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32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帕兰萨斯城的阿斯特纽斯坐在大图书馆中的书房,依旧用着同样清晰、铁划银勾的笔迹记述着历史;从诸神踏入这世界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这本矩著永远阁上的那一天,这笔迹都从来没有任何的更改。阿斯特纽斯对周遭的混乱视若无睹的继续写着,或者,可以说是这人的出现,让四周的混乱无法干扰到他。

距离阿斯特纽斯称为“双杰试炼”的那一天已经有两天了(不过,其它人都称之为“帕兰萨斯城之战”)。整座城变成废墟。唯一两座挺立着的建筑物是大法师之塔和大图书馆。不过,即使幸存下来,图书馆并非毫发无伤。

它能够幸存下来的原因多半是由于这些图书馆员们的英勇行径。在胖嘟嘟的贝传率领下,他和图书馆员的勇气都被那些丑恶的龙人竟敢碰触神圣书本的景象给扇起。在图书馆员们奋不顾身,疯狂砍杀的结果下,只有少数的龙人逃出这出乎意料之外的反击。

但是,和帕兰萨斯城的其它地方一样,图书馆员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换取了胜利、许多同事在战斗中牺牲了。他们受到同僚们的追思,骨灰也被放置在他们牺牲生命所保卫的书籍之间。勇敢的贝传并没有死。只有受到一些轻伤。他也亲眼看到自己的名字被记载在其它帕兰萨斯城的英雄旁边。对贝传来说,于愿已足,夕死可矣。每当他经过书架上的某一本书的时候,他一定会骄傲的将它拿来下来,迅速的翻到“那一页”,沐浴在自己英勇行为的荣光中。

美丽的帕兰萨斯城现在只剩下阿斯特纽斯笔下短短的几行字。

成堆焦黑的石块标记了精致建筑的墓碑。装满了陈年的美酒和甘醇麦酒的仓库、装满棉花和小麦的储藏间、装满来自克莱思各地稀有货物的木箱,都被烧得灰飞烟灭。烧成空架子的船只飘在盖满灰烬的港口。商人们在瓦砾中捡拾着残余的物资,——试图减轻惨重的损失。无家可归的人们彼此紧紧相拥,看着颓坦的房子,感谢上天至少让他们逃过了此劫。

因为有许多人并没有这么幸运。在城内的索兰尼亚骑士在那场和索思爵士和妖兵的无望战斗中,依旧竭力抵抗,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第一个倒下的是不拘小节的马克汉爵士。他谨守对坦尼斯的诺言,并没有和索思爵士战斗。相反的,他率领手底下的骑士冲向索思爵士的骷髅妖兵。即使连受数创,他依旧全身浴血的率领疲倦不堪的骑士不停的对敌人冲锋;直到最后,他从马上落地,咽下最后一口气——由于骑士们无与伦比的英勇行为,许多本来应该会死在寒冰刀刃底下的居民都逃过一劫?据说,这群妖兵在首领抱着一具尸体出现之后,全部跟着神秘的消失了。

在接受了同志的追悼之后,索兰尼亚骑士们的尸体被送到法王之塔。长眠于史东,布莱特布雷德的身边。

一打开那从法王之塔战役结束之后就没被打搅的地下墓穴,骑士们惊讶的发现史东的尸体丝毫没有受到时间的侵蚀,依旧完好无缺。某种精灵的珠宝在他的胸前闪耀,威信是造成这奇迹的主因。

所有进人墓穴中追悼心爱的亲人或是恋人的人们一看见那闪耀的珠宝,都觉得平和的气息抚平了他们胸中的遗憾。

骑士并不是唯一被追悼的牺牲者。许多市民也死在帕兰萨斯城中。男人保卫城市和家园,女人护卫家人和儿童。帕兰萨斯城的人们照着古老的习俗,将牺牲者的尸体烧成灰烬,洒在海中,和他们挚爱城市的灰烬混在一起。

阿斯特纽斯把这所有的一切都纪录了下来。图书馆员们敬畏的传诵着,即使当贝传单枪匹马的打死那名胆敢入侵主人房间的龙人时,阿斯特纽斯依旧振笔疾书。在不停锤打、扫地和收拾的声音中,阿斯特纽斯才慢慢的意识到,贝传竟然挡住了他的光线。

他抬起头,皱起了双眉。

即使面对龙人也毫不退缩的贝传脸色变得死白,立刻闪到一边,让阳光继续照在阿斯特纽斯的书页上。阿斯特纽斯继续写着。

“怎样?”他说。

“卡拉蒙。马哲理和和一名坎德人要见你,大人。”即使贝传要说的是恶魔杀进了图书馆,也不会比“坎德人”这三个字更让他充满了恐惧。

“让他们进来,”阿斯特纽斯回答。

“他们?大人?”贝传实在忍不住要反问。

阿斯特纽斯抬起头,双眉再度凑在一起。“龙人没有损伤你的听力吧,贝传?举例来说,你应该没有在头上给人打了一下吧?”

“没没有,大人。”贝传胀红着脸,急忙退出房间,还不小心绊到自己的袍子。

“卡拉蒙。马哲理和……和……泰素——索何——何夫。柏——柏伏特,”几分钟之后,懊恼的贝传结结巴巴的宣布道。

“我叫泰索何夫。柏伏特,”坎德人对阿斯特纽斯伸出手,后者严肃的握了握。“你是帕兰萨斯城的阿斯特纽斯。”泰斯继续说,他的马尾巴兴奋的跳跃着。“我之前遇过你。但是你一定不记得,因为它还没有发生。或者,我再想一想,应该说是再也不会发生,对吧,卡拉蒙?”

“是的。”大议回答。阿斯特纽斯的目光转向卡拉蒙,仔细的打量着他。

“你和你的双胞胎弟弟并不相像,”阿斯特纽斯冷漠的说,“雷斯林经历过许多在他的身体和心灵上留下痕迹的试炼。但是,你的眼中依旧有着和他类似的火焰……”

历史学家皱起眉头,感到大惑不解。他并不明白,而克莱恩上没有任何他不明白的事情。因此,他生气了。

阿斯特纽斯很少生气。光是他的不悦就可以让图书馆员们吓得半死。他灰色的眉毛微微的跳动,嘴chún紧抿,眼神让坎德人不安的四处打量,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把什么现在就要的东西志在外面了!

“这是怎么搞的?”历史学者最后终于问道,同时一拳捶在书上,让他的笔跳了起来,墨汁洒出来,在门外等着的贝传也全速逃离了现场。

“你的身上有个秘密,卡拉蒙。马哲理。而在我的面前是不应该有秘密的!我知道一切在克莱恩上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每个活物的想法!我可以看见他们的行为!我可以读出他们心中的想法和愿望!但是我无法从你的眼中看到我想要的资讯!”

“泰斯告诉过你。”卡拉蒙镇定的说。他从身上背的包包中掏出一本巨大的皮面书,小心的放到历史学家的桌上。

“那是我的书!”阿斯特纽斯瞪着那本书,眉头领得更紧了。他的音量不断的提升,直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大喊。“这是从哪里来的?

没有书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离开这座图书馆!贝传——“

“看看那时间。”

阿斯特纽斯愤怒的瞪着卡拉蒙片刻,然后悻悻然的将目光移到书本上。他看着封面的日期,准备再度对贝传大吼。但是那吼声在他的喉中转了几转就消失了。他瞪着日期,双眼圆睁。他坐回椅子上,目光从书移到卡拉蒙的脸上,再移回书本上。

“我在你眼中看到的是未来!”

“那是这本书中的未来,”卡拉蒙严肃的说。

“我们去过那个未来!”泰斯兴奋的跳上跳下。“你想要听听吗?

那真的是我最精彩的故事了。你知道吗,我们回到了索拉斯,只不过那里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索拉斯。事实上,我以为那里是月球,因为我在使用魔法装置的时候脑中有想到月球——“

“嘘,泰斯,”卡拉蒙轻声说。他站起来,将手放在坎德人的肩膀上,静静的离开了房间。泰斯被推出了房间,依旧往回看着。

“再见!”他大喊着,挥舞着手。“很高兴见到你,呃,应该说是之前,或者是之后呢?算了,不管了。”

但阿斯特纽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的发生。当他拿到那本书的时候,是阿斯特纽斯笔下有史以来唯—一天什么都没有记载,只写了几行字的一天。

今天,在午后十四分的时候。卡拉蒙。马哲理带给我一本克莱恩编年史,第两千卷。这是由未来的我所撰写,永远没有实现的可能。

伊力斯坦的丧礼,对帕兰萨斯城的人们来说,也是他们钟爱城市的丧礼。这场丧礼照着伊力斯坦的遗愿,在黎明的时候举行,帕兰萨斯城中的每个人,年长的、年轻的、有钱的、贫穷的人都来参加了。无法自己走路的伤者被抱出家门,担架置放在神殿原先美丽的草地上。

达拉马也在这些人之中。当坦尼斯和卡拉蒙扶着黯精灵走过这焦黑的草地,来到一棵烧焦的白杨树下时,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

因为传说中那年轻的法师学徒单枪匹马的和奇蒂拉搏斗,并且击败了她,因此彻底摧毁了她的部队。

伊力斯坦原先想要埋葬在他亲手所建的神庙中,但现在这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整座神殿已经被烧成大理石的空壳。阿摩萨斯愿意提供他家族的墓园,但是克丽珊娜拒绝了。她记起伊力斯坦是在帕克塔卡斯的矿坑中找回他的信仰,于是神眷之女现在已经是教会的首领,决定将他埋葬在神庙底下原先用作储藏室的洞穴中。

虽然有些人感到吃惊,但没有人质疑克丽珊娜的决定。洞穴经过清理和祝福,用神殿剩下来的大理石建造了一个石棺。此后,即使在稍后教会最辉煌的年代里,所有过世的牧师都被埋葬在这个简陋,却是克莱恩上最神圣的地方。

人们安静的坐在草地上。不知战火、死亡疾苦的鸟儿们,只知道太阳再度升起,在阳光下活力充沛的跳跃着,让晨光中充满了美丽嘹亮的歌声。阳光将山脉沾染上耀眼的金黄色,将黑暗驱赶开,把光明送到每个因为哀伤而沉重的心中。

只有一个人起立,念诵伊力斯坦的祭文,每个人都认为由她来做再适合也不过了。并不只是因为她照着他的遗愿接续了他的职务,也因为她的出现提醒了帕兰萨斯城的人们所失去的美丽。

那天早晨,人们说,是半精灵坦尼斯将她从大法师之塔送到牧师们正辛勤工作的大图书馆门前之后,她第一次可以起床。她自己也差点送命。但她坚定的信仰和牧师们的祈祷将她从鬼门关前救了回来。但是,他们却没办法恢复她的视力。

克丽珊娜沐浴在晨光中,双眼定定的看着她再也无法看见的日出。那光芒照耀在她的黑发上,突显出一张被深沉的同情心和信仰所衬托出来的美丽脸庞。

“当我站在黑暗之中时,”她说,清澈的声音在甜美的云雀鸣叫声中响起,“我感觉到阳光暖暖的照在我脸上,我知道我面对着太阳的方向。我可以直视太阳,因为我的眼睛永远的被黑暗所蒙蔽了。但是,如果你们直观太阳太久,你们也会失去视力,正如同那些在黑暗之中居住太久的人们一样。”

“这是伊力斯坦的教诲,我们凡人不能够只是居住在光明或是阴暗之中,而是要两者兼具。如果被误用,两者都会带来灾祸,而两者也都有各自的好处。我们已经通过了血的试炼,黑暗的试炼,火的——”她的声音颤抖了几下,哽咽了。靠近她的人都可以看见她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但是,等她再度开口的时候,她的声音十分的坚强。泪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们像是修玛一样,通过了这许多试炼,失去了许多,牺牲了许多。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的灵魂所发出的光芒,也许是天际最明亮的一颗星。”

“因为虽然有些人选择走上黑暗的道路,藉着黑月的光芒引领他们,而其它人则是选择光天化日之下的崎岖道路,这些只要有朋友的鼓励、友情的一拍,都可以变得十分轻松。每一个种族都获得了神所赐与最伟大的礼物,那就是去爱,去关怀的能力。”

“我们美丽的城市已经被烈火吞食。”她的声盲变得温柔。“我们失去了许多所爱的人,也许对我们来说,生命太过沉重。但是你可以伸出手,碰碰那些也同样伸出手寻求慰藉的人;也许,你们可以在其中找到继续活下去的力量和希望。”

在葬礼之后,当牧师们将伊力斯坦的尸体送进最后安息的地方后,卡拉蒙和泰斯前往拜访克丽珊娜。他们发现她在牧师之间,手扶着一位自愿担任她向导的女子。

“这里有两位想要和你谈谈的人,神眷之女,”那年轻的牧师说。

克丽珊娜转过身,伸出手。“让我碰碰你们。”她说。

“我是卡拉蒙,”大汉笨拙的开口道,“我——”

“是我,”泰斯用小小的,微弱的声音说。

“你们是来告别的。”克丽珊娜笑了。

“是的,我们今天就要离开了。”卡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