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26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你这个该死的浑帐,奇蒂拉!”达拉马痛苦的勉强挤出几个字。他脚步不稳的往后退,手压着腰部,手掌可以感觉到鲜血的温暖。

奇蒂拉的脸上既没有笑容,也没有得意的表情。相对的,却浮现了恐惧的神情,因为本来应该让对方毙命的一击竟然失手了。为什么?她愤怒的自问。她用同样的方法已经杀过数百名大意的男人!为什么这次她会失手?她丢下小刀,掏出剑,同样流畅的一剑刺向前。

利剑带着呼呼的风声以雷霆万钧的气势劈向前,却被无形的力量给挡住了。从剑刃和达拉马制造出来的魔盾接触的地方,刺眼的火花喷溅出来,让人麻痹的电流沿着剑身、穿过剑柄,直射进她的手臂。利剑从她僵直的手中落了下来。奇蒂拉抓着手臂,吃惊的跪倒在地上。

达拉马现在才有时间从之前重创的震撼中恢复过来。他所施展的防御性魔法是反射性的,是经年累月严格训练的结果。他甚至连动念都不需要,咒语就自然而然地从他口中吟唱出,现在,他神情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后者正用左手捡起剑,右手不停的抖动着,试图恢复血液的流通。

战斗才刚开始,奇蒂拉像只猫一样的弹了起来,她的眼中燃烧着在战斗时会将她吞食的慾望之火。达拉马以前在其它人的眼中看过同样的火光,那是雷斯林沉浸在魔法的狂喜中的双眼。黯精灵强将喉咙中肿胀的感觉吞下去,试着将恐惧和痛苦从脑海中驱逐出去,完全专注在魔法上。

“不要逼我杀了你,奇蒂拉,”他努力的争取时间,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逐渐的恢复。他必须要保留实力!如果为了阻止奇蒂拉,最后却死在她弟弟的手中,这样一点意义也没有。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召唤来那些守卫。但是他很快就推翻了这个念头,因为她已经成功的用暗夜宝石通过了它们的阻拦。达拉马在龙骑将的面前缓缓后退,慢慢的移近他置放魔法装置的石桌。他从眼角看见了一道金光,一柄魔杖!他的时间必须抓得很准,因为他必须撤除魔法护盾才能够使用魔杖对抗奇蒂拉。他从奇蒂拉的眼神中看出她也明白这件事。她好整以暇的等待着他,等待关键的一刻。

“你被骗了,奇蒂拉,”达拉马柔声说,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

“是被你骗了!”她不屑的说。她举起一个银制的烛台,丢向达拉马,它被达拉马的魔盾无害的弹开,落在达拉马的脚边。一抹轻烟从地毯上飘起,很快的就被融化的蜡烛给淹没了。

“是被索思爵士,”达拉马说。

“哈!”奇蒂拉笑着又对魔盾丢出一个烧杯。它破成了几千片闪耀的碎片。另一支烟台跟在后面。奇蒂拉以前对付过法师。她十分清楚怎么样击败这些家伙。她丢出来的东西并不是为了要伤人,只是要耗费他的力气,强迫他耗费法力在维持魔盾上,让他不敢轻易的降下魔盾。

“你想想,为什么帕兰萨斯城会进入全面的警戒状态?”达拉马继续往后退,越来越靠近石桌。“难道你还没猜到吗?索思早就告诉了我你的计划!他告诉我你准备要攻击帕兰萨斯,帮助你的弟弟!‘当雷斯林踏出时空通道,黑暗之后紧跟在后的时候,奇蒂拉将会像是疼爱他的姊姊一样静候他的到来!”’奇蒂拉停了下来,手中的剑低了半寸。“索思这样跟你说?”

“是的,”达拉马感觉到她的松懈和迟疑,松了一口气。他伤口的疼痛已经没有那么剧烈了。他冒险看了伤口一眼,袍子黏在伤口上,成了简陋的绷带。流血几乎已经停止了。

“为什么?”奇蒂拉嘲讽的抬起一边的眉毛。“为什么索思会对你出卖我,黯精灵?”

“因为他想要你,奇蒂拉,”达拉马柔声说。“只有一个方法才能让他拥有你……”

一阵剧烈的恐惧穿透了奇蒂拉坚强的灵魂。她记得索思的声音中奇异的感情?她记起来是他建议自己攻击帕兰萨斯城。她的怒气让她全身发热,但随即,奇蒂拉又觉得浑身发冷。她这才意识到伤口都中毒了,她看着全身的抓伤,依稀可以记起那些冰冷的爪子撕裂她肌肤的感觉。寒毒。索思爵士。她根本没办法思考。她晕眩的抬起头,看见了达拉马的笑容。

她愤怒的转过身,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情绪,试图恢复镇静。

达拉马用眼角注意着对方,小心的靠近石桌,眼光瞥向他所需要的魔杖。

奇蒂拉让肩膀垂下来,头也跟着低下来。她让剑无力的挂在右手上,用左手扶着剑身,假装已经受了重伤。同时,她感觉到原先麻木的右手已经又开始有了知觉。让他以为自己赢了。当他攻击的时候,我一定会听见。只要他一念出咒语,我就把他砍成两半!她的手握紧剑柄。

她仔细的听着,却什么也听不见。只有黑袍摩擦的声音,黯精灵痛苦的呼吸声。有关索思爵士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她思索着。如果是,有差别吗?奇蒂拉觉得这个念头相当有趣。人们做过比那更可怕的事情,只为了得到她。她现在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束缚。稍后她可以再来对付索思。达拉马说的有关雷斯林的事情更有意思。他真的会赢吗?

他会把黑暗之后带进凡间吗?这个想法既吸引了奇蒂拉,又让她觉得害怕。“我曾经对你有利用价值,对吧,黑暗陛下?”她耳语道。“曾有一次,当你还很虚弱,在这个世界上只是道阴影的时候,我可以帮得上你。但是,当你拥有无比力量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我容身之处?没有了,因为我恐惧你、痛恨你,但你的痛恨和畏惧却比我还要深、还要重。”

“至于我那个可怜的弟弟,只会有一个人在等待他,那就是达拉马!你的身体和灵魂都属于你的夏拉非!当他踏出时空通道的时候、你会帮忙他,而不是阻止他!不,亲爱的。我不相信你!我不敢相信你!”

达拉马看见奇蒂拉颤抖,他注意到对方身体上的伤口开始变成蓝紫色。她的确变虚弱了。当他提到索思的时候,他注意到对方的脸色死白,她的双眼有一瞬间失去了神采。她一定已经意识到自己被出卖了。她现在一定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愚行。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他不相信她,不敢相信她……

达拉马的手往后移。他抓住魔杖,将它挥舞起来,念出降下魔盾的咒语。就在那一瞬间,奇蒂拉猛然转过身。她双手握住剑,用全身的力量挥出一剑。如果达拉马没有转身去使用魔杖,这一击可能已经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不过,这一刀仍然砍中他右肩,深深的咬进血肉之中,打断他的肩肿骨,差点就将整只手臂砍了下来。他惨叫着丢下魔杖,但是在那之前,致命的魔力已经释放了出去。闪电激射向前,正中奇蒂拉的胸口,强大的电能让她冒烟的身体往后直飞,重重的撞上石墙,慢慢的滑到地面。

达拉马靠上石桌,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思考。血液有韵律的从手臂涌出。他呆呆的看着泉涌的鲜血,一时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雷斯林的教导随即回到他脑中。喷出的是直接连结心脏的血液。他在几分钟之内就会死去。医疗的戒指戴在他的右手,受伤的那只手上,他用左手虚弱的抓住那宝石,念出启动它魔力的咒语,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倒在自己的血泊当中。

“达拉马!”一个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黯精灵意识模糊的抽搐了起来。他全身仿佛被针刺一样的难过。他呻吟着,想要重回黑暗的怀抱中。但是那声音又再度响起。

他恢复了记忆,跟随着记忆而来的是恐惧。

恐惧让他清醒过来。他试着坐直身子,但剧烈的疼痛差点让他再度昏迷过去。他可以听见破碎的骨骼在他体内吱嘎作响,他的右手无力的软垂在身侧。戒指止住了失血。他应该会活下去,但是不是马上就要死在夏拉非的手中呢?

“达拉马!”那声音再度喊道。“我是卡拉蒙!”

达拉马松了一口气。他费尽力气抬起头,看着时空通道。巨龙的眼睛变得更亮了,那光芒甚至看起来已经蔓延到他们的脖子上。

那片虚无已经开始蠢动了。他可以感觉到一阵热风吹拂在脸颊上,不过,这也许是他体内的高热。

他听见房间的角落传来一阵窸窣声,另一阵恐惧握住了他。

不!她不可能还活着!他咬牙忍着痛,转过头。他可以看见奇蒂拉穿着盔甲的身体反射着龙头射出的光芒,她动也不动的躺在阴影中。他可以闻到烧焦血肉的味道。但是那声音……

达拉马疲倦的闭上眼。黑暗在他的脑中旋转,威胁着要将他拉下去。他还不能够休息!他和痛苦搏斗着,强逼自己保持清醒,不明白为什么卡拉蒙没有过来。他可以听见他又在叫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达拉马想了起来,那些守卫!当然,他们绝对不会让他通过的!

“守卫们,服从我的话语,”达拉马将思想和力量完全集中起来,呢喃着会协助卡拉蒙通过高塔的守卫,前来这个房间的咒语。

在达拉马身后,龙头的光芒逐渐增强,而在另外一个阴暗的角落,一只手伸进沾满血的腰带中,用尽最后一分力气,握住了一柄匕首。

“卡拉蒙,”坦尼斯看着那双眼睛,柔声说,“我们可以离开。

再往楼梯上爬。也许有另外一条路——“

“没有别的路。我不走!”卡拉蒙顽固的说。

“天哪!卡拉蒙!你根本不能够对抗这些该死的怪物!”

“达拉马!”卡拉蒙拼老命的大喊。“达拉马,我——”

突然间,仿佛蜡烛被捏炼一般,发亮的双眼消失了。

“他们不见了!”卡拉蒙迫不及待的往前冲,但坦尼斯抓住了他。

“这是骗局——”

“不是。”卡拉蒙拉着他往前冲。“即使当他们不是隐形的时候,你依旧可以感觉到他们。但是现在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了。难道你行吗?”

“我可以感觉到某些东西!”坦尼斯嘀咕着。

“但是这不是他们,而且和我们也没有关系!”卡拉蒙说,一边朝着高塔往下的楼梯冲。楼梯底端的另外一扇门是打开的。卡拉蒙在这里停了下来,小心的看着大法师之塔的内部。

里面十分黑暗,仿佛光明尚未被创造出来一样!没有任何的窗户,连外界那目前被烟雾遮蔽的光线也找不到缝隙渗透进来。坦尼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要踏进黑暗之中,永远消失,不停的跌落到那渗透每一块砖瓦的厚重、吃人的邪恶中。他可以听见身边的卡拉蒙呼吸变快了,感觉到大汉的身体一紧。

“卡拉蒙——那边到底有什么东西?”

“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直通到地面。塔的中心是空的。有许多楼梯环绕着这个主楼梯,楼梯的旁边也有很多房间。如果我记得没错,我们现在就站在一个很窄的平台上。研究室大概是往下走两层的地方。”卡拉蒙的声音断断续续。“我们一定要走下去!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他已经越来越靠近了!”他紧抓着坦尼斯,声音听起来甚至更冷静。“来吧。靠着墙就可以了。这道楼梯通往研究室”在这该死的黑暗中只要踏错一步,你老弟出现在什么地方对我们来说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坦尼斯说。但是他知道这几句话一点用都没有。他在这无尽的黑暗中虽然跟瞎子一样,但他几乎可以看见卡拉蒙脸上的决心。他听见大汉往前移动了几步,试着沿着墙摸索出道路来。坦尼斯叹口气,跟了下去……

然后那双眼又出现了,瞪着他们。

坦尼斯伸手拔剑——这是愚蠢、毫无意义的行为。但是那双眼依旧定定的看着他们,一个声音说。“来。往这走。”

一只手在黑暗中挥动着。

“我们什么都看不见,该死!”坦尼斯大吼道。

奇诡的光芒出现在那枯瘦的手中。坦尼斯打了个冷颤。现在,他觉得黑暗还是比较好。但是他并没有开口,因为卡拉蒙已经快步往前沿着又长又陡的楼梯往下奔跑。在那楼梯的底端,鬼眼和磷火停了下来。在那之前是一扇打开的门,后面还有一个房间。耀眼的光芒从房间中流泄到走廊上。卡拉蒙一个劲的往前冲,坦尼斯也跟在后面,还不忘顺手将门给关上,免得那双可怖的眼睛跟进来。

他转过身,停了下来,这时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雷斯林的研究室中。他愣愣的站着,紧靠着门,看着卡拉蒙箭步向前,跪在一个倒卧在血泊当中的身形前。坦尼斯看见那黑袍,认出他是达拉马。但是他没有反应,似乎无法动弹。

在门外的黑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