坏的玩具兵一样散落在街道上。泰斯眼睁睁的看着索思所向披靡的往前进,他的手下毫不留情的残杀那些挡路的生灵,怨灵的嚎叫声盖过了死者的惨叫声,直达天际。

泰斯痛苦的吞咽着,“喔,妈呀,”他低语道,“万一这是我的错怎么办?我其实不太确定。卡拉蒙并没有继续把书念给我听。我只是假设——不,”泰斯坚定的回答自己。“如果我没有救坦尼斯,那么卡拉蒙就会死在树林里面。我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且因为这实在是一团乱,所以我就不多想了,再也不想了。”

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再想这个怪异的问题和地面上继续发生的悲剧,泰斯扫视着四周、试图从烟雾中看清楚天空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见身后有个影子一闪而过,一只巨大的蓝龙从修肯树林附近的街道上起飞。“奇蒂拉的龙!”泰斯认出那只蓝龙。但那只蓝龙身上没有骑士,四处都看不到奇蒂拉的踪影。

“火光!”泰斯警告道,转过头去,注意到那只蓝龙发现了他们,开始改变方向朝着他们而来。

“我知道了,”克萨看着蓝天。“不要担心,我们已经靠近你的目标。我会先把你放下去,坎德人,然后再来面对我的敌人。”

泰斯转过身,发现自己的确已经很靠近飞行要塞。所有有关奇蒂拉和蓝龙的念头都跑出他的脑海。从这个角度看起来,飞行要塞甚至更是壮观。泰斯可以清楚的看见要塞底下那些巨大、不规则的岩石碎块,它们都曾是这个城堡的地基。

魔法的云朵在四周翻滚,让它飘浮在空中,闪电在高塔之间奔留着。泰斯研究着要塞,发现旁边有许多巨大的裂缝,这一定是由于把城堡从地面上拔出来的可怕力量所造成的后遗症。光芒从要塞的三个高塔中和各个窗户内散发出来,但是泰斯在外面看不到什么生命的迹象。不过,他敢拍胸脯跟所有人保证,里面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家伙!

“你想要去哪里?”克萨问,语调中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哪里都可以,谢谢你,”泰斯礼貌的回答,了解巨龙迫切的想要回去参加战斗。

“我不认为大门是个好选择,”巨龙突然间一个侧滚,开始在要塞的上空盘旋。“我把你送到后面去。”

泰斯本来想要说声谢谢,但是他的肚子一阵翻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肚子里有东西想要跳到地面,一颗心卡在喉咙里面,而巨龙盘旋的动作让他的这两样东西都开始往两边甩。然后,克萨乎飞着往下冲,顺畅的降落在废弃的广场上。泰斯花了点时间把自己的五脏六腑调整到定位,匆匆忙忙的就从龙背上跳了下来,窜进阴影中,没时间考虑什么礼貌的问题。

一旦他踏上了地面(好吧,某种在空中的地面),坎德人突然觉得自己恢复了正常。

“再会,火光!”他挥舞着小手大喊着。“多谢!祝你好运!”

即使青铜龙听见了他说的话,他也没有回应。克萨正急速的爬升,试图争取时间。蓝天出现在他的背后,红色的眼中充满着仇恨。泰斯耸耸肩,小叹一口气,离开了他们俩的战斗。他转过身,开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他站在要塞的背后,只剩半个广场的地方,另外一半很明显的留在地面上了。泰斯注意到自己实在有点太过靠近边缘了,于是急忙的走向要塞本身的高墙。他轻声的移动着,用坎德人与生俱来的潜行技能悄悄的在阴影中无声无息的前进。

他暂停下来,看着四周。有一扇门通往广场,但那是个上面钉着铁条的巨大木门。虽然门上有一个看起来非常有趣的领,让坎德人的小手痒的不得了;但是,他在思索了片刻之后,推测多半门后也会有个看起来非常有趣的守卫。最好还是找个窗户爬进去就好了。就在他头上刚好有一扇有光透出的窗户。

偏偏是在头上很高的地方。

“要命!”泰斯嘀咕着。窗户距离地面至少有六尺高。泰斯往四周找了找,找到一大块破碎的岩石;在满身大汗的努力之后,他终于将石头推到窗户底下。他爬上岩石,小心的往窗户里面看。

两名龙人变成的石块倒在地上,脑袋都已经被打碎。另一名龙人倒在旁边,脑袋跟身体分家了。除了这些尸体之外,并没有其它人在这间房间里面。泰斯踮着脚尖,把头伸进去,用心的倾听。从不远的地方传来金铁交鸣和狂暴的叫声,其中还有一声震耳的怒吼声。

“卡拉蒙!”泰斯说。他爬进窗户,跳了下去,很高兴的发现要塞动也不动的静止在空中。他再度侧耳倾听,可以清楚的听见熟悉的吼叫声变得更大声,中间还混杂着坦尼斯的咒骂声。“他们真好心,”泰斯满意的点点头,边快速的冲向走廊,“他们在等我呢!”

泰斯冲进一个两侧都是黑色石墙的走道,暂停片刻,试图搞清楚方向。战斗的声音就在他头上。他看着走廊的另外一端,可以看见有道楼梯通往那个方向。为了预防万一,他掏出了小刀,不过在路上连个鬼都没遇到。整个走廊和那狭窄、陡峭的楼梯都空无一人。

“哼,”泰斯咕哝着,“这里的确比城里面要安全多了。我一定要记得跟坦尼斯提这件事情。提到这个家伙,他和卡拉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在往上爬了至少十分钟之后,泰斯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被火把照亮的黑暗。他发现到,这段阶梯是夹在城堡高塔的内外墙之间不断往上升的通路。他依然可以听见战斗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卡拉蒙和坦尼斯似乎就在墙的另外一边,但是他找不到任何方法靠近。他心情沮丧,小腿酸痛的停下来思考。

我可以往回走,绕另外一条路上去,或者我也可以继续往上冲。往回走虽然对腿比较轻松,但却可能会有很多人等着招待我。

上面至少应该会有扇门吧?不然他们干嘛盖条楼梯?

这部分的推理比较吸引他,于是泰斯决定继续往上走,即使这代表了战斗的声音现在变成在他脚底下,突然之间,就在他开始思考这条阶梯是不是某个喝醉的矮人所开的玩笑时,他来到了顶端,找到了期待已久的那扇门。

“啊,一道锁!”他揉搓着手说。他已经有好久没开过锁了,他很害怕自己的技巧会退化。他用老练的眼神打量着那道锁,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门把上。让他非常失望的是,门把一转就开了。

“喔,好吧,”他叹着气说,“反正我也没带开锁器。”他小心的推着门,往里面看去。里面除了一道木头栅栏之外,什么都没有,泰斯又将门推开一小点,挤进门内,发现自已站在塔内的一个狭窄的阳台上。

格斗的声音现在在石壁间回响,变得更清楚了。他匆忙的在阳台的木制地板上奔跑着,靠在木制的栅栏上往下看,仔细的打量着武器撞击声。叫喊声等等各种杂七杂八噪音的来源。

“你好哇,坦尼斯。你好哇,卡拉蒙!”他兴奋的大喊。“嘿,你知不知道要怎么样飞这个要塞啊?”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