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04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你要去追他,对吧?”泰斯挣扎着爬出洞口,这至少让他可以平视正在砍着木头的卡拉蒙。“这太疯狂了,太疯狂了!你要怎么去那边?”一个突然的念头出现在他脑中。“而且他到底在哪里?你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你报本就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有去那边的方法,”卡拉蒙冷冷的说,把剑收回鞘中。他用强壮的手握住树枝,又扯又拉的终于把它弄断了。“借我你的小刀,”他对泰斯低声说。

坎德人小声叹着气,把小刀交了出来。当卡拉蒙切削着树枝的时候,他正准备要继续抗议,但大汉却打断了他。

“我有那个魔法装置。至于那里是什么地方,”他严厉的看着泰斯,“你当然知道!”

“是——是无底深渊?”泰斯结巴的说。

一声震耳慾聋的雷声让两个人都转移了注意力,看着逼近的风暴。接着,卡拉蒙又开始专注的继续工作,而泰斯则是继续坚持。

“魔法装置带着我和尼修离开了那个地方,但是我很确定它没有办法带你进去。反正你也不想进去那边,”坎德人坚决的说。“那里可不是个好地方。”

“也许它不能带我进去,”卡拉蒙开口道,然后示意泰斯走过来。“在下次风暴来临之前,我们先试试我做的这个拐杖有没有效好了。我们要走到提卡的身边,就是那个石碑的地方。”

战士用剑砍掉一截沾满泥浆的潮湿斗篷,接着将它包在拐杖的顶端;然后,他尝试性的将拐杖塞到腋下,把全身的重量靠上去。

简陋的拐杖沉入了泥地尺寸,卡拉蒙将它拔了出来,尝试了另外一步。它又沉了下去,但卡拉蒙至少可以靠着它往前缓缓的移动,不用将重量放在受伤的那只脚上。泰斯走过来帮忙,两人就在滑溜的地面上一寸一寸的往前进。

我们要去哪里?泰斯想要问,但是却害怕听到答案。至少这次他并不会觉得保持沉默很难受。很不幸的,卡拉蒙似乎可以读他的心,因为他自顾自的开始回答泰斯没有说出口的问题。

“也许那个装置不能够带我进去无底深渊,”卡拉蒙呼吸浊重的说。“但是我知道谁可以。这个装置将会带我们到他那边去。”

“谁?”坎德人怀疑的问。

“帕萨理安。他将能够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以把我传送到……任何我想要去的地方。”

“帕萨理安?”泰斯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像是卡拉蒙想要去见黑暗之后一样。“那更疯狂了!”他准备要开口,却突然觉得非常的恶心想吐。卡拉蒙暂停下来等待他赶上来,自己在苍白的月光下看起来也是病奄奄的。

泰斯最后终于确定自己从头到脚都已经吐空了,感觉好了一些。因为太过疲倦,他只能对卡拉蒙点点头,蹒跚的继续前进。

他们跋涉过了满地的泥泞,终于抵达了石碑。虽然距离大约只有二十步,但是两个人都因为这短短的距离而觉得浑身虚脱,必须坐下来靠着石碑休息。热风又再度升起,雷声越来越靠近。泰斯的脸上满是汗水,嘴chún有些发青。不过,他还是勉强对卡拉蒙挤出了看似无辜的笑容。

“我们要去找帕萨理安?”他心不在焉的问,边用马尾巴擦着脸。“喔,我想那可不是个好主意。你根本没办法走那么远。我们又没有任何的食物和饮水,而且——”

“我没有要走路。”卡拉蒙从口袋中拿出那个项链,开始了将它变形成为美丽、多彩的珠宝权杖的过程……

泰斯看见这个状况,吞了一小口口水,开始更急促的说话。

“我很确定帕萨理安这个呃——应该会很忙。对,没错!他一定很忙!”他露出了虚弱的微笑。“应该会忙到没时间见我们。也许有很多事情要做,看看身边有那么多混乱的事情就知道了。所以我们应该先忘记这件事,回到比较有趣的时段去。你觉得雷斯林对噗噗施法,让她爱上他的那次怎么样?那真的好好玩喔!那个恶心的溪谷矮人跟着他到处跑……”

卡拉蒙没有回答。泰斯用手指转动着马尾巴。

“死了,”泰斯惋惜的叹口气。“可怜的帕萨理安。也许早就死透了。毕竟,”坎德人兴奋的指出,“当我们在三五六年看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很老了。那时看起来他身体就已经不太好了。雷斯林变成神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定对他构成了很大的刺激。也许对他的心脏是太大的刺激。砰!搞不好他就这样倒在地上不能动了。”

泰斯伦瞄着卡拉蒙。大汉的嘴角挂着些许的笑意,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继续转动着那个项链。一阵炫目的电光让他吃了一惊。他看着风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打赌大法师之塔甚至不在那边了!”泰斯挣扎着说。“如果你说的没错,整个世界都像这样。”——他对着开始落下的恶臭雨水和荒凉的大地挥舞着小手——“那么大法师之塔一定是第一个报销掉的地方!被雷轰啊一声打中!毕竟,高塔比我所看过的大多数都还要高——”

“高塔还是会在的。”卡拉蒙面色凝重的对项链做了最后一次的调整。他将它举起来。珠宝捕捉住了索林那瑞的光芒,瞬间闪耀着光辉。然后乌云掩过了银月,将它给彻底吞食了。黑暗现在变得更为凝重,只有致命、多彩的闪电偶尔打破了这片黑幕。

卡拉蒙咬紧牙关,忍着疼痛,抓住拐杖,挣扎着站起来。泰斯不情愿的跟在后面,一脸倒霉样的看着卡拉蒙。

“你知道吗,泰斯,我开始了解雷斯林了,”卡拉蒙自顾自的说,丝毫不管坎德人天人交战的表情。“也许太迟了,但是我现在了解他了。他痛恨那座塔,更痛恨那些法师在那边对他的所作所为。但即使他痛恨这座塔,他却又深爱着它,因为这是他钟爱的魔法的一部分,泰斯。而且他的魔法对他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没错,高塔依旧还会在那边。”

卡拉蒙举起那个装置,开始吟唱起来。“时光之流在汝之手,汝等穿越时光——”

但他被打断了。

“喔,卡拉蒙!”泰斯哭喊着抓住他。“不要把我带回去找帕萨理安!他会对我做一些恐怖的事情!我知道的!他可能会把我变成一只蝙蝠!”泰斯暂停片刻。“而且,虽然变成蝙蝠很有趣,但是我实在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够习惯用脚倒挂着睡觉。现在一想,我还宁愿当一个坎德人,而且——”

“你在说些什么?”卡拉蒙看着他,然后看看乌云。雨滴越来越大,闪电越来越近。

“帕萨理安!”泰斯紧张的大喊。“我——是我破坏了他的时空旅行法术。我本来不应该跟去的!然后,我还从地上捡到了一个可以把我变成老鼠的戒指!我很确定他很不高兴!而且,而且我还弄坏了那个魔法装置、还记得吗,卡拉蒙?虽然说那不完全是我的错,是雷斯林害我弄坏它的!但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家伙可能会认为我本来就不应该乱动,不然他就不会坏掉了。你难道不认为帕萨理安看起来像是一个很严肃的家伙吗?而且,虽然我叫尼修把它修好了,但是依然有很多地方很奇怪,你也知道——”

“泰索何夫,”卡拉蒙疲倦的说,“给我闭嘴。”

“好吧,卡拉蒙。”泰斯虚弱的说,同时吸了吸鼻子。

卡拉蒙看着他小小、畏缩的身影映照在闪电的光芒下,叹了一口气。“听着,泰斯,我不会让帕萨理安对你做出什么事情的,我保证。他要先把我变成蝙蝠才有可能动到你。”

“真的?”泰斯兴奋的问。

“我保证,”卡拉蒙不安的看着风暴。“现在,把你的手给我,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没问题,”泰斯兴高采烈的把小手塞进卡拉蒙的大手中。

“还有泰斯……”

“什么事,卡拉蒙?”

“这一次,给我专心的想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不要乱想什么月亮的事情!”

“好的,卡拉蒙,”泰斯大失所望的叹气。然后他又露出了笑容。“你知道的,”当卡拉蒙开始吟唱咒语的时候,他自言自语道,“我打赌卡拉蒙会是一只超大型的胖蝙蝠——”

他们发现自己出现在森林的边缘。

“这不是我的错,卡拉蒙!”泰斯飞快的说。“我绝对全心全意的想着大法师之塔。我很确定我绝对没有想到什么森林。”

卡拉蒙定定的看着森林。现在依旧是晚上,但天空十分的清澈,地平线的彼端依旧可以看见凝聚的乌云。努林塔瑞散放出呆板、血腥的红色光芒。索林那端已经渐渐的没入乌云之中。而在它们之上的是精光闪耀的沙漏星座。

“好吧,我们在正确的时段里。可是我们到底在什么鬼地方?”

卡拉蒙靠着拐杖,恼怒的瞪着魔法装置,嘀咕道。他的目光转移到了那些在惨淡月光下依稀可见的树林,表情突然间放松下来。“没事了,泰斯。”他松了一口气。“你难道不认识这个地方吗?这是威莱斯森林——这是守护大法师之塔的森林!”

“你确定吗?”泰斯怀疑的问。“这很明显的跟我上次看到的时候不太一样。那个时候整个地方很丑,一堆死掉的树走来走去,瞪着我。当我想要走进去的时候,他们阻挡我,我要走出来的时候也是一样,而且——”

“这就是那个地方,”卡拉蒙咕哝道,再度小心的把权杖折叠成平凡的项链坠饰。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这个世界上其它地方所发生的事情一样,泰斯,”卡拉蒙回答道,边小心的将项链坠饰塞进皮背包中。

泰斯的思绪飘到了上次他见到威莱斯的魔法森林时。这座森林是为了保护高塔免受侵人者騒扰所创造出的诡异地方。其中一个特点就是,人们不可能会找到这个魔法森林,是它找上你。它第一次找上泰斯和卡拉蒙是正好在索思爵士对克丽珊娜施展了死亡法术之后。泰斯熟睡之后醒过来,就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前一个晚上还没有的森林!

那时的树木看起来都已经死掉了。它们的枝干扭曲、而且光秃秃的,冰冷的薄雾覆盖着它们的树根。在树林中隐隐有着许多黑暗不明的形体。但这些树并不算是真正的死掉了。事实上,它们有种跟踪人的奇怪习惯。芬斯记得他试着要离开这座森林,却发现不管他往哪个方向走总是会走进森林中。

这已经够恐怖了,但当卡拉蒙走进森林中的时候,这一切的改变更剧烈。死掉的树开始生长,竟然全部都变成了白杨树!森林从阴暗、充满了死亡的森林瞬间变成了生气蓬勃、盈满金、绿两色的树林。鸟儿在白杨树的技社上歌唱着,欢迎他们的到来。

但是,现在森林又变了,泰斯瞪着四周,感到非常的迷惑。它似乎同时是他所记得的,却又都不是。树木看起来死气沉沉,扭曲的树枝光秃秃的。但,当他仔细看的时候,他认为自己看见他们用非常活跃的方式移动着!伸出手,像是爪子一样的树枝……

泰斯转过身背对鬼气森森的威莱斯森林,开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其它的一切都和他在索拉斯看到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其它的树木站立着。只有焦黑、破碎的树桩包围着他。地面也同样被黏稠、灰呼呼的泥泞覆盖着。事实上,极目所及的只有死亡和荒凉的景色……

“卡拉蒙。”泰斯突然轻叫出声,指着前方。

卡拉蒙往那边看过去,在一个树桩旁躺着一个蜷缩成一团的身形。

“一个人!”泰斯兴奋的大叫。“有其它人在这里!”

“泰斯!”卡拉蒙警告道,但是在他来得及阻止他之前,坎德人已经冲了过去。

“嘿!”他大喊道。“你好哇!你睡着了吗?醒醒!”他伸出手摇摇对方,却发现他早已全身僵硬。

“喔!”泰斯往后退了一步。“喔,卡拉蒙,”他柔声说。“这是噗噗!”

曾经,在很久以前,雷斯林和一名溪谷矮人作了朋友。现在她躺在地上,用无神空洞的双眼看着星光灿烂的天空。她穿着破烂脏污的衣服,小身体瘦得可怜,脏兮兮的脸瘦得脸颊凹陷。在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皮绳。皮绳的另外一端是只死蜥蜴。她的一只手握着一只死老鼠,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根干鸡腿。当死神接近的时候,她搬出了所有的魔法,泰斯悲伤的想,却一点用也没有。

“她才死不久,”卡拉蒙说。他跛着脚走过去,痛苦的跪在那小尸体旁。“看起来像是饿死的?”他伸出手,温柔的阖上那双眼。然后他摇摇头。“不知道她怎么会活这么久?我们在索拉斯所看到的尸体至少死了有好几个月了。”

“也许雷斯林在保护她。”泰索何夫不假思索的说。

卡拉蒙皱眉道。“呸!这一切只不过是巧合而已,”他沙哑的说。“你也知道溪谷矮人的,泰斯。他们可以靠任何东西活下去。

我猜他们可能是最后生存的生物。噗噗又是这群人中最聪明的,当然可以活得比任何人都久。但是——最后,即使连溪谷矮人都无法在这个被神诅咒的大地生存下去。“他耸耸肩。”来,帮我站起来。“

“怎——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卡拉蒙?”泰斯震惊的问?“难道——难道我们要就这样把她留在这里吗?”

“不然我们能怎么样?”卡拉蒙咕哝道。溪谷矮人的面孔和森林的景象带来了痛苦的回忆。“你想要被埋在那种泥浆里面吗?”他打了个寒颤,看着四周。乌云又更靠近了,他可以看见闪电奔窜和听见低沉的雷声。“而且,我们也没有太多时间了,光看云朵移动的速度就知道了。”

泰斯依旧用忧伤的神情看着他。

“泰斯,反正也没有任何活着的东西会破坏她的身体了,”他恼怒的说。最后,看见了坎德人脸上的忧伤,卡拉蒙慢慢的解下斗篷,小心的盖在溪谷矮人的遗体上。“我们最好赶快走了,”他说。

“再见,噗噗。”泰斯柔声说。他拍拍她握着死老鼠的僵硬小手,正准备使力将斗篷拉过去盖住她,却突然发现有样东西在努林塔瑞的红光下反射出异常的光芒。泰斯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似乎看过这样东西。他小心的将溪谷矮人死后僵硬的手指拨开。死老鼠掉落在地上,还有,一颗翡翠。

泰斯捡起那珠宝。在他的脑中,他又回到了……那是哪里?沙克沙罗斯?

他们那时躲在下水道的管线里面,正躲避着龙人的追兵。雷斯林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噗噗紧张的看着雷斯林,然后将小手伸进包包里,捞了几分钟之后,掏出了一样东西对着光看。她眯起眼睛,叹了口气,摇摇头。“这不是我要的。”她咕哝道。

泰索何夫看到了多彩、灿烂的闪光,爬得更靠近了些。“这是什么?”他询问道,其实他早已知道问题的答案。雷斯林也正用炯炯的双眼看着那样东西。

噗噗耸耸肩。“漂亮石头,”她不感兴趣的说,再度开始翻弄起大包包。

“那是颗翡翠!”雷斯林嘶哑的说。

噗噗抬起头。“你喜欢?”她问雷斯林。

“非常喜欢!”法师倒抽一口冷气。

“你留着。”噗噗把珠宝放在法师的手中。然后,她胜利的低呼一声,终于找到了之前要找的东西。泰斯靠过去准备再度大开眼界,却恶心的退了回来。那是只死蜥蜴,而且死的非常彻底。有一条用牙齿嚼断的友绳连着蜥蜴僵硬的尾巴。噗噗对着雷斯林亮出蜥蜴。

“你戴在脖子上,”她说,“可以治咳嗽。”

“那么雷斯林真的来过这里,”泰斯喃喃自语道。“一定是他把这样东西还给她的!但又是为了什么?护身符……礼物……?”坎德人摇摇头,叹着气站了起来。“卡拉蒙——”他开口道,接着看见大汉望着威莱斯森林。从卡拉蒙苍白的脸上,他可以推测出他一定在回忆着过去的情形。

泰索何夫不声不响的把翡翠放进了口袋中。

威莱斯森林看起来和世界的其它部分一样的死寂。但是,对卡拉蒙来说,其中充满了回忆。他紧张的瞪着那些奇怪的树,在努林塔瑞的红光之下,潮湿的树干和腐坏的枝桠似乎沾染了鲜血。

“我第一次来这边的时候非常害怕,”卡拉蒙自言自语的说。手放在剑鞘上。“如果不是因为雷斯林,我根本不会来这里。我第二次来这边的时候甚至更害怕,那次我们带着克丽珊娜小姐来这里试着要找到可以帮助她的人。如果不是那些鸟儿用它们甜蜜的歌曲吸引我,我根本不敢踏进那里一步。”他露出沉重的微笑。“‘放松吧森林。在完美的宅邸中放松下来。我们将不再生长,不再腐败。’它们这样唱道。我以为它们想要帮助我们。我以为它们承诺会提供所有的答案。但我现在知道那歌的意思了。死亡,才是唯一完美的宅邸,那才是我们不会再生长、再腐败的唯一地点!”

卡拉蒙瞪着森林,即使在高温的天气中,他还是打了个寒颤。

“我这次比以前都还要害怕,”他嘀咕道。“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一阵强烈的闪光照亮了天空和地面,紧接着的间雷声将大雨一并带了下来。“但至少森林还站在这里,”他说。“它的魔法必定要十分的强大才能够幸存过这种风暴。”他的腹部隐隐作痛。他舔舔干裂的嘴chún,想要忘却自己的口渴。“放松吧,森林,”他自言自语道。

“你刚刚说什么?”泰斯走到他身边。

“我说在哪里死都是一样。”卡拉蒙耸耸肩回答道。

“你知道吗,我死过三次了,”泰斯严肃的说。“第一次是在塔西斯,巨龙把一座房子丢在我头上。第二次是在奈拉卡,我中了机关上的剧毒,是雷斯林救了我。最后一次是诸神将着火的山脉丢到我头上的那一次。而且,我敢说,”他思索了片刻,“你说的都很对。每一次的死亡经验都和另一次一样。你知道吗,那剧毒让你很痛,可是一下就结束了。而那个房子则是——”

“算了吧,”卡拉蒙露出疲倦的微笑,“留着跟佛林特说吧。”他抽出剑。“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泰斯坚毅的说。“‘把最好的留在最后,’我老爸常这样说。虽然,”坎德人暂停片刻,“我想他指的是晚餐,不是死亡这件事。但也许这两件事情都一样重要。”

泰斯掏出自己的小刀,跟着卡拉蒙进入了威莱斯的魔法森林。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