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25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达拉马单独一个人坐在大法师之塔的研究室中。高塔的守卫,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都站在他们的岗位上,等待着……观看着……

在高塔的窗外,达拉马可以看见帕兰萨斯城陷入了烈火之中。

黯精灵一直从这个角度观看整场战役的进展。他看见索思爵士踏进城门,他看见骑士四散倒地,看见龙人从飞行要塞上俯冲而下。同时,在他们头上,巨龙们陷入生死一线的恶战中,龙血像是红雨一般的洒在帕兰萨斯城的街道上。

在烟雾扬起,遮挡住他的视线之前,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飞行要塞开始不规则、缓慢的朝着他的方向移动,中间甚至好像改变了主意,转身往山脉的方向前去。达拉马困惑的看了一段时间,思考着这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难道这是奇蒂拉计划要进入塔内的方法吗?

黯精灵感觉到一阵恐惧。要塞能够飞过修肯树林吗?是的,他发现,它可以!他握起双拳。为什么他之前没有预料到这个可能性?他瞪着窗外,诅咒着那些遮住他视线的浓烟。就在他的眼前,要塞又再度改变了移动的方向,好像是一个醉鬼在找寻回家的路。

它又再度朝着大法师之塔的方向移动,但是慢得好像蜗牛在爬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操作者受伤了吗?他试着要看清楚。那厚重、浓密的黑烟飘过窗户前,再度遮挡了要塞的身影。沥青和麻织回叩燃烧的臭味跟着飘了过来。是那些仓库,达拉马想。

当他咒骂着要离开窗边的时候,从大法师之塔正对面的方向传来了一阵短暂的闪光;那是帕拉丁的神殿。即使在烟雾中,他依旧可以看见那光芒逐渐的增强。在他的脑海中,他可以想像那些白袍的牧师拿着钉头锤和法杖,以帕拉丁的神力消灭敌人。

达拉马沉重的笑了,边摇着头走过那张曾经摆满了各种烧杯试管的巨大石桌。他已经清掉了大部分的东西,用来置放他的法术书、卷轴和魔法装置。他不厌其烦的一再检查,确定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然后他继续往另外一个方向走,走过装满了费斯坦坦提勒斯深蓝色法术书的书架、雷斯林黑色封面法术书的书架,来到了研究室的大门。达拉马打开门,对着门外的黑暗说了几个字。

一瞬间,一双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灵体在他眼前忽隐忽现,仿佛被热风所吹动一般。

“我想要在大法师之塔的顶端安置一些守卫。”达拉马指示道。

“在哪里,学徒?”

达拉马想了想。“那扇门,就是死亡之路的尽头。把它们安排在那里。”

那双眼明了的闭了起来,然后迅即消失了。达拉马转身回到研究室,将门关了起来。然后他迟疑片刻,停了下来。他可以在大门上布下强力的魔法,禁止任何人进入。当雷斯林在这里研究魔法的时候,这也是他常常施展的魔法之一。因为,在需要极度集中精神的施法过程中,任何一个最轻微的打搅都会有致命的影响。任何一次错误的呼吸都足以释放摧毁整座高塔的魔力。达拉马停了下来,纤细的手指乎贴在门上,咒语到了嘴边。

然后,不,他想。我可能会需要帮助。守卫必须要能进来,免得我没有办法从里面解除魔法。他走回房间中,坐在他最喜欢的椅子上——这张椅子是他从自己的房间搬过来,消除他因为长期等待而产生的疲倦。

预防万一我不能够解除这个法术。达拉马在天鹅绒制的柔软椅子上坐了下来,脑中想着死亡,想着等下的危机。他的目光投向时空大门。它看起来和以往一模一样,五颗不同颜色的龙头,转向门内,血盆大目张开,对着黑暗之后做出无声的礼赞。时空通道内部依旧是一片虚无,毫无改变。或者已经有了改变?达拉马眨眨眼。

也许这是他的幻想,但是他觉得刚刚看到了五颗龙头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

黯精灵感觉到喉咙一紧,他的手掌开始流出汗水,让他忍不住在黑抱上擦着手。死亡,危机。这会是最后的结局吗?他的手指下意识的抚摸着黑饱上纹绣着的银色符咒,可以阻挡或是抵销魔法攻击的防护网。他看着自己的手,一只发出翠绿光芒的绿石戒指戴在手指上。它是个强力的宝物,但是它的医疗力量只能够使用一次。

达拉马急忙在脑中开始复习雷斯林的教导———到底什么样的伤口足以致命,必须马上使用这个戒指,什么样的伤口又不需要这么强力的魔法,应该把法力给省下来。

达拉马打了个寒颤。他几乎可以听见夏拉非的声音冷冷的讨论着痛苦的程度。他可以感觉到他散发出高热的手指,毫无感情的沿着他的四肢移动,指出致命的部位。达拉马的手反射性的移到胸口,雷斯林的手在那边留下了五个永远血流不止,无法愈合的伤口。在那一瞬间,雷斯林的眼神烙印进他的脑海,那双平板、致命,如同金色镜子一般的双眼。

达拉马感到退缩。他告诉自己,强力的魔法环绕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我擅使各种各样的魔法,虽然比不上他;但是,夏拉非离开时空通道的时候将会全身是伤,虚弱得濒临死亡!要击败他再简单不过了!达拉马握紧双手。到底为什么我还害怕得不得了?他债问自己。

银铃声响起了,只有一次。达拉马惊讶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想像中的恐惧被真实的恐惧给取代了。在面对一个实际、具体的恐棋时,达拉马的肌肉紧绷起来,他变得十分冷静,心头上的阴影消失了。他已经恢复了控制。

银铃代表着入侵者。有人已经通过了修肯树林,现在来到了大法师之塔的门口。在正常的状况下,达拉马会立刻将自己传送到人口,亲自面对入侵者。但是他现在不敢离开时空大门。黯精灵看着背后,缓缓的点头。没错,那不是他的想像。龙头上的眼睛开始发亮。他甚至觉得那黑暗的虚无开始搅动、变幻。仿佛有一阵涟漪通过它的表面。

不,他不敢轻举妄动。他必须要相信高塔的守卫。他走到门口,侧耳倾听着。他似乎听见底下传来微弱的声响,模糊的呼喊声,钢铁撞击的声音。然后一切都陷入了寂静中。他等着,摒住呼吸,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什么都没有。

达拉马叹口气。守卫应该已经把威胁解决了。他离开门口,走到研究室的另外一端,朝窗外看去;但他什么都看不见。浓烟彻底的遮蔽了他的视线。他听见远处传来闷响的雷声,或者是爆炸声。

谁会在那边?他忍不住思索起来。也许是一些龙人?渴望着杀戮和财富的龙人,也许他们其中有人通过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冷冷的告诉自己。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他会走下去,检查那些尸体……

“达拉马!”

达拉马的心跳快了一拍,那个声音让恐惧和希望同时涌进他的动中。

“小心,小心,我的朋友,”他低声对自己说。“她出卖了自己的弟弟。她出卖了你,不要相信她。”

但是,在缓缓走向门口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达拉马!”又是她的声音,因为痛苦和恐惧而颤抖着?门上传来一声闷响,是身体不堪负荷倒了下来的声音。“达拉马!”同样的声音再度虚弱的喊道。

达拉马的手已经放到了门把上。在他的身后,龙的眼睛开始激射出红、白、蓝、绿、黑五色的光芒。

“达拉马,”奇蒂拉虚弱的说,“我——我来这里……帮你了。”

达拉马慢慢的打开门。

奇蒂拉倒在他跟前。达拉马一看见她,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如果她原先有穿盔甲,现在也都已经被妖物的手给扯脱了。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她肌肤上留下的抓痕。她穿在盔甲底下的黑色紧身衣几乎被撕成碎片,露出她小麦色的肌肤和白皙的胸部。她的一条腿上有着十分可怖的伤口,连皮靴都被扯烂,鲜血不停地从伤口冒出。

但是,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神依旧清澈,没有被任何恐惧所蒙蔽。她的手中握着暗夜宝石,雷斯林交给她通过修肯树林的宝物。

“我差一点点就没办法走过来,”她低语着,捉弄人的微笑再度让达拉马全身的血液沸腾。她举起手。“我来找你了,扶我一把。”

达拉马弯下腰,扶着奇蒂拉站起来。她较靠在他身上。他可以感觉到她身体微微的颤抖,但是,在知道她中了什么毒之后,达拉马只能够摇摇头。他环抱着她,将她抱进研究室里,关上门。

她倚靠在他身上的重量突然增加了,她的双眼往后一翻。“喔,达拉马,”她呢喃着,达拉马明白她即将要昏倒了。他紧抱着她。

她的头靠着他的胸口,感激的呼出一口气。

他可以闻到她的发香,一种奇异的,混合了钢铁和香水的味道。她的身体在他怀中颤抖着。他的手抱得更紧了。她张开眼,和他四目相交。“我感觉好多了,”她耳语道。她的手往下滑……

太迟了,达拉马注意到她的眼中凶光一闪。太迟了,他发现她的笑容扭曲了。当他感觉到她的手猛力一送,疼痛伴随着锋利的刀子进入他体内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

“好啊,我们终于到了,”卡拉蒙从飞行要塞崩坏的广场往下看,目睹着要塞从黑暗的树林上空飞过的奇景。

“没错,至少我们已经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距离,”坦尼斯嘟哝着。即使从这么高的高空,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底下涌来一波一波的寒气、嗜血的仇恨;仿佛那些守卫从这个高度依;日可以将他们拖到地底。坦尼斯浑身打颤的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到大法师之塔顶上。

“如果我们可以靠得够近,”他在强风中对着卡拉蒙大喊,“我们可以跳到环绕塔顶的那圈走道上。”

“死亡之路,”卡拉蒙神色凝重的回答。

“什么?”

“死亡之路!”卡拉蒙又走近了些,小心的看着自己脚底下的地板,远处地面的修肯树林如同黑色的海洋一样随风晃动着。“那是当那个邪恶巫师对高塔下诅咒时所站的地方,雷斯林是这样告诉我的。所以,这里也是他跳下去的地方。”

“真好,真是个让人心情振奋的地方,”坦尼斯隔着胡子唠叨着。黑色的烟雾飘了过来,将底下的树海遮蔽起来。半精灵试着不要去想帕兰萨斯城中如同炼狱一般的情景。他已经瞥见了帕拉丁神庙陷入大火中的惨状。

“你知道,”当两人站在要塞广场的边缘时,他双手抓住卡拉蒙的肩膀,大声说,“莱索何夫非常有可能会让我们直接一头撞上去!”

“我们都已经渡过了这么多难关,”卡拉蒙柔声说。“诸神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坦尼斯眨眨眼,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这听起来实在不像过去那个乐天的卡拉蒙,”他面露微笑的说。

“那个卡拉蒙已经死了,坦尼斯。”卡拉蒙不带感情的说,眼睛紧盯着逼近的高塔。

坦尼斯的笑容变成叹气。“我很抱歉,”他只能想到这句话,边笨拙的拍拍卡拉蒙的肩膀。

卡拉蒙看着他,双眼明亮而清澈。“不,坦尼斯,”他说。“当我们被送回过去的时候,帕萨理安告诉过我,我回去的目的是要‘拯救一个灵魂,不多也不少。”’卡拉蒙露出伤感的笑容。“我以为他说的是雷斯林的灵魂。我现在明白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指的是我的灵魂。”大汉的身体紧绷起来。“来吧,”他突然改变了话题。“我们已经靠近到可以跳下去了。”

环绕着高塔顶端的阳台出现在他们脚下,在浓密的黑烟中隐约可见。坦尼斯往下一看,觉得自己的内脏想要往外冲。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他还是觉得高塔在他的脚底下不停的晃动。在这种距离,它看起来好巨大。对他来说,感觉起来好像从白杨树顶上跳到小孩的玩具城堡上。

更糟糕的是,要塞继续靠近高塔。黑色于塔鲜红的塔尖随着要塞前后晃动,也开始在坦尼斯的眼前跳起舞来。

“跳!”卡拉蒙猛然一跃。

一阵黑烟卷过坦尼斯的面前,让他什么也看不见。要塞依旧在移动。突然间,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柱出现在他面前。如果不跳,就会被撞成肉酱。在忙乱中,坦尼斯跳了出去,听见身后随即传来让人牙龈发酸的摩擦和撞击声。他掉入了一片虚无之中,浓烟在他的四周飘动,突然间,死亡之路出现在他面前,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他必须做出正确的反应——他轰然一声落地,全身的骨头几乎都给震散了,一时间让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只来得及下意识的一个滚翻,双手抱住头,躲过如雨般落下的碎石。

卡拉蒙已经站了起来,大吼着。“往北!往北!”

坦尼斯依稀可以听见一个非常非常微弱的尖利声音大喊道,“北!北!北!我们一定要往正北走!”

那摩擦、撞击的声音停止了。坦尼斯小心的抬起头,看见飞行要塞在浓烟中转了个方向,摇摇晃晃的向着阿摩萨斯城主的宫殿飞去。

“你还好吧?”卡拉蒙扶着坦尼斯站了起来。

“还好吧,”半精灵口齿不清的说。他擦去嘴角渗出的血液。

“咬到自己的舌头了。妈的,好痛!”

“唯一下去的路就是那边,”卡拉蒙领着坦尼斯在死亡之路上走着。两人来到陷进大法师之塔黑墙中的一扇拱门外。小小的木门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门后很可能有守卫,”当卡拉蒙往后退了几步,准备用全身的力量撞上去时,坦尼斯急忙指出。

“是啊,”大汉哼了哼。他在短暂的冲刺之后,猛然撞上那扇门。它摇晃了几下,木屑四散飞溅,却奇迹似的没有倒下。卡拉蒙揉揉肩膀,再度往后退。他瞪着门,把全身的精力和重量都瞄准在其上,再度飞身撞了上去。这次,木门轰然一声,倒了下来。

坦尼斯急忙跟着冲了过去,在烟尘弥漫的黑暗中发现卡拉蒙倒在一堆木屑上。半精灵正准备弯下身将朋友扶起来,却仿佛被冻结一般,呆呆的瞪着前方。

“神哪!”他咒骂着,一口气卡在喉中。

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飘浮在空中,四周有着一圈诡异、冰冷的光芒。

“不要让它们碰到你,”卡拉蒙压低声音说。“他们会从你的身体吸取生命力。”

那双眼睛越飘越近。

卡拉蒙急忙挡在坦尼斯前面,直接面对那双眼。“我是卡拉蒙。

马哲理,费斯坦但提勒斯的哥哥,“他轻声说。”你知道我。你在很久很久以前看过我。“

那双眼停了下来,坦尼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极寒的轻蔑之气从那双眼中射出。他慢慢的举起手。守卫冰冷的目光反射在那银色的手镯上。

“我是你主人达拉马的朋友,”他试着不要让声音发抖。“是他给了我这个手镯。”坦尼斯突然觉得一圈寒冰包住了他的手。他痛苦的猛吸一口气,剧烈的疼痛似乎直刺他的心脏。他脚步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卡拉蒙及时扶住了他。

“手镯不见了!”坦尼斯咬紧牙关说。

“达拉马!”卡拉蒙的声音在房间中不停的回荡。“达拉马!我是卡拉蒙!雷斯林的哥哥!我一定要跨入时空通道!我可以阻止他!下令守卫离开,达拉马!”

“也许已经太迟了,”坦尼斯瞪着那双苍白的眼睛。“也许奇蒂拉已经先来了。也许他已经死了……”

“那么我们也死定了,”卡拉蒙柔声说。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