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03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至少这看起来像是卡拉蒙的尸体。它身上穿着他在索兰尼亚所获得的盔甲,也是他在矮人门战役、和泰斯一起离开萨曼要塞的时候所穿着的盔甲,更是他现在正穿着的盔甲……

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特征可以供人辨识这具尸体。这和泰斯所发现的其他因为深埋地底而尚称完好的尸体并不相同,这具尸体因为太过靠近地面而腐化了。唯一剩下的就是一具生前看起来是个壮汉的骷髅躺在石碑底下。他的其中一只手握着一柄凿子,正好置放在石碑旁边,仿佛他的最后一刻就花在完成这些句子上。

没有他是因何而死的线索。

“发生了什么事情,卡拉蒙?”泰斯用颤抖的声音问。“如果那是你,而你又死了,你怎么可能同时会出现在这里?”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活蹦进他的脑海。“喔,糟糕!如果你没有出现在这里!”他握住自己的马尾巴,不停的转啊转。“如果你不在这里,那就是我把你幻想出来的。天哪!”泰斯吞了口口水。“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生动的想象力。你看起来真的很真实。”他伸出手,摸摸卡拉蒙。“你摸起来很像真的;我说实话,你甚至闻起来也像真的!”泰斯搅动着手。“卡拉蒙!我要发疯了,”他狂喊着。“就像索巴丁王国底下的那些黑暗矮人一样!”

“你错了,泰斯,”卡拉蒙咕哝道。“这是真的。太真实了。”他看着那具尸体,然后在渐渐减弱的微光中看着那粗陋的石碑。“其实这并不会太不合理,只要我能够——”他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石碑。“没错!泰斯,你看看那石碑上的时间!:”

泰斯叹口气,抬起头。“三五八。”他用闷闷不乐的声喜说。然后他的眼睛圆睁。“三五八?”他重复道。“卡拉蒙——当我们离开索拉斯的时候是三五六年!”

“我们这次旅行过头了,泰斯,”卡拉蒙敬畏的低声说。“我们来到了自己的未来。”

一直在天际凝聚、翻滚的乌云如同在凝聚力量,准备反攻的军队一样,终于在日落之前发动了攻击,彻底抹消了可怜的太阳最后存在的短短几分钟。

风暴用难以置信的速度和强度降临在这片残破的大地上。一阵热风将芬斯的双脚扫离了地面,将卡拉蒙吹得撞上了石碑。然后大雨落了下来,如同融化的铅块一样沉重的打在他们身上。冰雹落在他们头上,敲得他们鼻青眼肿。

比狂风、暴雨更为恐怖的是那些从云端降下的要命、七彩的闪电,击打着树桩,爆出了明亮的、数哩之内都明显可见的巨大火球。隆隆的雷声从不中断,让地面不断的摇动着,让人的五感都为之麻痹。

泰斯和卡拉蒙绝望的试图找到地方躲避风暴的肆虐,两个人挤在一根倒下的白杨树下,躲在由卡拉蒙在灰泥中挖出的洞穴中。从这个小的可怜的避难所中,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风暴再度对这个死寂的大地进行更彻底的破坏。火焰横扫着山脉的两侧;他们从这边几乎就可以闻到木头烧焦的味道。闪电击打在他们的身边,制造出巨大的火球,让大片大片的岩石四散飞舞。雷声毫不留情的持续震撼着两人的耳膜。

暴风唯一提供的慰藉只有所降下的雨水。卡拉蒙把他的头盔丢出去,几乎立刻就接满了足够两人饮用的雨水。但这尝起来很可怕,就像腐烂的鸡蛋一样。泰斯捏着鼻子边喝边抱怨,但水中隐含的怪味实在无法有效的遏止他们的口渴。

虽然两个人都想到了,但是没有人愿意提起他们没办法储存任何的饮水、更别提找到任何的食物了。

在泰索何夫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之后(当然,不包括自己是怎么到达,和为什么会到达这里的原因),泰索何夫甚至在刚开始的一个小时还蛮享受这场大雨。

“我从来没看过这种颜色的闪电,”他在隆隆的雷声中大喊,饶富兴味的看着这难得一见的景象。“这和街头幻术师的表演一样的好看!”但很快的,他就感到厌烦了。

“毕竟,”他大喊着说,“当你看了五十次树木被炸飞的景象之后,你也会觉得厌烦的。如果你不会觉得孤单的话,卡拉蒙,”他大大的打了个哈欠,“我想我要打个吨。你不介意吧?”

卡拉蒙摇摇头正准备要回答,一阵爆炸声让他吃了一惊。不到一百尺之外的树桩炸成了一团青绿色的火球。

这可能会是我们,他瞪着那冒烟的灰堆,皱着鼻子闻着那硫磺的味道。下一个可能就是我们!想要逃跑的慾望硬是挤进他的脑中,强烈的让他必须努力的忍耐肌肉的抽搐,才能够让自己待在原地。

外面必死无疑。至少,在这个洞里面,我们是在地面底下。

但,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他亲眼看到闪电在地面打出了一个大洞来。他露出了苦笑,我错了,没有地方是安全的。我们只能够躲在这里,静候风暴结束,期待诸神的旨意。

他转头看问坎德人,准备要说些安慰的话。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他叹口气,摇摇头。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坎德人就是其中之一。泰斯编成一团,完全不理会外界的狂风暴雨和恐怖景象,沉浸在梦乡之中。

卡拉蒙把腰更弯了一些,眼睛瞪着头上翻滚、闪电充斥的云朵。为了让自己分心,不要沉浸在恐惧之中,他开始试着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怎么会来到这个未来。他闭上眼遮住炫人的闪电,再一次的看见弟弟站在可怕的时空通道前。他可以听见雷斯林的声音呼唤着五只看守时空通道的恶龙,命令他们打开大门,让他进入无底深渊。他看见帕拉丁的牧师克丽珊娜对着神祈祷,沉浸在信仰所带来的狂喜之中,无视于他弟弟的邪恶。

卡拉蒙浑身发抖,雷斯林的声音如同站在他身边一样的清晰。

她将会和我一起进入无底深渊。她将会走在我面前,替我战斗。她将会面对邪恶的牧师、邪恶的魔法师,受到诅咒注定要在天谴之地漫游的邪灵,以及所有我的女皇能够想出的各种折磨。这些磨难都将会伤害她的身体、破坏她的灵魂、撕扯她的心灵。最后,当她再也不能够忍受的时候,她会倒在地上……流血不止,濒临死亡。

她促会用最后的一丝力气对我伸出乎寻求慰藉。她不会要求我救她。她强得不需要这种援助。她将会自愿、高兴的为我献出生命。她只要求我待在她身边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但是我将会看也不看,一句话也不说的跨过她的身体。一为什么?因为我已经不再需要她了……

是最后的几句话让卡拉蒙终于明白他的弟弟已经无可救葯了。

所以他离开了。

就让他去无底深渊吧,卡拉蒙苦涩的想。就让他挑战黑暗之后吧。就让他变成神吧。反正跟我无关。我再也不管他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终于摆脱了他,他也终于摆脱了我。

卡拉蒙和泰斯启动了魔法装置,口中念着帕萨理安教给大汉的咒语。他听见了石头低鸣的声音,就像他另外两次施展时光旅行的法术时听到的一样。

但是,发生了某些事情。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当他现在终于有时间仔细思考之后,他记起来自己突然感到慌张,仿佛有什么事情出了差错,却一直搞木清楚到底哪里出错了。

我可没办法造成什么改变。我从来不明白魔法,更因此从来不相信魔法。

另外一道闪电打断了卡拉蒙的集中力,让泰斯在睡梦中也猛力的翻了个身。坎德人恼怒的嘟哝着,用手遮住眼,翻过身又继续睡下去,像是躲在地洞里面的老鼠一样。

卡拉蒙叹口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风暴和闪电转移回魔法启动时的最后几分钟。

我记得被拉动了,他突然想起来,甚至可以说被拉得有点变形,仿佛有种力量将我向一个方向拉,同时却又有另一个力量将我往另外一个方向拉。那时雷斯林在做些什么?卡拉蒙挣扎试着想起来。一个他弟弟的模糊影像出现在脑海中。他看见了雷斯林的面孔因为恐惧而扭曲着,惊骇的瞪着时空通道。他也看见了克丽珊娜站在时空通道之中,不再是专注的对神祈祷。她的身体似乎他受痛苦的折磨,她的眼中充满了畏惧。

卡拉蒙浑身打颤,舔舔嘴chún。苦涩的雨水在他的嘴chún上留下了一层奇异的薄膜,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嚼着生锈的钉子。他吐了几口唾沫,用手擦着嘴chún,疲倦的躺了回去。另外一声爆炸声让他抽搐了一下。所得到的答案也让他忍不住浑身颤抖。

他的弟弟失败了。

发生在费斯坦但提勒斯身上的事情同样的也发生在雷斯林身上。他对魔法失去了控制。时空旅行装置的魔法力场很明显的干扰到了他正在施展的法术。这是唯一可能的解释——卡拉蒙皱起眉毛。不,雷斯林一定已经先预见到了这个可能性。如果是这样,他一定会阻止他使用这个装置,像是他杀死泰斯的侏儒朋友一样。

卡拉蒙摇摇头,试图把思绪赶出脑中。卡拉蒙重新开始,努力的试图将整个状况拼凑起来。魔法力场受到了干扰,这一点是很明显的。这将他和坎德人丢到了太远的未来,到达了他们自己时段的未来。

这也就是说,我猜我只需要启动那个装置就可以把我们带回现代,带回提卡身边,回到真正的索拉斯……

他睁开眼,看着四周。但是,当他们回到过去的时候,将会面临相同的命运吗?

卡拉蒙打了个寒颤。他从头到脚都湿透了。夜晚越来越冷,但让他感到难以忍受的并不是这低温。他明白知道未来之后,还得继续等待命运宣判的感觉。他知道失去希望的感觉。他怎么能够就这样回到提卡和朋友们身边,明知道这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他想到了石碑底下埋藏的尸体。明知道这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他怎么能够就这样回去。

如果那具尸体是他自己。他想起了弟弟和自己之间最后的谈话。雷斯林声称,泰斯改变了历史。因为坎德人、矮人和侏儒是意外被创造出来,而不是在诸神设计中的产物;他们不像是人类、精灵和食人巨魔一样是受到历史洪流限制的种族。因此,坎德人被禁止进行时光旅行,因为他们有能力可以改变历史。

但泰斯在一场意外中被送了回去,他在帕萨理安施展魔法,将卡拉蒙和克丽珊娜送回过去之前猝不及防的跳进了魔法力场中。泰斯改变了历史。因此,雷斯林知道自己不像费斯坦但提勒斯一样注定失败。他拥有改变结局的能力。费斯坦坦提勒斯倒下之处,雷斯林终将站起。

卡拉蒙的肩膀垂了下来。他突然感觉到有些恶心和头晕。这代表了什么?他在这里干什么?他怎么可能同时又死又活?那真的是他的尸体吗?因为泰斯改变了历史,所以那可能是别人。但是——最重要的是,到底索拉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雷斯林做的吗?”卡拉蒙自言自语道,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闪动的光芒和爆炸声中被掩盖过去。“这和他有关系吗?这是因为他失败了才会发生还是——”

卡拉蒙摒住呼吸。芬斯在他身边翻滚了一下,闷哼一声,叫喊出来。卡拉蒙心不在焉的拍拍他。“这是个恶梦,”他感觉到坎德人的小身躯在他的手下抽动着。“是恶梦,泰斯。继续睡吧。”

泰斯翻滚过身,小身体紧靠着卡拉蒙。双手依旧遮住眼睛。卡拉蒙继续安慰的拍着他。

这是个恶梦。他真希望这都是恶梦。他几乎渴望这是场恶梦,他醒来之后会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脑袋因为喝太多酒而剧烈的抽痛。他希望自己可以听见提卡在厨房里面招盘丢碗,一边咒骂他是个好吃懒作的酒鬼,一边替他做着最好吃的早餐。他希望他可以继续处在那种浑浑噩噩的状况,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毫无知觉的死去喔,拜托让这只是个梦吧!卡拉蒙低下头,抱着膝盖,感觉到苦涩的泪水不停的溢出。

他就这样坐在那边,被突然间明白的真相彻底压垮,再也不受到外界的暴风雨影响。泰斯叹着气,浑身发抖的继续睡觉。卡拉蒙动也不动的坐着。他睡不着。他没办法睡着。他做的梦是一个活生生的梦,是一个清醒的恶梦。他只需要最后一个证据就可以证明他的怀疑。但是,在他心中,他知道,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确认。

风暴慢慢的往南方移动,让此地的破坏停息下来。卡拉蒙可以感觉到闪电像是巨人的脚步一样不停地往前移动。当风暴停息的时候,所留下的寂静无声在他的耳中比雷声还要来的惊人。他知道,在下一次的风暴来临之前,天空将会暂时变得十分清澈。他将会看见月亮,看见星辰……

星辰……

他只要抬起头来,看看天空,看看清澈的天空,就会知道答案了。

他呆呆的坐在那边,努力的想像,试图让辣马铃薯的味道浮现在脑海,让提卡的笑语声赶走这寂静,让那醉昏昏的头痛替代内心沉闷的抽痛。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那死寂、荒凉的大地万籁俱寂的声音,偶而被远处隆隆的雷声所打断。

卡拉蒙发出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叹息,抬起头,看着天空。

他猛然将苦涩的口水吞下,几乎呛到。泪水刺痛了他的眼,他努力的忍住泪水,希望能够看得更清楚。

就在那里,他确认了他的恐惧,注定了他的末日。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新的星座。

沙漏……

“这代表了什么?”泰斯揉揉眼,睡眼惺忪的看着天空。

“这表示雷斯林成功了,”卡拉蒙用混和了骄傲、恐惧和忧伤的声音说。“这代表了他进入了黑暗之后的领域,而且,打败了她!”

“没有打败她,卡拉蒙,”泰斯仔细的看着天空。“那是她的星座,只不过出现在错误的地方。她本来应该在那边,现在却出现在那边。那边是帕拉丁。”他叹口气。“可怜的费资本。不知道他会不会和雷斯林作战。我想他不会喜欢这样的。我一直有种感觉,他好像比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还要了解他。”

“那么,也许战争还在继续,”卡拉蒙思索道。“也许这就是风暴的起因。”他沉没了片刻,看着那沙漏闪耀的形状。在他的眼中,他可以看见许久许久以前,当他的弟弟通过大法师之塔中恐怖的试炼之后,瞳孔的形状变成了沙漏。

“因此,雷斯林,你将会目睹时光改变万事万物的样子。”帕萨理安告诉他。“因此,我们希望你能够对身旁的人产生同情之心。”

但这根本没有效。

“雷斯林赢了,”卡拉蒙低声叹气。“他已经成为了他追求的目标——神。现在所统治的是一个死寂的世界。”

“死寂的世界?”泰斯警觉的说。“你——你是说整个世界都像这样?克莱恩上的每个地方都变成这样了?帕兰萨斯、海文和奎灵那斯提?坎坎德摩尔也是?一切都变成这样了?”

“看看四周吧,”卡拉蒙提不起劲的说。“你怎么想?从我们来过这个地方之后你有看过任何其它的生物吗?”他在索林那瑞微弱的月光底下挥舞着手,天上的月亮好像窥探的眼睛一样。“你看过野火横扫山坡的样子。我现在又可以看见地平线的另一端打起了闪电。”他指着东方。“另外一个风暴也要来了。没错,泰斯,没有任何的生物可以活着逃过这样的磨难。不久之后我们可能也会完蛋,不是被炸成碎片就是——”

“或者……是其它的死法……”泰斯可怜兮兮的说。“我——我真的觉得不太舒服,卡拉蒙。如果不是我又染上了瘟疫,就是那个水有问题。”他的小脸痛苦的扭曲着,将手放在腹部。“我肚子里面开始觉得怪怪的,好像吞进了一条蛇一样。”

“是水的问题,”卡拉蒙龄牙咧嘴的说。“我也感觉到了。也许这些云朵中有毒。”

“卡拉蒙,那——那我们就只能死在这边吗?”在片刻的沉思之后,泰斯说。“因为,如果我们真的要死的话,如果你不介意,我认为我应该躺在提卡身边。这——这会让我更有家的感觉。一直等到我找到佛林特和他的树之后。”他叹着气,靠着卡拉蒙强壮的臂膀。“我想我会有很多事情可以告诉佛林特的,对吧,卡拉蒙?有关大灾变,天上掉下的大山,还有我救了你一命,雷斯林变成了神。我打赌他绝对不会相信最后一部分。不过,也许那个时候你会在我身边,你可以替我证明我不是呃——夸大其词。”

“要死还不简单,”卡拉蒙看着石碑,若有所思的嘀咕道。

努林塔瑞现在升了起来,血红的光芒和索林那端死气沉沉的白光混合成病态的紫色,照着盖满泥灰的大地。石碑沾满了雨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粗陋的字体在发白的表面上显得十分清晰。

“要死还不简单,”卡拉蒙自言自语的说。“躺下来,让黑暗覆盖我再简单也不过了。”然后,他咬紧牙关,挣扎着站起来。“真有趣,”他拔出剑,开始砍着原来当作遮蔽的白杨树,“雷斯林曾经问过我一次。‘你愿意跟着我一起进入黑暗之中吗?’他说。”

“你在干什么?”泰斯好奇的看着卡拉蒙。

但卡拉蒙没有回答。他只是不停地砍着树枝。

“你在做拐杖!”泰斯突然警觉的跳起来。“卡拉蒙!你不会想要那样吧,那——那太疯狂了!我记得雷斯林问你的问题,我也记得当你回答他时的样子!他说这将会带来你的死亡,卡拉蒙!即使像你这么强壮的人也会死的!”

卡拉蒙依旧没有回答。湿透的木屑从他的手下不停地飞溅而出。偶而他会回头看看背后正逐渐形成的风暴,慢慢的遮住了星座,悄悄的溜向月亮。

“卡拉蒙!”泰斯抓住大汉的手臂。“即使你去了……那里,”坎德人发现自己说不出那里的名称,“你能做什么?”

“我很久以前就该做的事。”卡拉蒙坚定的说。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